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抄家前,医妃搬空敌人库房去逃荒 > 第913章 违和的扶桑
 
木香乖巧的应下,“师傅放心,我会安抚师弟的情绪。

我是他师姐,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

她话倒是说的好听,甘泽瞥了她一眼,沉默着没有说话。

离开王府,宋九渊带着姜绾去了一处宁静偏僻的院子。

路上,他解释道:“人多耳杂,他住咱们王府不方便。”

“我晓得。”

一切都是为了新帝的安全着想,两人到时,似乎还早。

姜绾也没想到,会遇上血腥的事情。

刚进院子,远远的,他们瞧见两个护卫从屋子里抬出一具尸体。

看着装,似乎是个侍女,十六七岁的模样,衣着不太得体,脖子都差点被割断了。

姜绾心口一凉,下一秒眼前一黑,宋九渊温热的手掌覆在姜绾双眸上。

“绾绾,别看这些。”

直到那些人走远,宋九渊才松开挡住姜绾的手,她只能看见不远处被抬走的人露出莹白的手腕。

松了口气以后,姜绾这才发觉,自己攥着宋九渊袖子的掌心冒着冷汗。

“吓着了?”

宋九渊轻声扶着她,绾绾不像是这么胆小的人啊。

“不是。”

姜绾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只是觉得,时过境迁,新帝或许也变了许多。”

当了帝王,总归和为皇子时是不一样的。

其实这也不算突然,她曾经也看见过小八发怒时的模样。

“他总得保护自己。”

宋九渊携姜绾进了正厅,等了一会儿,皇帝才衣冠整齐的从屋内出来。

他神色略带了几分着急,解释道:“皇姐,是那侍女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着实太恶心了,朕失手杀了她。”

他知道皇姐素来不喜欢心狠手辣的人,明知私底下就是这样的人。

他还奢望在皇姐眼里是个温润的帝王。

“我知道。”

姜绾觉得宋九渊说的对,当了帝王,觊觎他的人会越来越多。

怕是很难再找到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吧。

她挽着宋九渊行礼,却被新帝拦下,“皇姐和摄政王在朕面前不必多礼。”

“皇上,江山为重,还请您早日归京。”

宋九渊知道话不好听,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江山社稷为重。

“朕知道。”

新帝无语的瞥了一眼宋九渊,他来九洲才不过两日,就催着他离开。

他也就在皇姐面前多情又温柔,面对其他人绝情的很。

“朕来恭贺你成为驸马,你还这么啰嗦。”

新帝热切的眸光落在姜绾身上,正欲说些什么,一阵香风扫过。

跑进来一个娇滴滴的美人。

这美人美的惊心动魄,看起来有些柔弱,她身穿一袭白色的披风,扑进新帝怀中。

“郎君,听说方才有人自荐枕席,妾害怕。”

这姑娘端的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眸子滴溜溜的扫过姜绾和宋九渊。

两人都有些懵。

新帝此次微服私访,没听说还带着妃子啊。

当初他不是拒绝选妃吗?

这位又是?

姜绾满脸雾水时,新帝温柔的扶起歪到在他身上的美人。

“姐,这是扶桑。”

言罢他又对扶桑说:“这是我姐姐姐夫。”

“姐姐姐夫好。”

扶桑柔柔的笑着,姜绾一时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真的喜欢,两人怎会做出这么孟浪的动作,像极了昏君。

但她还是选择相信新帝,于是微微点头,面带微笑。

“你好。”

“姐姐,郎君答应今日带妾出去赏梅,若是姐姐姐夫也有兴致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扶桑嘴角轻轻弯着,笑起来很温柔,却让姜绾升起一种古怪的错觉。

她和宋九渊对视了一眼,两人最终等新帝抉择。

皇帝抬手轻柔的抚着扶桑的脸,“扶桑最喜欢热闹。

姐姐姐夫若是不忙的话,陪我们一起玩玩吧?”

“也好。”

宋九渊应下皇帝的话,大掌紧紧牵着姜绾的手,眼里充满对扶桑的防备。

“妾这就去换身衣裳。”

扶桑兴奋的像小兔子似的跑远,一副单纯可爱至极的模样。WWw.GóΠъ.oяG

“皇帝,这是你宫中的妃子?”

姜绾并不想干涉皇帝的后宫,只是觉得这扶桑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她一举一动看起来很正常,但她就是觉得违和。

“不是。”

皇帝嘴角弯了弯,“大臣一直催朕选秀,朕觉得为时尚早。

至于扶桑,是朕路过江南时解救的孤女,她出现的太巧了。

朕想知道她到底是谁,抱着何种目的。”

“皇弟悠着点,可别丢了心。”

姜绾轻叹了一句,那样的宠溺,沉醉的可不止扶桑一人。

“皇姐放心。”

“郎君,你们在聊什么呀?”

扶桑换了一袭粉色的衣裙,看起来娇俏可爱,她如乳燕般扑进新帝怀中。

新帝轻柔的替她扶了扶有些歪的发簪,“就这么开心?”

“能出去玩,当然开心啦。”

扶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又对姜绾不好意思的笑笑,像是邻家调皮的小姑娘。

姜绾和宋九渊并排走在他们身后,院外停着两辆马车。

出乎意外,新帝和宋九渊一辆马车,而姜绾和扶桑坐一辆马车。

马车上,扶桑天真的扬着笑,“姐姐,郎君以前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呀?”

她声音软软糯糯,含羞带怯的垂着眸子,似乎在探听心上人从前的往事。

姜绾盯着她纯真的眸子,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具体我不知道。”

“你不是他姐姐吗?怎么会不知道。”

“从小没有一起长大的姐姐。”

姜绾看她歪着脑袋,满脸好奇的模样,她也好奇的问:

“那你呢?可以和我说说你的情况吗?”

作为姐姐,问这些也不算突兀,姜绾紧盯着她的神色。

只见扶桑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论家世,妾确实配不上郎君。

妾也曾被父母娇养着长大,去岁时运不济,爹娘遭马匪害死。

后来妾随叔父生活,叔母嫌弃妾拖后腿,想将妾随意婚配。

妾逃婚了,幸好遇上郎君,是他救了妾。”

提起新帝,她总是恰到好处露出羞涩的一面,若不是见识过太多人。

若姜绾只是大丰普通的贵女,还真会信了她的鬼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