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25章 绿牡丹
 
  慕容骏钦给陆绮戴高帽,把话堵死。
  陆绮闯国子监的事还历历在目,怎么可能去拆他的台。
  慕容骏钦的变相夸奖,陆绮就是不乐意,也只得领了。
  感受到上官夙的目光在自己和慕容骏钦身上逡巡,陆绮骤觉后背发凉。
  这心机男又想做什么?
  “骏钦侠义,陆佳还不快谢过骏钦。”上官夙面容和善看向陆绮。
  “陆佳谢过少将军。”陆绮朝对方扯了扯嘴角,语气官方。
  “骏钦,正是好时节,府中菊花盛开清雅,不知可有打算办花展?”
  “父亲独爱菊,多年照料,也算有几盆佼佼。
  只是寒舍简陋,品种过少,谈不上办花展。”
  依着上官夙的话,慕容骏钦领着对方去后院观赏家中精心照顾的几盆菊花。
  陆绮在一旁听着,不禁多看了上官夙几眼。
  他怎么知道慕容府的菊花盛开清雅,陆绮断定上官夙经常过来拜访。
  只是看这两人亲中带疏的相处,上官夙的拉拢看来没什么成效。
  “是老将军无意与百花争艳,淡泊高洁倒与这菊的习性相媲美。”
  上官夙轻笑了声,四两拨千金暗喻朝中之争,可是又不直接说慕容骏钦。
  “殿下谬赞。”
  “陆佳你今日来巧,叫你瞧瞧这京都独绝的绿牡丹。”
  慕容骏钦认乖做巧、巧避锋芒,难以寻得破绽。上官夙似乎早已习惯对方的难搞,他云淡风轻看向陆绮,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同对方介绍这慕容府的名菊。
  心中正以为陆绮不识货之时,坐等慕容骏钦替陆绮解围,却不想陆绮表现让人意外。
  “少将军这绿牡丹存货率低,稀罕似宝,没想到能在这府中一瞧。”
  陆绮的外公远居药仙谷,那里的稀罕植被什么是陆绮没见过的,是上官夙低估了她。
  还不待慕容骏钦回话,入了园子的陆绮便一眼瞧见那花中魁首,兴奋跑去。
  “状似芍药,花开不露心,碧绿如玉,确是绿牡丹。
  果然是不可多得的珍品,让人赏菊,忆牡丹、芍药。”
  陆绮看的出神,眼里留露着喜爱,毫不掩饰。
  小时候为了躲避父亲的严格教育,比起妹妹陆佳,陆绮更喜好去药仙谷找外公。
  有时候一去,小住十来天,长待小半年。
  比起父亲要求对草药习性的死记硬背,医术高明的外公即不会强迫自己一定要背住草药。
  还会教自己武功防身,还会告诉自己关于每味草药的趣事,轻松多了。
  在几乎与世隔绝的药仙谷里,奇花异草路见不鲜,这可比陆绮待在江城有意思多了。
  “没想到陆姑娘还是赏花的行家。”
  慕容骏钦听着陆绮的话,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
  那花被宝贝的摆放在特别打造的花架上,上官夙不动声色,从袖中弹出石子,动手脚。
  眼见那珍贵的绿牡丹就要摔落地,本是聊花的陆绮和慕容骏钦心头为之一紧去接。
  陆绮离的最近,为了接那花,在地上滚了两圈,手掌被擦破。
  直到绿牡丹好生被安放在地板上,陆绮和慕容骏钦方松了口气。
  父亲对这花宝贝的很,也就是上官夙如此身份,常来家中做客,慕容骏钦才会领他来瞧。
  这要换做别人,别说听闻,连真假都无法辩别。
  “吓死我了...”
  陆绮看着那花没事,松了口气。怎么突然好好的,花架说倒就倒。
  自己离绿牡丹最近,万一被慕容家赖上,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陆姑娘,你...手受伤了。”
  慕容骏钦本想责怪的话,在看到陆绮手掌擦破出血,终是没说出口。
  他朝一旁打理花园的侍从,招了招手,几人上前来小心翼翼把绿牡丹抬走。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上官夙慢慢悠悠的来到还在地上的陆绮跟前,看似紧张,实则不咸不淡。
  陆绮瞧着他那事不关己的样子,心中翻了个白眼。
  站着说话不腰疼!
  慕容骏钦瞧她一直坐在地上不起身,而上官夙又没有要拉她的意思,他礼貌伸手。
  陆绮惊讶瞧向他,借着他手掌的力道,站起身。
  刚刚情急为了接绿牡丹,陆绮的脚踝崴到,这会还疼着。
  慕容骏钦见她起身,要松开手,陆绮险些摔倒,他这才忙再抓住了她的手臂。
  “陆姑娘,你还好吧?”
  “没事,崴到而已,我自己可以。”
  陆绮想站直身子,却因为脚踝疼痛倒吸一口凉气。
  见陆绮额头沁出冷汗,慕容骏钦更不可能放开搀扶。
  他扶着对方去屋里坐下,给找来大夫瞧瞧。
  陆绮的脚受伤,两人在慕容府的行程耽搁了些。
  慕容昇老将军从军营回府的时候,正好瞧见慕容骏钦搀扶着陆绮的手臂,要扶对方站起来。
  眉开眼笑正想着,木头儿子开窍,给自己找了儿媳妇?
  “见过太子殿下。”
  “将军免礼。”面对威严的慕容昇,待在一旁跟这个没事人的上官夙从容应对。
  “父亲,您回来了。”
  “陆佳见过老将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