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十七章 巡视大营
 
  捧日军的大营距离汴京城只有十里,占地极广。

  整个大营就像个小型的城堡。

  因为这里是捧日军常驻地,所以军士们都拖家带口的生活在这座军营里。

  到了晚饭时分,大营里炊烟袅袅,锅碗瓢盆叮当作响,一股股浓郁的菜香扑鼻而来。

  这还哪里有点军营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大村落嘛!

  这不,一群光着屁股的顽童追着一只小狗,刚从他面前跑过。

  高大将军是一脸的黑线……

  高槛在刘锡的陪同下巡视着自己的大营,刘锡不停地给他介绍着。

  “这里的几排茅舍就是军士们的宿舍了,每人一间,全家都在一起生活。”

  “远处那里是是马厩,战马都集中在那里……”刘锡指着远处对高槛说道。

  高槛边听边点头,两人走到了一座茅舍门口停了下来。

  “这种茅舍都是普通士卒住的,军官宿舍都是瓦房,也比这稍微大一点。”

  “这也太寒酸了吧!”高槛不满的说。

  “您是不知道这汴京的房价有多贵,许多朝廷大员都买不起房呢,这些大头兵能有这么个住处,已经很不错了。

  放在城内,这么一间茅舍造价就得十贯钱,地皮就更贵了。”

  “原来如此,那也还凑活!走,进去瞧瞧!”

  高槛迈步走了进去,刘锡赶紧跟上。

  见两位将军进来,里面的士卒赶紧过来参见。

  “小人见过二位将军,不知将军所来何事?”

  士兵忐忑的问道,这么大的官来他家还是头一次。

  往日里军官们走到门口都直皱眉头,更别说进来了。

  “没事,随便看看,你也别害怕,咱们随便聊聊!”高槛找了个地方坐下。

  招呼刘锡和这个士兵也坐下。

  士兵不敢做,只是局促的站立在一旁。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可曾成家?”高槛笑着问士兵。

  “回将军,小人叫二狗,今年刚满二十,也娶了婆娘,孩子都四岁了。”

  二狗见高槛一脸随和,心里也不怎么害怕了,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

  “那你成亲可够早的,怎么不见你老婆孩子呢?”高槛又问。

  “回将军的话,我家婆娘去城里给人做工去了,应该快回来了。小儿适才跟几个孩童耍去了。”

  高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问道:

  “可是家中不够开销?怎么还让老婆去做工呢?你当兵几年了?俸钱有多少啊?”

  “小人当兵已有三年,俸钱~每年各种例钱加起来大概有十一二贯,吃喝基本够了。

  可小人还有父母在乡下,所以婆娘也会偶尔出去找点活计补贴家用!”

  二狗把家里的情况介绍了一番,高槛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起身走到锅前,打开了锅盖。

  锅里是热腾腾的米饭,还有两碟酱菜,看样子是要等老婆回来准备一起吃饭。

  高槛又和刘锡转了几家,大致都差不多。

  从伙食来看,士兵们基本上都能吃饱饭,有的士兵家中还有肉食。

  军装都是军队发给布帛,士兵们自己拿去量身定制,基本上能满足秋冬换装的需求。

  有个别家里负担比较轻的,居然顿顿都能有酒肉吃。

  刘锡又陪高槛一同巡视了兵械库、马厩、草料场,最后还去杂兵宿舍区逛了一圈。

  总体来看,捧日军正规军全部由上兵构成,待遇还算优厚,装备精良,就连战马都顿顿有豆饼精料补充。

  可杂兵就实在看不过去了,一个个破衣烂衫的,也就比叫花子稍微好点,能混饱肚子。

  二人回到高槛大帐。

  “刘将军,咱们捧日军现在有多少人?”高槛问刘锡。

  刘锡思考片刻,恭敬地回答:

  “禀将军,我军是上四军之一,下设左右两厢各有十军,每军五营,每营五都,全军满编情况下应有五万人马。”

  “可事实上一直未能满员,主要是战马奇缺,再加上之前一直有人吃空饷,现在全军实际上左右两厢只有五千将士!”

  刘锡将情况和盘托出,高槛气的差点没跳起来。

  “怎么会这样?大名鼎鼎的捧日军只有五千人马!”

  “那战马有多少?”高槛追问到。

  “不足三千之数!”刘锡叹息地回答道。

  “那天武、龙卫、神卫三军也和咱们一样吗?”高槛再问。

  “基本都和咱们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咱们捧日军。”刘锡说到。

  “咱们捧日军主要是缺战马,吃空饷的倒也不多。本来上四军就从来没有满员过,最多时也不过一万多人马。”

  “将军您今日除了那童刚,相信其他人都没这胆子敢吃空饷了。”

  “那样最好不过了!”高槛冷冷地说道。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将军您也早些休息,末将告退了!”

  刘锡走后,高槛坐到案前思考了片刻。

  他要把军中的问题整理出来,然后去找高俅商量解决。

  在他看来,现在的捧日军就是一群唱戏的,根本就上不得战场。

  必须先把缺额补齐,然后按照后世PLA的训练方法狠狠地操练他们。

  按照李云龙的说法,得把这帮兔崽子整的嗷嗷叫。

  先是思想教育,得让他们知道为什么参军、为谁打仗?

  现在是大宋朝,皇帝老子最大,吃皇粮当然就要给皇帝卖命。

  这一条他相信赵佶肯定非常喜欢。

  要做到让这些大头兵心甘情愿的给皇帝卖命,就得提高他们的待遇。

  俸钱必须翻倍,一人当兵全家免税,还得发给他们土地。

  他老赵家存那么多钱,与其便宜了贪官和外族,还不如发给手下士兵。

  这样士兵的忠诚度才会提高,打仗才会卖命。

  两个时辰后,大宋版的思想教育手册、军事训练手册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诞生了。

  高槛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大作,心里幻想着赵佶对他大加赞赏的情景,满脸贱笑。

  第二天早晨,中军大帐内。

  应卯的军官少了十几人,全部都是告假,借口千奇百怪。

  有的称病、有的家中起火、有的孩子溺水,还有老婆要生孩子的……

  高槛知道,这些人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少了这帮家伙的掣肘,他以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高槛命军中文书把自己写好的三本手册抄录数十份,发给所有营指挥以上军官,要他们先熟记心中。

  军官们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办了。

  高槛又命人叫来军需官范学栋,把训练所需的场地、器械、材料事宜交待他去采办和布置。

  军中事宜暂时交由副都指挥使刘锡,他自己带着四虎和数十名亲兵回城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