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三十二章 平方腊(四)清君侧、诛六贼
 
  庞万春被高大衙内指着鼻子,额头上冷汗直冒,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身边的士兵呼啦一下退到了三丈开外,留下了自家主将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少年将军。

  要不是那把手刀,谁能看出来这个刚才还狂吐不止的家伙是个恶魔呢!

  庞万春强打起精神来回答道:“是又怎样?”

  “不怎样,就是随便问问!”高大衙内笑呵呵的说着。

  庞万春一听,以为能逃出生天了,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到一道残影掠过,然后自己忽然飞了起来。

  他感到自己在旋转,身体似乎很轻,低头往下看了一眼,发现一具无头的身体端坐在马上,手里还拿着自己的强弓,断头处鲜血喷得很高很高,在火光的照耀下非常绚烂,然后他感到一股深深的困意袭来,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嗯,这次不错,没把血溅在身上。”高大衙内非常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作品自夸自说。

  “就是长得太难看了,满脸的麻子,长这么难看你是怎么当上将军的?你看看衙内我的手下,个个都眉清目秀的!”

  一群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高大衙内提溜着庞万春的脑袋,在那里嫌弃得指指点点,都感觉自己身上凉嗖嗖的。

  “噗通!”仿佛是被高大衙内说的羞愧难当,马上的无头尸体这才掉了下来,同时方腊军士兵不知道是哪个带的头,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兵器,跪在了地上。

  “杀啊!保护衙内!”

  林冲和武松两个憨货吼叫着,带着亲卫队姗姗来迟,冲到高大衙内身边迅速把他保护在了中间,后面的大军也陆续冲进了城门。

  “衙内赎罪,小的等来晚了,您没受伤吧?”武松气喘吁吁地得问道。

  “你说呢?”高大衙内没好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说完把手里的人头扔给了武松。

  武松只顾着关心衙内,没注意他手里提着东西,伸手接过才发现是一颗人头,吓得赶紧仍在了地上,姚家军的弟兄们顿时笑成了一片。

  高槛来到了姚平仲身前,看了看伤势,还好都是皮外伤。

  一场混战,姚家军的五百锐士折损了数十人,虽然杀敌过千,但是高大衙内还是心疼得不得了。

  姚平仲却安慰他说,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今天这算是难得的大胜了。

  结果被高大衙内啐了一脸,大胜?这也算大胜吗?百战悍卒欺负一群刚放下锄头的老百姓,还死了几十个!亏他能说得出口。

  姚少将军很无奈啊,要不是刚才这家伙救了自己一命,他非得好好和高大衙内理论理论,这不算大胜那什么叫大胜?

  翻翻大宋建国以来的战争史,有哪次能和今晚夜袭睦州比肩?

  与西夏、辽国历次战争,大宋一直都是被这帮草原的兄弟按地上使劲摩擦。

  史料有记载,说宋军面对面对飞驰而来的骑兵不动如山,杀敌二三十而自损八百,敌羞愧退去,然后宋军便自称大胜。

  和这种情况比起来,姚平仲认为他们今夜的战绩足以彪炳史册了,当然如果不是高大衙内一人抢了全军的功劳,那就更加完美了。

  想起这事来,姚平仲拉住高槛的胳膊就开始叨叨。

  谁家的元帅一个人扔下大军,不管不顾的就往敌人军阵里冲?那是他这个元帅该干的吗?

  尽管救命之恩让他很感动,也不能原谅他高大衙内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两条腿甩开战马一里地远,你让骑兵们怎么想?你让战马们怎么想?本来大宋的战马就稀缺,你高大衙内再活生生羞死一大片,以后这仗还怎么打!

  不理会姚平仲的絮絮叨叨,高大衙内下令收押俘虏,张榜安民。

  在审讯了几个方腊军的军官之后,高大衙内获得了方腊在歙州留守了小部分兵力守城,他自己率大军前去偷袭杭州的消息。

  高大衙内大惊,没想到这个方腊还是不死心,被他的愚蠢给惊到了。

  历史上这家伙拿下了睦州、歙州几个县城后就攻下了杭州。

  现在自己先行把苏杭两地平定下来,还杀了朱勔,他早已失去了攻打朝廷的借口和群众基础。

  这种时候他方腊还傻乎乎的去进攻杭州,说他是傻呢还是傻呢?

  杭州守将是谁?没见到刘锡今晚没出场吗?就防着方腊偷袭呢。

  虽说杭州城内的就两千人的厢军,但高大衙内自信,只要刘锡不犯浑,安安稳稳的坚守不出,凭方腊手下那些泥腿子是奈何不了墙高池深的杭州城的。

  安顿好了睦州百姓,大军休整了一天。

  高槛命姚平仲分兵五千去攻打歙县,自己领大军去回救杭州,睦州城内只留下了两千西军悍卒,以防生变。

  这次姚平仲没有搞夜袭,而是在大白天假扮商贾,将三百士兵分批混入了城内。然后内外夹攻之下,歙州城被他一鼓而下。

  由于士兵全部都穿上了铠甲,所以伤亡比夜袭睦州少了许多。

  歙州城内没有方腊大将镇守,应该是都随方腊去攻打杭州了,姚平仲就把这个消息飞马传给了高槛。

  高大衙内率大军行了一半路程,收到了姚平仲的消息,几乎同时刘锡的信使也到了,方腊亲令大军数万,已迫近杭州百里。

  高大衙内估计,信使赶到这会儿,方腊大军可能已经开始攻城了。

  方腊也不知道是受了何方高人的指点,把自己起兵的口号改了。

  叫作“清君侧、诛六贼”。

  这“六贼”分别是蔡京、王黻、童贯、梁师成、高俅和李彦,本来“六贼”里是没有高俅的,但是高槛杀了朱勔,他便宜老爹糊里糊涂的就被方腊拿来顶缸了。

  高大衙内看见老爹的大名赫然在列,也是哭笑不得。

  方腊广发檄文,说这些奸臣、佞臣和宦官,把朝廷搞的是乌烟瘴气,贪得无厌地压榨人民,百姓赋役繁重,人不堪命,官逼民反他们不得不反。

  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高槛下令,命姚家军让出三千战马,他亲率捧日军三千精锐战兵,俱乘双马先行赶往杭州,其余人马随后跟进。

  当天傍晚时分,高大衙内的三千人马就赶到了杭州城外二十里处。然后派出斥候前去打探消息,大军就地歇息恢复体力。

  不久,探马来报:

  “大帅,贼军约三万,正在连夜攻城。”

  “城内情况如何?”高槛问道。

  “禀大帅,小人从远处观看,城内尚能坚持!只是……”斥候有点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速速道来!”

  “只是,贼军四处强抓壮丁,城外百姓许多人家都被抢了,还有……蔡太师家的祖坟被贼军给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