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南归路 > 第二十一章 羽翼渐丰
 
  
这是位于山城内南侧的一处宅院,萧逸搀着若水缓缓进入到房屋之中,这是若水的新居所,之前在唐家附近的那处居所已经遗弃。
“我带你去萧家养伤多好,方便照顾你,你偏不去。”萧逸有些无奈地说道。
“不用了,我一个人习惯了,不喜欢被一群人围着。”若水看着萧逸说道。
“好吧,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晚间,照顾若水休息之后,萧逸换上夜行服向着唐家方向飞去,今晚打算一劳永逸解决掉唐家的事,自己修为突破到先天后,终于有了对唐家压倒式的优势。
昨日自己放过童千斤并且将姬少言的佩剑归还之后,算是传达出了与望岳宗的和解之意,但是唐家无论如何是留不得的,以前还有些顾忌唐家的众多护卫,但是这几天,此消彼长之下,自己一人就足以抹去唐家一个家族,因此不再留着唐家这个敌人。
萧逸不是第一次进入唐家,萧逸将神念完全释放,进入先天之后,本就极为强大的神念增长两倍有余,一时间方圆千丈之内的环境历历在目,不但唐家内部,就连唐家周边很大一片距离都在萧逸的监视之下。
大概两刻钟之后,唐家家主唐彪的卧室之中,唐家家主面色难看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蒙面之人,一旁唐彪的小妾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萧逸随手一点,先天罡气迸发,将小妾点得昏睡了过去。
“前辈是何人,不知有何吩咐?”唐彪眼见这人乃是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顿时收起硬拼的念头,心思转动间,客气地问道。
“唐家主,我来问你几个问题。”
“前辈请问。”唐彪恭敬地说道。
“两三年之前,萧家老太爷被人半路伏击而死,应该是你做的没错吧?”
“你是萧家的人,怎么可能,啊,萧逸是你!”唐彪大骇,想到自己弟弟死在了萧家隐藏的九层顶峰高手萧逸手中,又听面前的先天前辈年龄不大,顿时认出了萧逸。
“唐家主果然好眼力,说说吧,当年你是怎样害我爷爷的,我很好奇以你的修为是如何做到的,难道还有望岳宗的人出手不成?”萧逸将黑色面巾摘下。
当年的事情唐彪自然逃不了干系,但是怎么说才能免于一死,唐彪打着腹稿。
萧逸见唐彪微微低着头没有立即回答自己,又不敢看萧逸,萧逸冷哼一声,右手一翻,一掌砸向唐彪,唐彪右臂抬起要挡住萧逸的右掌,但是哪里来的及,顿时胸口微微凹陷了进去,唐彪一时间面无血色,鲜血狂吐。
“不要浪费心思了,照实说没准还有生路,若有半句假话今日有你好受。”萧逸眼神微冷。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没错,当年是我安排伏击萧家一行人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只你唐家如何能办成此事,其他人且不论,爷爷当年可是有九层修为,又有诸多七八层高手护卫,以你不过区区八层的修为是如何办到的,是不是还有其他势力参与了?”萧逸逼问道。
“哈哈,贤侄果然聪慧,若是正面对敌唐某却是不是对手,不过,若是有内应呢,若是提前下毒呢?哈哈,咳咳。”唐彪睁眼看了会儿萧逸,大笑说道。
“是谁,能给一众萧家高层下毒,地位定然不低,现在可还在萧家?”不知为何,见唐彪打量自己,萧逸忽然有个极为大胆的猜测,随即一阵胆寒。
“不在,可惜他已经死了!”唐彪微笑道。
“可是当年就已经死了?还是,还是最近才死的?”萧逸有些失态,说话也有些不自然。
“这人不但心思细腻阴狠,在萧家地位也极高,并且才死不到一月!”唐彪看着萧逸说道。
萧逸右手紧紧握着拳头,浑身先天真气起伏不定,嘴角不自然抽搐一下。
“没错,就是你父萧潜,哈哈!”唐彪得意的大笑,不再丝毫顾及萧逸难看的脸色。
萧逸一阵沉默,自己进驻萧家后所见种种今日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为何数年前唐家能以弱胜强,因为内应是老太爷的二子,大伯的亲弟弟,小姑姑的亲哥哥,至亲血脉又如何能防备?
为何萧家高手尽殁后还能屹立不倒,因为萧潜早与唐家达到了某种默契。为何同仇敌忾之下,萧剑与自己很是冷漠,为何父亲要接回自己并且安排接掌萧剑的地位,因为萧剑怕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萧逸也大致明白了,为何萧剑会突然与萧潜两败俱伤,怕是萧潜原本打算在外地除去萧剑,可惜萧剑隐藏了修为,也可能是临时突破了修为,总之萧剑在绝地反杀了萧潜。
萧逸后背感到微微寒冷,虽然自己自视甚高,一身修为就是比起当年的爷爷也犹有过之,但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自己从小被母亲带回老家,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父亲娶了一房小妾吗?还是母亲早就看清了父亲萧潜的野心,对父亲失望至极之下才带着幼时的自己回了老家?
就在萧逸失神之际,唐彪猛地起身向窗外跃去,同时口中大呼救命。
萧逸回过神来,不管萧潜为人如何,他毕竟已经死了,此事也该结束了。
萧逸带上面纱,迈步出了房门去追唐彪,此时唐彪身边已经聚集了十多人。
萧逸施展出青萝步,进入先天之后这门身法越**缈,在一众护卫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剑将唐彪当胸刺死,之后萧逸又一剑将护卫中的一个七层高手斩杀。进入先天后,后天七八层的高手在自己面前再不能抵挡哪怕一两个回合。
其他护卫见此面色大变,慢慢后退着。
萧逸不理会众人,施展轻功向内院而去。神念铺开,搜罗着唐家的高手。不过一刻钟,萧家仅存的三位七层以上高手具都伏诛,也标志着在山城屹立多年的唐家从此消亡。
第二日,唐家家主唐彪和唐家七层以上的高手被不明高手斩杀的消息不胫而走,以往唐家得罪过的各路牛鬼蛇神纷纷落井下石,作为山城仅存的两大家族的萧家和齐家也纷纷施展自己的影响力,一时间唐家的生意被两家瓜分大半。
等萧逸处理完接收唐家店铺生意的事之后已经是傍晚了,萧逸顾不上休息,带着琴儿和铃铛往柳若水的住所而来。萧逸还真不放心若水,毕竟她受伤不轻,因此今天萧逸带了两个人也好照顾她。
快到若水住所之时,萧逸面色一沉,加快了速度。推开房门,床上果真不见了若水,不过房间并无打斗痕迹,几件换洗衣裳也都带走了,应该不是遇到强敌了。
“公子,这里有字条!”琴儿拿起烛台旁的一张纸条说道。
“师门有命,令我回山,江湖中波澜渐起,盼君勿要涉入其中,切记,勿念!”字体俊秀,应是若水留给自己的无疑,只是她重伤之身是如何离开的,难道有人来接?另外他说的江湖中似乎要有事发生又是什么意思?萧逸想不明白,只得叹息一声,关了房门,带着两侍女回返萧家。
数十里外,一辆马车之中,若水盘膝而坐,面色红润,呼吸低沉,身后一个四五十岁的道姑双掌抵住若水后背,一旁放着一把拂尘。片刻后,道姑收了真气,双手放下,双目也慢慢睁开。
“没想到时隔多年,师父她老人家竟又收新弟子了”道姑叹道。
“多谢师姐耗费先天罡气给我疗伤!”若水转过来拜道。
“没什么,我得师父传信,说你受伤了,让我来此寻找师妹,顺便接小师妹回弱水宗闭关。”
“如此,打扰师姐清修了!”
半年后,山城往北的官路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马车四周跟随十几个护卫,此时已经进入深秋季节,天色越发清凉了,尤其是早上太阳未出之时。
马车内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微胖,眼睛却炯炯有神,一副富商打扮,另一人乃是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皮肤微黑,看相貌该是那富商的子侄辈。
“小志,叔叔昨日叮嘱你的事情可记住了?”富商打破车内的寂静,问道。
“记下了,三叔,我定会努力的,争取能成为萧庄主的嫡传弟子,说着少年握了握拳头。”萧承志答应道。
“嗯,如此就好,难得庄主要在你们这批学员中挑选一位弟子,说起来你进入萧家的传功堂也有数年了,武艺一直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想来在这次的大比中获胜是大有希望的,若真能如此,你就可以光宗耀祖了。”中年富商叹道。
“放心吧三叔,虽然这半年来书院不断接收新的学员,人数已经不下于三百,但是侄儿已经连续三月蝉联第一名,这次大比侄儿定会再接再厉的。”年轻男子颇为自信地说道。
看着面前的侄儿跃跃欲试的样子,富商含笑点头,说起来自己这侄儿也真是不错。萧鹏飞自己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这萧承志乃是其大哥家的儿子,萧鹏飞一直视若己出。
萧鹏飞本是农家出身,由于早年家中孩子较多,家里的粮食不够吃,萧鹏飞自小被送进山城的萧家米铺做小工,由于其头脑灵活,为人又精明好学,于是很快被萧家老太爷提拔当了管事,之后不过数年又做了掌柜。
萧家数次遭逢大变,萧鹏飞都立场鲜明,与萧家荣辱与共。数月前得现在萧家家主萧逸提拔,统管萧家所有粮食生意,虽然半年来萧家的生意逐渐多元化,但是粮食仍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萧鹏飞也不负众望,半年下来为萧家赚了十数万两银子。
萧承志本就是之前萧家传功堂的学生,自萧逸将萧家搬进新建的流云山庄后,传功堂也正是更名为萧家学院,而在不断地改革之中,一批优秀的学员也逐渐崭露头角。
萧逸立下规矩,每位传功老师每年可挑三到五位弟子作为嫡传弟子,今年是书院改革的第一年,书院早就传出萧家家主将亲自挑选一人作为自己的嫡传弟子。
在包括萧承志的一众学员眼中,萧逸不但是山城第一大家族萧家的家主,而且乃是山城唯一的一名后天九层高手,顿时所有学员无不摩拳擦掌,无论如何也要在年底大比时得到萧逸的青睐,从而成为萧逸的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