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大明当太子 > 第八十章暗涌下
 
话分两头,花开两枝,话说陈东、李平带领群情激愤一众学子,浩浩荡荡,气势汹汹的来到御街皇宫前,一个个本冷风一吹,原本来势汹汹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虽说法不责众,可是也得看人呀!要知道眼前这个皇帝,可不在乎这些,胡文慵案杀了一万多,空印案也是一万多,每次案发都是杀的惊天动地,血流成河。

  “陈兄,此事小弟看今日天气严寒,又是新年刚过,如此跪御街,恐怕造成不利大明的影响,而且各国使节都聚集一次,闹到如此,小弟怕那些番邦使节,看了我大明王朝的笑话。”

  陈东与李平对视一眼,看了看面前不远处巍峨的宫墙,宫门前如同冰雕,整齐划一的卫兵,他们一个个身穿厚重盔甲,腰间悬挂钢刀,顿时觉有些腿软,恰在此时一阵寒风吹过,吹起路边积雪,在满天飞雪下,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嗯!这位学弟说的不错,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皇太孙犯下的过错,我们自然要去找皇太孙,进其劝诫,如果皇太孙执意如此,我们再来也不迟。”

  众人本就心生退意,再加上天气寒冷,就这样跪在御街之上,岂能不得风寒之证。

  百人窃窃私语商议片刻,他们已经大张旗鼓来到这里,如果就此退去,肯定落得胆小怯懦之名,对以后的仕途极为不利,既然皇帝这个硬柿子不敢捏,那只能找皇太孙这个软柿子了。

  皇太孙在应天府的声誉其实极佳,如果不是出了年前之事,他在应天府文人士子,朝中大臣,甚至是市井小民眼中都是一个谦卑温和,温文尔雅,孝顺的好孩子。

  好孩子,自然要比臭流氓要好欺负的多,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朝詹事府行去,当然还不忘打着冤有头、债有主的掩耳盗铃的旗号。

  暗中注视这里的探子,一些明白其中缘由的百姓,无比露出鄙夷的神色。

  詹事府内,苏婉人再也不能安静坐立,心中早已是滔天巨浪,能让一个人天下闻名的大儒,如此不顾及脸面,去拜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为师,这其中的又有多少弯弯绕绕她不得而知。

  如果先前苏婉儿还以为,王明洋是受皇太孙胁迫而来,那么现在看到王明洋心悦诚服的跪倒在地,她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那纸张上倒地写了些什么?能让一个大儒如此甘之若饴。

  “老大人,您这可是折煞我也。”

  张小锤脸皮再厚,也受不得一个花甲老人的如此拜师大礼。

  “殿下,莫要推辞了,老臣知道太过唐突,只是老臣钻研此道一生,竟不如那高人的随意指点,虽然老臣年事已高,有些虚名,可是自古以来,都是达者为先,还请殿下成全了老臣。”

  王明洋声泪俱下,连连磕头,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的无赖行径,看得一旁在侧的苏婉儿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哈哈……这个……。”

  张小锤有些为难,如果自己真的有真才实学也就罢了,可是自己也不过是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晃荡的货,装装!逼还可以,一旦真正拿出来就显得不足。

  不过自己毕竟有无所不知的浏览器,应该可以糊弄过去吧?

  看着已经额头红肿的王明洋,张小锤无奈的想着。

  “哎!那本皇孙就勉为其难的收你为徒吧!”

  张小锤叹息一声,很是为难的说道。

  勉为其难?苏婉儿俏皮的眨眨眼睛。

  “殿下不好了!”

  王明洋闻言心中大喜,刚要磕头行拜师礼,小邓子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啥事呀?”

  张小锤修着指甲,头也不抬的问道。

  “回殿下!”

  小邓子啪的一声,跪倒在地,神情紧张的回答道:“詹事府门外,聚集了大量的詹事府太学生,足有一二百之众,他们叫嚣着要皇太孙还回他们的恩师,否则……”

  小邓子欲言又止。

  张小锤一听顿时乐了,他饶有兴趣的将目光看向王明洋。

  王明洋一听,心瞬间揪了起来,自己可是千求万求,才让皇太孙勉为其难的答应,很可能就因为自己这些徒子徒孙这么一闹,所有的一切将会付之东流。

  念及如此,王明洋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他强按心中怒意,将头埋的更低了。

  “殿下此事……”

  王明洋刚想出口辩解,说与自己无关,可是自己前脚刚到,人家后脚就来,说与自己无关谁信呀。

  “王公起来吧!本宫知道此事与你关系不大,只是有些事情……王公您……”

  张小锤感觉有些不托,自己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去教训一个花甲老人,怎么感觉都有些怪异。

  “老臣明白,还请殿下放心,此事老臣会处理好的。”

  王明洋虽然脾气火爆,性格太过刚直,但是并不代表傻,其中一些事情他自然明白,他只是一个率性而为之人,不愿意去想那些蝇营狗苟之事,可是现在他是一柄抢,被人狠狠刺到皇太孙的面前。

  此时国子监太学生耀武扬威,聚集于詹事府,如果就此放纵,损的就是皇家威仪,如果以后人人因心中不满,或者有心人的推波助澜,纷纷效仿,那皇室的威严何在?以后谁还对皇家政令唯命是从?

  虽说王明洋信誓旦旦的说要处理好此事,只是哪有这般容易,人已经聚集,就算自己苦口婆心的劝他们离开,皇家威严已经被人触及,可是他们毕竟只是些不谙世事的学子,为了更多的循环余地,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大包大揽了。

  “老师……”

  “老师……”

  众人一看王明洋孤身一人,颤颤巍巍走了出来,一个个神情激动,面色潮红,皆以为皇太孙被他们的大势所屈,方才将自己的师长放了出来。

  “老师您还好吧?皇太孙没有为难于您吧?”

  看到王明洋怒气冲冲,满面怒容的朝众人而来,一个个学子还以为,老师在詹事府受到莫大欺辱,顿时原本松懈心,又同仇敌忾起来。

  王明洋离众人还有十几步距离,就听到陈东振臂一呼,豪气冲天道:“同学们,君忧臣辱,君辱臣死,而如今老师受到如此大辱,我们身为他的学生,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大家只要同心协力,就算是皇太孙,也同样……”

  啪!

  陈东话还没说完,就被着急赶来的王明洋,一巴掌狠狠的煽在了脸颊之上。

  静!

  原本嘈杂,因皇太孙退让而掀起的高涨气氛,顿时消散一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王明洋。

  发生了什么?老师他……。

  一定是老师受到皇太孙的胁迫……方才做出如此……

  念及如此,众人气血上涌,一个个脸色涨红,怒不可遏。

  受威胁?

  王明洋一阵愕然无语,看着这些群情激愤,为了自己肝脑涂地的学子,心情不禁软了下来,他混浊的目光注视众人,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

  等待大家渐渐安静下来,情绪也不似先前高吭激昂,方才开口说道:“老夫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是怕老师受到屈辱,老师非常欣慰,非常幸运此生能有你们相伴,可是皇太孙乃大明储君,未来的天子,你们如此莽撞,不明事理就聚集而来,大明王朝皇室的威仪何在?”

  他顿了顿,继续道:“老夫是输了,这局得认,输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即便输了却不知进取,前几日老夫一直将自己关在家中,不敢见人,觉得屈辱不堪,因为老夫不知道皇太孙是真的有大才学之人,说其是生而知之的圣人都不为过,所以老夫并没有受到任何胁迫,老夫匆忙而来,也是见了皇太孙随意赠予的笔稿,心中起了拜师之念,方才没有与你们说明,便匆匆而来,连基本的拜师礼都没有带,实在唐突,不过皇太孙是不拘小节之人,已经答应老夫的请求。”

  说道这里,原本略显秃废的王明洋,似乎一下子精神焕发,年轻了几十岁一般。

  “这就是皇太孙命人送与我的笔稿,大家看看。”

  说着便将怀中的纸张,小心翼翼的掏了出来,无比郑重的递给了一旁在侧,脸颊红肿的陈东。

  陈东疑惑接过,李平等人也迫不及待的上前,看了几眼,众人脸色变得郑重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东李平几人,脸上的五味杂陈之色溢于言表。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皇太孙在数算上的造诣已经远超众人,原来老师会如此匆忙、慎重。

  众人脸色变幻,相互对视几眼,都看出对方心中的苦涩,今日他们就是个笑话,而且此事带来的后果,也是难以想象。

  扑腾一声!

  陈东直接跪倒在地,随着陈东的跪倒,围着陈东看清稿纸上内容的几人,也不在犹豫,皆跪倒在地。

  众人不明事理,不过看为首几人的表情,也能猜测几分,皆齐齐跪倒在地。

  陈东哽咽道:“老师,是学生为老师添麻烦了。”

  跪御街,这是以学子大义迫使皇家就范,本来就犯了皇家忌讳,而此时他们所依靠的又成了笑话,这如何还能让他们再有任何斗志,只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他们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不成功便成仁,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将皇太孙恃才傲物,不将天下读书人放在眼里坐实,才会有更多的人支持加入他们,他们才有些许转换的余地。

  “皇太孙说了,念及你们对师长的一片孝心,不再追究你们的责任,只是此事干系太大,事关皇家颜面,所以为了防止有心人对你们落井下石,以后你们便是皇太孙的徒子徒孙,而今日之事,也是你们这些学子,因学业上的困惑,前来讨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