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浮生一梦几多还 > 第九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此时寿宴已经开始,作为儿子,丞相叶林书必然是要现身主持大局才对。

  身为丞相,应当起到表率作用,这种重要的场合,自然不能落人口实。

  颜青芷很清楚,此时并不是一个很好解决这件事的时机,所以并未再有多余的动作。

  而颜青芷身旁,颜青玉那个侍女桃枝,自然是拎不清这些事的,只见她跪在地上,“大小姐,你倒是救救二小姐啊!”

  颜青芷只觉得一阵头疼,“桃枝是吧,你先起来,青玉是我妹妹,我自然是要救的,但眼下并非救人的时候,你若是想要你家小姐早早相安无事,你最好呆在我身边,听我吩咐。”

  颜青芷的话,让桃枝吃了一个定心丸,整个人总算是放松了些,“奴婢替我家二小姐谢过大小姐。”

  颜青芷带着云雀和桃枝两个人回了花厅,正好有下人来引大家前去席间就坐,颜青芷也躲过了一番询问。

  大乌民风还算开放,虽然不同桌而食,但好歹也是在一个地方,颜御史一眼就看到了自家闺女,但只看到了颜青芷一个人,不免有些担心。

  颜御史朝着颜青芷走了过去,眉头紧锁。

  颜青芷看到自家爹爹走过来,有些苦恼,发生这样的事在她意料之外。

  “芷儿,青玉怎么没跟你一起?”

  “出了点事,妹妹由相府的照看着呢,您别担心,等宴会结束,女儿就去接她回家。”

  身为御史,颜卿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会太差,虽然颜青芷嘴上说着没事,但他还是多少能猜到几分。

  如果不是相府出了什么事,他女儿不巧看见了,要么就是这事与他女儿有关,否则怎么会不留婢女在一旁伺候着。

  同样的,颜卿自知这个场合有多重要,容不得出一点岔子,否则闹得丞相脸上无光,那以后怕是有得麻烦。

  “既然如此,那你妹妹的事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她完好的带回家。”

  自家爹爹明明能猜到,也十分担心,却并没有深究,颜青芷还是有些佩服他的忍耐力。

  但是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其实对这个女儿并没有那么喜爱,这就是身为女子的悲哀。

  如果今天的事,有事的是自家哥哥,颜青芷相信,父亲一定会立马向丞相要个说法,毕竟哥哥是颜家唯一的男丁,颜家的香火,最为要紧。

  颜卿说完就走回了席位,脸上丝毫看不出神色,因此周围的人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颜青芷在席间坐了下来,云雀和桃枝站在她身后。

  此时,丞相搀着他母亲坐上了首位,“感谢各位同僚今日前来为本相母亲祝寿,今天大家一定不醉不归。”

  丞相话音刚落,女眷这边就有人站了起来,是丞相府的嫡长女叶落雪。

  “孙女儿想为祖母添个彩头,准备了一支舞,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给老太太贺寿,自然是有节目安排的,因此在正厅前面留了一块空地,铺上红毯,略做装饰,以供表演之用。

  只见叶落雪不紧不慢的走上台子,众人这才发现她穿的也不是常服,应该是专门为了这舞定制的,可见是费了心思的。

  粉白色的衣裙,衬得叶落雪肤如凝脂,随着琴师琴音响起,只见叶落雪也跟着乐点动了起来。

  叶落雪身段柔软,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层出不穷,整个舞姿,时而柔软,婀娜多姿,时而刚劲有力,充满活力。

  当琴声结束,舞蹈结束,很多人还沉浸其中不自得,想来是任谁也挑不出错处的。

  然而在颜青芷看来,这样一支舞,好看是好看,但是太过冗杂,工于技巧,反而失了几分感情在里头,整个舞蹈也就少了些许灵气。

  这些话,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随意看看也就好了,毕竟这舞也不是特意跳给她看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不乏有些世家小姐表演才艺,亏得旁边有桃枝,颜青芷这才能识得大体都有哪些人。

  好不容易撑过了这一场,却还有丞相大人请的戏班子。

  老太太看得十分高兴,一连串的“赏”字,几乎不带停。

  颜青芷只觉得无聊至极,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是却又不得不装作很用心在听的样子。

  云雀看着自家小姐这副模样,忍不住偷笑了一声,谁知被颜青芷逮了个正着,挨了一记眼刀。

  云雀立马又变得规矩起来,桃枝看着主仆俩的互动,有些羡慕。

  颜青芷以为这场宴会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怎料这事儿是一桩接着一桩,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正当台子上的戏唱到高潮的时候,相府闯进来一个人,明明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却也能躲过相府的守卫来到这宴请之地。

  众人看着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不免都多打量了几眼,猜测着这人是谁,是怎么进来的,来这里要干嘛。

  来人径直走上了台子,“晚辈林景,见过相爷,久闻相爷大名,如今有幸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丞相叶林书很肯定,自己没有见过林景,也没有听过这个人,眉头不免皱了起来,“你怎么进来的?”

  林景沉稳有度,“自有高人指点,恕晚辈不能告知。”

  丞相叶林书只觉得右眼皮一直跳,心中不甚烦躁,“你来相府有何事?”

  林景笑了笑,正色道:“晚辈是来提亲的,还望丞相大人遵守承诺,将小女儿嫁于我。”

  丞相叶林书只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小女儿刚不明不白的死在府中,转眼就有人来提亲,这其间的关系,他一时半会儿实在是想不通,但他很清楚,不能让事态就此发展下去。

  叶林书耐着性子,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年轻人,你是受了谁的蛊惑才这么说的吧?女儿家的名节是何等重要,容不得你如此败坏,再说了,我相府的女儿,岂会愁嫁?”

  只见林景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玉,“婚姻大事,自然是不能儿戏的,相爷可还记得这玉?记得这玉是怎么来的?”

  丞相叶林书从林景手里拿过了那块玉,仔细看了起来,“你是林殊的儿子?不可能!说!你这玉是从哪儿来的?”

  叶林书知道这玉是真的,但是只是一半,另一半在他手里,当初就是用这对玉佩和好友林殊为两家儿女定下了亲事。

  “这玉的确是晚辈的,父亲亲自交到我手里的。”

  叶林书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和愧疚,“当初我明明得到消息说你们一家死于非命,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吃了很多苦吧?现在相府住下来,其余的事我们稍后再说。”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众人对突然出现的事,有些尴尬,毕竟这算是相府的家事,同时也很疑惑这里面的故事。

  并且林景说来提亲,却连聘礼都没带,众人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么做,好赖上相府,给自己谋个前程。

  颜青芷只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最近的朝堂,怕是也太平不了多久。

  不过这正合她的意,就当是免费的看了一出大戏,这样的戏,可比那台上戏班子唱的有意思多了。

  林景的打乱了宴会的进行,丞相叶林书也没了心思,于是好好的一个寿宴就这么草草结束了,老太太差点没气背气过去。

  颜青芷自然是留在了相府,毕竟颜青玉的事还没解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