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四十七章 虹桥码头
 
  话说跟着高大衙内混的,几乎都是些粗鄙之人,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是小说啊。

  虽说大宋朝的小说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终究是文人玩耍的东西,这四虎一剑和夏荷、秋香顶多勉强认得几个字,水平嘛跟后世三年级小学生差不多。

  他们只当衙内说的这个小说是什么高深的学问,他们不能理解是很正常也很符合逻辑滴。

  高大衙内领着一群人出了酒店,站在门外的台阶上看着杨万里。

  远处早就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都在悄声议论着,想看看两边谁更厉害。

  四虎一剑一字排开立在衙内身后,腰板挺得笔直,让人一看就明白高大衙内才是这里身份最尊贵的主。

  至于夏荷和秋香,她们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场合,姐妹俩就躲在门柱子后面探着脑袋偷看。

  只见这个杨万里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两鬓间已生出不少华发,剑眉星目,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尤其是那一对眸子炯炯有神、精光四射。

  他身后跟着的一群大手看起来也比那些废了一条腿的小杂毛精干许多。

  杨万里看清楚了出来的人以后,本来满肚子的怒火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恨不得把那个给他报信的小喽啰撕成碎片。

  这些小杂毛不认识高大衙内,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能让“四虎”恭恭敬敬地俯首听命的人,除了大名鼎鼎的高大衙内还能有谁?

  他杨万里虽然是这虹桥码头的扛把子,但说到底也就是别人家的一条狗而已,充其量顶多和四虎的身份相等。

  你让他直接和高大衙内板板手腕,杨万里自认还没那个资格。

  本来是只替子报仇的恶狼,立刻变成了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小人不知衙内驾到,多有得罪,还望衙内恕罪!”

  杨万里的腰都快躬到地上了,腿肚子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喉结蠕动,豆大的汗珠吧嗒吧嗒得直往下掉。

  斜眼偷偷看了看仍旧趴在地上惨嚎不已的儿子,他很想再上去补几脚,这个不知死活的兔崽子今天算是把自己这条老命坑惨了。

  “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刚才听你喊得那么大声,本衙内还以为来了条好汉,没想到又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说着迈步走下了台阶,走到杨万里跟前,高声道:

  “本衙内最见不得有人欺压我大宋百姓,你的手下公然在闹市行凶,无故殴打他人,强抢民女,铁证如山。

  这些百姓都是官家的子民,欺负他们就等于欺负了官家,论罪呢理应是要满门抄斩的。

  如今本衙内只是略加惩戒,留他们一条小命已经是看在官家仁慈的份上了。

  杨帮主,你说是不是啊?”

  说完,没等杨万里回答,周围的百姓马上就爆出了一阵叫好声:

  “说的好,高衙内威武!”

  “除了这些祸害,为我们做主啊!”

  ……

  杨万里已经吓得跪在了地上,他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搬出背后的靠山,兴许这个高大衙内会有所忌惮。

  可他万万没想到高衙内居然称他黑鲨帮欺君!

  这么大的罪名,他的靠山也不敢接啊,如果说出来了,他一家老小只会死得更快。

  高大衙内示意百姓安静。

  “杨帮主,你看百姓们都不想放过你们呀!衙内我也很为难,这样吧,不如你们主动认罪,以后这虹桥码头的生意就别做了,衙内我会跟开封府打声招呼,保证他们不会太为难你一家?”

  杨万里无奈,只得点点头,“小人愿意自首!”

  “哎!这就对了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哈哈……”

  高大衙内拍拍杨万里的肩膀,似乎是做了一件治病救人的善事。

  吩咐夏荷取来了纸笔,让杨万里写下了罪状,画了押,准备等会递到开封府去。

  其实开封府的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人早就到了,但当他们看见高大衙内以后全都识趣的躲得远远的。

  这种级别的交锋,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掺和的,打发地皮流氓他们倒是很在行。

  等到高大衙内处理好了以后,这些差人们才挤开了人群,出现的恰到好处。

  把认罪状和一干人犯交给了领头的开封府捕头,又细细交代了一番,高大衙内才在百姓的欢呼声中返回酒店继续吃西瓜去了。

  至于黑鲨帮众人的死活,干他高大衙内鸟事,这种人渣死了最好。

  一场骚乱很快平定,看热闹的百姓相继散去,繁华的虹桥夜市灯火依旧,只不过散去的人群中有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朝蔡京的府邸方向奔去了。

  酒店里,高大衙内大马金刀的端坐在大堂中央,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西瓜。

  夏荷站在殷喜身旁,秋香则依偎在殷燕的跟前,四个人都低着头,或羞涩或尴尬,还有点欣喜。

  “当初这两个死胖子偷偷送你们出府的时候衙内我就觉得不对劲,那马车里居然铺着厚厚的两床棉被,哪里像是要把人拉去活埋的样子,现在看来你们几个早就眉来眼去的了。”

  高大衙内一番话把夏荷秋香臊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殷家两个死胖子反倒不似之前紧张了。

  拉着儿女向衙内跪下殷喜正色说道:

  “承蒙衙内照顾,夏荷、秋香才得以保全性命,衙内的大恩我兄弟二人永世不忘,今后必效死以报衙内恩情!”

  说完带头对衙内连磕了三个响头。

  “都是自家兄弟,少说这些屁话,赶紧起来!”

  高大衙内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白眼,见殷喜还要再说什么,赶紧打住。

  “怎么,还等着衙内我扶你们啊?”

  四人这才又重重磕了个头,站了起来,执手相看,没有泪眼。

  “殷喜殷燕,以后这虹桥码头一带就交给你们兄弟了。

  从府里再调几个得力的人手来,就打你们二人的旗号,所有的收入两成上交府里,剩下的全力扩大规模。

  你们的目标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生意给我做到全国去。

  有什么需求尽管去找二管家,我会跟老爷子说清楚,你们俩直接对我负责。

  万一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直接来找我。听清楚了吗?”

  殷家兄弟齐齐称是,但想到以后就不能跟在衙内身边效力了,不免有些惆怅。

  高槛看在眼里,心中有些感动,也对两兄弟更加放心了。

  “切记,招揽的人手一定要绝对可靠,生意以酒楼客栈为主,不要问为什么,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

  高大衙内是想建立遍布全国的商业网络,以后好开展情报工作。

  饭要一口一口吃,他没有自己的资金和情报来源,这是非常不利的。

  以殷家兄弟的性格和手段,经商应该还可以,情报方面他准备让范家兄弟去做。

  这四人忠心可靠,最是合适了。

  他们的武艺都不突出,上战场有些勉强,经商和干情报工作正好发挥其特长,也是对他们的保护。

  虽然只是个大胆的设想,连高槛也没有料到,两年以后殷家商号的酒楼客栈不光在大宋遍地开花,就连辽国、西夏以及南洋之地都有了分店。

  日后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血滴子”也在范天、范云的带领下逐渐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高衙内的伟业,从今夜的虹桥码头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