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唐时新贵 > 第四章 力拔山兮
 
  李平安不管这些,只是埋头猛摇这摆锤。

  摆锤越来越快,砸在城门上的“哐哐”声越来越响。

  一起摇摆锤的士卒,被摆锤扯着前后摇摆,跟面条一样抻过来甩过去。

  渐渐有士卒撑不住松手,旁边替补的士卒也不敢去抓。

  这摆锤摇的太快,而且重愈千斤,这要猛的一抓,非得被甩飞。

  最主要,虽然松开摆锤的士卒越来越多,但这摆锤速度却是丝毫不慢,由此一来,替补的士卒也不着急上手。

  渐渐,摇摆锤的士卒全部松开摆锤,号子也停下来。

  只剩一人,还在抓着摆锤疯摇。

  李平安,就这样暴露在这几百士卒视线中。

  一个人,抓着千斤重的破城锤,跟拿药杵捣药一般轻松,砸的眼前城门“哐哐”直响。

  这是个什么样的猛士!

  在场所有人心中,齐齐把李平安归作绝世猛士。

  这年头尚武成风,而且这是军营之中,李平安这样力大无穷的人,不会被骂做怪物,只会被拜为猛将。

  又摇七八下,李平安察觉到异样,一抬头。

  周围百号玄甲同袍,都躲在盾牌下静静看着李平安。

  盾牌上“叮叮当当”的声响越发稀疏。

  李平安正要停下摆锤解释一番,刘肥一脚踹在李平安屁股。

  “瓜怂,别停,破了城老子带你去公子那请赏!”

  李平安能说什么,有这样的特殊能力,不赶紧砸破城门攻入城中,还想什么?

  毕竟在城下待的越久,危险越大。

  没了其他士卒抓着摆锤,李平安索性放开手脚,使劲全力抓着摆锤去撞城门。

  “哐”

  一声巨响,城门门板开裂。

  “哐”

  两声巨响,城门烂出

  破洞。

  “哐”

  三声巨响,城门三根门栓断裂。

  三锤,李平安用三锤敲开大兴城门。

  待李平安停下摆锤,其他士卒一拥而上,推开大兴城门,抽出环首刀冲入城中。

  大兴城破!

  一队又一队士卒,排着队涌入大兴城。

  李平安瘫坐在摆锤底座上,望着这一队又一队士卒。

  “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平安突然放声大笑。

  不是李平安发疯,而是李平安高兴。

  李平安看着眼前走过的一个个活人,李平安觉得自己今天做的很对。

  因为自己砸开城门,这些士卒不必附蚁攻城,自己这三锤,拯救多少性命!

  这功德大发了,等到阴曹地府,阎王爷不得给自己封个官啥的?

  “以前只知小爷力大无穷,但不知力大无穷到这种地步,早知如此,当初抓我的时候,就干他丫的了!”

  李平安摸着自己胳膊啧啧感叹。

  ……

  阎王爷封不封官,李平安还不清楚,但眼前的这位二公子,是来给李平安封赏的。

  二公子翻身下马,伸手拍拍攻城锤,又看看李平安:“摇两下,本将看看。”

  李平安揉揉鼻子,从底座上爬起,二话不说抓着摆锤摇了三个来回。

  摆锤“呼”飞起,又“呼”一声回到原位。

  二公子脸上笑意越来越浓,等到李平安停住摆锤,二公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力拔山兮,气盖世,苍天待我不薄,想我李世民,居然能得此安守四方猛士!快哉!”

  李平安终于确定,这位二公子,就是李世民。

  好一条粗大腿,只要抱紧这条腿,敢卖命做事,李平安可给自己打包票,一个国公,绝对跑不掉!

  李世民脸上带笑,乐呵呵问李平安:“李平安,字定北,好名好字,说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李平安看着眼前的李世民,十七八岁,可却老气横秋,有三四十岁的气势。

  人中龙凤,原来如斯!

  要什么赏?

  那还用说?当然是跟在这位身边抱大腿啊!

  说我李平安不要脸?

  放屁,面子都放不下,你凭什么成功?

  别人几代努力,你把不要脸都学不会,成你娘个大头鬼的功。

  我李平安就不要脸抱大腿了,怎么着?

  不要脸,妨碍我当国公吗?

  李平安打定心思,单膝跪地行礼:“回将军,昨日我被将军抓来时,将军已许过我赏赐。”

  李世民尴尬笑笑,昨天处理李平安的事,是有些孟浪,不过还好,这李平安没对本将心生嫌隙。

  这个李平安,可用!

  “好!来啊,给平安一块亲卫牌子!”

  有人递过一块牌子。

  李平安伸手接过。

  这牌子,半个巴掌大,通体暗黄,是铜铸而成。

  牌子四周刻着云纹,正中四个飘逸字体——玄骑亲卫。

  李平安翻过牌子,后面刻着几句话:李平安,年十,身长五尺,面白无须。

  这几句话周围还有没擦净的铜屑。

  显然,这牌子前面是现成,后面刻的几句有些匆忙。

  李世民看李平安饶有兴趣,把那牌子翻来覆去的看,稀奇的不行,于是开玩笑道:“如何,我这牌子可还精美?”

  李平安嘿嘿笑道:“美得很!”

  “哈哈哈!”李世民开怀大笑:“来啊,给平安配马配甲,随本将入城!”

  五花马,千金裘。

  这些李平安都没有。

  但,上好披甲黝黑战马一匹,山文精做玄甲一幅。

  这些东西,李平安还是有的。

  骑马李平安不懂,但赶驴车李平安在行。

  李平安不会骑马不妨事,只要双腿夹紧马腹,拉着马缰绳,把马当驴使唤就成。

  你别说,还真通用,耍杂技不行,但让战马乖乖听话没有问题。

  加上李世民,一行三十二人穿街过巷,往皇宫进发。

  玄甲百骑,但只出亲卫三十,算李平安三十一。

  这三十一人,精锐中的精锐。

  仗着甲良兵利,一个打十个没问题。

  当然,要是给李平安一根城门栓子,李平安保底打翻三十个起步。

  一路上,李世民不停在和李平安说笑。

  但其余三十人却不敢松懈,眼珠子到处观察,防备有奸人刺杀。

  “平安,你可会武艺?”

  “回公子,卑职未曾习武。”

  “听平安你遣词造句,定是识字?”

  “回公子,卑职粗略认识些。”

  李世民点点头:“善,回头,本公子让人传你武艺,教你识字,你可愿意?”

  “卑职愿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