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天枭麒麟之惊天凌云 > 第533章 临终,他终于摸到她的手了…
 
  “所以此时大家需要做的就是同仇敌忾杀了这两个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为我们被损毁的镶金玉玺报仇雪耻!”
镶金玉玺被毁成齑粉,白羽又欲借机栽赃嫁祸,凌云极度愤怒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对着与自己同来的王忠义等人慷慨激昂开了口。
他语气沉澈,掺了些沙哑,像一涌冷泉坠落石壁,激得一众兵卒热血沸腾、群情激愤。
王忠义此时已从茫然无措之中调整过情绪来,他脸色紧绷,紧咬牙关,手中长矛一指,高声喝道:“大公子说的对,白羽与李瑞允勾结一气损毁镶金玉玺,实乃人神共愤,天理不容——弟兄们,冲!杀了这两个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对圣上有个交代,更为镶金玉玺报仇雪耻!”
“杀——”
一声令下,无疑于火上浇油。一众兵卒如汹涌的潮水般涌了上去,伴随着阵阵声嘶力竭的呐喊声,立时将白羽与李瑞允二人团团围困在了中间。
此时白羽道士与李瑞允已经没有了选择,只有一条路:硬拼——正如白羽道士方才对凌云说的:活着一个出去够本,如果侥幸两个都逃了那就赚一个!
眼瞅着无数兵卒挥舞着刀剑不顾一切冲杀上来,他们只能强撑着最后的精力拼了命地厮杀着。
最后的精力?不错。因为他们同他们的敌人一起费尽心力体力消耗了一天一夜,已是精疲力尽、几近强弩之末了。
李瑞允与白羽此时满脸满身的血污,他们依然不停挥舞着手里带血的兵器,大片大片的兵卒便在他们近乎屠戮的厮杀中倒毙于洪流的血泊之中。
各种箭矢暗器凌空乱飞,滚木雷石犹如狂风暴雨般呼啸着从四面八方袭来,已令他们左右支绌、迎接不暇,更何况还有那些层出不穷涌上来的兵卒疯狂进攻。
任谁也不是铁打的,即使能力与意志再强势的枭雄,也只是血肉之躯, 也会受伤,也会流血,也有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如此时的白羽。
曾经的旧伤未愈,方才又遭凌云致命一击,他的五脏六腑受了极重的内伤,面对着一双双杀得血红的眼睛,有一刻他的思想竟然不受控制地游离起来,眼前亦隐隐出现了某些恍惚……
意识仿佛夜晚的星星忽明忽暗,一个缥缈迷离的倩影在脑海里一晃儿旋即便消失了,快得像一阵风……
“允……允瑶……”他失神了似的喃喃着。
只是眼前残酷的形势已容不得他的意识有丝毫的游离,只一走神儿的功夫,他的肩上、腿上又中了两箭。雪上加霜。
“啊!……”鲜血汩汩滔滔涌了出来,钻心彻骨的痛感迫使他飘渺的思绪硬生生被拉扯回了残酷的现实,他不由撕裂了嗓音般嘶叫着,残破的躯体再也支撑不住跪俯在地。
“杀了这个毁坏国玺的臭道士!”王忠义狰狞的眸子里迸射出仇恨的光芒,一声怒吼,两旁的兵卒一拥而上,刀剑齐下。
无数锋刃穿过他的身体,从他的后背直透前胸,他直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力瘫塌下瑟索的身形,甚至能看到那些染血的刀面上倒映了自己带了几分茫然的脸。
“道长!……”那个变了声调的惊呼是距离他几步开外的李瑞允发出的,可是他却无法冲到近前来救助他,因为他此时正与凌云激烈地厮杀在一处,根本就脱不了身。
灰烬飘渺,天地相应,仿佛石中火梦中身,只得一瞬。迷朦中,起婆娑,跳动着,盘旋着,忽隐忽现着那个缥缈迷离的倩影。
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一袭粉色石榴布裙,撑着淡黄色的油纸伞,翩翩向他走来,微风吹过,衣衫飞舞……
“允瑶,允瑶……”他微微张了张嘴,继续轻轻呓语着,如同细雨飘落。
允瑶,不错,就是那个多年来他一直藏在心底绝口不提、午夜梦回却又时时想起的美丽痴情女子。
当初,他与这位叫允瑶的姑娘青梅竹马,相爱至深,海誓山盟,私定终身;可是当时的他年轻气盛,好勇斗狠,在一场持械斗殴之中将人置于死地,不得不背井离乡,四处躲避,后来便出家做了道士。
永远忘不了他离开的那天,天上菲菲飒飒下着小雨,允瑶一袭粉色石榴布裙,撑着淡黄的油纸伞,眼泪汪汪来送他。
当时她已怀了几个月的身孕,她双手搁在身前用力绞着自己的衣服下摆,潋滟的眼眸酿着晶莹痴痴望着他,哭着哀求他带她一起走,可最终他还是狠心抛下她走了。
他走之后数月允瑶便产下一子,也就是后来的李瑞允——而这位可怜的姑娘却在生产之后血崩而死。
于是临走时那个可怜女子哀怨的眼神便成了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又一把利刃刺透了他的胸背,刀锋上淌着猩红淋漓的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扯出一个凄厉痛楚的笑。
是因为终于解脱了吗?是因为可以去见那个负疚一生的女子了吗?还是因为他成功毁掉了镶金玉玺,还连带着把他深恶痛绝的敌人也拉入万劫不复之地了吗?
穿过红尘悲喜,卷进浮埃喧嚣,恢宏灿烂,付此一炬,焚尽痴念尘缘,最终归于沉寂。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死亡的气息完全吞噬了他,眼前的世界渐渐变得模糊,而那心心念念女子绝美的容颜却越来越清晰,他不由自主探出了手,紧紧握住了她冰凉柔软的手……
在最后那刻,他似乎听到李瑞允歇斯底里的哀嚎之声,“道长,道长……父亲!父亲!……”
啊啊,那个人终于亲口喊他一声“父亲”了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虽然是敌人的面,却也终于肯承认他这个见不得光的父亲了吗?他没有听错吧?他脸上漾起一抹自己都觉察不到的欣慰的笑意。
“不要管我,快走!——”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那个他唯一心心念念着的人嘶吼着。
汇聚的血泊静止了,冷却了。曾在这世上风云叱咤、不可一世的超级巨恶大魔头,终以这种惨烈血腥的方式结束了自己一生,罪有应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