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南归路 > 第十九章 受伤被俘
 
  
萧逸在水下缓和一会儿,伸手点住几处穴道,先将内伤稳住,然后向着下游潜去,九层的修为虽然真气还做不到生生不息,但是憋气一两刻钟还勉强做得到。
感觉自己应该游出了很远,再加上实在无法再在水中潜藏,萧逸才缓缓向岸边潜去。
“哗”萧逸的头刚刚露出水面,出现在岸边,一柄锃亮的长刀出现在其额前半寸,正是不知何时从水下取回的长刀。
“小娃娃,你终于舍得出来了!”童千斤哈哈笑道。
“哈哈,前辈果然厉害,我竟丝毫没有察觉!”萧逸说道。
“你也很不错,差点儿被你逃了,好了,从水中出来吧!”
萧逸无法,只得慢慢从水中走出。
童千斤见此,伸手点中萧逸的胸前几处大穴,将萧逸一身真气封住。
“跟我走吧!”萧逸只得乖乖跟着童千斤走,不过看样子童千斤倒是没打算马上对自己动手,萧逸倒是稍松了口气。
大半个时辰后,附近小镇的一家客栈之中,童千斤要了七八个小菜,还有一坛酒,萧逸则被解开一只手臂的穴道,边吃边盘算着如何逃走。
“别费心思了,你被我封住大穴,真气无法自行运转,无论如何也逃不了!”童千斤一边喝酒一边对萧逸说道。
“在前辈面前自然逃不掉,只是不知前辈为何不杀我?”
“我且问你,你明明还未到先天境界,神念竟然如此强大,你跟石佛寺有何关系?”童千斤正色地问道。
“石佛寺?您是说六大门派之一的石佛寺?在下并不认识石佛寺的人啊!”萧逸惊讶地问道。
“那就奇怪了,天下门派虽多,但是能够修炼神念的门派除了石佛寺应该只有魔教了,你难道是魔教的人?”
“在下天生异于常人,生下来就具有神念,进入九层之后神念倍增,倒不曾修炼过神念的功法,也没听说过有功法能够修炼神念。”
“原来如此,神念天生强大的人虽然罕见,不过倒也不是没有。”童千斤说道。“好了,吃饱了就赶路吧!”说完童千斤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当先走了出去,萧逸无奈跟上。
从山城外出来的时候两人乃是施展轻功加上骑马,因此不过一天时间便行了四百多里路,此时萧逸身体被封了穴道,按照两人脚程怕是要四五天才能回到山城。
“小娃娃,你师父是谁?”山路上,童千斤问萧逸道。
萧逸心思一转,说道:“哦,我是小时候拜师的,他是一位云游的老道士,姓张,名字我也不知道!”
“姓张的先天高手,还是道士的,那是谁呢?小娃娃,你师父长得什么样?”
“长相嘛,大概四五十岁,白发无须,经常微闭着双眼!”萧逸却是按照早前在山城外道观中见过的老道模样描述的,萧逸也想知道童千斤作为六大门派的有数高手认不认识这神秘道人。
童千斤眉头微皱,却是没见过此容貌的高手,想来该是一位隐居的先天高手,心里想着等回到山门倒是要问问掌门师兄。
两人一路行来,速度不快,萧逸有很多时间都在悄悄运转真气,希望可以冲破穴道,只是先天高手亲自封穴,萧逸自然无法解开,不过通过这几日的尝试,倒也不算毫无收获。夜间运功之时,真气明显更加充满活力,也越发雄厚,只是因为穴道被封,经脉中的真气无法运转周天,也无法收归丹田,使得萧逸有种浑身力道无处宣泄的感觉。
山城外百多里,一片树林之中,童千斤靠在一颗树上闭目休息,萧逸被其扔在一边,此时双腿也被点了穴道,无法随意走动,只得一边烤火一边打坐。
突然萧逸睁开双眼,看向一侧的树林深处,几个呼吸间,童千斤也醒了过来,同样往那处瞧去。
大概盏茶的功夫,从那处慢慢现出一道瘦小的人影,那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脸色有些发白,右臂上还有刀伤,穿着粗布衣裳,行为举止有些瑟缩,可能是人比较内向。
见萧逸两人看向他,那人快步往前几步,来到两人面前。
“见过两位,我在树林中迷路了,见这处有火光便走了过来,你们是去山城的吗?”那书生说话有些结巴。
“你是做什么的,要去哪里?”童千斤有些戒备地问道。
“我叫赵颉,因为路上遇到强盗,同伴都失散了,想先去附近的城里落脚,听说附近最近的就是山城!”赵颉如实回答道。
“这里离山城大概百多里路程,大概一天就能到了。”童千斤淡淡地回到,也许是察觉出此人修为不过后天三四层的样子,因此童千斤收起了戒备之心。
“啊,那我今晚可以和你们一起过夜吗,我身上的干粮都丢失了。”赵颉说完,忐忑地看着两人。
“还是尽快离去吧,给你,边走边吃,不要在这里停留!”萧逸递给他两张饼说道。
“谢谢,谢谢!”估计是见天黑了,萧逸又比较好说话,赵颉并未立即离开。
“你快走吧,这儿可比强盗危险多了。”萧逸看着他说道。
“兄台说笑了,怎么可能,若真那么危险你们怎会在这里过夜!”赵颉一怔,随即说道。
萧逸见此,摇摇头不再说话。那赵颉本就内向木讷,萧逸不说话他就安心吃着面饼,不再言语。
吃完东西,赵颉拿出一本书静静看着,这模样倒像是十足的书呆子,萧逸神念扫了下,随即有些惊讶,竟是一本兵书。
“兄台喜欢读兵书?”萧逸问道。
“嗯,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个大将军,率领大军西征突厥、北击匈奴,只是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当兵,也从没上过战场!”赵颉回答道。
“那你可知道兵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萧逸想到前世的一本兵书,问道。
“兵法的最高境界?兵法有最高境界吗?”赵颉好奇地问道,自己家里藏书何止万策,自己虽然不得父亲重视,但是书卷却是随意阅览,但是从没听说兵法还有境界。
“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最次伐兵,最下攻城!”萧逸将前世兵神孙子的兵法概要说出。
赵颉先是不解,随后惊讶非常,放下兵书,起身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显然被萧逸这几句话惊到了。
一边的童千斤也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萧逸,童千斤读书不多,但是也正因此,听了萧逸这几句话竟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只觉得萧逸说的怕是了不得的兵法。
“敢问兄台,这是哪本兵书所记载的?又是哪位将军写的书?”赵颉问道,童千斤也侧耳听着,想知道这是谁写的。
“咳,这是在下的师父教我的,师父他老人家医卜星象、奇门遁甲、阴阳术数、排兵打仗等等具都精通。据说这兵法是出自极西之地的某个国家,听说是千年前的一位上将军所写。”萧逸胡乱瞎扯道。
“啊,极西之地,突厥乃是游牧民族,占地极广,突厥再西边是传说中的维京人,难道是维京人写的?”赵颉问道。
“非也,我虽然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是在哪里得到的典籍,但是应该不是维京人那边。维京人固然是我国西方,但却不是极西之地。”萧逸摇头道。
“在维京人的再西方,那是哪里?”赵颉皱眉道。
“听说那里的文化与我等有很大诧异,相貌习性也不尽相同”萧逸随意说道。
“小弟有个不情之请,兄台可否借我看看这本兵书?”赵颉期待地问道。
“书早就遗失了,现在又不方便默写下来交给兄台。”萧逸看了眼童千斤,说道。
赵颉见萧逸推辞,随即想到,如此神奇兵法就好似绝顶的武林秘籍般珍贵,这位兄台也是从师父处得来,想来定是这人不愿传于外人。
早就听说江湖之中最是在乎师承,门户之见古已有之,不过今日见此人熟读兵法,怕是比起自己的兵法老师也不遑多让,想到此处,赵颉心中一定,起身向萧逸叩拜。
“弟子赵颉愿拜先生为师,从此左右侍奉,求师父传我精妙兵法!”
“兄台不可,在下受不起!”这下玩笑开大了,不过是随意聊聊,没想到这人竟会想要拜师,萧逸哭笑不得。不过萧逸此时双腿被点了穴道,无法起身去阻止其叩拜,也无法避过大礼。
“师父,您熟读兵法,必然是兵家大儒,请师父传我兵法!”那赵颉又拜道。
“兄台,其一,我对于兵法实在是一知半解,另外你我年龄相仿,如何能当你的师父!”萧逸苦笑道。
“所谓达者为师,我钦佩师父的学识,还请师父不要推辞!”好嘛,又拜了三拜。
“你先起来,这事等以后再说,现在我自己生死都无法掌握,如何教你。”萧逸无奈道。
“谢师父,父亲给我取字冲之,师父以后可以喊我的字!”赵颉在萧逸一旁侧身坐下介绍道。
萧逸刚要答话,远处一道白影闪过,随即不在说话,同时童千斤也注意到了。
紧接着童千斤暴起,向着那处扑去。然后那处传来兵器碰撞之声。萧逸的神念向那处仔细扫去,脸色微变,没想到她竟然来了。
几个呼吸过后,远处一声大喝,白影倒飞而出,落地之后连续退了三四步,才勉强控制住身形。
萧逸见柳若水面色发白,左手微微颤抖,就知道刚刚的交手中,她定是吃了亏。
“若水姑娘,你怎么来了?”柳若水看了眼萧逸,没有说话,扭过头去又戒备地看着童千斤。
“柳姑娘,你来此做什么,还藏头露尾的?”童千斤打量了下柳若水,随即问道。
“童前辈,请童前辈放了他!”柳若水指着萧逸说道。
“哦?柳姑娘,我念在你帮过我的情分上,刚才已经手下留情,我不知道姑娘与他是何关系,与弱水宗又有何渊源,不过这个人重伤我望岳宗的核心弟子,又曾经以铁钉救过杨燕那淫贼,我定要将他带到宗门处置!”
“如此,得罪了!”柳若水提剑又与童千斤战在一起。
萧逸眼见两人争斗越发剧烈,害怕若水有失,只是此时实在无法提气真气,只能干着急。
“兄台,快帮我解穴!”萧逸看了眼一旁的赵颉说道。
“哦,哦,好,只是我不会啊!”赵颉无奈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