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44章 怄气
 
  陆绮与慕容骏钦吃了许多烤串,喝了几杯小酒,虽有微醺之意但不至于醉人。
  慕容骏钦送陆绮来到京兆府府衙门口,意外见到等候多时的上官夙。
  陆绮连连打哈欠,已有困意,这会见到上官夙这冷面煞神,困意少了许多。
  “下官见过太子殿下。”
  慕容骏钦对于上官夙的出现,很意外,恭手见礼。
  “骏钦,太晚了,你回去吧。我送陆佳。”
  上官夙的目光落在一脸懵然的陆绮身上,语气淡漠,不比之前的亲切。
  慕容骏钦担心的看了眼陆绮,与对方让他放心的目光对上,他这才离开。
  “下官,告退。”
  随着上官夙的走近,陆绮防备的抬手挡在身前。
  “你干嘛?有话好好说。”
  也不知道谁惹他不高兴了,一脸寒霜,就差没把人丢进冰窖去体会冰冻三尺。
  她身上有酒气,上官夙只是靠近她,便已经可以闻到。
  他的脑海里一时闪过,陆绮和慕容骏钦把酒言欢的画面,这让他不禁皱眉。
  “收容所下药一案尚未查清,谁准你越狱的?”
  “殿下,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陆绮翻了个白眼,回怼着他问责的话,想路过他,回天牢。
  京兆府的衙役在一旁等着带陆绮回天牢。
  只是,陆绮尚未路过上官夙,手臂就被对方抓住。
  “上官夙?”
  他只是看着她却什么也不说,惹的陆绮一脑门问号。
  “爷?”白渝担忧唤着他。
  上官夙松开了抓住陆绮的手,对后赶到的京兆府府尹,冷声呵斥。
  “京兆府就是这么看管犯人的吗!”
  一句话便吓得,京兆府府尹,林涵下跪。
  “殿下,下官这...陆姑娘...少将军...”
  又是皇帝下命令不能慢待的人,又是慕容骏钦亲自担保的人,他能怎么办!
  可是林涵心中有千般万般理由,也不敢跟太子当面辩驳。
  “上官夙,你干什么?
  犯人、犯人,你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这明显是要借机打压自己,陆绮哪能忍,气愤的跑到上官夙跟前对峙。
  “你是本案目前最大的嫌疑人,你不是犯人谁是?”
  上官夙冷寒的目光,对上陆绮愤怒的目光,语气波澜不惊。
  “林涵枉顾律法,罚一月俸禄。
  还不把人犯押下去,严加看守!”
  上官夙下命令吩咐。
  “谢殿下饶恕!
  还不快依殿下所言行事!”
  跪着的林涵如蒙大赦,忙让愣着的衙役把陆绮带下去关押起来。
  “上官夙!老娘招你惹你了!我自己可以走!”
  被衙役架走的陆绮,双脚乱踢,衙役根本不搭理她能不能自己走,只想尽快完成上官夙的命令,避免被陆绮牵连,骂声渐远。
  直到隔天的傍晚,白渝才带着东宫的人来接陆绮。
  “陆姑娘,殿下已抓到下药之人,交于京兆府,您可以离开了。
  还请陆姑娘随我回东宫。”白渝奉命行事。
  陆绮躺在木板上,闭着眼睛好似睡着,连动一下都不曾。
  “他让我来,我就来。他让我走,我就走。
  这世间,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闭眸假寐的陆绮,冷哼着。
  呵,一定是上官夙吩咐了什么,不然她今日的伙食和昨日怎么会相差那么大!
  昨天还好菜好饭的伺候,今天就咸菜配馒头,也不怕噎着自己!
  “还请陆姑娘不要为难小的。”
  “现在不是我为难你,是你家殿下为难我!”
  陆绮生气的坐起身,瞧着白渝和他带来的两个侍从。
  “你是要自己走,还是我抱你出去?”
  冷不丁的,牢房门口传来上官夙的声音。
  “爷。”白渝和侍从屏退。
  陆绮恨恨的瞪着上官夙,在对方要靠近的时候,起身拍了拍自己走出天牢。
  回东宫的路上,两人皆不与对方说话,安静的马车好似未曾载人。
  陆绮回来,最高兴的是离落。
  让陆绮过火盆,吃米线祛晦气。感动的陆绮,抱着离落,亲了口脸颊。
  她在这宫里没什么在意的人,对她的好的屈指可数,她自是如珍宝的待着。
  “姑娘在牢里可有受委屈?
  殿下为了姑娘的事,忙前忙后,叫人羡慕。
  姑娘是没听见赵良娣的酸言酸语,都能酿一坛陈年老醋了!”
  离落高兴的和陆绮说说她没在东宫发生的事。
  太子有帮皇帝分担朝政的职责,上官夙下课了并不得闲。
  御书房的长公公送来部分需要批阅的奏折,于太子书房,白渝在一旁为上官夙磨墨。
  白渝看着认真批阅奏折的上官夙,心中却不解。
  明明,殿下白天就可以让沈啸枫送死囚,去京兆府担下李悦然的罪责,却偏偏等到傍晚,与皇上议政,听皇上提起陆绮,才派人去还陆绮清白。
  如果没有皇上替起,他们家爷该不是想让陆绮在天牢里多待几日吧...
  白天,照例陆绮该和上官夙一起去难民收容所坐诊,可今日却久久未见出门。
  上官夙等的不耐烦,便让人去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