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神雕之小龙女是我师姐 > 第三十章 终得九阳真经
 
  次日,天色微微见黑,王晨便来到了觉远的住所外,见房门紧闭,心想道觉远应该还在藏经阁内忙碌着今日的工作,便坐在门外打坐了起来。

  自从刚开始进入玄皇塔内第一次见到小白后,王晨之后的每次进入都未曾见过小白的身影,只是自己能明显感到玄皇塔的破损程度在逐渐减少,虽然小白不在,但好歹相应的功能都还能正常使用。

  王晨刚见觉远的时候,就准备用复制技能试一下,可他却发现觉远就只会几种少林寺的简单武功,相必他应该还未修炼九阳真经内的武功。

  既然复制这个方法不管用,那王晨就只好使用借助解读经书的缘故,和觉远先打好关系,再借机套出九阳真经的内容这一个方法了。

  在等了有一会后,觉远才从藏经阁回来,看着门外盘坐沉思的王晨,便赶忙上前说道:“施主,等久了吧!”

  王晨刚回过思绪,便看见觉远已然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随即站了起来说道:“我也是刚到,再说了是小子我劳烦大师,等一下又何妨呢?”

  觉远听到这后,对王晨的印象又多了几分好感,随即便打开了门说道:“施主,快些进来吧!”

  王晨应了一声便走了进去,随后觉远便给王晨详细讲解了经书上的内容,王晨因为有着玄皇塔的缘故,所以看什么都是过目不忘,往往觉远刚讲解完一篇,王晨便能融汇贯通,将其运用到下一篇中,很快便能粗读一本全是天竺文的经书,这令觉远大为吃惊,甚至认为王晨与佛有大缘,在讲解过程中其多次劝说王晨出家和自己一起研究佛经。

  但都被王晨婉言谢绝,虽然被拒绝,但觉远还是将自己对禅经佛理的所知所悟尽数相告。

  在今后的几天里两人从一人单方面的传授逐渐转变成两人各自看法所悟的讨论。

  五日后,这日晚饭过后王晨照常来到了觉远的房内,看着觉远早就在桌前坐好,便快步向前,说道:“远兄,不知今夜我们读哪部经书呢?”

  在经历过这几日相处之后,王晨不愿入少林,所以便提议以兄弟相称,觉远好不容易得此知己,自然是欣然接受。

  觉远说道:“晨弟这几日以来已经通读十三部经书,为兄甚是佩服,我此次所取的乃是《楞伽阿跋多罗宝经》,甚为珍贵,望晨弟仔细研读。”

  王晨不解的问道:“这经书的名字我怎么未曾听过啊?”

  觉远说道:“这《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世称《四卷楞伽》,乃是依达摩祖师东渡时的贝叶经抄录,晨弟习之可大有裨益。”

  说着便从床榻上拿起一个包裹,打开之后,拿出一本薄薄的经书,然后双手取了,递给了王晨。

  王晨先是低头去看,见书面上正是以天竺文字写着《楞伽经卷一》五字,放平放在桌面上,慢慢将其翻开。

  经文第一列写的正是《楞伽经》的经文,但王晨却发现在书页上有着另一种字体,在一列列天竺文字的空隙之间,另用华文小楷写满了蝇头小字。

  他一句一句的看了下去,将小楷字体默看了一遍,已能断定是练气运功的诀窍无疑。王晨想到这少林寺中也不会再出现第二部梵文中夹带武功秘籍的经书,那这上面记录的应该就是九阳真经了,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九阳真经最终还是被自己得到了,果然天不负有心人。

  想到这便合上了书页,向觉远说道:“远兄,这部经书怎么只有一卷?其它三部呢?”

  觉远说道:“另外三卷尚在藏经阁内,待晨弟将这一卷看完之后,我自会为你再取下一卷。

  王晨此时已经找到了真经,怎会在浪费时间在这里,便道:“远兄有所不知,我来这里已经差不多有半月了,再待下去我家里人该担心我了,这经书我刚看了一下,感悟甚多,不如远兄先给我剩下三卷,我先记好,日后再做参悟。”

  觉远听到这,便说道:“倒也是我欠考虑了,我这就去取另外三卷经书,你稍等片刻”说罢便出了房去。

  王晨望着觉远的背影,心中微感歉意,但他转瞬便又将心神放在了手中的经书之上,心道:“有那这九阳神功,今后那怕是自己不练,只要将其传给自己最亲近之人,那自己在这乱世之中也多了一份保障。

  此决心一下,他念头顿感无比通达,当下再不作它念,翻开书页,开始默记《楞伽经》中的行功口诀。

  王晨将经书放下时,见觉远正好返回,便上前说道:“有劳远兄费心了,小弟感激不尽!”

  觉远说道:“晨弟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他将袖中的三卷经书取出,放在了木桌之上,又说道:“《楞伽经》四卷都已在此了。

  王晨记忆的速度很快,第二卷经书不过半刻钟便全部背下,随即又拿起了第三卷经书,很快四卷经书便都已被他看完,他又再三记

  忆,直到确保不错一字,才舒展了一下身体,来到觉远身旁。

  说道:“远兄,不知你发现没有,这经书里面好像有一套强身健体之法。”

  觉远点头说道:“此法记了不少呼吸吐纳、易筋洗髓的法门,对身体多有助益,你在阅读之际可以练一下。”

  “那远兄为何不练呢?”王晨疑惑道。

  觉远笑了笑,说道:“我整日在藏书阁中,练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王晨听到这,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想到他今后的结局,便道:“远兄还是练一下吧!反正百利无一害,在你研习经书之余可练一下。”

  觉远也知道王晨这是对自己好,便开口道:“嗯,听晨弟的,我会加以修炼的。”

  此时已是半夜,王晨看了看外面,便道:“我准备明日便自行离去,这段时间多谢远兄解惑了!”

  觉远也并未挽留,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便是亲人了,他怎好挽留呢?况且王晨如此年幼,想家也是必然。

  随后便道:“嗯,那晨弟一路小心,往日有机会我二人在一起讨论佛经。”

  “好!改日在见,那我就不打扰远兄了,远兄早些休息吧!”王晨说道。

  告别觉远后,王晨便向住处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