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 第1434章 无能为力,无法醒来!
 
  被病变爬满的母树那庞大的树干之下。

  伴随着那一点光晕的闪过。

  林恩的身体再一次出现。

  他没有再理会那凝固的病变,他抬起头,顶着那庞大的虚弱,用力地开始向上攀爬。

  他按照自己的记忆,努力地回想进入的方法。

  仿佛不知疲倦。

  在数次灵能的动乱之后,他终于是喘息着在树干的顶端,找到了一个可以踏足的裂隙。

  他举着火把。

  亦步亦趋地踏足而深入。

  而不仅仅是树干的外围,就连树干的内部,也早就已经被那漆黑的病变所爬满。

  火光照耀之下。

  它们密集的就像是凝固而腐烂的血肉,一直从你的脚下蔓延到最深处。

  一路前行。

  在那寂静无声当中,只有他的脚步声传来阵阵回响。

  而这个时候就算哪怕能听到一丝一毫微弱的回应,都是对他最大的救赎,但是没有,就像是你踏入的一座坟墓,回应你的只有这仿佛永恒的死寂。

  终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沿着那布满病变的藤蔓,一点点地爬上了那通往核心处的树洞。

  这个树洞是他所要求必须要时刻维持而必须要向他开放的,因为是一个嘴硬而毒舌的坏女人,所以哪次敢顶嘴之后,他就可以随时随时地跑进来,对她给予过分的惩罚——当然也包括一些他自己的恶趣味,就像强迫自己高傲的女仆长在他的面前不可以穿胖次一样。

  那会是抱着很坏的想法才这样做的。

  他猛地喘息着攀爬而上。

  他望向了那核心处。

  那一刻。

  即便是抱着最坏的结果来考虑,他都被眼前的那一幕所震动的目光撕裂。

  往昔那个庞大的空间,现在早已被动乱而扭曲的藤蔓所覆盖,整个空间内狭窄的攀爬着漆黑的病变,那本来位于最中央的那自然的潭水,此时此刻也早已干涸,而那些爆炸般生长出的藤蔓,就来源于那最中央的水潭的方位。

  他咬着牙。

  从那藤蔓的缝隙间,努力地一点点地挪动着挤进去。

  一点一点地向着那个方向靠近。

  而当他终于靠近时。

  他清晰地看到了水潭中央的那个扭曲的身影,无数的藤蔓从她的身上生长而出,这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被万箭穿心的尸体,潭水已经被漆黑的病变所取代,你只能隐约地看到她的轮廓,就像是被烧焦后留下的残骸。

  她一直说她很丑。

  因为坠落之后。

  这庞大的树干就成为了她的主体,她也只能用那仅存的自然之力所汇聚成的清泉,才能够让灵魂保持住那往日刹那的芳华。

  但现在。

  就算是那点奢望也没有了。

  “母树!!”

  林恩咬着牙向她挪动和呼唤。

  他的声音在病变的藤蔓间一遍又一遍的回响。

  然后慢慢归于寂静。

  他的呼唤没有得到哪怕任何一丝的回应。

  那一刻。

  林恩终于是再一次地伸出了手。

  【叮!您正在向目标:欲望母树,发动限时诅咒清除能力,请问是否立刻进行?】

  “是!!”

  璀璨的银光从他的手中蔓延出去。

  病变开始退却,那凝固的枝干开始哗啦啦地收回,那血肉的树体也开始向着那自然的植物所转变。

  就像是一场神迹。

  整个核心空间内的诅咒和动乱一瞬间被他完成了清除。

  他落在了地上。

  维持着那清除的银光,踉跄地爬起来,咬着牙飞快地冲向了那个扭曲的身影。

  猛地将她接住。

  在那诅咒清除的银芒之下,她那透明的灵魂也开始一点点地退却那扭曲的模样,慢慢地向着他之前所熟悉的那个少女般的身影所转变,她憔悴地闭着眼睛,整个身躯都仿佛在幻灭的边缘,她轻的仿佛真的没有了重量。

  林恩立刻从系统空间当中将所有的自然之泉全都取了出来。ωωw..net

  他让那些清泉填充着那干涸的水潭。

  维持着诅咒的清除。

  将她的身体浸泡在其中。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林恩!我回来!我回来找你们了!!”

  林恩抓着她的肩膀,咬着牙对着她用力地喊道。

  可是她依然没有苏醒。

  她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闭着眼,那长长的柳枝一样的长发,即便是在诅咒清除的银芒之下,依然是在不断地滋长着那粘稠的黑色病变。

  它们落在那泉水之上。

  一点点地蒸发。

  而那一刻林恩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明白了那维持她存在的泉水为什么会干涸。

  因为她知道她一旦动乱之后。

  她也会再次成为那污染与病变的源头,会源源不断地滋生出那新的病变,从而让这场灾难变得无穷无尽,无法遏制。

  她是消耗了自己所有的自然之泉……

  将那二次爆发的源头。

  遏制住了这本体的树干……

  而这会对她的意志造成怎样的影响,恐怕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

  “快醒醒!快醒过来啊!!我还活着!我还要带着你们离开地狱,你难道忘了你说过的话吗?!你说只要能带你回家,那你在地狱就全听我的!你忘了吗?!”

  “你既然都说了要听我的!那就给我醒过来!你听到了没有?!我和你说话呢!我和你说话呢!!”

  林恩咬着牙,用力地对着她嘶喊。

  但他的手越来越颤动。

  但那个半透明的少女依然是闭着眼睛,整个身体都仿佛要消却了一半,在那滴答的病变中,悄无声息。

  林恩想着她只是在开个玩笑。

  说不定。

  下一秒就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用那种调笑而讽刺的目光推开他。

  但是没有。

  整个空间内一片寂静。

  就像是一座空旷的墓室。

  诅咒清除的银光在闪灭中不断地波动,他听到了那窸窸窣窣的攀爬的病变,在整个空间的外围虎视眈眈,它们就像是贪婪的蛆虫,等待着自己的猎物耗尽最后的一丝力气。

  林恩低着头坐在那水潭中。

  抱着怀里的那个女孩。

  那一刻。

  他终于是猛地伸出了手,就像是带着一股兽性一般地冲动,将她推入了那水潭中,猛地撕扯她身上的藤蔓扭曲成的衣襟,就像是一只野兽一样让她一点点地袒露在自己的面前,将她纯粹的身体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他用力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在那种撕裂的情绪下,不容反抗地没有任何前戏地再一次地占有了她。

  泉水的溅射。

  但她依然是憔悴地闭着眼睛,整个人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地被林恩粗暴地占据,就像是一场最原始的兽性。

  渐渐地。

  她枝叶般的长发上那病变的滋生开始退却。

  她那皮肤之上也仿佛慢慢地浮动出了细腻的光晕,诅咒渐渐地如潮涌一般退下,林恩能够清晰地看到那虎视眈眈的外围的病变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逐渐地开始消融,并慢慢地化作灰烬。

  那些被改造过的病变似乎也受到了这个机制的一些影响。

  它们开始变得不那么活跃。

  可是它们依然没有化作灰烬而脱落,它们依旧攀附在那树干之上,顽固地凝视着。

  “醒来!醒来啊!!”

  林恩占有着她的身体,用力地咬着牙,想要让她睁开眼睛。

  可是她甚至都没有给予任何的一丝反馈。

  她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又像是永恒地睡去了一般闭着眼睛。

  寂静而无声。

  林恩终于是抵着她的额头,用力地紧抱着她,那股冰凉也终于是蔓延到了他心里的每一处。

  诅咒清除的银光终于是支撑不住地黯去。

  他再一次听到了那窸窸窣窣的攀爬声的靠近。

  一点一点地。

  就像要你的所有再次全部夺去。

  而林恩也终于明白。

  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不是压制诅咒就能够回来的了,有些东西消却了就再也……

  再也……

  ……

  ps:最近一段时间的剧情难受的的可以养几天,没事的,等把这个阶段的剧情过了之后,咸鱼会把落下的章节慢慢补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