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混入反派当老大 > 第三十六章 离开古迹
 
  随着林灏坚定的语气落下,恐怖压抑的气氛戛然而止,众人纷纷倒地,大口的喘气,一个渡劫期强者的怒气可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很好,恭喜你度过最后一关,人性。”

  星落圣主犹如川剧变脸,一下就由怒转喜。

  “你倒是有些血性,我本以为你会将奖励分给伙伴,他那样我也算你过关,但你居然为了伙伴情谊和我翻脸,虽然值得赞扬,但实在愚蠢,也不看看实力相差多大。”

  林灏有些无语,他早就看出这家伙的把戏了,心中不停的吐槽,这也算人性的挑战?

  我觉得这星落圣主莫不是对人性的挑战有什么奇怪的误解,整场戏感觉就像在瞒骗小孩子。

  好吧,我们在场的都是年纪少人家一万岁的小屁孩。

  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一枫他们,多少有些理解了,太过精密掩藏过于深的考验容易让小屁孩们误会,产生恨意,现在的谋划刚刚好,白脸黑脸都有,糖果和棍棒也有,算是比较简单有效的考验了,但林灏总觉得还是有些儿戏。

  云飞窃笑了几声,笑道:“门主,人家林灏早就看出你的计谋了。”

  星落圣主瞪了他几眼,有些责怪的说道:“看出来怎么了,那说明林灏聪明啊,再说了,能有勇气选择为了伙伴和我对抗,也是不错的品德,我不得给星落盘寻个好下家吗?”

  “是!是我目光短浅了些。”

  空中被星落圣主抓着的悬浮魂石矿脉缓缓的降落下来,急速的缩小,一个掌心大小的圆形黑色石盘出现在他手心,魂石矿脉就这么嵌入了石盘中。

  岛四周的光芒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星落圣主掌心的光芒,星落盘缓缓飞向林灏,在他面前停顿了下来。

  星落圣主吁嘘道:“如今星落盘就交给你了,湖底的矿脉我也全部封印在了星落盘中,用来维持星落盘的运转。”

  “那你们呢?会消散吗?”

  “我们当然是跟着星落盘,直到魂体自行消散,万年时间我星落门的弟子已经消散了九成了。”

  “所以说你们要成鬼魂继续跟着我?”

  “话是这么说,但没有要事我们会继续在星落盘沉睡。”

  林灏疑惑,“为什么要跟着我?因为我现在是星落盘的主人?”

  “星落盘的认主需要时间,没有三五年是无法掌控的,哪怕你破解了阵法,在这期间,我会助你掌控它,直到你完全认主,我们才会消失。”

  一想到三五年时间都有鬼魂作伴,林灏突然有些冷意,情不自禁的打了两下冷战,星落门的弟子全部化成一道光线汇入了星落盘,云飞也多看了几眼林灏后飞入了星落盘。

  他将所有的门户奖励收回之后,对星落圣主说:“对了,我们之前是被荆棘之母和藤蔓巨人追杀才逃到此处的,你这可有其他地方出去?原来的坑底出去我们怕又被追杀。”

  “荆棘之母?那是个什么东西?”

  “云霄妖兽,是一个十米多高树人,力大无穷,可唤醒森林,主宰植物。”

  “我想起来了,是云霄圣主和一帮喜欢专研的家伙鼓捣出来的吧?那都是些妖魔和动物的结合体,最自恋的就是你们云霄圣主了,弄个小动物还起自己名号。上面那几颗树人应该是他种下的,结果种了好几年不见长苗,就没有再管了。”

  云霄圣主?

  赤炎森林特有的云霄妖兽居然是祖师爷弄出来的?

  星落圣主有些笑意,“那些小动物挺可爱的,但那时候是战争时期,小动物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只有几尊比较不错的妖魔后代还算过得去,被收服为坐骑,其余的全部被扔在了森林里不管不顾。”

  “现在那些小动物居然也可以作福作威了,不过你们根本不用怕,你拿到的门户奖励中有一本树灵之心,你到森林里领悟,学会后那些智商堪忧的树人绝对将你们当成同类,还可以提升一些木行亲和力。”

  林灏用一副裹住手,将一皮卷拿了出来,上面有种淡淡的生机气息,宛如嫩芽正在皮卷里生长,“是这个?不是木行之人可否习得?”

  “是的,不过只有木行之人可习得,但应该只需要一人习得,便可吓退树人。”

  “好!”

  林灏将皮卷收起,星落圣主缓缓开口,“我也该进入星落盘沉睡了,希望你能活得就一些,不用我再出世寻找下一位。”

  他笑眯眯的说完就自行飘入了星落盘。

  一枫众人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渡劫期强者的威势让他们不敢多言,哪怕感情都不敢表露,艺潇也是有些后怕,也只有林灏这心宽的才能平静的和这种强者说话。

  一枫她们眼里,沈霄就是世上最强的一人了,平时见到沈霄都有些惧怕其威仪,更何况是上古度过九脉天罚的符箓祖师爷,总有些熊孩子见到严厉长辈的感觉。

  莉莉安静的拿出飞剑,搭载着众人前往来时的深坑,虽然没有了星落圣主的压制,但众人还是一片死寂,无人发声,一副失望的神情。

  沉默了好一会,林灏突然说:“水甲水乙,你们过来。”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底,有些突兀得让人惊跳,水甲怔了一下带着水乙靠近过来。

  林灏拿出了那两件紫纹战甲,上面流光泛动,精铁上绣着绚丽的符文,“这两件战甲是你们的了,你们是炼体者,战甲是不可缺少的。”

  水甲借着微弱的光芒,看见林灏眼里流露着真诚,手有些颤抖的接过那递过来的战甲,惊讶的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水甲有些心动的抚摸着战甲,“两件紫纹战甲太过珍贵了,一件就行。”

  “你们可是两个人,怎么可以?”

  水甲有些笑意,“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兄弟的特性吧,我们兄弟都是水行炼体者,我们可以共享伤害,这才是我们的炼体天赋技,所以一件战甲就足以护我们周全。”

  再三的推脱下,林灏只好将战甲递向了一枫。

  但是一枫并不领情,语气坚定的说:“我不要!我并没有打败他们,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我不稀罕。”

  “你就不想用紫纹战甲吗?这可是有特殊技能的,或许拥有战甲之后你能在这场试炼中脱颖而出。”

  “不需要,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实力度过试炼。”

  “那你就不想在阁主面前表现得好一些吗?那这样好了,这战甲算我借你的,当你以后有能力可以还我一件。”

  一枫的眼珠子轱辘转动了两下,故作镇定的说:“那行,这战甲我暂且收下,不过我们的事还没完,我一定会在阁主面前挑战你,将你战胜。”

  看着一枫迫不及待的穿上战甲,林灏给了一个大拇指,表示一枫十分飒爽。

  “魂刻笔和星落刀对我有用,《火符文》也只有我一人能学习,剩下的一本皮卷也并不适合各位,所以奖励就不送给各位了,但是星落盘里还有许多魂石矿脉,我答应各位,事后我会和星落圣主商量,将一部分魂石送与你们,也不负你们陪我经历这次机缘。”

  众人皆对林灏的大气有些侧目,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不再是郁闷不已,只剩下艺潇两人在角落低头。

  林灏也对他们说:“怎么还板着脸?你们不是木行修者吗?我一会将树灵之心拿出来,你们和一枫一起修炼。”

  艺潇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真的吗?这么珍贵的功法你真的愿意给我们学习?你可知提高木行亲和是什么概念吗?那可是相当于提高木行一道的天赋啊。”

  “这个当然,虽然你们不是我们剑阁的,但好歹也陪我度过这次星落考验,不然以星落圣主的尿性,估计不凑够八人,他都不会给我们考验。”

  “尿性?”

  “哎呀,反正虽然你们抢了我们剑阁的令牌,但看在你交出了他们的分值,你们应该也不是狭隘小人,我就当和你们交个朋友,以后我去凤溪园记得好好招待我就行。”

  艺潇有些感动,柔弱的像个女生,开始哭哭啼啼,瞬间扑向林灏,“林灏,你一定是我上辈子的情人,对我太好了。”

  我去!

  不就是给你学一本功法,何必如此激动?

  林灏一脸惊慌的推开抱过来的艺潇,引得众人都印心一笑,连一只沉默的琪岚也有了一丝浅笑,一群少年欢笑这向外头飞去。

  这应该算是朋友了吧,林灏心中有些开心的想着,前世不善交际,也没有一个称得上好朋友的人,如今在这个世界,也有了一群值得交心的朋友了。

  或许林灏不会想到,在后来的几十年,飞剑上的这群少年,将是未来力战妖魔的主力,在战场中杀出了赫赫威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