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24章 送画
 
  何佑行作为地方父母官,鱼肉乡民、作恶多端,死有余辜,陆绮不会可怜他。
  真正叫陆绮望而生畏的是,太子一党和二皇子一党没想到积怨如此深。
  万一自己哪天成了上官夙的替死鬼,那就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范家一案结案,何家四分之一的财产判给了范易钊做补偿。
  京兆府门口,范家夫妇唤住了陆绮。
  “陆姑娘,留步!”
  “多谢陆姑娘出手相助,还我范家一个公道。”
  两人说着朝陆绮行了恭手礼,陆绮自认没做什么,摆了摆手。
  “范公子言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算什么。”
  从范家一案闹的京都沸沸扬扬,到如今结案还太子公道,上官夙从未公开表明身份。
  陆绮看着似乎还有话要说的范易钊,耐心等着。
  “陆姑娘,冤枉太子殿下是我的不对,还请陆姑娘替我向太子殿下道歉。”
  范易钊自知自己身份卑微见不到上官夙,只得请求陆绮。
  陆绮抽了抽嘴角,回眸看向人在马车内,没有下马车的上官夙。
  “你放心,我会把你的歉意带到的。”
  挥别范家夫妇,陆绮这才上了马车。
  马车上,陆绮看着行进的路线,回眸不解看向养尊处优的上官夙。
  “殿下,我们这是要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上官夙一副神秘兮兮,并不打算对陆绮透底。
  陆绮心中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玩猜来猜去的游戏,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殿下,是否后悔没有派人保护何佑行?”
  虽然此次上官胤压了上官夙一头,自己该高兴,但是站在公义的角度,陆绮希望能揪出上官胤这个幕后主使。如果没有上官胤的支持,何佑行怎么可能在地方无法无天、危害百姓。
  “就算我派人保护他,他也会自尽,谈不上后悔。”
  上官胤手里拿捏着何佑行的九族,何佑行想不乖乖听话都难。
  “殿下就甘心这么被人算计?”
  “不然呢?找他打一架,好让他上父皇那参我一笔?”
  上官夙虽回答的不以为意,可心中想的是:不到最后,论谁输谁赢还太早了。
  陆绮看着上官夙一副大度的模样,面色凝重,一个字都不信。
  “爷,到了。”
  上官夙将一副包好的画卷给陆绮拿着,为首下了马车。
  陆绮不解随后跟着,看着挂匾上写着慕容府,陆绮心中讶异。
  能让上官夙亲自登门拜访,看来这个慕容将军极有可能哪一方都未选。
  只是,陆绮不解上官夙为什么要带自己过来。
  陆绮可不认为,上官夙把她当做是同盟阵线的战友。
  “太子殿下来访,下官有失远迎!”
  慕容骏钦的父亲并没有在家,来迎接上官夙的这家的少主人。
  “骏钦,你们同窗,不必行此大礼。”
  相比与上官家内部的尔虞我诈,陆绮比较欣赏慕容骏钦这样的人。
  年纪轻轻便入军营历练,战场拼杀,立下赫赫战功。
  从士兵到成为烈火军的少将军,凭借自己的实力官居三品。
  明明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可却偏生的一身正气,令人敬佩。
  “骏钦,还未同你介绍,这是陆佳。”
  上官夙的声音拉回了陆绮出神的思绪。
  “见过少将军,上次多谢少将军护送。”
  “陆姑娘客气了。”
  慕容骏钦邀请他们到正厅落座。
  “不知殿下,此来有何事吩咐?”
  上官夙示意陆绮将手中装画卷的盒子交给慕容骏钦。
  “王老的百鸟朝凰图。
  慕容老将军就这一爱好,碰巧遇到便于你送来。”
  上官夙与慕容骏钦当年几乎同时随军历练。
  慕容骏钦的父亲从某种角度而言算得上是上官夙半个师傅。
  “这怎么可以?无功不受禄,还请殿下收回。”
  慕容骏钦想还画回去。父亲说过,烈火军只拥护皇上,不参与任何一方皇位争夺。
  “骏钦,你这是要驳我的面子?”
  上官夙面上带笑,可是话语里却是不容拒绝。
  “下官不敢!”慕容骏钦双手呈画卷,便要下跪,堪堪被上官夙扶住,跪不了。
  陆绮在心里腹诽上官夙一万遍,直臣最怕上官夙这种人。
  拿人家的手短,心机男!
  面对上官夙这番情真意切,慕容骏钦不得不收下。
  更何况对方要给的是他父亲,自己替父亲拒绝了一次未能还回去。
  再一次还只怕身份不正,落了上官夙脸面,给慕容家惹来祸端。
  “这次多亏骏钦收留了范家夫妇,我这才洗清了污蔑。”
  几人再次落座,茶点陆续送上,上官夙感叹感激了句。
  “殿下客气了,陆姑娘好心相求,骏钦怎可见死不救。”
  慕容骏钦这番说法,刷新了陆绮对他的认知,看来不是个一根筋的。
  把锅推到了陆绮身上,陆绮虽与上官夙有婚约,但毕竟未过门。
  如此说法,慕容骏钦所做就不是站在太子一边,这倒是把慕容家摘的干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