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六章 做好事的下场
 
  高槛陪高俅和晁氏一起用过午饭之后,打算像往常一般上街溜溜。

  以前看电视剧《水浒传》的时候他就喜欢里面的描述的开封城的热闹繁华景象,现在亲自来了,他早就急不可耐的要去见识见识。

  其他“四虎”早已恭候多时,见衙内出来,赶紧围了上来,照例先是一番恭维之言,随后高槛在他们的簇拥之下,大摇大摆的朝大门口走去。

  正要出门的时候,一身劲装、手持长剑的马忆安快步跟了上来。说是太尉吩咐要他随行,必须寸步不离。

  高槛也乐的有个传说中的高手保护,不然真要再遇上个花和尚那样的狠人,凭他们“五虎”的那点花拳绣腿,还真不够看的,于是一个“五虎一剑”的组合新鲜出炉了。

  开封城,在北宋又叫汴梁,东京这个称谓是史学家们给起的。

  周长三十多公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部分组成,人口达150万,当真是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辉煌的都城。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里描绘的正是汴梁城郊和城内汴河两岸的繁华景象和自然风光。

  高俅的府邸坐落在外城,这“五虎一剑”目中无人的招摇过市,穿过宽阔的御街,来到了汴河附近游玩。

  一路上高槛一副傻根进城的模样,被大宋都城的繁华景象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繁忙的汴河码头,人烟稠密,粮船云集。

  人们有在茶馆休息的,有看相算命的,有在饭铺进餐的。

  河里船只来往,首尾相接,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有的靠岸停泊,紧张卸货。

  横跨在汴河上的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木质拱桥,结构精巧,形式优美,这是飞虹桥,因为形状像一条飞跨汴河的彩虹而得名。

  有一只大船正在过桥,船夫们或用竹篙撑,或用长竹钩住桥梁,或用麻绳挽船,或忙着放下桅杆以顺利通过桥拱。

  附近船上的人也指指点点的在大声吆喝着。

  桥上的行人围了一大堆,也伸头探脑紧张议论着,期盼着大船能顺利通过。

  热闹的街道两边,房屋楼阁鳞次栉比,密密麻麻的排列着。

  有茶坊、酒肆、脚店(民宿)、肉铺、庙宇、官署等等等等……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的专门经营,还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整面修容……

  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大一点的商店门首还扎着“彩楼欢门”,悬挂着市招旗帜,招揽生意。

  闹市上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做生意的商贾、看街景的士绅、骑马的官吏、叫卖的小贩、乘轿的大家眷属、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问路的外乡游客、听说书的毛头小儿、酒楼中胡吃海喝的豪门子弟、城边乞讨的丐帮弟子……

  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轿子、骆驼、牛马车、人力车、太平车、平头车……形形色色,样样俱全。

  高槛一行人,一边溜达一边嗑着瓜子。

  殷喜殷燕嚣张的在前开路,范天范云在后面屁颠屁颠的伸手接着他吐出来的瓜子皮,一路嬉笑玩闹着个不休。

  其实也不用殷家兄弟开路,因为人的名树的影,不等他们走到跟前,前面五仗之处早就有人高喊着高衙内来啦~

  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的自动清场了,唯恐避之不及,仿佛连空气都跟着跑了一般。

  高槛总算是切身感受到高衙内三个字的分量了,那真是衙内猛于虎哇!

  马忆安在旁边看得直翻白眼,一副耻于与之为伍的样子。

  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偷骂高衙内,身为习武之人,他耳聪目明,这些人的嘀咕逃不脱他的耳朵。

  他觉得这些人骂得对,也不告诉这几个祸害,不知不觉的和这五人拉开几个身位的距离。

  他也不敢离得太远,生怕高衙内这个无耻之徒再被人给打死了连累到他。

  经过大猩猩改造的高槛同样也听得到,但他还是继续装着,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哪家的大闺女前来围观他的风姿,可等了许久也不见他想象中场面出现。

  看来,汴梁城的百姓苦高衙内久矣,高槛心底暗骂高衙内不是东西,你他娘的犯的错害老子来给你背锅。

  得想办法改变一下高衙内糟糕的形象,不然以后在京城没法混了。

  他打算做好事,于是让其余四人收起流氓地痞的做派。

  “衙内我是来游玩的,不是来调戏寡妇的,都给我低调点儿。”

  边说边给四个狗腿子每人屁股了踹了一脚。

  开封“五害”立刻华丽丽地变身为开封“五侠”。

  不知道的人见了还真以为遇见了五个正义的化身,那一个个脸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看得马忆安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可尽管他们努力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也还是没人敢靠近半步。

  高槛正在寻找帮扶对象的时候,脑子里面传来了久违的大猩猩的声音,一个电子面板浮现在了脑中:

  首次任务开启:救人一命

  任务简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装模作样的做十次好事,也不如救人一命获得的好处多。土鳖,加油!

  任务完成奖励:全身各项属性增加1点。

  失败惩罚:身高缩短5厘米,加首次任务失败惩罚全身毛发掉光。

  “卧槽,大猩猩你也太过分了,才奖励1点属性,失败了居然有这么恶毒的惩罚。”

  高槛心里又骂了起来。

  “宿主,请注意你的言辞。本系统不是大猩猩,乃是无敌金刚小霸王大人创造的超级AI系统——无敌小霸王。

  任何有损无敌金刚小霸王大人形象的言行都会受到本系统最严厉的惩戒,念你初犯,惩罚你厄运加身一次。”

  系统冷酷的声音吓得高槛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旁边的马忆安以为高槛噎住了,居然好心的过来给他拍了拍后背。

  高槛翻了个白眼儿,挥挥手示意他走开。

  真后悔自己刚才嘴贱呐,这会他居然有点想念那个被神秘的睿小宝大人牵走的大猩猩了。

  那是个好人啊,不,是个好猩猩啊!最起码还在临被牵走的时候提醒了自己半句。

  “那请问无敌小霸王大人,无敌金刚小霸王大人现在何处?”高槛强忍着想笑的冲动问到。

  这个大猩猩也太自恋了,自封无敌金刚小霸王也就算了,居然把自己造的这个AI系统起了个无敌小霸王的名字。

  它以为那是给自己儿子起名字呢?!比它自己就少了“金刚”俩字儿。

  就这样也还不算太过分,最过分的是还居然给这个AI系统设定了无比忠诚的拍马屁程序。

  惩戒所有有损它形象的言行,这该是多自卑的人,对不起,多自卑的猩猩才能干出这种事儿!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系统臭屁的声音再次传来。

  “随机任务数量有限,你要把握机会,不跟你啰嗦了,本系统还要去陪两位大人面壁。”

  说完在高槛脑子里刺啦一闪就消失了,好像信号中断一样,高槛又连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

  这下高槛可以放心的开骂了:

  “你个缺心眼的死机器人,不该我操心你还告诉我面壁去了,你是不是傻?还惩罚我厄运加身一次。

  这个厄运加身是个什么情况?救人一命好理解,随便找个快死的人搭救一把就完成了,对衙内我来说说也不算太难,想到这里高槛又呵呵的贱笑起来。

  马忆安看他一脸淫荡的贱笑,只当这高衙内又惦记上哪家的小寡妇了,不禁暗暗摇头。

  高槛正埋头想着上哪儿去救人一命呢,忽听见前方不远处的人群中一阵骚乱,夹杂着许多叫骂声,赶紧带着几个狗腿子挤开人群过去查看。

  只见一匹受惊的马儿正在不顾一切的狂奔,硕大的马蹄落在青石路面上传来清脆的哒哒声,让人毫不怀疑那马蹄的威力。

  马儿离他已不足十丈,而他前面是一个被慌乱的人群挤倒的老妇人。

  高槛心中大喜,任务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仗着两倍成人力量的体质和敏捷的速度,一个健步就朝老妇人冲了过去。

  马忆安刚要伸手阻拦,不想一把抄了个空,呆呆地望着自家衙内义无反顾的背影,心底忍不住都要为他点赞了。

  高槛冲到老妇人身边迅速将她扶起,刚走了没几步,突然脚下莫名其妙的就是一滑,一个趔趄就向后摔了过去。

  而狂躁的马儿已然飞奔而至,高槛眼见碗口大的马蹄在他面前迅速放大,然后脑袋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道哀怨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原来这就是厄运加身呐,这大喜大悲也转换的太快了吧!坑爹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