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39、回来了
 
39

系统在问:「宿主, 是否选择恢复并升级这张卡?」

在抓住了一瞬间的可能之后,谢知意却犹豫了。

机会只有这一次……这是她最后的筹码了。

这个世界里的池临,已经见证了谢知意的所有苦痛, 黑化得无法挽回。

她真的能拉住他吗?

而在这个世界的谢知意已经死透了的情况下,如果她真的“起死回生”,出现在池临面前,会有怎样的后果?又该怎样解释这科学无法解释的一切?

……一切都是未知。

“再……再等等。”她低声地说。

谢知意心事重重地继续走着, 不知不觉,走到了池家的集团大楼外。

她停下脚步,等了没有很久,就看到了池临。

这一代池家年轻的继承人身形萧肃, 面容带着说不出的煞气。旁人经过, 都恭敬地喊“小池总”。

谢知意识到, 她其实没有底气去面对那个全然陌生的池临。

于是她眼睁睁地看着池临被人簇拥着走进了大楼,却始终没有上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楼外再次停下一辆车。

这次走下来的是上官琛。

他的神色十分疲惫, 像是很久没有休息好, 显然备受“痛失所爱”的折磨。和池临的暗地疯魔表面收敛相比, 男主简直沉痛得路人皆知。

很快, 后边又追上来一辆车, 谢微澜从车里匆匆下来,试图去拉住上官琛。但刚接触到对方,就被上官琛一把甩开了。

“你身体有她的一颗肾, 所以我不动你,但是——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这张脸!就算再像,你也不是谢知意!”

谢微澜抓住最后的希望:“可我还怀着你的孩子!”

上官琛决绝地说:“我已经明白了,从始至终——我的心里没有你, 只有谢知意!”

谢知意在远处,被迫看到了这一幕原书中的虐恋场景,只觉得搞笑。

男主的爱也好痛也好,就要拉着所有人一起陪葬,就好像他并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可是池临,凭什么池临就该承受后果呢?

等谢微澜一脸崩溃地跌坐下来、上官琛面色沉痛地走进大楼,谢知意才忽然反应过来,已经快要来不及了,她必须尽快阻止池临!

因为在空间中走完了一遍时间线,她现在已经捋顺了原文的剧情——在女主险些被车祸被下毒,池临就开始了暗中对各路配角的报复。

而经历挖肾之后,池临一边疯了一样准备打压上官琛,一边四处寻医。但她还是没能挺过去,此时的池临彻底黑透,可男主的虐点却已经结束了——

换句话说,作者已经不舍得再虐亲儿子,却无法合理地让前期过强的大反派失败,也没法克制他疯狂的报复欲,所以,干脆直接写死。

现在,上官琛已经找上门来,说明双方的冲突显然已经摆到了明面上。

如果谢知意继续犹豫下去,就会在这个世界,再一次目睹池临离开。

……她不能允许这种事第二次发生。

谢知意深吸一口气,她如果贸然闯进大楼,有可能会被上官琛或谢微澜等人撞见,实在不明智。

而她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在大楼外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等。

想来她并没有等过池临,可过去的那么多次“偶然遇见”,其实都是池临默不作声的等待。

这一次……换我来等你。

那一天谢知意在外边坐了很久。

上官琛出来了,池临的助理出来了,公司里大大小小的员工出来了……

始终没看到池临的身影。

等到天色都黑透,大楼外已经没有车子往来,谢知意甚至怀疑池临已经离开了,而她没有发现。

谢知意只好站起来,绕着大楼漫无目的地走。

忽然,她看到远处大树下的长椅上,池临正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他身上昂贵的定制西装也皱了,精心抓过的发丝垂落几根。属于“池总”的严肃感消失一空,他露出了真实的迷茫。

等做完这些,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就算上官琛再死一万次,他带回来的女孩也回不来了。

“……池临。”

一道声音从温凉的夜色中响起。

很熟悉的音色,池临的手微微一颤。

谢知意鼓起勇气,慢慢走到离他不远的地方,再次叫了一声:“池临。”

她其实很忐忑,不知道走出这一步的后果是什么。

可她不忍心看池临一个人被夜色淹没。

这一次,对面的男人才终于抬头。

隔着呼啸而过的光阴、时空、失去,再次四目相对。

而那个沉郁的男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竟然只是呆愣。

那一瞬,谢知意好像又看到了她喜欢的那个男孩。

她在出声之前想过一万种可能。可能池临会不相信他看到的,以为她只是幻觉。

等他相信之后,或许会抓住她疯狂地问,你为什么还活着。

或许他终于绝处逢生,抓住这次机会,把谢知意在时他所有没能说出口的话全都倾倒给她。

有或者……也可能在黑化中发疯,把她彻底困在这里。

所以谢知意赶到忐忑,因为她完全无法预估池临的反应。

但没有。

全都没有。

谢知意猜测的那些反应,全都没有发生。

眼前的池临在那一瞬的呆愣后,然后终于站起身,慢慢走到她面前。

这几步路间,距离拉近,谢知意终于看清,他一寸寸红了眼眶。

直到走到面前,他的手轻轻抬起,缓缓地摸上了她的侧脸。

谢知意仰起脸,眼底控制不住地也在发热,身体微微战栗。

“真好啊。”

她听见池临开口。

“——你的疤好了,”他竟然笑了起来,“真好。”

这次换谢知意愣住。

然后下一刻,无数次鼻酸眼热也忍住了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砸进地面。

有人痛失之后,疯狂坠落。可当希望再临,他不问她的来路,也不问她的去处——却只在意你17岁那年,眼角伤的疤好了。

谢知意在这个夜晚终于痛哭失声。

……

谢知意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才是那个情绪波动更大的人。

而池临从见到她之后,似乎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

那些疯狂的报复、巨大的压力似乎都被他搁置起来。

他只是安静地陪着她,给谢知意掏出了能找到的所有纸巾,最后又穿着昂贵西装跑去便利店买了纸和水回来,等谢知意自己平复。

谢知意揉了揉通红的眼,抬起头看他:“你不问我吗。”

已死之人出现在面前,换做普通人,可能早就吓得魂飞魄散。

但池临从第一眼,从看到她完好没有伤痕的脸开始,就知道这个谢知意不是哪个谢知意……可她依然还是谢知意。”

“我很高兴,你来找我,”池临摸了摸她的头,“而不是上官琛。”

谢知意微微一怔。

池临大概还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男主——的确,对这一辈子的池临来说,到死他都没能得到喜欢的人的喜欢。

谢知意连忙道:“我完全不喜欢他了。”

池临垂眼看了看她,然后笑了:“看得出来。”

“你一定走过了很多地方,看过了更多世界,所以变得……”

谢知意红着鼻尖:“变得怎么了?”

“更好了。”池临笑。

他的笑从嘴角延伸到眼尾,是带着暖绒的,真的在为她高兴。

谢知意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触动了一样,莫名打开了话匣子。

那是她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的十年,却在这一刻,在另一个时空里,全部告诉了池临。

池临一边陪她在夜色里慢慢走,一边认真地听她说的每一个故事。

她讲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当了厨神,可最初却天天被油烫,颠勺也颠不动,拼死拼活很多年才终于站到行业顶点。

她讲自己穿到豪门里,从不受宠的女儿最终继承了家产,过程中被哥嫂兄妹各种乱斗,最终顽强地立于不败之地。

她讲自己还在娱乐圈里混过,原本是选秀里最不被人看好的花瓶,却凭着对乐器的精通一路蹿红最终c位出道,但其实那些技术都是她没日没夜练出来的。

谢知意讲了很多很多,很多细节被她从记忆里翻找出来,有趣的、辛酸的、全都告诉了眼前的池临。

他们两个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远处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隐约是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谢知意喝光了池临给他买的水,一转头,发现池临的表情从温和中多了一丝欣慰。

他想,原来我的女孩,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在没有他的地方……成长得这样好。

谢知意看懂了他的意思。

天快要亮了,幻梦一样的良夜终将过去。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宿主077号,您再在此逗留时间过长,是否选择留下?」

「终极奖励仍未兑现,总台希望您尽快做出选择,否则将被强制留下——」

「传送矩阵将在天亮时开启,请宿主尽快决定!……」

池临似有所感,转过头安静地问她:“你还是会走的,对吗?”

黑化系统和总台共进退,提示音也适时地响起:「请问宿主是否恢复并升级【随身空间卡】?」

谢知意听着耳边纷杂的声音,看着眼前的池临,轻声说:“是的,但我还想带你走。”

她不确定眼前的池临会不会继续执迷不悟地和男主刚下去,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还有多久会被剧情抹杀掉。

而她也已经清晰地意识到,不管是哪个池临,不管经历了多少。

爱都没有变。

“恢复技能卡。”谢知意在心里对系统说。

系统发出长长的「滴——」,然后那张已经过期的卡面重新掉落,并且得到了升级和重塑。

「恭喜宿主,现在您拥有了最高维度的随身空间,可以伴随您去往您选择的养老世界,携带您想带的任何东西。」

「本系统即将与您解绑。宿主,我佩服您的智慧,希望您能幸福——」

池临站在她面前,看着谢知意表情细微的变化,歪了歪头:“带我走……吗。”

谢知意点点头,当着他的面,凭空打开了那个熟悉的空间。

池临神色有些惊讶,但想到谢知意给他讲述的那十年,便也接受了。

上一次使用随身空间,是和太子爷一起去野营的那次。她为了照顾好他们两个人、偷偷准备了大量的物资,假装让池临找到。然后两天一夜,在太子爷身边刷出了十几万的黑化值。

现在想来,那时的流速之所以那么高,是因为池临早就喜欢她了。

所以同行,独处,共食,对他而言都是快乐。

谢知意走进空间里,一低头,看到脚边散落的几个红薯,鼻头微酸地笑了出来。

上次没用完的物资竟然还在,并且静静地停在这个空间里,完全没有变坏。那红薯是她想办法让池临“挖到”的,然后坐在野林的小溪边,香喷喷地烤。

再往里走,还散落着很多当时她随手放进去的东西,比如池临给她捡的石头,还有池临手欠编的丑丑的花环……

再往里走,放着他们当时一起睡过的帐篷。走出营地之后,物资都被留在里边,谢知意偷偷把自己买的收了回去,想着有机会还能再利用。

现在看着,变成了让人怀念的旧物。

那个和她一起睡帐篷的人,现在还生死未卜。

谢知意蹲下来,忍着想哭的冲动,地把折叠的帐篷抖开,然后忽然在透明的塑料窗户上看到了几行字。

她眨了眨眼,连忙翻转过来,然后看到上边有一篇日记。

估计是躺着写的,因为不好着力,所以歪歪扭扭。

“现在是20xx年x月x日,半夜2点。”

“我他妈累死了,但我睡不着。

物资也没找够,但我很快乐。因为我喜欢的人躺在我旁边十厘米处。

我很喜欢她。

我很爱你。谢知意。”

谢知意再次掉了眼泪。

……

这辈子的池临也走进了空间里,站在她身后,看到了那篇日记,神色震动。

许久后他缓缓地笑起来,“我知道了。”

谢知意擦掉眼泪,站起身,“什么”

“你不喜欢上官琛,后来,你喜欢池临了。”他说,“但是池临出了问题,是吗?”

天色将亮,谢知意就快离开这个空间。可此时她却忽然意识到,这个池临和那个在帐篷上写日记的池临,的确不是一个人了。

他很温和,很冷静,更强大,一样地爱谢知意。却……不是她喜欢的那个池临。

谢知意进而想明白了更多事——如果她能阻止这个世界的池临不再去和男主抗衡,不走上作者安排的死路……那池临为什么还要跟她走?

她又凭什么让他在一无所获的同时,还要放弃一切去救一个死了的“自己”?

就算她把池临的命带了回去,那个曾经在她旁边偷偷写日记的池临也不在了。

一个空间里只能有一个角色,就像这个世界的“谢知意”死了,她才能落在真实的土地上。同理,这个世界里的池临和她回去,也只会留下一个池临。

或许重合,或许重塑,可她喜欢的人还是不在了。

“是啊,我喜欢池临,可他走了。”

谢知意的眼泪无法克制地流了下来。

许久后,天光大亮,她耳边响起一声轻叹。

“我原本想要留住你的,”池临轻轻笑起来,“但好像不行,我舍不得。”

谢知意抬起泪眼。

“我很羡慕那一个我,”池临看着她,眼底浮起微末的笑,“因为你喜欢他。”

池临看得比她还明白。

谢知意的耳边,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

「传送矩阵进入开启倒计时,请宿主尽快做出选择!」

池临看着她,笑得纵容:“所以,你来带我走吧。”

谢知意无法开口,她面对池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

而池临却为她牺牲了一切。

谢知意艰难地摇摇头,说出实情:“其实你只要过好自己的人生,不去理会上官琛,就可以安稳地过下去。”

池临微一点头,说:“但是你还是要离开,不是吗?你走以后,我知道我还会走上那条路。”

谢知意怔怔地看着他。

系统倒计时完成,传送矩阵进入启动程序,熟悉的光晕渐渐泛开。

“谢知意,”池临低下头,带着一种彻底的释然,“承蒙你出现,对我是一种成全。”

光照在谢知意脸上,泪痕清晰。

“以前我没说的,现在你知道了,而且,你也爱上‘我’了。”他的声音笃定含笑。

此时的谢知意眼前被系统排列的无数世界和角色占据了视野,有拥粉千万的巨星,有成名的艺术家,有一辈子不愁的富二代……

只有最后一个不起眼的、灰扑扑的世界,是她来时的路。有她牵挂的人。

「请宿主在系统为您提供的各个世界角色中,做出最终选择。」

「一经选择,不得更改,那将会是您走向生命尽头的世界。」

「那会是您的一生。」

“我不想第二次被你留下了。”池临看着她被光晕包裹,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谢知意。”他笑起来,念她的名字。

像是已经念了无数遍。

谢知意忍不住去抓他的衣角:“你——”

“我已经没有遗憾,从当年——到现在。所以……就让我留在他的梦里。”

他笑着,率先走进那空间里。

“我希望你和池临在一起。”

“池临永远爱你。”

传送矩阵开启,光晕大盛。

-

谢知意落下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湿的。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的眼泪都要流干了。

再睁眼,她发现自己回到了走之前的地方——池临家的客厅,沙发旁。

时间静止在除夕夜的那一刻。

池家太子爷正在告白,呼吸却骤然停止。

一切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停止在那一刻。

而就在她呼吸的这一秒,声色一起鲜活起来,远处传来爆竹声——

谢知意神色紧张地看着眼前的池临,他还没有醒来。

池临……

池临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了初见谢知意,又梦见她一生凄惨,最后死去。

他像是重新经历了“他”的人生,重新爱了一辈子,最后撕心裂肺。

苍白的谢知意,沉默的谢知意,墓地里冰冷的石碑……

疯狂的他自己,报仇的他自己,最后手术台上熄灭的灯……

像是无比糟糕的剧情,充斥着糟糕的矛盾和冲突。他在梦里全部亲身经历一遍,在梦里痛到无法出声,灵魂被鞭笞到死后,池临才听见遥远的一声笑叹。

“去吧——”

这一声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呼吸和心跳全都恢复。

池临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谢知意,怔忪无法回神。

谢知意看着他的眼睛,下意识捏紧了拳头。她像是走了很久的旅客,不知道终点等她的是谁。

许久后,池临才愣愣地说,“我们……死后一起上天堂了?”

谢知意一怔,随后笑出声。

一边笑,一边忍住眼泪。

那个池临终于留在了他的梦里,把她的池临还给她。

然后只求她这一生得偿所愿,幸福喜乐。

“没有……还在人间。”谢知意说。

池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我做了个梦,梦里我们都……很惨。”

但强烈的苦痛被“虚惊一场”所代替,取而代之的对眼前更强烈的珍重。

池临伸手抱住了谢知意,问:“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

谢知意眼底含着一点眼泪,笑出来:“刚才,你说……”

她闭上眼,复述了那个人的话,“你要永远爱我,和我在一起。”

池临的脸还来不及红,先手忙脚乱地去擦她的眼泪。

“怎么哭了啊,我、我是啊……我这辈子都只想和你在一起。”

客厅的电视机开着,春晚进行到了“难忘今宵”。

今宵的确,终生难忘。

谢知意回抱住池临。

从此以后这本古早虐文的剧情全部结束。

没有男主女主,没有反派。只有我和你。

“新年到了,”谢知意说,“春天也到了。”

池临低下头,吻掉她的眼泪,接上了她的话。

“春天,还有以后所有四季。”

“都会是甜的。”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下课写到现在终于写完了!

剩下的都是糖了!!!

(预备给大家玩玩那个jjb抽奖,我去研究研究怎么玩

(爱宝子们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