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替嫁太子爷 > 第5章 关禁闭
 
  陆绮本来瞧着赵思惠和颜悦色的觉得大约没那么难相处,这会听到她那侍女一副自己不跪就走不出东宫的跋扈劲,天生反骨的陆绮哪能噎得下这口气。

  自己就是再傻,从江城到京都这一路,万公公给自己说的还少吗。

  自己虽然是冒名顶替但现在也算是未来的太子妃,岂能任人摆布?!

  “我不跪。”陆绮皱眉反抗。

  赵思惠一个眼神,她身边跋扈的侍女抬手便给了陆绮一巴掌,登时脸颊火辣一片。

  “陆姑娘这还没过门,就摆起了架子,叫爷知道了,该说妾身御下无方了。”

  赵思惠欣赏着自己指甲新上的豆蔻色,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

  “你打我?!”陆绮倔脾气上来!

  长这么大,跪过天地,跪过父母,无跪过旁人。虽无含着金钥匙出声,可是父母待自己如掌上明珠,从未对自己动过手,这女人凭什么!

  陆绮上去,礼尚往来地就给赵思惠一巴掌!

  还不待说什么,就见那原本嚣张的赵思惠哎哟一声摔在了地上,就好似陆绮天生神力似的。“你这...”陆绮不解,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殿下,你可要为妾身做主!”赵思惠柔柔弱弱的来到后到的上官夙身边,委屈极了。

  “太子殿下,金安。”当他出现时,周围凡瞧得见他的,都已跪下见礼。

  陆绮因声寻去,在看清来人面目时,脑海里一晃而过那日醉酒的画面。

  “是你?!”她确定她没认错,这冷的能掉冰碴子的眼神,和那日一模一样。

  “来人,此人无故打人,带下去关禁闭。”

  上官夙好似不记得陆绮,并没有问清情况,就命人将陆绮押了下去。

  “殿下...”怡姑姑瞧着殿下这铁面无私的样子,没有阻拦,没有说明,任由不满的陆绮被强行押下去关禁闭。

  小黑屋的门被毫不留情的锁了起来,陆绮气的炸毛,连踢了门好几下,外头没有半点反应。

  “不问青红皂白就欺负人!”

  她气的想骂人,但是对方是太子,这里皇宫,自己骂他,估计就不只是关禁闭了!

  怡姑姑早早的就回了椒房宫同皇后禀报情况。

  陆绮被关禁闭的事,是半个字都没有传出东宫,皇后压下了此事,只道陆绮已接到自个宫中。

  “明日派人去接。”皇后对于此事并没有多加过问,很是随意的吩咐罢。

  隔天一早,小黑屋的门被打开,怡姑姑带人来接陆绮,可是怎么唤却都没醒。

  一探才知道,这人发烧昏迷了。

  这下慌了,这是皇帝钦点的人,要死也不能死在东宫!

  上官夙来到别院时,医官已走,陆绮还未醒。

  他屏退众人,屋子里顿时只剩下冷面依旧的他和昏迷未醒的她。

  见他抬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原来早已认出了她。

  “那日,真该杀了你。”话音尚未落进,他拿过覆在她额头上的布,欲为她换个新过过水的,手腕却被睡梦中的她抓住。

  “凌云...我喜欢你...”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眼泪滑落眼角。

  “凌云?第二次了。”他冷笑了声,轻而易举就挣脱开了她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不屑的将手中本想仁慈为她放在额头上降温的布,似丢垃圾一样的丢在了水盆里。

  房门被推开,外头伺候的人忙进屋照顾,上官夙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绮醒来之时,早已是晚间,香气扑鼻的食物气息勾的陆绮肚子咕噜咕噜的叫。

  “姑娘,你醒了,可是饿了?”一名被指派过来照顾的侍女见陆绮起身上前搀扶。

  陆绮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桌上的食物上,下床要往那去。

  昨天没吃,还被关在那阴冷的禁闭室,当太子妃太难了。

  原本一手烤鸭吃的欢的陆绮,却突然啪嗒啪嗒的掉起眼泪,吓的盛粥的侍女离落忙跪下。

  “姑娘,可是离落做错了什么?”

  从前街坊邻里都是平等相处的,哪有什么动不动就跪的。陆绮见把小丫头吓坏,忙摆手。

  “不关你的事,快起来!”

  离落在陆绮的坚持下,终于起身,将盛好的粥放在了陆绮面前。

  “姑娘,饿了一天,快吃吧。”

  “离落,你对我真好。”陆绮看着面前那碗粥,吸了吸鼻子,又哭又笑的。

  来这皇宫两天,没有人对自己笑,没有人亲近自己,被别人打巴掌,被关禁闭...从小到大,无拘无束惯了,何时受过这般待遇。

  “姑娘,可是想家了?”离落拿着冰袋帮陆绮被打的有些肿的脸蛋敷着。

  “嗯。”想起爹娘、妹妹陆佳、凌云,陆绮觉得心头一酸,她轻应了声。

  “离落也想家,姑娘以后和殿下成婚还能见到爹娘,而离落...唉,怕是此生再也见不到爹娘。”

  小丫头似乎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无可奈何的叹气。

  惹的陆绮深觉遇到同病相怜的人,跟离落更亲近了几分。

  “别忙了,快坐下,你吃过饭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