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混入反派当老大 > 第八章 神秘石碑
 
  来到侧院的林灏松了口气,原来师父是要给我改衣服,还以为……

  他挑了一处尚且简洁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副山水画,一张木制的床和散发着香气的炉子。

  躺在床上不断思考着师父说的魂识,眼前的逐渐消失的光亮被偷偷蔓延的黑暗掩埋,寂静的环境让他的心跳平缓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林灏睁开了眼,漫天的繁星汇入眼帘,还没来的及欣赏着美丽的景色,他惊吓得蹦起来。

  又整什么幺蛾子?

  我不是在云霄楼吗,怎么到了这种鬼地方?

  下意识的抬起手,发现自己全身变成半透明的影像,还不断的涌出墨蓝色的雾气,一副鬼魂的样子。

  难道我死了?

  怎么死的?

  这里是冥界?

  林灏脑海中蹦出致命连环三问,心中有种莫名的惶恐,咽了口唾沫,迥然的环视四周。

  借着微弱的星光,看清这是一个快要倒塌的大殿,殿顶像被巨大的野兽啃掉了,只剩下破烂不堪的墙体,和几根支零破碎的柱子。

  不远处有一张被砍掉一刀的椅子,绘满了暗红色的符文,透露出一种神秘又伟大的气息。

  只有脚下的不知材质的石板还算比较完整,再远一些的地方则被黑色的迷雾遮掩,无法看清,但想来不是什么好地方,唯一安全的是这不大不小的殿堂里。

  最吸引林灏目光的是侧边的半块巨大的石碑,有四个林灏这么高,表面散发着幽暗的光芒,中间被炸掉了一大块,隐隐约约能看见几个字“界传承碑”。

  林灏带着惊恐和迷惑走踱步过去,魂力汇聚在眼睛,紫冥瞳亮起,不时的望向四周,忐忑地用手轻轻摸下了有些腐烂味道的石碑。

  石碑顿时被蓝色虚影覆盖,一个完整的蓝色虚影石碑替代了原来的位置,上面显示着一行熟悉的字体。

  “任务已完成,获得技能点1”

  林灏脑中一个个念头冒出,这难道是我的魂识里?

  师父不是说只有炼体期才能进入魂识吗?难道是因为之前的意志力?

  这么说来,面前的石碑是我的系统界面?

  那我的紫魂莲子在哪里?师父说需要炼化莲子才不会有邪恶的腐蚀魂力。

  林灏四处查看,发现石碑的顶上悬浮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黑色球状体,散发着诡谲的气息。

  盯了一会的林灏感觉到一种迫切召唤自己的拉扯力,牵引着他的手举向黑色球体,眼神里弥漫着渴望和疯狂。

  突然,四周那些黑迷雾里传来刺耳的尖叫,像是有无数的鬼魂在呼喊,危险和心悸的威压从迷雾里传出来。

  脑子里无数的画面闪过,那是炼狱般的景象,画面中黑色球体涌起黑色的物质,所有触碰到的东西都化成了灰烬,将大地弄得满目疮痍,无数的人类和生灵在废墟中哭喊,尖锐,狂躁,暴动。

  林灏被画面吓得面色发白,迅速的抽回手,往后退了两步,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黑色球体,又撇开注视。

  尽管知道自己就算跳起来也够不着那个神秘的球体,但刚刚心神被控制时的渴望和疯狂却让林灏恐惧,自己绝对不能碰那个东西,不管它是不是要炼化的莲子,刚才那幅绝望的画面也证实了这个球体并非良善之物。

  在他的认识中,世上最强的渡劫期强者也无法控制人的心神,让人看到如此真实的画面。

  自己在有所防备之下,还能控制自己,说明这一定是这个世界里接近力量巅峰的物品,这东西作为自己的系统真的好吗。

  或许以后有机会了,要拜访一下碧海庄主,不过这么看来,眼前的系统看来是真的,碧海庄主也是一位穿越者前辈,得请教一下这个神秘的球体是什么。

  随着林灏渐渐平息心中的恐惧和迷惑,四周迷雾里的呼喊也消失了,危险的气息也远离了。

  他重新走到石碑面前,尝试操作蓝色的虚影。

  “芝麻开门!”

  “天王盖地虎!”

  ……

  尴尬地喊出了几个口号之后,石碑依旧是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沉入深渊的历史遗迹,只告诉你时光的痕迹,却对背后的真相讳莫如深。

  林灏气呼呼的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石,向石碑扔了过去,只见被扔出去的石块像入水一般,缓缓在蓝色虚影里游动,嵌入了原本破损的石碑当中。

  蓝色的石碑虚影一阵晃动,浮现出一行红色的字体,一种莫名的联系在脑海里产生,让林灏清楚了许多东西。

  任务:寻找失落的末法之传承,修补石碑。

  奖励:***(实力尚低,无法查看)

  林灏惊讶,之前两次任务都是没有颜色的字体,怎么这次是红色的?难道这任务比较重要?

  不过既然是修补石碑,那就需要找到失散的石碑就行,地上还有几块,试一下。

  他捡起地上仅剩下的几块石头,尝试着放入缺口,果然,碎石块悬浮起来,移动到原来的位置。

  这时在紫冥瞳的视力下,林灏看清了石块上特小的字。

  《天冥归魂体》

  “紫冥瞳”

  《双魂元决》碎片

  “屠龙者的威仪”

  他大吃一惊,这些碎石块是我修炼的功法和技能?

  看来要修补这巨大的石碑需要修炼大量的功法。

  对了,我不是有技能点吗,试一下,那就紫冥瞳吧。

  林灏伸手触碰“紫冥瞳”的石块,心中想着升级。

  顿时,不远处的迷雾中飞来一团东西,扑在了石块上,化成迷雾消散了。

  那块紫冥瞳的石块像是时光倒流一般,细小的纱雾飘动,不一会就变大了一些。

  这是林灏的视线也开始变换,瞳孔里的紫色符文蠕动,变得更加的深邃神秘,眼前的黑暗像是被驱散了一些,周围的景象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他有些嫌弃的嘟哝:“就这?视力好了一些?我还以为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呢。”

  “呵呵!居然还有人能到达此处。”阴森诡异的语气传来,回荡在空旷残破的大殿里。

  有人,不对!有鬼住在我的魂识里。

  林灏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到,全身汗毛直立,要不是现在全身是一个魂体,绝对会被冷汗浸湿。

  听着回荡在大殿的声音,他缓缓的回头,颤抖着双腿,状胆子叫喊道:“谁在这里!?是人是鬼?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魂识里?”

  “吾名,灭世。”

  “这里变成你的魂识了吗?呵,有趣。”

  嘶哑的声音又响起,林灏顺着声音寻去,看见了坐在那张残破的椅子上的黑影,穿着残破的黑色战甲,只手抓着一把断开的霸气大刀,周围黑色的雷电围绕,看不清容貌。

  完了,完了!就这么黑乎乎邪恶的模样,违反正义又霸道的名字,妥妥的邪道大佬,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魂识里,想干什么?

  还有我的魂识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是什么遗迹,阴差阳错成了我的魂识?

  一股气血上涌,林灏差点晕过去,摇晃的坐在了地上,撑着地板往后缩。

  惊恐的问道:“这里是哪里?你想要干什么?”

  黑影敲起座椅旁边的扶手,“这儿不是你的魂识吗,可怜的蝼蚁。”

  “你是不是坏人?”林灏越来越恐惧。

  黑影笑了起来,身子一抽一抽的,身上的战甲碎片震得发出清脆的响声,

  “坏人?这世间的一切残破,皆由人的欲望而起,人们总喜欢用利益去推论,利于本身皆为正义,逆于本愿皆为邪恶。因为吾威胁到你的安全,所以你将吾定义为恶,是这样吗?”

  咕咚,林灏大吞了口唾沫,询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想用这些怪异的理论扭曲的我思想,我不是天真的小孩。”

  黑影稍微的往前倾,“我看到了你有趣的灵魂,充满了固执的所谓正义,也充满了对人性的恐惧,沉浸在虚幻的温情里,深陷在一个古老的谎言中。”

  林灏听着不明所以的话,有些恼怒,怎么魔鬼都一个套路,用着寓意不明的谚语,勾引人们的罪恶。

  我林灏不会上你的当的,既然没有立马用力量威胁,那就表明现在的力量绝对没办法对我怎么,他的形象也破破烂烂的,想借我之手恢复。

  黑影漫不经心的松开断刃,摩挲着灰暗的断口,“你放心,吾只不过是逗留在冥界的残魂,马上就会消散了,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力所能及的将石碑修补,吾也不奢望你能做到什么,胆小的可怜虫。”

  林灏面露疑惑,不是威胁我签订什么隐晦的不平等契约,让我借用你的力量?

  “你要我帮你收集正统功法干什么,毁掉传承?让世间没有正统的功法,陷入邪道的混乱中吗?”

  黑影虚按座椅,正声道:“你可真有想象力,吾说过了,世间正邪怎可一念断之,那些昭行天下的罪行背后,有何种伟大的念头你可知?那些名传万界的传说背后的牺牲,你又如何得知?既然石碑叫做传承碑,修复它自然是为了传承,我也无法制衡你,你又何必纠结,你用石碑行使怎样的行为自然是你说了算,让世间陷入混乱也无所谓。”

  林灏一愣,对啊,我收集世间正统功法可以传播出去啊,但他要修补这石碑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为了正统功法的传承?

  石碑的破碎不难猜想到是邪道为了破坏正统的传承,可他的模样和名号却像极了大魔王,又怎会为正道请求我修补石碑。

  而且自己只能修炼正道传承,却无法修炼邪道,这真的是紫魂圣体的缘故吗,还是说我注定是混乱正义的邪恶化身?

  林灏抬头,对黑影说:“你可知道我为何只能修炼正道传承?身上的魂力是不是紫魂圣体的缘故?”

  “无法修炼邪道,这是石碑给你的限制,至于你的魂力,那你得问上面的那个黑球。”

  黑影复杂的看向黑球,像是有些恐惧和敬畏,往后靠紧了一些座椅。

  “上面的黑球是什么?”

  这时候,黑影忽然模糊起来,如同凛风中的残烛,周围的黑色雷电遁入虚空,战甲和大刀化为齑粉,整个人在迷雾中消散。

  “是——”“是——”

  最后的两声嘶哑回荡在大殿,林灏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意思?

  你给回来!哪有说话说一半就没了的,吊人胃口可不是好习惯!

  就算是魔鬼,死之前给点外挂不过分吧?

  随着黑影的消散,黑雾像是没有的禁忌,疯狂的涌进大殿,周围变得虚幻起来,在黑雾快要触碰到林灏的一瞬间,所有光芒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