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浮生一梦几多还 > 第三十七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颜青芷刚在青鸾的伺候下洗漱完,就见屋里多了个人,正是自家烟表姐,也是梅府大房的嫡长女梅烟。

  梅烟长了颜青芷不过半岁,身段已经是出落得玲珑有致,整个人也比颜青芷要高那么一点,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

  五月份的天气已经可以穿薄衫了,今日梅烟穿了一套梅红色的薄衫,上面用银线绣着梅花,倒是和她的名字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

  梅烟走进屋里,见颜青芷才梳洗好,不免酸了酸,“姐姐我收到你的信便挠心挠肺的,想着来见你问个明白,哪知你可是睡得正香。”

  “虽然这事我答应替你隐瞒了,但是你总得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才行,别想着糊弄我,否则我就去告诉青泠。”

  颜青芷最怕的就是自家哥哥,自然是不会给梅烟告状的机会的,但是要她说出实情,同样也是不可能的。

  “妹妹真的是有难言之隐,姐姐还是别问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颜青芷越是这样说,梅烟对此事便越是上心,发誓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

  “你这般费尽心思的瞒着,可是有了心上人?”

  但颜青芷在她心里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也不怎么参与世家小姐们的宴会,除了感情之事,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只是她这个妹妹又不出门,又是在哪儿遇见了人,然后对上了眼呢,她实在是担心得紧,生怕她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颜青芷对于自家表姐的想象力,真的是说不出的佩服,她哪里像是个有心上人的人?

  “表姐,这玩笑可是开不得的,妹妹还指望着能够嫁个如意郎君呢。”

  梅烟只觉得颜青芷是在欲盖弥彰,她根本不相信她的说辞。

  “你这话我可不信,你这般东遮西掩的,岂会是一般事情,自从那年你性情大变,你可是许久未曾请我帮过忙了。”

  自家表姐本就聪慧,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但是颜青芷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个时候坦白自己的势力,也不能坦白。

  颜家虽然只有她父亲颜卿在朝为官,还是个没有实权的文官,但颜家到底是历经几朝的大家族,势力盘根错节。

  再加上上辈子她无意之中知道的一些事,颜府是被皇室所忌惮的存在,这些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颜家人才没有入仕。

  在她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护住颜府的时候,她不会让自己轻易暴露在人前,颜府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重回大众的视野。

  于是颜青芷打算将计就计,左右这个饼是她画的,至于要画成什么样,也是她说了算。

  “那表姐便当我是有心上人了吧。”

  梅烟不疑有他,“快和表姐说说,是哪家的公子,人品相貌如何?”

  “姐姐还是别问了,妹妹不过是单相思罢了,人家瞧不上我。”

  “我昨日也是难受,所以在外面散心,回来的晚了些,不曾想惊动了父亲和哥哥派人出去寻我。”

  “姐姐可一定要帮妹妹遮掩过去,这等丑事,还是越少人知道的好。”

  颜青芷也算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虽说不上是什么绝色美人,但也是担得起美人两个字的。

  “谁家公子这么没有眼光,居然敢瞧不上你,我看是他眼神不太好,姐姐我要是遇见他,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梅烟没有想到竟是这么一出,到底是自己从小护着的妹妹,怎么能任由他人这般看轻。

  “姐姐不必再说了,就当是我糊涂了,过去的就让它吧,他既然瞧不上我,我即便是死缠着也没什么意思。”

  颜青芷突然转变成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梅烟最怕的就是她的眼泪,看颜青芷这副模样,怕是真的对那个人上了心,也就不好再刺激他。

  “到底是谁家公子,你且说来听听,也好让我安心,你年纪尚小,不知道那些人的花花肠子可多了,指不定和你玩儿什么欲擒故纵呢。”

  颜青芷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梅烟,“姐姐的意思是他瞧上我了?”

  颜青芷这话梅烟却不知如何回答,她未曾有过心上人,也未曾定亲,和男子没什么来往,也谈不上有多了解男子的心思。

  她接触最多的,不过是自家爹爹和哥哥弟弟,刚才那些话安慰人的话,也不过是话本子看多了,从上面学来的。

  “他瞧没瞧上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个小丫头恨嫁了!”

  颜青芷见自家表姐转移了话题很是开心,便自己继续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表姐惯会取笑我!舅母怕是也在为你定亲了吧,姐姐心中可有人选?”

  一说到这个梅烟就头疼,自家哥哥都还没成亲呢,母亲就张罗着给她定亲了,完全不顾她的意愿。

  梅烟看向院子里,花早已经谢了,只剩下新长出的枝芽,满目的绿,然而梅烟眼神空洞,整个人情绪低落了下来,

  “青芷,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意愿根本不重要,更多的是为了家族利益,你明白吗?”

  不论是在大家族里,还是达官显贵,门当户对都是头等重要的,女儿家,就是维护门第之间关系的重要一步棋。

  不得不说这是身为女子的悲哀,但是从小便是被这样教育的,没人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甚至是变本加厉。

  仿佛自己嫁出去的不是女儿,而是一个工具,一个短暂维护家族利益的工具。

  颜青芷抬手拍了拍自家表姐的背,“我相信舅母不是那样的人,她大概也是想让你过得好些,你若是不愿,想必她也不会逼你。”

  梅烟努力让自己笑了笑。

  “说的容易,利益面前,谁知道呢,他们生我养我,就当是报了他们的生养之恩吧,你放心,依我这个性子,总归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两个人在屋里说话,不知不觉便到了午膳时间。

  原本颜青芷打算让小厨房多做两个菜,谁知管家前来告知父亲听闻表姐来了,今天统一在他院里用膳。

  颜青芷知道自家父亲是别有用心,但是却不得不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