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唐时新贵 > 第七章 城内遇刺
 
  日子过的很快。

  转眼时间到元日。

  李平安常在李世民身边,接触到很多信息,能感觉到局势越发紧张。

  李三娘手中的兵,引发一波又一波勾心斗角。

  李建成想要兵,李世民想要兵,连李元吉千里迢迢也要兵。

  混乱,是这段时间朝堂主调。

  “定北,换好衣服没,走了!”李威在门外咣咣砸门。

  “来了来了。”李平安边系扣子边打开门。

  李白州和其他侍卫,已在院内列好队。

  今日他们这些玄骑亲卫,要随李世民和长孙氏进宫。

  沾元日的光,这三十几人换下平日里玄色袍衫,穿上长孙氏赏的缇袍。

  外面缇袍,里面锁甲,腰间挎环首刀一把。

  越过节城里越乱,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长孙氏戴面纱遮脸,李世民穿朝服戴金冠。

  这夫妻二人坐在马车,李平安一行骑马两侧护卫。

  秦国公府到皇宫,只需走两刻,路上没什么小路胡同,对李平安这些侍卫来说,护卫压力小不少。

  出善德坊,入均明坊,再出均明坊,可入皇城,往里再走,便可入宫。

  队伍行进至均明坊。

  李世民撩起车帘,把李白州叫到马车旁:“白州,最近有批疑似刺客入城,行踪还未查到,你们平日要上心。”

  李白州一低头,正要应声。

  “嘣!”

  一支羽箭贴着李白州头皮,扯飞李白州的幞头,插在李世民马车上,箭尖没入木板。

  “敌袭!结阵!”

  李白州一个哆嗦翻下马,擦啦抽出刀来,挡在马车前。

  李平安听到敌袭二字,冷汗出了一身,急忙抽刀下马,把马拉到马车前,遮住马车车窗。

  “嗖!”又是一支羽箭飞来。

  羽箭飞行声传到李平安耳中,李平安一扭头,看到冒寒光的箭矢,正朝自己飞来。

  李平安瞳孔猛然缩小,浑身发力,集中注意,紧盯这箭矢,挥刀一斩。

  一瞬间,时间暂停一般,本来快到只剩残影的箭矢,在李平安眼中,速度只比乌龟爬行快上几分。

  李平安毫不费力,轻描淡写一刀斩落这箭矢。

  李平安斩得轻松,可却惊呆一旁的李白州。

  李白州刚刚看到那箭矢,等反应过来想拦,那箭矢已飞到李平安三步远的地方。

  李白州本来以为,这次李平安怕是要血溅当场。

  哪曾想,李平安斩出一刀,速度快到李白州看也看不清,只觉刀光一闪,那箭矢已被挡开。

  两箭未中,侍卫又已结阵防御。

  那躲在暗处的人不再隐藏,只听一声哨响,均明坊坊门“吱嘎”一声被几个黑衣人关住。

  路两旁房顶上,跃下十二三蒙面黑衣人,直扑李世民马车而来。

  只一眨眼,侍卫们和黑衣人已经断兵相接,叮叮当当打作一团。

  这是李平安第一次,与人面对面生死相搏。

  和李平安对打的黑衣人,使一把窄剑,对着李平安心窝迈步刺来。

  李平安根本没时间思索招式,凭借肌肉记忆,侧身躲开剑锋,对黑衣人便是一招拖刀式中上斩。

  刀从下往上斩向黑衣人。

  黑衣人已出招不中,正收剑再刺,李平安这一刀快如闪电,转瞬斩到,黑衣人只好转攻为守,挥剑挡向李平安的刀。

  可黑衣人着实低估了李平安的力量。

  千把斤攻城锤,李平安都能当药杵一般摇来摇去视若无物,更不提这只两斤出头环首刀。

  黑衣人的剑挡在李平安刀前。

  “噗呲!”

  李平安的刀连停顿都无,直接破开黑衣人中门,从黑衣人肚子斩到胸间,破开一道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一斩斩出,李平安不敢托大,顺势回刀变斩为刺,又一招右侧刺,刺在黑衣人脖子。

  黑衣人眼珠瞪得溜圆,捂着脖子倒在地上。

  这打斗不过几个呼吸,便已彻底决出生死。

  李平安停也不停,再收刀,以趋马行进,靠近另一个黑衣人,一招剁刀,剁向黑衣人上路。

  这黑衣人使一把月牙弯刀,看到李平安剁来,矮身侧肩脚下一动,堪堪躲开李平安刀锋。

  李平安刀贴着黑衣人左肩落下,呲啦一声,切下黑衣人左肩一块肉来,露出底下白骨。

  肩膀受伤,黑衣人斩向李平安的弯刀,不由自主慢下几分。

  李平安借此机会,双腿左箭右弓向后撤步。

  黑衣人的弯刀划过李平安腹部,破开刚刚新换的缇袍,和袍下锁甲摩擦在一起。

  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弯刀伴着火花,一点伤害也没在李平安腹部留下。

  黑衣人这一招不中,看向李平安的眼神中已满是惊恐。

  李平安挨上不痛不痒一刀,正好借此回刀,便剁为横斩,从右向左下,斩向黑衣人。

  “噗呲!”

  刀锋入肉,如热刀切脂,轻轻松松斩下一颗血葫芦。

  又是几息间定生死,胜者生,败者亡。

  李平安再回刀,扭头寻找下个目标。

  这一扭头,李平安看到一个持弓搭箭的黑衣人,正描向和人对打的李威。

  李平安迈出一步,那黑衣人已松开弓弦,羽箭飞蝗般扎向李威后脑。

  李平安疾奔三步,出刀一挑,刀尖勉强挑到羽箭箭杆。

  羽箭被这一下改变方向,穿李威发髻而过,扯掉李威几缕黑发。

  李平安挥刀劈出,一刀劈到和李威打斗的黑衣人头顶。

  黑衣人本和李威缠斗,根本没料到李平安突然出手,立时被劈个结实。

  “咖嚓!”

  刀劈核桃、砖砸杏核般一声脆响,白的红的糊李威一脸。

  李威一把抹掉眼皮上血肉,面目狰狞又与下一个黑衣人打作一团。

  李平安回头去找那使弓之人,却已遍寻不见。

  ……

  前后不到一刻钟,一共十五名黑衣人,已死得干干净净。

  李白州披头散发,扒着车辕冲马车内喊道:“公爷!公爷可还安好!”

  李世民撩开车帘,脸色阴沉走出马车:“本公无妨,速速派人回府,再调二百玄甲前来!”

  “唯!李威!回去带兵!”

  “诺!”

  李威散着头发,顶一头白的红的,翻身上马疾驰,奔至均明坊坊门前,控马踏门而去。

  ————————————

  【作者有话说】

  每日一更或两更,每更2000字左右。

  新书新作者,谢谢各位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