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南归路 > 第一章 少年来
 
  
初春之时,草长莺飞,最是一年好时节。远远望去,通往山城的马路上,一辆马车悠哉的行驶着,看得出驾车的人很有经验,速度并不快,但是却十分平稳。
掀开马车一侧的帘子,一阵清风吹进,却是带着阵阵草木的清新之气。
“阳光明媚,绿水青山,却是家里那雾霾的天空不能比的!”
“是的呢,少爷,县里人气浑浊,确实不如此地风景秀丽,不过县城又何时有过雾霾?”一阵女声传出,原来马车内却是坐着一个十六七岁富家公子和一个年龄相仿的丫鬟。公子一袭青衣,相貌虽然清秀,却算不上俊俏,体态偏胖,手里一本泛黄的书册,一看便是读书之人。
女孩儿是丫鬟打扮,不过衣着整洁,头上还有一支价格不菲的簪子,看得出主家对其很好,值得注意的是,丫鬟旁边一把戴鞘短剑放在车座旁,也不知是用来装饰还是防身。
青衣少爷没理会眼前的小丫鬟,又把目光看向了车外的风景。少爷知道自己心情却是没人能够理解,即便是最亲的人。
琴儿见少爷不理自己,很是无趣,便也从身后抽出一把古琴,随意拨弄起来,优雅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小小丫鬟竟颇有才华。
车轮碾过陆地,留下一道并不清晰的车辙印,不久又被微风吹过的尘土掩盖,只是不知年少的主仆将会有着怎样属于他们的故事。
萧家乃是山城三大家族之一,与齐家和唐家并列。萧家大院在山城西南方向,是山城最大的宅子,大院中光是房屋便有几十间,丫鬟老妈子十几人,护院家丁更有近三四十人之多。
萧府内院一座院落中,两个丫鬟正窃窃私语,声音很低,并无他人注意
“听说二老爷家的大公子今日便可回返,十年了,看来又要热闹了,只是咱们可别跟着早了灾!”年长些的丫鬟道
“姐姐担心的是,自打十年前二夫人怀了二老爷的骨肉住进萧家,二老爷的原配大夫人和二老爷大打出手之后带着大公子萧逸愤然离开,一晃也有十年了,听说八年前大夫人在老家病逝。说来这大少爷和和二夫人也算是仇人见面了,可不知以后要出什么事呢!”年轻的丫鬟回应道
“要我说,最近可都仔细着点儿,谁知道大公子哪天过来替母报仇,萧家又是练武的出身,一个不小心连带着你我拉出去杖毙了也是常事。”
两人窸窸窣窣,说了半天,直到手中的活做完了才一起离开。
晌午时分,萧逸带着丫鬟琴儿终于进了山城,看着街上人来人往,不知比乡下的县城繁华多少倍,毕竟山城乃是人口数十万的大城,是青州第一大城,只看鳞次栉比的一家家店铺和随处可以听见的吆喝叫卖声便知其繁华程度。
“老人家,冰糖葫芦给我拿两串!”萧逸知道琴儿这丫头越来越像自己一样馋嘴,看见有冰糖葫芦便随手买来两串
“谢谢少爷,少爷那里有做衣裳的,这次来山城咱没带几件衣裳,不如给少爷你做两件呢?”
“衣裳回头再说,咱先去迎客居吃饭,也不知这山城的饭菜和家里比怎样!”
“好呀好呀,不过要我说山城的迎客居虽然名声不小,但也就是那么回事,想也不可能比家里画儿妹妹做的好吃呢!”
身后牵着马车的萧府护卫萧全意外地看了眼琴儿,也不知这丫头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不把齐家百年老店迎客居放在眼中,但是青衣少爷只是点头笑笑,似乎并不觉得小姑娘在说大话。萧全,也即是萧家的一等护卫,摇摇头不动声色跟着二人走去。
迎客居二楼临窗一桌,萧逸、琴儿坐在一起,一边看着小二拿出的菜单,一边听着小二介绍:
“就糖醋鱼,辣子鸡,什锦豆腐,软炸里脊吧,另外时令的新鲜蔬菜可有?”琴儿清脆的声音响起
“客官见谅,此时乃是初春,自是没有新鲜蔬菜,去年的蔬菜倒是品类不少!”小二点头歉意道
“恩,那就算了,再来两碗野菊花鸡汤,另外汤菜要放上品油,上品盐”
“是是,小人省得了”小二恭敬地说道
“小丫头嘴也刁的很!”萧逸道
“公子你说我们要不要把乡下马上下架的新鲜蔬菜运过来,那可是你费了好大的劲儿种的,还没吃到呢”
“算了,太麻烦了,都留给王叔家和夫子家用吧”
“哦,幸好少爷的上品精盐携带方便,这次带了不少,想来够我们用几个月了,想也知道此处也好、萧府也好上品的精盐也是泛黄的”少女丫头絮絮叨叨说道。
萧逸点点头,倒是赞同了丫头的做法,青州所在的夏国一般家用盐不说苦涩难吃,竟然还有很多杂质,便是丫头在客栈嘱咐的上品盐在萧逸和丫头看来也只是勉强过得去。
“丫头,你看萧全的身手如何?”
“少爷,萧全不是说只是萧家普通护卫吗,粗通拳脚而已,也能引起少爷的注意?”琴儿愕然道
“嗯,莫要小看了他!”萧逸笑道
“哦!”琴儿低声答应道,小丫头知道少爷如此说定是看出了那家丁的虚实的。萧家是以武传家,在江湖上地位不低,家丁护卫会武艺自然不很稀奇。只是能被少爷赞赏却是不易,要知道私下里自己和画儿妹妹在这方面也很少被少爷夸奖过的,倒是先一步过来的侍剑姐姐经常被少爷夸奖,画儿妹妹还在老家办事,怕是要再过几个天才能过来。
“少爷,你说这儿有多少能赢得了琴儿的,琴儿的武艺又进步了呢!”
“山城不比乡下县里,别说是你,便是侍剑几近大成的流云剑法怕也算不得什么,江湖险恶,你我又初来乍到,还当小心才是。”
“知道了,少爷”琴儿答应一声便开始给少爷倒茶、夹菜
“丫头你看,不愧是山城第一酒楼,这什锦豆腐里面的豆腐竟似用的山泉水,还有这花鸡汤里面竟然加了数十年火候的参须。”萧逸颇为以外地说道
“是的呢,虽然要几十辆银子,但是县里所有的酒楼和客栈却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显然一顿饭之后,酒楼的饭菜让丫鬟大为改观。
便就在一主一仆两人吃的热闹的时候,店家掌柜叫来一个伙计低声吩咐几句后,伙计低头答应后快速回到后房换了衣裳,走后门快步而去,大概行了一刻钟,伙计来到一座宅子的后院,看宅子大小不比萧家小多少,只是后门并未挂着牌匾。伙计敲了几下门,里面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管家打扮的老者,两人低声几句之后,伙计返还,老者匆匆向着前院书房而去。
萧逸虽然猜到自己的到来会牵动山城很多人的心,但也没想到进城不过半个时辰自己的行踪便被有心人所得知。
待到酒足饭饱之后,看时辰已是未时初刻,两人汇合萧全才又往萧家漫步而去。
萧府的门脸很大,牌匾上萧府两个大字苍劲有力,似是练习了数十年的书法,萧逸眯眼望去,神识自然扫过,竟感到一丝剑意,想来是一位高人所写。
“少爷,这是老太爷生前所题”萧全见萧逸关注匾额便介绍道。
“当年爷爷、大伯还有姑姑重伤而亡,凶手可调查清楚了?”
“还有些疑点,老太爷和大老爷乃是外出之时被高手重伤而亡,虽查出些眉目,可能与唐家有关,只是老太爷和大老爷都是山城一等一的高手,就算唐家倾巢而出怕也要铩羽而归,所以还有很多蹊跷,最起码只唐家一家是万万做不到的。”
“嗯,想来有父亲操心,很快会水落石出的,父亲如今可在府中?”
“没有,此时正是春荒之时,去年河水泛滥,水淹数府,青州南部都遭了灾,朝廷在附近几府购进大量粮食,山城内几家有名的大老爷和十几家粮号掌柜被郡主皇甫大人请去商量赈灾的事去了。”
“多事之秋啊,近年来南边魔教日益猖獗,西北边有突厥做大,去年又多地天灾不断。”萧逸沉吟道。
不等萧全说话,萧府大门打开,出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老者身穿下人服饰,花白头发,手中拿着一把扫帚,想是要清扫什么。
“可是逸少爷回来了?老头子给逸少爷请安。”
“是洪爷爷吗,是我,是我小逸回来了。”萧逸连忙前去扶起。萧洪老爷子,本姓洪,后来跟了老太爷之后改姓萧,数十年来,洪老爷子忠心耿耿,萧全便是洪老爷子的儿子。十年前萧逸母子离开之时却是洪老爷子护送着回到县里的。现在洪老爷子年纪大了,在府里颐养天年,已经不管事了。
“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洪爷爷身体可还好吗?”
“老头子我每顿三大碗米饭,一时半会儿怕是还死不了,另外老头子怎么也要等到逸少爷成婚再死!”
“洪爷爷说笑了,身体康健便好”
“逸少爷请随我来,二夫人在正厅等着少爷呢。”说罢,洪老爷子便当先在前面领路。
兜兜转转,萧逸和琴儿在洪老爷子的带领下步入到正厅之中,老爷子在门外止住,萧逸和琴儿进得房来。
只见正中坐着两位妇人,左侧椅子上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少妇,面容姣好,体态偏丰满,盘着发髻。想来便是传说中父亲的二夫人刘氏。
正中右手边还坐着一个妇人,年级稍大,有近四十的样子,面露哀荣,手里拿着一个手帕,当年萧逸离开萧家时虽然只有六岁,不过却记得夫人是大伯的夫人,也就是大伯母王氏。
二夫人刘氏左侧椅子上坐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男孩颇为淘气,手脚乱动,身后的丫鬟哄着。男孩似是和丫鬟生气。嘴巴一鼓一鼓的,估计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大伯母下手第一个位置坐着个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多的少年,少年面如冠玉,高高的发髻,后背挺的笔直,竟似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萧逸不动声色,知道应该是自己大伯家的弟弟,传说中的天才,和自己同龄,据说大伯去世后这位弟弟刻苦练武,短短两年时间修为大进,怕是比起大伯当年也相差不远了。
“小逸拜见姨母,拜见大伯母。”萧逸上前行礼道。
“小逸不必多礼,这是你大伯家的弟弟,也是咱们山城的天才萧剑,萧剑自小好武,以后你们多多接触。”刘氏介绍道。
“见过兄长!”萧剑起身对着萧逸行礼,萧剑却是比萧逸还高半头,说话洪亮,行礼动作极为标准,便是最挑剔的老学究也难挑出一丝毛病。不过萧逸因为特殊原因感官极为敏感,还是隐隐觉察出一丝不安的气息,萧逸心神一动,压下不安的心绪。
“二弟客气了!”萧逸回礼
“这是你三弟萧战,你三弟九岁了,战战,快给你兄长行礼!”后面的那句话自是对萧战说的。
萧战并未听话地过来行礼,而是歪着头看了眼萧逸,说了句“土包子”便又和身边的丫鬟较劲。熊孩子还真不按套路出牌,显然是被惯坏了吧。
刘氏脸上的笑意一收,便要发作,一旁的大伯母安慰了两句
熊孩子见状,转身回去重新坐好。
萧逸落座之后,大家又聊了几句,大多是姨娘和大伯母在问萧逸以前的生活细节,萧逸一一回答。
“你父亲估计要晚上回来,我让小莲给你收拾出了两间厢房,回头再让小莲安排个听话的丫鬟,这便让她带你去看看吧!”
姨娘说完,熊孩子萧战身后的丫鬟走了出来,缓步向外走去。
萧逸和琴儿起身跟上。
两人走后,萧剑也起身向两人辞行,屋里只剩下两个少妇和一个熊孩子说话。
跟着丫鬟小莲穿过回廊,路过假山,行至后院。小莲将两人带到一处独立的院落中,院子不小,有一个主房,坐北朝南,乃是两间上房,左右各有一间厢房,院子中间地方不小,中间有一口井,一颗枣树、一个凉亭、一个石桌和四个石凳子,
琴儿和小莲去屋里归置东西,萧逸独自做到石桌旁,沉吟片刻,随即微闭双眼,放开心神,意念瞬间远去,附近院子几个丫鬟在低声念叨着什么,偶尔听得见“大少爷”“小少爷”之类的话,萧逸并未理会,意念再去,又略过正厅中谈话的少妇和胡闹的熊孩子,意念放到最远,前院洪老爷子正在和萧全交代着什么。一时间方圆千米的区域内所有的人和物映入脑海之中,大半个萧府瞬间处在自己的感知之中,仔细搜索着有用的信息。
若是有内家一流高手在场,便能认出竟是只有九层的一流高手才能掌握的感知之力,只是此时的萧家自然是没有九层以上高手的。小时候听娘亲说过,以神念扫过武林高手可以看成是挑衅,很容易引起误会,所以萧逸很快便收了意念。
从收集的信息来看,有两个地方引起了自己的注意。第一个便是远处萧剑的院落中,萧剑正在练剑,内劲鼓荡,衣衫被内劲撑起,显然一身内劲颇为不俗。便是被自己洗精伐髓的画儿和琴儿也差了一截,不愧是山城第一天才。尤其难得是除了内力浑厚外,剑法之玄奥竟似乎不在侍剑之下。
另外刚才还感知到一个画面,萧府一角,刚刚分明有一家丁低声和另一人说了句“三天之后,午时西山”。萧逸默默记下,既然回到萧家,那便是萧家的一份子,自己从今日进入萧家的一刻起便是与萧家荣辱与共,这是毋庸置疑的。
既然此消息是从萧家的家丁中传出,毫无疑问,此事和萧家有着很大的渊源。
又回忆起萧府的大体实力,到了萧逸这般第九层境界,修为低自己很多的武者即便有心隐藏,自己也能感知出其武学修为,除非与自己相差不多的。
从刚才的感知中,萧府七层往上的高手目前只知道萧剑一人,六层倒是有十来个,四层和五层的各有十几个,更低层次的比较多。不过内功的高低只是一个方面,倒是无法具体判断出众人的战斗力。
“少爷,这儿的房间比乡下房间大呢,家具也更好!”小莲走后,琴儿来到萧逸身后,小手放在自己公子肩上,轻轻揉着。
“毕竟是府城,又是青州排名第一的上府,自然不是区区下县所能比的!”
“嗯,要是画儿妹妹能一起跟过来就好了,琴儿在这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青县那边一时恐怕脱不开身。”
“知道了,少爷,只是画儿妹妹一时来不了,少爷身边可就我一个人了呢!要是再有像上次一样的刺杀怕是。。。”
“无妨,侍剑早咱们一步已经到了,上次来刺杀我的人背景查的怎样了?”
“已经查好了,是盐帮做的,与山城并无关系,具体情况要侍剑姐姐到了才知道。”
“嗯,那就好,盐帮的事不急着处理,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回头我再想想,你先下去吧,这两天购置些起居的物件。”
“是,少爷”
琴儿走后,天色尚早,萧逸从房间的包袱中找出一本书,仔细看是一本棋谱,随着棋谱一起拿出来的还有几枚棋子,萧逸将棋谱放在一边,右手把玩着一枚白色的棋子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