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 第578章 席玖崩溃(二更)
 
  席玖觉得聂北楼的关注点有些奇怪。
  正常人听到这些消息,第一个反应难道不是该关注阮柒会不会死吗?
  聂北楼怎么关注起她的命格了?
  席玖心觉古怪,可还是如实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是。老戴维斯说小七命格非常奇特,他只能预言到危机,但看不出她未来会发生的事。”席玖说着,顿了一下,忍不住问, “北楼先生,小七的命格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聂北楼走南闯北几十年,认识的能人异士、三教九流,比老戴维斯只多不少。
  而他认识的人中,有许多都是命理玄学的高手。
  而这些高手,都被聂北楼逼着给阮柒算过命。
  当然,聂北楼这么做, 并不是因为他对命理玄学有依赖。
  而是因为阮风眠和杨柳。
  阮风眠和杨柳的身份背景太过波折,从阮柒出生开始, 聂北楼就担心她会被父母的因果牵连。
  他好不容易得了个娇娇软软的女徒弟,可不能让她遭遇危险。
  所以,聂北楼就背着阮家人,偷偷摸摸的找朋友帮阮柒算了好几次命。
  而算命的结果都一样——
  童年波折,慧极必伤。二十岁生日前有一死劫,若能顺利渡过,则一生顺遂;若不能,则玉殒香消。
  这卦象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聂北楼当年因为这事儿上了不少火,甚至连阮家父母都不敢告诉。
  为了不让卦象应验,聂北楼从阮柒小时候就对她的功课要求十分严苛。他小心翼翼的护着她长到了九岁,谁知道去了一趟上沪市渔村,阮柒就出事了。
  她遇到了江初年。
  卦象中的前八個字得到了验证——童年波折, 慧极必伤。
  从那次后, 聂北楼心中就更加不安。
  如果卦象说的都是真的,那阮柒二十岁生日前会有一死劫。
  聂北楼提心吊胆的把阮柒养到十九岁, 阮柒主动提出了要去帝都。聂北楼没有反对的理由, 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姑娘一人北上。
  阮柒在帝都的这一年, 聂北楼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他内心焦灼的等了一年,阮柒终于平安度过了二十岁生日。
  卦象中的死劫并没有出现。
  聂北楼狠狠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到底,老戴维斯的占卜就给了他重锤一击。
  阮柒竟然占卜出了十三颗血色星星!
  这怎么可能呢?!
  “理论上来讲,小七二十岁前的死劫已经度过,二十岁以后应该一帆风顺才对。”
  聂北楼将自己给阮柒算命的事,告诉了席玖,“我的那几个朋友都是命理玄学的大师,他们的卦象不会有错。小七也不该是独特的命格。”
  阮柒的命格是怎样的,没有人会比聂北楼更清楚。
  她不是什么独特命格,也不应该占卜不到未来。
  席玖听了聂北楼的话,俊眉缓缓皱起:“如果小七不是独特命格,那老戴维斯的占卜是怎么回事?”
  作为戴维斯家族有名的占卜天才,老戴维斯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他的占卜不会出错,可他的的确确是看不到阮柒的未来。
  “这件事有问题。”聂北楼声音发沉,“我这些年也研究过命理玄术。据我所知,这世上只有一种人占卜不到未来。”
  席玖:“什么人?”
  聂北楼在电话里默了一瞬,才缓缓开口:“……已死之人。”
  席玖的瞳孔倏地缩紧。
  “这不可能!”他下意识的反驳,顾不上聂北楼是长辈,冷声道, “小七活的好好的,怎么可能是死人!北楼先生,有些话不能乱说!”
  聂北楼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刺激人。
  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根据小七原来的命数,她在二十岁生日前会有一死劫。可那死劫并未出现。席家小子,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席玖满腔的怒气忽然凝固,连呼吸都停住了。
  是啊,如果那些命理大师算的都是真的,那阮柒二十岁前的死劫为什么没有出现?
  还是说……它已经出现了,只是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
  死劫、已死之人、突然变成独特的命格……种种因素连在一起,席玖突然有了一个令他崩溃的猜测。
  而这个猜测,聂北楼显然也想到了。
  “人的命数不可能突然发生改变,”聂北楼的声音有些哑,“活着的人也不可能占卜不到未来。除非……”
  除非,这个人已经死了,却因为某种缘故,又活了过来。
  ……
  电话里变得一片死寂。
  席玖抓着电话的手用力到青白。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仿佛都冰冻住了,整个世界都在巨大的耳鸣声中旋转。
  二十岁前有一死劫。
  如果没渡过去,就玉殒香消。
  突然改变的命格,占卜不到的未来……
  当所有的线索串连到一起,一个残忍又令人崩溃的真相摆到了席玖面前——
  阮柒并没有渡过二十岁前的死劫。
  她在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曾经独自死去过一次。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默默的隐瞒了真相,然后借着某种机缘,重新复活。
  所以,她的命格改变了。
  所以,她占卜不到未来。
  因为从命理上来讲,她是一个死人。
  死人。
  多么可怕的一个词。
  如今却用在了阮柒身上。
  席玖突然感觉心脏好像漏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血哗啦啦的往外淌,冷风肆无忌惮的灌进去,吹得连呼吸都发冷。
  那么软乎乎的小姑娘,他恨不得护在心尖上的宝贝,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死了。
  她死的时候疼不疼?
  有没有人在她身边?那些人有没有救她?
  他当时又在哪呢?
  他为什么对小姑娘的死亡毫无所觉?
  席玖的心脏忽然疼的厉害。
  他用力握着手机,左手紧紧捂住胸口,身体无力的靠在墙上。气管好似漏了风的风箱,发出难听的嘶鸣。
  电话那头的聂北楼发现席玖呼吸频率不对。
  他连忙大喊一声:“席家小子!你冷静点!不论小七在命理上是不是死人,她都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她还活着!”
  她还活着。
  这四个字,如同黑暗中唯一的光,照进席玖崩塌的世界。
  裂开口子的心脏忽然止住了血,冷冻住的血液再一次开始流淌。
  席玖仿佛千年的人俑被注进了生机,坍塌的世界重新组建起钢筋铁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