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23章 上通下泄超肥双更合一!
 
24

付景言特意选在这家私人医院, 就是因为私密『性』良好。

想一个被圈内称为最『性』感的男人,身体上竟然出现了这问题,是绝不被人知道的!

今天医生告诉, 腹泻的问题似乎找不到原因,以平时就要保持饮食清淡, 心情舒畅。由于接受了长期以来的优质服务, 以至于付景言压根没有顾及到泄『露』的问题。

但偏偏!被池临遇见了!

还妈就在科室门口???

付景言维持住波澜不惊的面『色』, 淡笑着点点头:“哦,我有一个朋友,有这方面问题。”

池临刚才的烦躁感已经消散了, 饶有兴致地点点头:“哦,朋友——”

付景言不动声『色』:“,没想到这么巧碰到池少,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话还没说完,男助理就从后边拿着单据匆匆赶来:“老板, 这里还需要您的签字!”

付景言:“……”

额角的青筋都抽了。

池临就差把“我笑是傻『逼』”写在脸上。

看着付景言强颜欢笑的脸『色』, 『露』出体贴的神情,“哦,朋友还得去签字呢,快去吧。”

付景言勉强道:“池少,慢走。”

池临走得确实很慢,大摇大摆走出去之后,抬手就给谢知意打了个电话。

待情敌,就要这样,赶尽杀绝!

“猜我刚才遇见谁了?”太子爷得意地问。

谢知意正在微博回复粉丝,漫不经心地问:“谁?”

池临神秘兮兮地说:“我在医院,遇见了付景言, 猜去看什么?”

“啊?”谢知意抬起脑袋,“去医院?咋了?”

池临愣了愣。

电话头也在安静地等回复。

一时间耳边有轻微的电流声隐约的呼吸。

池临半晌回过神,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吃了颗糖一样,从舌尖开始甜了起来。

“我没怎么啊,”说话声音都忍不住带着笑,“我没事。”

谢知意虽然自己正走在“肾衰竭而亡”的路上,但她池临的身体状况更担忧,毕竟上次运动会之后池临的反应有点出乎预料。

“去医院干嘛。”谢知意问。

池临:“我去看老头,说要——”

话音戛然而止,池临突然意识到,谢知意说家里的安排似乎并不好。

毕竟也不打算服从安排。

“——没什么,”池临把话题扭转回来,语气里仍然有藏不住的得意,故意问她:“怎么一点都不心付景言啊?”

谢知意打了个哈欠:“心干嘛。”

池临心想,不心,但是心我啊。

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

太子爷猛地咳嗽了两声,决定还是要把情敌打压到底:“我看见去肛肠科了,看来是这方面有点问题。”

“啊?”谢知意这才抬起头。

肛肠科?

她悄悄问系统:“半永久卡会怎么样啊?”

系统客观地回复:「可会部□□体机产生影响。」

谢知意的良心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谴责。

她决定再观察一下付景言的行为,如果好好做人,这张卡也不是不回收。

“惊讶吧?”池临得意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我也很惊讶。”

谢知意:“惊讶惊讶,确实惊讶。”

池临:“以以后离远点。”

谢知意:“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她琢磨了一下,以付景言这个风『骚』男配的『性』格,感觉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反正,继续搞事情。

就继续看肛肠科。

嗯。

-

由于最近上官琛谢微澜重归于好,于是上官琛再次恢复了谢家的造访,这商业上垂死挣扎的谢家无疑是一个好信号。

谢父谢母直接把奉为上宾,恨不得全家有人都来伺候——当然,们使唤不动谢知意做饭。以家宴也从酒店订购,送到家里。

此时谢父看着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上官琛身边的谢微澜,心思又活动起来。两家十多年结下的娃娃亲自然早就不作数,谢知意这个“未婚妻”的名头也名存实亡。但一阵的野营活动里谢微澜感动了上官琛,两人又有过样的经历……

谢父『露』出蔼的笑,主动问上官琛:“说父亲上官先生最近有意为寻找贤内助,还要举办盛大晚宴——不知道阿琛有没有有心仪之人?”

上官琛微微一顿,身旁,谢微澜『露』出期待的目光。

面容上闪过复杂神『色』,道:“有。”

谢父趁热打铁,“我们谢家最近虽然发展稍滞,但要得到上官集团的一点帮助,就百倍回报!这点,还希望阿琛转达给上官先生。”

上官琛目光『露』出轻微的嘲弄,谢家的不景气已经很难挽回,不过没有点破。

“我知道的,伯父。”

谢父谢母顿时『露』出欢天喜地的笑容,一顿饭也算其乐融融。

饭后,谢微澜把上官琛留下,递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圣诞礼物。

“阿琛哥哥,一路走来,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这里边有我为挑选的礼物,还有我的手写信,里边都是我想说的话。”

时至今日,上官琛已经信,谢微澜就是个最爱的女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无法满足,或许是出于男人的劣根『性』,偏偏已经得不到的爱更加上心……

谢微澜看着走神的样子,失落道:“哥哥不喜欢我的礼物吗?”

上官琛回过神,宠溺一笑:“傻瓜——我是在想,我给准备的礼物,会不会喜欢。”

谢微澜顿时『露』出甜蜜又惊喜的表情:“真的吗!”

“当然。”上官琛邪魅一笑。

谢微澜顿时献上红唇,两个人很快亲在了一起。

……

当晚。

谢知意刚推开门出来接水,远处谢微澜的房门就推开了。

凑巧得简直像是一直在等她出来。

谢微澜身上穿着精致的睡裙,袖子很丝滑,随着她抬手拨弄头发而垂落,『露』出手腕间的镯子。

因为这动作

实在太刻意,谢知意就很随便地看过去了一眼。

谢微澜瞬间捕捉到她的目光,捂嘴笑道:“,这是阿琛哥哥送我的圣诞礼物,梵克雅宝的手镯~”

谢知意:“?”

谢微澜笑得很幸福,然后状似不经意地问:“池少爷也一定给姐姐准备了礼物吧?们系么好。”

说起这个,上次池临问她礼物的事,她好像说让给介绍工作,后来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于是谢知意实话实说:“还真不知道。”

谢微澜一,顿时优越感爆棚——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有心的人早就准备好了礼物,而她都已经拿到手了~

“姐姐也别伤心,要不我把条香奈儿的项链送给吧!”谢微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心地说。

谢知意看着谢微澜,感受着这熟悉的、扑面而来的白莲气息,感到一阵欣慰。

真好。

谢微澜重拾自信了。

就又可以好好帮她刷黑化值啦。

……

第二天,谢知意走进金伯利顿,感受到了明显的圣诞氛围。

学校里的树上都挂了装饰物,女生们的穿着也偏红,也会戴一些圣诞树、姜饼人的头饰。

今晚就是平安夜,表演节目的活动会在明天,也就是圣诞节当天。到时候全校都会参与,场面非常热烈。

重拾自信的谢微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表演节目的机会,但她很有自知之明地避开了钢琴这一项,选择了舞蹈来展示。

谢知意认真思考了一下把技卡送给她的可行『性』。

正思考着,迎面就遇见了上官琛。

的样子看起来很算正常,夜夜网抑云、日日平地摔、间歇『性』弱柳扶风,仿佛没有在的容颜上留下痕迹。

不愧是被作者疼爱的男人,就是这么抗造。

“圣诞快乐。”上官琛深深地看着谢知意。

两个人明明隔不远,却好像离得么远,么远。

上官琛心里一阵刺痛。

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给谢知意准备的礼物,打开个精致奢华的盒子。

谢知意一看好家伙,这不是谢微澜手上个同款镯子??唯一的区别是,上官琛送她的这个是满钻的。

“……”真行啊,这男主。

上官琛看着她沉默的样子,唇角勾起一丝了然笑意:“我是不是第一个送圣诞礼物的人?女人,感动了?”

谢知意:敢动。

我现在就敢动。

她刚刚捏紧拳头,忽然见人群中掀起一片惊呼声。

见一辆眼熟的豪车公然开进金伯利顿的广场,高调地停在了谢知意面。

驾驶座上的男人走了出来,潇洒地甩上车门,看到上官琛手里拿的礼物,顿时嘲讽一笑。

上官琛脸『色』难看:“付景言,又来我们学校干什么?”

付景言笑了:“当然是同一个目的。”

系统“滴”的一声:「男主女主男配三角修罗场开启~」

谢知意:“……”

付景言勾人的视线落在谢知意身上,然后打开后备箱,顿时,围观群众再次掀起一片惊呼。

谢微澜们也正好在附近,纷纷到动静。

“微澜,看边在干什么?”

“好像有人告白,我们过去看看!”

见付景言的后备箱摆满了玫瑰,中间簇拥着一昂贵的包。金伯利顿不乏有钱人,顿时有人尖叫着认出来。

“哇!是h家的稀有皮!这个颜『色』根本买不到的!”

“我慕了!!”

谢知意回头看了一眼,上官琛已经不见了。

人群中的谢微澜眼睁睁地看到上官琛离开时手里还拿着一个同款手镯礼盒,再看人群中央的谢知意,脸『色』顿时有些扭曲。

赵新月在她旁边,酸酸地看着广场中心,“付景言真大方。”

谢微澜也控制不住自己嫉妒的目光。明明一开始付景言感兴趣的也是她,现在却谢知意出手这么大方!

付景言在有人的惊叹中,一步一步走到谢知意面,低头道:“收到这个礼物,开心吗?现在是全校女生羡慕的象。”

谢知意面无表情地看着。

“rry christas~为了,我赞助了们学校的圣诞活动,但是不用感动。”付景言凑近谢知意的耳边,声音诱『惑』,“因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礼物,就是,我。”

“啊啊啊——”

“好帅!好『性』感!”

“突然好羡慕谢知意啊啊啊!”

付景言发出一声低哑的轻笑,看着谢知意近在咫尺的脸,就算没有表情,也么让人着『迷』——忍不住有些口干舌燥。

“宝贝,怎么不说话?太惊喜了吗。”

“不。”谢知意终于说话了。

她刚才一直在思考,要不要使用技卡,比如让付景言原地喷个火什么的。

但她转念一想,现在的定量标准逐渐高得吓人。以池临提供的实时流速为例,至少要在太子爷身边呆个一整天才刷出下一张卡。

解决现在的情况,可以用更简单的办法。

谢知意抬起眼,也学着付景言的低哑声音,开口道:“我是在想,去肛肠科看好了没。”

需一秒钟。

付景言原地阳痿。

等到谢知意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转身离开,付景言才回过神,咬牙切齿地默念:池、临!!!

想要她?我就偏要抢走!

一定还会回来的!

……

当天广场上的事自然被o到了论坛上,有人发了帖子。

【不为金钱攻势动,说是全校女神不过分吧?】

主楼是几张照片,拍到了付景言的名包玫瑰,然后还拍到了谢知意淡定走人的背影。

1l:666,换我肯定走不动

2l:有一说一这大佬长得挺帅啊,以到底怎样才追到xzy?在线等急。

3l:2l,这边建议做梦更快

4l:3l+1

5l:我爱拽姐!!

……

池家。

唐北清给池临复

述这个帖子的时候,本来以为以太子爷的『性』格,肯定会暴怒。

毕竟付景言不仅抢在边送了礼物,还整这么高调,玩这么大。

但没想到池临的表情非常平静,非常闲适。

唐北清惊了,于是更加好奇。

按理说们还没成呢啊?而且据观察,谢知意贼直,太子爷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追上呢。

“不担心付景言啊?”唐北清忍不住问。

池临笑了,笑得非常意味深长。

“不担心。”说,“不足为惧。”

唐北清:“为什么啊??”

池临:“不懂。”

有难言之隐。天知地知我知谢知意知。

谢知意不会喜欢的。

唐北清:妈的,我也想知道。

忍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道:“以准备送什么啊?比个几十万的包还狠?”

“——就别管了。”池临给扔了一包东。

唐北清打开袋子,扯出一堆花花绿绿的装饰物,“干什么的?”

池临已经搬着圣诞树圣诞老人圣诞袜往客厅走了,“当然是布置啊——不然叫过来干什么?过圣诞?”

唐北清看着刚刚进门也被扔了一兜东的池阳,叹了口气。

罢了,们都是太子爷爱情路上的工具人。

……

晚上。

各个社交群里都在祝贺平安夜快乐,朋友圈不少秀礼物的,很有节日氛围。

谢知意照常营业。本来想做一个“龙『吟』苹果”『露』一手,可惜厨房里没有『液』氮壶低温满煮机这一类机器,以有点困难。

于是她花了点功夫,做了层酥脆内里香甜的苹果派。

这次的教程一发上去,顿时热烈反响。

[我来了我来了!!!]

[每天就等着意意发微博!仿佛自己都吃到了!]

[啊啊啊这个看着好棒啊!]

不知不觉账号已经积累了几万粉,之的一条教程还被营销号推上了热门。找她推广的商家也变多了,不过谢知意始终没接过。

毕竟目来看,还是以分享养号为主,往商业化推进还需要更多的考量。

她回复了几条评论,发了平安夜快乐,刚要收起手机,就收到了池临发来的消息。

池:[过来一趟]

两人已经很熟了,谢知意正巧想把这个苹果派送给,于是装好了就往池家走了过去。

走到别墅,才发现里边黑漆漆的没开灯,门也是开了条缝的。

谢知意挑挑眉,怎么感觉像是遭了贼。

她十分谨慎地推开门,『摸』着黑小心地去找灯的开。

就在这时,一双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说时迟时快,谢知意泰拳五段的本立刻发挥作用,直接反扣住方的手,“砰”地按到了墙上:“小偷抓住了!”

“…………”

场面一片静默。

半晌后,池临的声音幽幽传来:“是我。”

谢知意:“……哦。”

她松开了手,有点不好意思,“疼不疼?”

池临叹了口气。

这妈怎么跟预想的不一样啊???

边谢知意顺道看了眼系统,惊道:“咦,没骗我,打架的时候实时流速真的很快。”

系统:「……」

我没说过!!!

池临叹着气,重新牵起谢知意的手腕,这次方很乖,两人一起走到客厅。

圣诞树在一片漆黑中闪着光,上边挂着许多装饰物。树下还有玩偶礼物盒。

整座客厅也都被装饰过,虽然看起来歪歪扭扭,但是氛围非常温暖温馨。

“哇。”谢知意真情实感地惊讶了一下。

池临咳嗽了两声,重新走自己规划了好多次的剧情,克制住自己的紧张。

“个,平安夜快乐,希望岁岁平安。”

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束花,花上也有灯,显得梦幻而美丽。

谢知意接过花,抬头看了眼池临,被圣诞树花上的灯映出了轮廓,的神情有点紧绷的紧张,但看着她的眼神很专注。

“希望也岁岁平安。”她说。

今天接二连三被奇怪的人送奇怪的礼物,直到此刻她才真的有过节的感觉。

池临拉住她没捧花的手,往一边走去,“还有我送的礼物。”

们走到一扇门,推开——

谢知意眨了眨眼。

厨房?

池临靠在门边,得意地笑:“我把这个厨房送给,里边添置了有可需要的厨房用具,我还签署了合同,给永久使用权。”

谢知意走进去看了一圈,发现有东都是全新的,甚至是市面上最新的产品,一应俱全,简直是厨艺爱好者的天堂。

这是一个怎么都让人想不到的礼物。

甚至谢知意在边么多年,都从来没收到过这样的礼物。

“当然,不是说要做饭的意思,既然是爱好,就完全看心情。”太子爷补充道,“以,喜欢吗?”

谢知意回头,冲笑了起来:“喜欢。”

池临的心口砰砰跳了起来。

今天打算问两句喜欢。

现在第一句有了。

谢知意从厨房走出来,才发现实时流速飙上了新高。她想原来送人礼物是这么快乐的事情,早知道她也把礼物带来了。

池临捂了捂心脏,硬咳两声,转移注意似的看她手里拿的东,“这是给我的圣诞礼物吗?”

“啊,”谢知意愣了愣,“不是,的圣诞礼物我放在家里了,这个是我做的苹果派。”

池临稍微放松了一些。故作轻松地接过她手里的袋子,闻着甜甜的香味打开袋子,结果看到了一堆渣。“?”

谢知意:“……然后刚才打的时候给拍碎了。”

“……”池临顿了顿,“没系。”

再次拉着谢知意回到客厅,站在圣诞树,深吸了几口气。

谢知意仰着头,视线专注地等着说话。

池临感觉自己心都跳到喉咙了,开口:“谢知意,我其实……”

流速还在往上飙,就在

谢知意开始担心池临的心脏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人呢?怎么不开灯!兔崽子我知道在,快开门!”

池临的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老、头、子!!!

谢知意一声音,猜是池家的长辈,立刻非常明理道:“快去开门吧,我从后门走省得让人误会,的礼物我明天带给!——”

池临:“等——”

门铃声一声比一声凶,谢知意一边摆手让去,一边走的时候还顺手帮把灯打开了。

客厅大亮。

人已经走了。

池临着一声声的门铃声。

发出一声巨大的“草”。

-

直到第二天,太子爷的脸都臭得生人勿近。

即便收到了谢知意送给的高端网球拍也难以抚平的愤怒。

——妈的!么好的时机!么好的氛围!过去就没有了!

老头还带了个什么宝宝蓓蓓的过来,池临一块都给轰走了。

“开心点嘛,付景言正在看呢。”唐北清悄悄说。

池临顿时坐直了,翘起二郎腿,神『色』倨傲。

坚决不让情敌看出败『色』。

虽然告白没成功,但礼物送得成功,还是比上官傻『逼』付傻『逼』强多了。

此时们坐在金伯利顿大会堂,今天是圣诞节表演活动。

是谢知意托唐北清给自己留个位置,忙完就过来。毕竟这大型表演现场,是够发挥张特长卡的最好时机,她可不错过。

因为谢知意要来,以池临才同意过来。

付景言收回目光,继续在场内寻找谢知意的身影。作为校方合作伙伴坐在第一排,刚才已经看过节目单,并没有谢知意的节目。

俯身叫来主持人,耳语几句,方表示没有问题。

付景言靠回椅背,重新『露』出优雅的笑意。

活动正式开始,边是几个小品、乐器演奏。

谢知意从后门走进会场的时候,正好是上官琛的节目。

选择了一首钢琴曲,弹奏过程中正好抬眼,上谢知意的视线,十分深情。

谢知意想:嗯,备选1号。

紧接着谢微澜从她身边摇曳生姿地走过,去后台备场。

备选2号。

究竟把技卡送给谁呢。谢知意一时没有灵感。

“特长可以随意填写吧?”她问系统。

系统:「是的。但值得提醒的是,特长需要是特长。」

谢知意陷入深思。

就在这时,上官琛已经表演完了。她准备先坐到池临们边,但就在这时,台上的主持人突然开腔——

“刚才的琴音真是让人沉醉,信大家一定意犹未尽!就让我们把目光投金伯利顿的钢琴女王——谢知意小姐!”

这突如其来的环节直接把有人搞蒙,而追光灯却早有预谋似的,直接打到了谢知意头顶。

有群众虽然不明以,但也立刻开始欢呼。

谢知意:“??”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话筒里传来另一道谢知意小姐弹钢琴一流,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为伴唱?”

隔着大半个会堂,谢知意上付景言油腻的笑脸。

……缘来是。

“付景言哎——”

“昨天刚给谢知意送名包呢,看来是势要拿下了!”

“好浪漫啊,这攻势谁抵得住?

付景言英俊潇洒地抬了抬手。

上官琛、池临都在现场,要们展示,可以谢知意同台表演、如此登!

谢知意还真就朝舞台走了过去。

路过唐北清都按不住的池临,她安抚『性』地压了压手。

看我的:)

她一边走上舞台,一边问系统:“特长是放屁可以吗?”

即时生效,极度强化,使之成为持卡人必然展示、引以为傲的特长。

但系统说:「很遗憾不可以,放屁不是特长。」

谢知意站上舞台,坐到钢琴。

付景言也拿着话筒走来,优雅地单手支在钢琴盖上,目光诱『惑』地落在谢知意脸上,“弹,我来唱。”

谢知意被油糊住了。

灵感也终于来了。

【特长___】,要符合填写规范就可以。

“我知道填什么了。”谢知意说。

系统:「需要逻辑自洽哦。」

“非常自洽。”

谢知意无视了特长后边的下划线,而是在边写了个“打嗝”。

【打嗝特长】,合情合理。

「……」系统卡了几秒,才发出提示音:「滴——技卡加载成功,象:付景言。」

谢知意也『露』出了微笑,手指敲下一段轻柔的伴奏。

付景言的嘴靠近话筒,准备发出『迷』人的声音,却猝不及防地“嗝——”了出来。

然后,“errrrrrrrrrrr——”

现场鸦雀无声,唯有谢知意的伴奏,持续了整整一分钟的嗝。

“errrrrrrrrrrr——”

琴音停止,谢知意站起身付景言鞠躬。

上通,下泄。

这人真通畅啊![大拇指]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