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是什么混血种 > 481.饵
 
天青色的云降了下来,同样青色的海水也升起来。

巨鲸摆动尾巴,游动几下就从远处来到岛屿面前。

不,如果对比两者的体积的话,说不定利维坦宽广的后背更像是一座岛屿。

利维坦……应该是叫这个名字来着,之前夏弥给众人科普龙王知识的时候有提到过,海王与水之王的双生子,掌控权的贝希摩斯和掌控力的利维坦。

“在第五日,汝对那七分之一有水聚集的部分说,应有动物、飞禽和鱼类:事儿就这么成了。对于毫无生命的死水依照神的诫命产生生命这件事,所有人都得赞颂您的伟绩。而后汝挑选两只动物,其一汝称作贝希摩斯,另一称作利维坦。并且将它们彼此分开:对那七分之一,即是,有水聚集的那部分,或许容它们不下。对于贝希摩斯汝给一部分,就是在第三天里被弄干的那部分,它就住在那里,那里有一千座山。而对于利维坦汝给那七分之一部分,即是,那潮湿之处;并命它吞噬汝所厌弃的,在恰当时候。”

——《次经·以斯拉下》第6章第47至52节。

听到顾北的声音,芬格尔有些无奈:“老大,现在不是向上帝祷告的时候,你就算是把圣经全都背下来也不会有长着翅膀的鸟人从天堂上下来帮我们的,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干掉对面两个家伙吧。”

要说这家伙杀性也是个够大的,一般人看到这副场景基本就要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了,就算是混血种也很难抵挡龙王级别的威压,但是芬格尔这货……不知道他是真的有血性还是因为神经过于大条,竟然能从奥丁英灵和龙王利维坦的威压当中还能维持这么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能吐槽。

顾北觉得这货是有两把刷子的。

“把枪丢了吧,没有炼金子弹,那玩意就是摆设。”顾北随手取出两把屠夫刀递给芬格尔。

芬格尔:“……没有更帅一点的了吗?我觉得我可以用暝杀炎魔刀。”

顾北:“这個比较符合你的气质。”

说完,也不管芬格尔脸上的纠结表情,直接把刀塞进他手里。

因为他知道,等他说完接下来的话之后,不管是什么刀,对于芬格尔来说,只要能够砍死对面的家伙,都是好刀。

顾北举目四望,周围已经看不到海与海的交界,整个尼伯龙根就仿佛被拉上了一层厚厚的幕布——但顾北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象所蒙蔽。

他依旧能够感知到外边,这至少说明这个尼伯龙根并没有彻底闭合。

舞台的搭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这座舞台之前还被顾北暴力破坏过一次,想要修好,只依靠英灵的力量还不够。

顾北的注意力重新放到利维坦的后背上。

准确来说应该是楚天骄身后的棺材上。

“芬格尔……”

“咋了老大?”

“我好像找到Eva了。”

“……”

芬格尔身体一僵,然后顺着顾北的目光,看到了英灵楚天骄的身后。

“……老大……”芬格尔的声音有些嘶哑,“你开玩笑的吧?”

“我也希望这是一个玩笑。”顾北脸色不太好看。

顾北并没有见过真正的Eva,但他和人工智能的Eva有过很多次接触,虽然说除了白泽以外的人工智能并不具备灵魂,但是Eva似乎也是某个个例。

当然,Eva是不存在灵魂的,她只是一个程序,思考模式僵化,就算比其他人工智能先进,也不可能发展到具备知性和灵魂的程度。

但或许是因为芬格尔这个制造者的缘故,Eva的人格上携带着一部分不属于数据的气息——灵魂的气息。

并非是灵魂,只是一缕气息。

芬格尔也不清楚这道气息是从何而来,只能解释为这是Eva在临死前留给芬格尔的东西,而人工智能的Eva作为容器将它保存了下来——没有人工智能的Eva,这股气息只需要几周的时间就会消散地干干净净。

顾北也是凭借这个气息作为依据,在冰海之内寻找真正的Eva的踪迹。

而此时,楚天骄身后的那副棺材里的气息,和顾北从人工智能Eva那里获取到的相似度高达七成。

这个数据已经不低了。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同一个灵魂中分解出来的两个个体,其相似度也只有差不多五成左右,类似源稚女和风间琉璃,况且现在顾北手上的样本只是一缕气息而已。

七成是一个很高的数字,完全可以判断棺材里的人就是已经在冰海之下躺了许多年的Eva。

但问题也在这里。

对方为什么会带着装着Eva的棺材来见他们?

这说明对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目的。

那确实是Eva的遗骨没错,但也是引诱顾北的诱饵。

用Eva引诱芬格尔,借此将顾北拖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

是准备在这里清除掉顾北这个不稳定因素吗?

就凭龙王利维坦和英灵楚天骄……好吧,就凭他俩确实是够了。

这两个单独挑出一个来顾北都能随便单挑,但是一起来……这就相当于夏弥和芬里尔顾北都能打,但是海拉不行。

利维坦搭配初楚天骄的配置,虽说比不上海拉,但顶多就是在位格和掌握的法则上存在不足,战斗力方面用来对付顾北……足够了。

哦,还有一个芬格尔,不过在这种战斗中,芬格尔大概也只是一个添头。

“老大,我们上吧?”

芬格尔握刀的手青筋暴起,皮肤上流转起青铜色的光辉,但是顾北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不要冲动,等我想一下……”

还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既然是要围剿自己,那为什么要让楚天骄来?

虽然说利维坦搭配楚天骄对上顾北足够了,但从实际上的角度出发,奥丁自己来应该会更有把握一点吧。

那为什么奥丁没有自己来?

他去哪了?

这个时候他能去哪?

一瞬间的功夫,顾北的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的可能性。

要想知道奥丁去哪,首先要知道奥丁的目标是什么。

是龙王权柄。

所以他可能会去哪?

去三峡挖青铜城?

不不不,那地方现在聚集了四个龙王,两对双生子,就算是路鸣泽都不敢托大冒头,奥丁就更不用说了。

去日本复活白王?

也不对,白王的权柄需要灵魂和肉体共存,现在白王肉身掌握在奥丁手里,灵魂被源稚生和源稚女兄弟压制,在灵肉分离的情况下,除非白王能够反杀源家兄弟的灵魂实现反扑,并且以源稚女的身体为基准,投入两个以上的皇血进行重新孵化,才能孕育出完整的白王权柄。

以眼下的形势来看,别说白王反扑了,就算真的让白王反扑了,也没有足够用来孕育权柄的皇血——因为绘梨衣被顾北带走了。

还剩下四个龙王,海洋与水的贝希摩斯已经被顾北搞掉了,而利维坦就在顾北面前,奥丁想要海洋与水的权柄的话,回来帮忙才是最优选。

但是他却派来了楚天骄这个英灵,而不是本体前来。

难道他的目的是天空与风?

等等,如果奥丁的目的是天空与风的话,那他自己又是什么龙王?

顾北突然察觉到了盲点。

四大王座八大龙王,加上黑白王一共十个位置,每一个位置上都已经有了人选,那么奥丁的身份是其中的哪一位?

无论猜哪一位好像都不对。

奥丁并不在王座之列。

但他确确实实有龙王级别的实力……

奥丁的真实身份,夏弥和路鸣泽都是一种讳莫如深的感觉,每次提到要么避而不谈,要么三缄其口,搞到现在顾北和奥丁都见过这么多面了,对于奥丁的了解却还比上素未谋面的天空与风的两位。

这未免有点太滑稽了。

所以奥丁的真实身份并不是龙王,而他之所以没有出现在这里,是去狩猎天空与风之王了?

这……

虽然说的通,但总感觉哪里的逻辑不对。

如果是为了解决天空与风之王,那有必要将顾北引到阿瓦隆这里来?

这难道不是多此一举吗?

回想顾北和芬格尔为什么会进入阿瓦隆。

因为接了任务来冰海寻找七年前导致了格陵兰事件的龙,帮芬格尔寻找可能还存在的Eva,为之后复活Eva的事情做准备。

而再往前追溯的话,这一切事件真正意义上的源头应该是……卡塞尔?

是卡塞尔派发的格陵兰冰海任务,芬格尔参加这个任务是必然发生的事项,而顾北会跟随芬格尔来到北极也是有极大概率发生的事情。

这么说,实际上一切的幕后黑手是……卡塞尔?

卡塞尔设了一个圈套,将顾北引到了阿瓦隆这里,然后再由奥丁派利维坦和楚天骄来解决掉他……等等,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说卡塞尔和奥丁联手了?

不对不对,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秘党作为延续千年的屠龙组织,就算内部存在某种问题,但是联手龙王这种违反原则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但是并不能排除秘党内部没有问题——这也是顾北之前的猜测,秘党内部肯定有龙类的人。

而现在,他确定了这个内奸的来源——奥丁。

从猎人网站上的那位想要购买龙骨十字的神秘买家,到这次将顾北和芬格尔引来阿瓦隆,毫无疑问全部都是那个内奸的手笔。

由此可以看出,对方的能量比想象当中要大。

猎人网站背后是奥丁,阿瓦隆的背后也是奥丁。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巧合就能够解释的。

换句话来说,在秘党内安插内奸的应该就是奥丁。

而对方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心思,把顾北引到阿瓦隆这里来,但是奥丁本人却不在了,很难用奥丁临时有事这种理由解释。

更大的可能是,奥丁有更加重要的目标。

有什么比一个手里持有龙骨十字的顾北还要重要,而且要在引开了顾北之后再动手?

这么说起来,奥丁的目标应该是顾北眼皮子底下的人,这样的话他就必须要支开顾北,既然如此,索性干脆把顾北引到阿瓦隆一起解决。

什么样的人会符合这个目标?

顾北认真思考了一下,脑海中跳出来两个人选。

楚子航,还有诺诺。

选择楚子航的理由很简单,楚子航本身就是奥丁看中的“容器”,并且和顾北路明非夏弥芬里尔等一众人的关系都不错,拿下楚子航就等于变相获得了和耶梦加得交易的筹码,就算夏弥没有因为楚子航献身,楚子航单纯只是作为“容器”也一定存在某种价值。

至于诺诺……

说起来这一点只不过是顾北的猜测而已。

诺诺现在的状态不对劲,灵魂的蜕变和孵化,即便是龙类也很少有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白王和路鸣泽或许可以,但是芬里尔和诺顿铁定不行,就算是茧化专家耶梦加得都不能做到让灵魂单独茧化。

换句话来说,诺诺正在蜕变成一条堪比黑白王的纯血种。

顾北并不清楚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出现在诺诺身上,但他可以肯定,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而奥丁,说不定就恰恰知道诺诺身上发生了什么,并且将诺诺作为了自己的目标。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至于奥丁是怎么知道诺诺的现状的……这一点确实是个问题,但联想到凭空消失的陈家,顾北突然又感觉不是问题了。

陈家在这个世界上凭空消失,哪都通倾尽全力也没能找到他们存在的踪迹,就像是他们的存在被直接从世界上抹消了一样。

能够发生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他们能去哪?

答案是……另一个世界。

尼伯龙根,某种意义上也是单独的世界。

如果陈家依附了奥丁,那么他们想要从世界上消失简直不要太简单。

而这样一来,诺诺的消息肯定是瞒不过奥丁的。

楚子航,诺诺。

这两人哪个会是奥丁的目标?

还是说……他们都是?

不过现在顾北大概是没有空暇接着思考下去了,因为在他思考的空档,芬格尔已经按耐不住,提着屠夫刀跳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