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唐时新贵 > 第九章 全旭来访
 
  遇刺事件查来查去,居然查到杨侑头上。

  原来是这杨侑,被一伙脑袋进水的大臣蛊惑,妄想除掉李家父子,把杨侑这个假皇帝变成真皇帝。

  按杨侑这一帮臭鱼烂虾算计,先除李世民,再除李三娘,最后除掉李建成、李元吉。

  这个狗屁计划,李世民听的直想笑。

  半个兵也无,凭什么做这种春秋大梦。

  李世民为防备再遇到这种蠢货刺杀,增加随行侍卫数,由往日三十一人增加到五十人。

  除去刺杀的事,秦国公府又发生一件大事——长孙氏有孕。

  那日遭遇刺杀后,长孙氏受惊时常呕吐。

  刚开始,李世民以为是惊吓过度,可日子稍长,长孙氏还是如此,李世民便请郎中把脉。

  这一把脉,把出个喜脉。

  现在正值多事之秋,长孙氏有孕这事,李世民选择封锁消息,把这事圈在这院里,一丝也未泄露。

  这日李平安正如往常一般在院中练刀,全旭带着个女子来找李平安。

  “定北兄弟,叨扰了。”全旭站在院门外,向李平安打招呼。

  李平安收刀回礼:“东升大哥,这位是?”

  全旭挠挠头,有些拘谨:“说来惭愧,这事还因我而起。”

  全旭解释道:“这是某表妹,李五娘,公爷本家五堂妹。”

  李平安眨眨眼,这人物关系如此复杂,才听个开头,李平安已有些迷糊。

  李平安看向全旭身旁姑娘,十四五岁模样,眼睛又大又圆,穿身素色襦裙。

  至于长相,猛一看普普通通,仔细一看越来越美。

  当然,李平安只看两眼便挪开视线,没一个劲如登徒子般盯着瞅。

  “所以,这是?”李平安问全旭。

  全旭接着说:“那日回去,我跟五娘谈起你,我说你虽只十岁年纪,却刀法精湛连斩三个贼人。”

  全旭说了几句,不像刚刚那么拘谨:“哪曾想,五娘好奇,非要见见你,我不依便折磨我,我这实在没办法。”

  这话说完,一旁的李五娘反驳道:“我何时闹过你,哼。”

  “要不,定北兄弟,你给她耍两刀,也算拯救一下哥哥我,如何?”全旭恳求到。

  李平安暗自咂舌,看来这李五娘真是个核武器般存在,能把全旭这铁骨铮铮玄甲左营校尉,折磨成这般低声下气娘们一般。

  这点小事,李平安自然不拒绝,人际交往,有来有回关系才能熟络。

  李平安这次帮全旭这小忙,下次李平安有事,全旭也不会袖手旁观不是?

  “那我耍几刀,还请东升大哥和李娘子不要进这院子,小弟也是依令行事,多有得罪,还望见谅。”李平安行礼。

  全旭忙点头道:“规矩某晓得,不会怪罪定北兄弟,定北兄弟耍起来吧。”

  李平安拿起环首刀,摆一个起刀式。

  既然是表演,李平安自然不会用双手杀人刀法,双手刀法直来直去,杀人快归快,观赏性太低。

  李平安选择跟李威学来的一套扶风刀法。

  这扶风刀法大开大合,除去杀招,还有很多无用动作,耍起来行云流水甚是好看,有街上杂耍把式几分味道。

  马步左箭右弓起刀,左横斩接右横斩反复三次,配合趋马进三步。

  马步接藏刀式,刀藏后背,翻腕甩刀接单手前刺,刺出停刀后抖刀。

  “嗡!”

  清脆刀鸣声响起。

  若用软刀不用环首刀,这抖刀一下,软刀刀尖便会擦啦一声响动,会让人听着很像那么回事,顺带往锣中扔几个铜板。

  抖刀收刀,做上几个腾翻,马步左箭右弓,刀劈左脚旁,劈至地面。

  这招式,纯属套路把式,真有人敢在李平安面前用这招,来和李平安生死相搏,李平安一刀能切掉那人左腿。

  腿伸得比刀长,不是找切是什么。

  再收刀,以剁刀式起手式持刀,刀与地面垂直,接单手正刺三次。

  正刺时再抖刀,回刀收刀。

  这刀法李平安只耍前几招,算是完成全旭所求之事。

  “不错。”李五娘轻抚手掌称赞,在街边看杂耍一般。

  全旭站在李五娘身旁挤眉弄眼,看得李平安纳闷不已,不明白全旭什么意思。

  “过奖过奖。”李平安行礼谦虚。

  李五娘解下手腕上系着的手帕,递给李平安:“送给你,以后你得一直耍刀给我看了。”

  李平安一愣,这话啥意思?还带打赏包月的?

  感情真把我李平安当耍把式的?

  与李平安愣神不同,全旭表情可谓精彩至极。

  那表情中燃烧的吃瓜之火,差点把李平安烤熟。

  “接着啊,愣什么神!”全旭碰一下李平安肩膀催促到。

  李平安回过神,接过李五娘手中帕子。

  帕子淡紫色,绸缎质地,上面绣着两只游水鲤鱼,左上角又绣着两个字——汐月。

  啥意思?

  李平安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东西,可却被全旭一巴掌拍得不见踪影。

  “回礼啊,愣什么神?”全旭笑呵呵催促李平安。

  李平安刚明白一点,这下又糊涂了:“回,回礼?”

  全旭挤着眼睛:“那可不,人姑娘给你送礼,你不回礼像话吗?”

  李平安想想也是。

  转几个圈,李平安没找到什么适合送姑娘的东西。

  这前院住着一院子肌肉猛男,往日请假外出,除了买刀就是买剑,要么弄点酒肉回来一起乐呵,半个其他东西也懒得买。

  额,春色画本倒有七八本,全是李威私人收藏的宝贝。

  可是不能送人啊。

  送了兄弟们怎么……不对,送了被当成登徒子怎么办?

  李平安实在没办法,回自己房间,把珍藏的横刀拿出来。

  这横刀长两尺,重三斤一两三钱,是长安名手打的千锻刀,比百锻刀贵十倍有余。

  吹毛断发,刃不挂血,鲨鱼皮刀鞘,宝珠镶嵌刀柄,刀身开两道血槽,拓刻“开云”二字于其上。

  李平安小心翼翼解开裹着刀的黑色麻布,露出开云刀来。

  这把刀价值五百一十五贯,是李平安打算留给子孙的传家宝。

  这是李平安能拿出手的唯一礼物。

  当然,是考虑到李五娘是李世民堂妹这个身份前提下,能拿出手的唯一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