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唐时新贵 > 第十一章 新婚之夜
 
  仅一月后,赶在天气回暖冰化之前,李平安与李五娘大婚。

  婚礼规模不大,参加的人只有李世民一系将领官员。

  今天这婚礼,是李世民把李平安正式介绍给自己人的契机。

  意味着从今日开始,李平安进入秦国公府权利中心,有与其他人平起平坐资格。

  李平安上门接亲,见到了李五娘的阿耶,姓李名瀚,论辈分是李渊族弟,李世民族叔,混得不算太坏,可看宅子新旧大小,混得也不太好。

  李瀚见到李平安,免不了拉着李平安托付几句,又说些翁婿间的掏心话。

  大体不过:女儿就一个,娘亲走的早,好好相待之类。

  众人围着李平安,讲几句喜庆话,喝两杯酒,围在一起讨论起出兵之事。

  李世民拿根木棍,蹲在地上画地图,其余人在旁边围成一圈。

  “薛仁杲,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李世民念一个名字,在地图上画一个圈。

  “还有这李密,瓦岗寨。”李世民又在王世充和江都之间,画一个三角。

  李世民看向李平安:“这薛仁杲占据陇西,离甘州很近,平安你知晓多少?”

  李平安想了想,结合自己逃亡路上听来的消息,开口介绍道:“大业十三年,这薛仁杲随父薛举起兵反隋,割据陇西之地。薛举称帝后,册立其为太子。这薛仁杲严苛酷虐,不得人心,传闻其喜好幼女,在陇西大肆搜罗,搞得民怨沸腾。”

  李世民点点头,拿木棍点着陇西地界画的圈:“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陇西离我陇右极近,若要平定天下,当从薛仁杲开始,由近极远。”

  李世民木棍停在江都使劲点一点,那是杨广目前所在:“过河泥塑尔,这宇文化及,倒值得我们小心。”

  “公爷英明。”

  一通人捧吹一番,又各自发表意见,争论一阵才散去。

  临走时,李世民塞给李平安一块秦字金牌:“这是辨别自己人的牌子,收好,以备不时之需。”

  “公爷安心,某牢记在心。”

  “好,不耽误你春宵良辰了。”

  “某送公爷。”

  ……

  李平安将李世民送出院子,这才回到院子。

  这院子为李世民所赠,就在秦国公府内,隔两个院子便是李世民居所。

  考虑到李平安根基尚浅,开门立户缺人少手,再加上随时会出征,没时间再去置办,索性用秦国公府现成的省去折腾。

  这是李世民特意征求过李平安意见做出的安排。

  李平安知道自己斤两,先不讲究这个,等自己赚足功劳回来,再另起炉灶。

  走到后宅灯火通明,两个婢女等在正房外,见李平安前来,屈膝行礼掀开门帘,将李平安迎进屋内。

  李平安到现在为止,还是觉得这桩婚事太过草率。

  稀里糊涂,一月之间,李平安终身大事便被定下,有种荒诞感。

  但等李平安见到新娘,又觉得这样也挺好,不用花心思谈情说爱,精力都用在建功立业,这样才能让家人过好日子。

  一套仪式走完,喝过合卺酒,下人们退出房间,留下李平安和李五娘两人。

  李平安这是第二次见到李五娘,也是第一次仔细打量李五娘长相。

  剑眉星目,翘鼻朱唇,玉颈柳肩,皓腕葱手。

  真真是,初见不觉意,细看才知味。

  若有些美女是夺目般的美,看一眼美过便忘记。

  那李五娘便是低调含蓄的美,需要细细欣赏而过目不忘。

  简单点说,李五娘的美,在骨相,在气质,不在皮囊。

  李平安打量李五娘,李五娘也打量李平安。

  刀眉大眼,挺鼻阔嘴,双耳招风,目光灵动,一看便是个安全感十足,值得托付的人。

  最引李五娘侧目的,是李平安身上的气势。

  不过十一岁年纪,可气势凌人,让李五娘感到害怕。

  这股气,自然是杀过人搏过命,养出的杀气。

  往日跟一群老杀才相处,李平安不注意收敛这气息,猛然软玉在侧,倒是吓到美人。

  李平安见李五娘眼神躲闪,丝毫不知是自己原因,全当姑娘家紧张,于是出言安慰:“你不必紧张,你看我现在这小身板,也做不了什么不是?”

  李五娘点点头。

  “我们两慢慢熟悉,省得到时尴尬。”李平安说到。

  李五娘又点点头。

  李平安摸摸鼻子,这姑娘好娇羞,好想对她做坏事。

  急不得慢慢来,李平安告诫自己两句,左右言他转移李五娘注意力。

  李平安拿起一个铁烛台,吹灭上面蜡烛,跟身旁李五娘说:“夫人,为夫给你表演个绝活。”

  等李五娘看向自己。

  李平安解开婚服,把衣服绑在腰间,露出上半身线条明朗肌肉来。

  李平安皮肤泛着铜光,把这铁烛台掰来揉去,捏成个铁球,拿给李五娘看:“怎么样夫人?为夫这一手如何?”

  李五娘眨一眨美目:“这就是绝活?”

  李平安表情很认真:“是啊,我这一手别人玩不来。想当初围攻大兴,我一人拎千斤破城锤,三锤砸开大兴城,掰个烛台小意思。”

  李五娘很想笑,这人怎么这样,送定情信物送把刀,新婚之夜在这光膀子掰烛台。

  李五娘巧笑嫣然,捂着嘴低声笑道:“你这人,好生有趣。”

  李平安哈哈一笑:“夫人开心便好。”

  李五娘带着笑,自顾自低头解衣。

  “嘶,刺激,姑娘你,好主动啊。”李平安只觉口干舌燥。

  李平安视线顺着李五娘玉手,从腰间看向胸前,再从胸前移到白颈。

  满屏马赛克,满眼白花花。

  李五娘躲进裘被,褪下贴身小衣送出裘被,红着脸朝李平安道:“别在那耍把式了,上来吧。”

  李平安“吸溜”抹一把口水:“好好好,榻上暖和,夫人想的周到。”

  闷头钻进裘被,软玉在怀,李平安不争气的流下两行老长鼻血。

  这一夜,自然无事发生。

  李平安不过十一,有那心无那力。

  等李平安长大一点,肯定要把该做的都做。

  嗯,先长到十八再说,到那时李五娘二十一,正好生个娃,美哉!

  ———————————

  谢谢各位的推荐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