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29章 歪瑞古德!双更合一
 
30

“袁锋你们知道吗, 一个投资制片人。”

“好像听说过,前一阵那个很火的电视剧就是他投资吧——”

“怎么突然提起他?”

夜总会19层豪华包厢,少爷小姐们坐在一起闲聊。

上官琛依然坐在主位, 裴紫嫣温柔地坐在他身边,给他倒酒。

刚才闲聊那几个人往上官琛边看一眼, 压低声音:“我叔伯家里开酒店, 他说那个袁锋在他们酒店订了套房, 看到了谢微澜,和……”

“和谁和谁?”

那人也是有点兴奋,声音控制不住:“和谢知意!”

“!!”“嚯, 好家伙——”

“真玩啊!”

上官琛猛地站起来,他如暗夜之王一般投下阴影,低沉地问:“哪家酒店?”

问到地址,上官琛就大步离开包厢,留下满室唏嘘。

裴紫嫣再次被一个人扔在这里, 不由地捏紧了拳头。

又是谢知意……

上官琛大步流星地走上自家车, 如残暴的君王一样发出指令:“开车去xx酒店!”

“是,少爷!”

车子在疾驰,窗外景『色』飞快倒退。上官琛目光冷沉:为什么!他为什么还要管这个女人!

明明紫嫣那么合他心意,他却还是因为谢知意的就把她扔在原地?

上官琛在疾驰车流中终于懂——

该死!他爱上她!

他不能忍受别的男人碰她!

……

此时,“即将被别的男人碰”谢知意——

表情“慌张”而内心十分随和地、观摩着人类返祖现象。

袁锋:“噗!噗噗!滋——”

谢知意尝试着翻译一下:“你说你不知道为什么样?”

袁锋:“噗呲!噗噗噗——”

谢知意从酒店套房找到了一把印着logo伞,开挡在自己身前,脸上带着恰到好处害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希望我报警还是叫救护车?”

袁锋崩溃,他只喜欢把女人玩出水!而不是自己喷水啊!

谢知意大概知道他心里龌龊想法,举着伞一脸天真地补充一句:“你不是很喜欢湿吗?”

袁锋:“噗噗!噗噗噗!”

子不喜欢!!

看得出来他确很崩溃, 又给谢知意刷出了两千黑化值。

就在这时,浴室里水声停。没过多久,谢微澜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袁锋一个转头,对着谢微澜就是一通狂喷。

谢微澜满头满脸的水:“……???”

谢知意站在远处,看着眼前画面,问:“你们俩是因为物种才搅到一起的吗?”

谢微澜也一脸震惊:怎么你也喷东西了!好巧啊??

谢知意对袁锋说,“不瞒你说,家妹也有过类似症状,她之前喷过火。”

袁锋听见之后,立刻抓住谢微澜:“那你是怎么好的?!”

谢微澜又被喷了一脸水,刚才个澡算是白洗。而且她完全听不懂袁锋在说什么,只能试图安抚他:“冷静!袁先生!请你先冷静下来!”

袁锋:“你别想跑!只要我没有恢复正常,你就不能走!”

谢知意远远地旁观,大概猜出了袁锋意思,『露』出欣慰的笑容。

火娃,水娃,你们要互帮互助呀!

就在豪华总统套房一片狼藉时候,忽然,房门被人从外踹了一脚。

谢知意下意识地以为是池临赶来了,结果就在下一刻,隐约听到了一声“啊~~”痛呼。

“……”谢知意沉默一瞬,原来是弱柳扶风上官公子。

结果上官琛冲了进来!

谢微澜见状,面『色』剧变,连忙抱住自己肩膀:“阿、阿琛哥哥,我不是!——”

而上官琛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他看着一身湿漉漉袁锋、和在角落里一脸“惊恐”谢知意,直接自动脑补完成剧情——

上官琛直接大步流星走到谢知意面前,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搂住了谢知意。

谢知意『露』出了今夜第一个震惊表情:“??”

上官琛把她的脑袋按向自己胸膛,深情而自责地说:“我来晚。”

“……”谢知意连忙支棱起来,“你来早了。”

上官琛完全沉浸在自己男主剧情当中,恨恨地说:“我绝不让其他男人碰你。”

谢知意推开他:“串戏了大哥!”

上官琛已经彻底想通,明白了。为什么必须要经历一些考验,他才能明白自己心呢?谢知意之所以离他越来越远,甚至走到了别人身边,其实都是他推开!

所幸,还并不晚!他不是来了吗?

他在谢知意最需要他时候,从天而降,救她于危难之时——

没有女人可以逃得过英雄救美,谢知意就是他所有物!

上官琛转向袁锋,一脸霸道:“谁给你勇气,动我上官琛女人?!”

袁锋:什么??

谢微澜傻了:“阿琛哥哥,我姐姐不喜欢你啊?她什么时候是你女人?”

上官琛被谢微澜屡屡拆台,额角青筋暴跳:“你闭嘴!里没有你说话份儿!”

谢微澜急了:“怎么没有?袁先生是我客人!”

上官琛才发现谢微澜装扮,顿时面容更沉:“谢微澜,你就这么自甘堕落!?”

一直憋着没说话袁锋终于忍不住喷水:“你骂谁呢?!”

上官琛为被喷火卡直接伤害过人,瞬间也是脸『色』一变:“你、你怎么也?!”

三个人陷入了鸡飞狗跳、水花四溅谈话。

而谢知意悄悄逃离了战场。

从目前来看,她基本切断了袁锋个变态男配战斗力,接下来的段时间里,除非她愿意,袁锋都要保持喷水湿身模式。

只能火娃和水娃互相自救(摊手)

相比较而言,可能上官琛更难办一点。位好像又激发男主之魂,一顿莫名其妙英雄救美,又把自己当个人,以及不把女人当人了。

谢知意溜溜达达地走出了酒店,看看时间,琢磨着还够可以去超市买食材。

但没走几步,

她就迎面看到了匆匆而来的池临。

他走得很快,几乎就是在跑,脸上没有表情,并不暴躁也不生气,却好像沉着一团怒气。

看到谢知意之后,他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谢知意的手腕。

“有没有?”他声音还带着喘。

谢知意被他捏得都有点痛感,但她只是摇摇头,“没事没事,别担心。”

上官琛在arty上一走,消息就在豪门圈里传开。唐北清把消息告诉他时候池临还在开,但他直接就冲过来了。

袁锋是玩得很脏的那种人,他不太敢想那个人会对谢知意用什么手段。

池临一边上下检查她情况,一边问:“怎么过来的?”

谢知意实话实说,“那人手下找了块布蒙我,被我躲了。”

池临紧紧地蹙起眉,然后问:“你没吸到?”

“没有没有,”谢知意怕他担心,连忙道,“闻到之前我就屏住呼吸了。”

但她这样解释完,池临好像并没有缓和迹象,反而更生气。

“那为什么还要上车?”池临漆黑眼珠子盯着她。

谢知意试图让他安心:“我知道自己不有呀,你也知道,我拳头很硬的。”

她还举起胳膊比一个“大力”姿势。

但池临的表情却更不好了。

谢知意难得有点慌,手心都冒出一点汗意。

完。

哄不好了。

池临没有放手,就那样拉着谢知意,慢慢往前走。

岁末的冬日风寒昼短,今天的最后一个夜晚已经到来。

谢知意稍微落后他一点,两个人就样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谢知意听见池临开口了:“但我还是怕你受伤啊。”

谢知意一怔。

同样的话,很久前池临就对她说过。当时她觉得,种被朋友担心感觉真很好。

而现在……多很多别的情绪。

谢知意往下拽了拽他胳膊,池临回过头。

“我错。”谢知意小声说。

让一个爽文大女主低头并不容易,但谢知意却没有觉得艰难。

池临垂眼看她:“真吗。”

谢知意点头:“真,下次不。”

她孤军奋战太久,忘让在意她的人担心。

但以后,不。

池临抬手,似乎是想『摸』『摸』她脑袋,却忽然听到远处人声嘈杂,还有一阵阵的欢呼。

谢知意顺着声源看过去,发现他们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金伯利顿。

钟楼底下聚集很多很多学生,其中不乏一起来跨年的情侣。人们挨挨挤挤地站在那块小广场上,仰头看着夜空,和钟表盘上一点点划过去的分针。

池临的手松开,又抓紧,次抓住了她的手。

“我们也去!”

谢知意:“哎——”

掌心接触地方一片温热,是物理接触,却产生比物理接触高得多实时流速。

谢知意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她也不想探究了。

还有一点点时间,新的一年就要到来。

人『潮』越发汹涌,有人挤过来,又挤过去。

谢知意控制着自己身形,忽然被池临的臂弯护住,往他那边带了带。

他怀里没风,不冷,很安全。

是一个拥抱。

池临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而恰好就在这时,秒针划过最后一秒,钟声长鸣——

烟花骤然跃上天空,炸出绚丽的光。人们欢呼着拥抱。

谢知意说:“新年好。”

池临点点头:“新年好。”

他那句藏进钟声里话是,新的一年,希望我能有立场——

喜欢你。

……

电视里主持人们齐声欢迎新年到来,满脸喜气洋洋。

新年钟声已经敲响。

但人类悲喜并不相同。

唐北清和池向阳吃着中午剩菜,在池家的客厅瑟瑟发抖。

俺的、

俺的佛跳墙呢?

qaq……

-

新年到来,池临做第一件事,是联系了国内某地下人类学实验室。

“是的,从嘴里喷。一直喷。”

“我可以提供实验经费,主要是我对实验结果非常好奇。”

“那么合愉快。”

池临挂电话,神『色』冷冷沉沉。

助理从外走进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噤声。

其实太子爷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冲动易怒,但其实认真起来是个挺恐惧的人。不说别的,就各家同龄年轻一辈,论业绩都要被池临吊。

助理等池临放下手机,才递上文件,试探着问:“少爷,那个袁锋……”

池临漫不经心地打开文件夹,“死了。”

助理:“!”

他是想问,那个袁锋真喷水吗?他好好奇啊!

他等着池临签完文件,才又努力试探了一次,“那您是打算把他……”

池临嗤笑一声:“送去实验室,当小白鼠。”

助理彻底不敢问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他们太子爷放到电视剧或者电影里,估计是个大反派什么。

当天池临要去参加一个会议。

结束后,他们从写字楼走出来,迎面遇见上官家的人。

上官琛走在最前方,穿着『性』感暗花衬衣,敞开两颗扣子,头发也着发蜡,看起来容光焕发。

助理站在持临身后小声嘀咕一句:“上官公子是整容吗?怎么变漂亮了?”

上官琛已经走到跟前,斜斜一笑:“池少爷?好巧见到你,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借一步说话?”

池临对他没有半点好脸『色』,嗤笑一声:“借你一拳还差不多。”

上官琛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但随即,又『露』出了自得笑容。

他挥退身后的秘书和保镖,然后走上前,用只有他和池临听得到的声音,低声说:“经过次事件,让我终于确定,我心里人是谁。”

池临

的脸『色』顿时非常臭。

上官傻『逼』,应该是他辈子见过最自信傻『逼』。

就这傻『逼』弱不禁风、娘们唧唧的样子,还敢肖想谢知意???

“你心里是谁?”池临看着他,“是你爹我?”

助理:“噗——对不起。”

上官琛面『露』不虞,但他现在自我心态调整的能力非常强,随机笑起来:“并且,次的也让我想起很多以前。”

“曾经,谢知意那么爱我,只不过我没有珍惜~她曾经为了我,跑到那么远去买新鲜食材,只为给我做一道我爱喝清炖羊肉汤……”

池临用舌尖『舔』『舔』牙齿,表面上风轻云淡不在意:“那算个屁?现在她天天用我家厨房。”

上官琛:“总之,我确定自己心。只要我上官琛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

池临:“傻『逼』自有傻『逼』福,加油。”

上官琛:“你!”

太子爷大步远去,助理连忙跟上。

他从后边看,池临的背影走得四平八稳。

但是看脑袋『毛』,估计都快被炸飞。

……

今天谢知意过来池家,本来是要给他们补做佛跳墙。

那天晚上她和池临双双鸽掉跨年行为遭到了唐北清和池向阳的强烈谴责,于是谢知意承诺补做,池临勉为其难地接受把他俩的碗也洗。

但是到了池家之后,她才发现池临整个人蔫哒哒。

他还是习惯『性』地站在谢知意旁边帮忙录视频素材和下手,但明显整个人有点心不在焉。

谢知意把一盅食材全都处理好,放进蒸箱盖上盖子后,才转过身问池临:“你怎么呀?”

池临的脸撇向一边,别别扭扭地说:“不想吃佛跳墙。”

谢知意:“啊?”

还是池临头一次表示出不想吃她做东西,以前都是做什么吃什么,而且还抢。

不过谢知意对他莫名宽容,“那你想吃什么?”

池临看她一眼,视线又撇开,故意说:“我想喝羊肉汤。”

“啊?”谢知意没明白他怎么突然想喝个,“羊肉汤?行是行——”

“怎么?”池临看她一眼,低下头,“你不是给上官琛做过吗。”

他声音小小的。

委委屈屈。

谢知意瞬间就被击中。

谢知意一边心想上官琛个是不是在池临面前『逼』『逼』了什么,一边伸出手,『摸』了『摸』他头。

“我早就不记得给他做过汤了——而且,我那时候做一定很难吃。”

池临的脑袋下意识地在她掌心蹭了一下。

谢知意:嗷。

池临被谢知意顺了『毛』,人就完全好。

上官琛那个几次丢人现眼的玩意,也只能回忆一下以前!

太子爷一振雄风,雄鹰起飞,甩了甩头发:“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谢知意:“等着吃就好啦。你特权。”

池临听完,恨不得翅膀直接扑扇上天。

——真应该让上官傻『逼』听听!哈哈哈哈!

而谢知意也在心里骂上官琛。

按照接下来的走向,上官琛看清自己内心,要开始大步走感情线,用他那种古早霸总男主方式刺激女主表达出更多对他爱。

而他身边带球跑和金丝雀,意识到女主真走进男主心、真影响到她们的地位,更是狗血泼天烂齐飞,挖肾车祸等等接踵而来。

傻『逼』男主!惹是生非!

谢知意想,真是不守男德!

她刚样想完,系统忽然发出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黑化值增幅已达下一阶段定量,本次掉落技能卡——【男德卡】。」

谢知意:“?”

啊?

……

上官家。

裴紫嫣在帮上官琛挑选待出门要穿的衣服。门课她在家是专门有人教,就是为能够胜任豪门太太的职务,所以配『色』、面料、配腕表等等,全都不出错。

段时间以来,上官琛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服务。

但裴紫嫣知道,她始终有一个高山一般的对手存在。

就算上官琛嘴上不说,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心里有那个女人——

经过上次,裴紫嫣已经完全了解了谢知意对上官琛影响力。她非常聪明地没有询问上官琛,甚至没有责怪他为什么把自己丢在夜总会就跑。

裴紫嫣只是默默做好自己金丝雀本职工作,然后计划着要怎么把上官琛心里谢知意摧毁掉。

为了嫁进上官家,她不惜付出一些代价……

上官琛正对着镜子看自己扮,今天裴紫嫣挑选衬衣也很符合他心意。

整个人更加器宇轩昂,却又不失『性』感。

裴紫嫣也非常配合地用仰慕眼光看着他,然后为他整理一下衬衫扣子。

但就在这时,上官琛忽然顿顿。

然后他像是被按开关一样,整个人重启了几秒,然后再看向镜子里自己,忽然道:“衬衫怎么能开两颗扣子?!”

裴紫嫣愣了:“怎、怎么吗?”

上官琛连忙把自己扣子全都扣好,往上扯了扯,“好男孩怎么能穿得么暴『露』!”

裴紫嫣:“……”

啊??

怎么回,上官琛好像又不对劲了起来?

楼下客厅,上官问天等着上官琛一起出门。

他看着上官琛身后的裴紫嫣,勉强也接受了她的随行。虽然他看不上裴家种小门小户,但好在裴紫嫣在上官琛身边能照顾好他,也算有点用处。

“收拾好?那就走吧。”上官问天看向儿子。

上官琛上下量了一下他父亲,忽然道:“爸,你也要好好扮一下自己,毕竟爱美是我们男人天『性』。”

上官问天:“什么??”

上官琛摇摇头,似乎是对他思想觉悟有些失望。

上官问天被上官琛整怕——他儿又出什么『毛』病?

临出门前,上官琛在玄关处穿衣镜又看到了自己。

他看着自己完美的五官,眼中却升起了阵阵忧虑。

“我怎么么好看?”上

官琛无力地捶向镜子,“我怎么么能招蜂引蝶?”

上官问天崩溃:“儿啊!你哪里有病!爹带你去看!”

上官琛邪魅一笑:“我没有病,男人,就是本本分分最重要!”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