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20章 嫌他脏
 
  上官夙下了马车,自顾自走了会,没瞧见陆绮跟上,看向白渝。
  白渝很是为难,他不知道自家主子和陆绮发生了什么,他只听到马车里传来委屈的抽泣声。
  “她怎么了?”上官夙很是不解,自己也没干嘛,不就吓唬吓唬她嘛。
  “殿下,陆姑娘好像在哭...”
  白渝说这话,上官夙一个字都不信,那个野丫头会哭?
  她只会为那个叫凌云的野男人哭,她会因为自己哭,搞笑!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还是走回马车边。因为陆绮迟迟未下马车,要牵走马车的侍从很是为难,只得在原地干着急,也不知道怎么办。
  “你哭什么?”上官夙再次回到马车上,看着把自己缩在角落哭泣的陆绮,蹙眉。
  陆绮不搭理他,因为那一咬,心里委屈级了。
  “喂,我又没对你怎么样!”上官夙一脸郁闷,他做什么了!
  一听他这话,陆绮哭的声音更大,惹得巡视的一队侍卫过来常规问询。
  “马车里的,什么人!”侍卫头子没好气的例行询问。
  虽然看马车知道是东宫的,但是这哭声,谁知道里面藏了什么,万一威胁到皇宫的安全,他们可是要负责的。白渝还不待回话侍卫头子,便见上官夙一脸阴郁的掀开马车帘子。
  “滚!”
  “参见太子殿下!”
  被训斥的那队侍卫看着火气大的上官夙,可不想触霉头麻溜的跑开了。
  上官夙烦的要死,罚不得、骂不得、好言相问,陆绮就是不说话,就只有哭!
  “喂!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仁慈了!”
  上官夙双手握着陆绮的肩膀,逼得她不得不与他四目相对。
  “你哭什么?不许哭!嘴巴撅的都可以挂油瓶了!”
  陆绮委屈巴巴的看着他,生怕惹怒他,生怕他再碰自己。
  上官夙看着她哭红了的眼睛,心生怜悯,无奈叹了口气。
  “告诉我,你哭什么。不说,就别怪我治你的罪。”
  陆绮听着他这威胁的话,眼泪差点再次汹涌。她抓过他的手,狠狠就咬下一口。
  “陆佳你做什么!”
  觉得报仇了的陆绮,擦了擦眼泪与上官夙保持距离,下了马车。
  “男女授受不亲,请太子殿下以后和我保持距离!”
  上官夙随后下的马车,看着自己手臂上被咬出血的牙印子,听着她这话,觉得可笑。
  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为什么会哭,上官夙一下子脸色黑如锅底。
  陆绮要走,被上官夙拉住了手腕。
  “你在嫌我脏?!”
  他很不愿意这么想,可是陆绮的前后表现,和自己回来一路发生的事,都在告诉他这个答案。
  “你不是吗!赵良娣,日后的三宫六院,你不是吗!”
  陆绮眼睛红红,梗着脖子与他对质。
  上官夙被陆绮脸上蔑视的表情,气到说不出话,只得用笑来缓和胸腔的怒火!
  “我有你心猿意马吗!
  我什么时候碰过赵思惠!
  我有你日思夜想唤着别的男人吗!
  你少在那边自以为是,断定我会如何!
  呵!嫌我脏!”
  上官夙生气的朝陆绮吼了这么些话,等都不等走了。
  白渝看懵了,他打小就跟在上官夙身边,他从没见过上官夙如此失态的和谁解释着什么。
  陆绮看着上官夙走远的背影,似懂非懂、自言自语。
  他生个什么气,受欺负的又不是他!他还反倒理直气壮了!
  回去之后,听离落问她和上官夙去礼佛的事如何。
  陆绮才知道,为什么上官夙会带着她一起去追查范家的事,原来是拿她做幌子。
  还说什么与水陆两方手备军打过招呼,原来都是吓自己的。
  虚伪!骗子!
  ......
  自那夜吵架之后,陆绮和上官夙虽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是上官夙生她的气,与她冷战。
  上官夙不与陆绮说话,陆绮难得自在,才不理他发神经。
  午间下学,国子监,学子之间议论纷纷。
  说是有人在一陋巷里抓到了偷拐妇女的人贩子。
  “这种事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们知道那被拐的人是谁吗?是范易钊的结发妻子!”
  “范易钊怎么还有个妻子被拐?他们全家不是都死绝了吗?”
  “小声点,别传到太子殿下的耳朵里。”
  “谁知道呢,现在人就在京兆府。”
  陆绮听到这消息急匆匆的跑去找上官夙,可是上官夙不搭理她,她连他休息室的门都进不了。
  “殿下,我有急事和你说!”
  被门僮挡在门外的陆绮站在外头,大呼小叫。
  不管陆绮怎么呼唤,气没消的上官夙就是不让陆绮进门见自己。
  “殿下,你女人出事了!”
  陆绮看着对方紧闭的门扉,生闷气,想用即将法,惹的远远路过的学子朝这边多瞧了几眼。
  自己这几日正筹谋怎么才能帮到范夫人,这会范夫人被救,陆绮保证这绝对是上官夙的手笔。
  可是他把人送去了京兆府,难道就不怕二王爷的人再动手吗?
  自己想与他商量,可他偏是不搭理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