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8章 闹青楼
 
  陆绮被上官夙看着进了一酒家,人在里头的陆绮犹如火上烤,让她回皇宫?绝不!

  什么感情都没有,时不时还合起伙来欺负自己,这会却派人步步紧跟,这让自己怎么逃?

  看着臭烘烘的茅厕,陆绮灵机一动。

  “外头的大哥,你能不能帮我找身干净的衣服,我的裙角不小心沾到了污秽...”

  她说的难为情,让被派来等候看着的侍从,一脸鄙夷没好气的说了声“等着”!

  陆绮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茅厕外的动静,听到脚步声走远,她推开后院茅厕门,轻功几个步伐就让她轻而易举的翻过了眼前的后院墙,撒开丫子的逃。

  上官夙看到侍从从里头走出来,预感不好。

  “去哪?不是让你看着她吗?”

  “爷,她说她的裙子沾到污秽,让属下给备身新衣...”

  “蠢货,人跑了!”

  侍从的话还没说完,上官夙眼中含怒快步向后院而去。那女人看着就不像会安生的!

  如他所料,陆绮跑了...

  他巴不得这个陆绮离自己远远的,只是这个女人再不济也是父皇钦点的人,奉旨伴读,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纰漏,自己只会招来麻烦!

  陆绮逃跑一事,上官夙只要动用守城军备,这女人插翅难逃,但是这也意味事情会传开。

  上官夙拦住了要去找人的侍从,他附耳让他驾着马车在城中游览,拖延去国子监报备的时间。自己则飞身上檐,动用城中眼线找人。

  自觉跑远的陆绮,害怕被太子的人发现,随手在路边捡了块盖在鹅笼上的破布锚在自己头上。她身上那股鹅的臭味让街上与她走近的路人不自觉的避开,太臭了。

  她越想低调,却反而招来怀疑。

  陆绮感觉不妙的时候,上官夙已经追了上来,人就在她前方等着。陆绮眼见不妙,将盖在头上的破布拉的更紧闯进手边一家还未开张的青楼。

  陆绮跌跌撞撞的跑进青楼,上官夙不依不饶的在后头追着,两人你追我赶,搅的青楼里好梦,怨声四起。男人看穿戴就知身份不凡,女人身披破布臭的让人不想靠近,楼里主事妈妈想拦都拦不住。本是干净的廊道被逃跑的陆绮弄的一地狼藉。

  只是这次还不带陆绮翻身跳楼,她的腰间就被上官夙扯下的楼中长飘带捆住带回怀中。

  “放开我!”她眼眸里的愤怒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你再逃啊!”他不屑说着冷漠的话语,抱的更紧。

  “威少,您怎么来,我们这还没开张呢!”楼妈妈看到今日这么早出现的威炀,想着背后被两个你追我赶的陌生人搞的一塌糊涂的营业场所,忙上前拦着。

  上官夙朝楼下撇了眼,看清是何人的时候,皱眉不由分说拉着陆绮躲进其中一间。

  长长的飘带,一端缠着陆绮的腰,一端缠着上官夙的手腕,门被匆忙关上,中间多余的那段被屋内屏风绊倒,触不及防之间,两个几乎被捆在一起的人被一起带倒。

  压在上官夙身上的陆绮,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相触碰的唇畔传来酥酥麻麻的电流。

  让她深深皱起眉头,就要推开,可偏是腰间被他手中的飘带缠着,躲不及又跌他回怀里。

  上官夙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陆绮逃跑,自己看管不力这事,他本就不想闹大。

  楼下的威炀平日和老二交好,若此人认出自己,今日这事便兜不住!

  父皇如果知道了,自觉得自己是公开在与他对着干。

  在威炀与楼妈妈的声音越发靠近之时,上官夙管不了拼命在解开纠缠的陆绮,长臂一拦带着陆绮跃出窗户,几个起落之间他已带着陆绮离开了青楼。

  陆绮原本以为上官夙只是仗着自己身份高贵罢了,却没想他的轻功不低于自己...

  无人后巷,上官夙手中飘带一转,原本捆在陆绮腰间的飘带,犹如有灵性一般被轻松解开。

  束缚被解开,她立马就要逃,却奈何被他钳制住了手腕。

  “你可以逃,也可以死,这都与我无关。”

  “既然我于你这么无关紧要,那你为何还要阻拦我!”

  “若你非陆佳,你以为我想管你。”

  他丢下这么句话,不由分说的带着她,驾马赶去国子监报到。

  “陆佳于你们就这么重要吗!”

  陆绮反抗无能,风中疾驰她愤怒着控诉着,不仅仅为她自己也为了她妹妹。

  可是不管陆绮怎么抱怨,上官夙都没有再搭理陆绮。

  威炀明明听到太子来了青楼的风声,可是却没抓到现场,让人把事报给了二王爷。

  上官胤让国子监的监生点了香,迟到当罚,更何况是太子,理当为学子榜样。

  国子监是先皇设下,能入学的不皇亲就是国戚,院中教导师傅大多颇有来头,对于这般非普通身份的学子,有先皇懿旨立院为本,不可能迁就多少。

  香快燃尽之时,上官胤原想得意却在看到上官夙带人出现之时,沉下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