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唐时新贵 > 第二章 大兴在望
 
  这一夜,李平安是穿着铁甲睡的。

  将军有令,今夜寢不褪甲,随时开拔。

  睡到五更天,李平安被伍长刘大推醒:“瓜怂,不睡了,拿着刀,吃了东西开拔。”

  李平安翻起身,手忙脚乱把头盔扣在头上,抓起环首刀,跟着一个什的兵列队出了帐篷。

  整个军营已经沸腾,远处是马匹嘶鸣声,近处是军官呵斥声,跟前是战友打呵欠,还有一股股炊烟扶摇直上,飘散天际。

  李平安紧跟自己伍长,这个年头,要是和一个伍的战友走散,想找见他们,那可非常不容易。

  走了一阵,忽然一大队骑兵从身边呼啸而过,马蹄隆隆震得李平安脚下发麻。

  只见这一队骑兵人马俱披甲,那甲胄漆黑如墨,不带一点颜色。

  而且这队骑兵,人人脸上带着兽形黑面甲,显得肃杀至极。

  李平安看呆了,这一队骑兵显然是重骑兵,而且是精锐。

  要问李平安如何看出来,当然是气势。

  就跟人一样,有些人铲屎都像打高尔夫,有些人打高尔夫都像铲屎。

  李平安对比一下自己身上的黑铁甲和这骑兵身上的。

  显然,这骑兵是亲生的,他们这群大头兵,全他娘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李平安摇摇头,继续跟着伍长走。

  走着走着,李平安发现不对。

  整个营中,放眼望去,是一片接一片的黑色。

  士兵身上是黑色铁甲,手中是黑色兵器,旗手举着黑色军旗,上面绣着血红“玄”字。

  李平安悄悄问刘大:“伍长,咱这是啥营来着?”

  刘大回头瞪李平安一眼:“猪脑子,记不住吗?玄甲军右营三什右伍,你最好记住,不然死了别人都不知把你往哪埋。跟着我们埋,还能混个席子混个坟头,自个埋,埋你娘个屁,挖个大坑和战死的马一起睡去吧!”

  刘大后面说的话,李平安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玄甲军”三个字。

  怪不得,李平安昨天没注意听马宝三的话,当时还纳闷,做个大头兵都有铁甲穿,环首刀使,唐军啥时候这么富裕。

  今天刘大一说,李平安自己一看,这玄甲军左右营,恐怕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亲军,大名鼎鼎玄甲军!

  这左右两营总计一千,左营骑兵右营步卒。

  嘶!

  李平安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自己这稀里糊涂就混来个亲军身份。

  那个踢我的二公子,不会就是李二郎李世民吧?

  毕竟这是玄甲军,李世民亲军,别的人,李建成李元吉啥的,手根本伸不进来。

  那。

  那二公子许诺,此战过后要是没死,就可以去做他亲卫!

  那我李平安,日后岂不是皇帝亲卫,大内禁军!

  有搞头啊!

  “啪!”

  李平安头盔上挨了一巴掌。

  “傻笑啥呢!拿着!”

  刘大把一面黑色半身盾塞到李平安手中。

  “我给你说清,咱什都是刀盾手,跟在枪兵后面压阵的,到时候打起来,那可是真刀真枪。”

  刘大替李平安绑好护手,又拍了一把李平安的头盔。

  “瓜怂,上了战场不能怂,怂货早死绝了,你现在眼睛里能瞅见的,都是不要命的。”

  “还有啊,上了战场,别管这招那招,刀子来了拿盾挡,挡完就砍他娘的,没其他可说。”

  “你能砍三刀,就能多活三刻,能砍九刀,多活一天,要是能砍几百刀,你能当个将军。”

  刘大说完,又拍一把李平安的头盔,敲得李平安的头盔当当响。

  “吃!吃完开拔,咱们今天打大兴城!”

  刘大塞给李平安一块胡饼,一条三指宽巴掌长的咸肉干。

  李平安嚼着肉干胡饼,伴着热水送下肚。

  攻占大兴之战。

  这是李渊起兵后的大战之一。

  大兴城,隋朝京城。

  大兴,其实就是唐朝长安。

  攻占隋朝京城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此战过后,李渊自封大丞相、唐王,封李建成唐王世子,封李世民敦煌公,拉了个代王杨侑做皇帝,把还没嗝屁的杨广尊为太上皇。

  第二年,杨广被宇文化及所杀,李渊立马废黜杨侑,自称唐皇建立唐朝。

  李平安怀疑李世民是跟李渊学的,别的学没学不知道,反正那是没学好。

  李世民也把还没嗝屁的李渊尊为太上皇,简直和李渊尊杨广为太上皇如出一辙。

  至于上战场的紧张感,李平安自然是有,但是不慌。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穿越群众,没点特殊能力是不可能。

  李平安特殊能力就是“力大无穷”。

  是真的力大无穷,力气不大,李平安也穿不住这几十斤重铁甲,拿不动这加起来近二十几斤的环首刀和盾牌。

  要按刘大说法,砍得越多,活的越久,李平安表示我能活到地球爆炸。

  不就拼力气吗?

  我有的是力气。

  刘大看到李平安在发呆,一拍李平安头盔安慰道:“别怕,就算攻城也轮不到咱,知道啥叫精锐不?咱就是二公子精锐。”

  “二公子可舍不得拿咱填城墙,要填也是其他营上去填,咱最多是在城外压阵,入城之后镇压残敌,守备二公子府邸。”

  李平安点点头,很想告诉刘大不要乱插旗。

  这旗,插着插着就容易下饭。

  这一下饭,人就凉了。

  吃过饭,大军开拔。

  李平安跟着队伍快步行进,抬头四顾,能看到在周围游走的一队队玄甲军左营骑兵。

  刘大给李平安解释道:“咱这是中军,是整个军队核心,安全的很,那些个骑兵,是负责游走警戒的。”

  刘大抬手指着身后不远处,一杆高悬的“玄”字旗:“看到那旗没?咱公子,就在那旗底下。”

  李平安伸着脖子看了看,只看到几十个骑马的人,看不清踢自己的那个二公子在不在。

  刘大悄悄说道:“要是仗真打到咱这中军来,那也就没得打了,拼了命保住咱公子就行。”

  李平安点头表示知道。

  走了一阵,李平安隐隐约约看到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一道长墙。

  有多长?

  李平安向左望不到左边尽头,向右看不到右边起点。

  好一座雄城阔都。

  这就是大兴。

  整个大兴城,就这样趴在地平线,睥睨城下蚂蚁般的唐军将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