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17章 比赛狂赢
 
17

金伯利顿的论坛里出了一个热帖。

【有一说一, 校园女神是不是该换人了?】

1l:昨天谢微澜大型社死现场,还有人不知道吗?

2l:在场,我人都麻了…

3l:本人自首, 我曾经暗恋她两年,现在彻底死心。

4l:拍拍楼上兄弟。有一说一谢微澜现在的确德不配位了, 那么问题来了, 新的校园女神也没有合适人选了吧?

5l:4l,合理怀疑装傻, 你难道没见过谢微澜她姐吗

……

10l:是钢琴比赛的那个冠军?

11l:想起来了,那个小姐姐真的美!但是感觉她除了那次就没有什么别的展示了, 而且听说出身……

帖子是温之宜发出来带节奏的,发完她就一直在楼里蹲着。果然, 现在舆情对谢微澜已经非常不友好,话题中心也渐渐偏向了谢知意。

的确,谢知意并不像谢微澜那样喜欢抛头露面。但是有些人,就算行走在人群中,也难以掩盖她的光芒。

她敲敲手指, 回复了一层:[那就接下来拭目以待呗。]

……

谢微澜大型社死事件的影响并不局限在校园内。

上官家。

家主上官问天站在大厅里,愤怒地砸碎了一只昂贵的玻璃杯。

“大胆!谢家的丫头,竟敢给我儿子下药?!”

上官夫人一脸心疼地坐在儿子身旁, 紧张地问:“琛琛, 没有哪里不舒服吧?有没有什么副作用?需不需要叫医生来家里看看?”

她的宝贝儿子最近不知道为什么, 隔三差五就会遇到需要见医生的事情。前一阵心情莫名抑郁,不久前滑雪翻车、走路莫名摔跤, 现在又被人下了药!

上官琛揉了揉太阳穴, 只感到非常、非常地羞耻。

“我没事, 母亲。”

“总之, 我们和谢家的一切合作都暂停!”上官问天愤怒地发出命令,“和谢家的联姻也再议!”

上官琛伸出手:“父亲,我……”

上官问天霸气抬手:“无需多言!我上官问天的儿子,必须最好的才配得上!”

上官琛听完,眼中渐渐露出和父亲如出一辙的霸气。

没错,他上官琛岂是因儿女情长裹足不前之人?!

就算这次谢微澜让他在全校面前颜面尽失,他也仍然是天之骄子!

不久后他会再次在所有人崇拜的眼神中,洗刷从滑雪事件开始他的污点,证明自己!

……

很快,谢家的产业就直接受到了冲击。

谢父谢母焦头烂额地忙着修复和上官家的关系,又要挽救谢氏的公司,憋了一肚子的火,哪怕是最疼爱的女儿也看不顺眼了。

“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家里养你二十年,就教了你这些手段?!”

“还想嫁祸给你姐姐,那你倒是藏好了啊!”

“自己跑到广播里边昭告天下!愚蠢!”

谢微澜从来都是父母的骄傲,生平第一次被这样痛斥,心态又大崩了一次。

谢知意路过客厅的时候听到这番言论,面无表情地挑了挑眉梢。

父母偏心和蠢毒她已经懒得在意。

只不过随着这次事件,谢家的破产进程注定会加快,而剧情的狗血也会越来越泼天。

现阶段——除了个人技能,在技能卡加持、反派信号塔助攻的双重作用下,谢知意共计刷了十万点黑化值。

十个十万,就是一百万了。

谢知意绕过鸡飞狗跳的客厅,很快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一是谢家破产前,她要找到赚钱的路子。二是在接下来的剧情里,继续探索新方法,好好刷任务。

-

当谢微澜社死事件热度渐消,新的热议话题席卷金伯利顿。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要来了!

作为一个贵族学校,金伯利顿的体育项目和普通高校完全不同,玩的都是高端游戏。常规的有网球、击剑、桌球等等,不常规的有攀岩、赛车等等等。

活动还会从校外拉来赞助人,并且重大比赛、或是有高人气选手参加的比赛,还有媒体来围观和报道,的确堪称体育盛事。

官方提供了线上报名系统,每个项目不限年级,所有人均可报名。

换句话说,报名表是完全公开的,这上边的风云人物都特别引人注目。

报名系统开启的时候,谢知意和池临他们在一起。

池向阳充分发挥了小跟班的作用,狂吹他哥的彩虹屁,“就这些项目,大一我哥就横扫过!”虽然他那时候他压根不在这儿。

池临脸上一副毫不关心的表情,却偷偷斜晲了谢知意一眼,眼尾有点藏不住的得意。

谢知意正在看着比赛项目,点点头,“可以想象的到——还有赛车比赛呢。”

三年前太子爷玩赛车就能玩到山沟沟里,在这种比赛还不是稳赢?

显然,池临也想到了三年前的事。

他转过头,正正对上谢知意清亮的黑眸,含着一点心照不宣的笑意。

池临呼吸一停。

那是只有他们知道细节的、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谢知意笑着说:“那今年比赛你参加吗?”

池临飞快地撇过头。

他原本是懒得参加的,他公司一堆事要忙,在学校连课都很难上够。

但太子爷咳了一声,眼睛偏向一边:“我参加了你会看吗?”

谢知意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当然看啊,我给你加油。”

池临唇角翘起来,语气随意:“哦,那我就报个赛车吧。害!就这种水准的比赛,我根本懒得参加。”

到时候他直接碾压全场,吊打众人,谢知意说不定会像别的女生一样,也为她欢呼和尖叫。

池临已经开始兴奋了。

谢知意看了看实时的流速,心想果然这就是男孩子吗,提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这么激动?

还怪可爱的。

但是她低头往下刷了刷,看到报名系统最底端,增添了一行小字:

由于赛车场地维修,本年度赛车比赛遗憾暂停。

谢知意沉默了一下,念了出来。

池临:“………”

狗比学校,能不能行??

他在脑内迅速思考除了赛车还有哪个项目他十拿九稳可以夺冠,击剑还算把握比较大,但是——穿着击剑服脸都他妈露不出来,帅给谁看啊??

太子爷肉眼可见地暴躁了。

谢知意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波动,正想安抚两句,迎面遇上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短短几日不见,上官琛的眼神似乎变得更加深邃了,从原先的三分讥诮三分凉薄变成了非常复杂的内容。

池临一看到他,就像在路中间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傻逼,表情变得十分嘲弄。

两拨人马,狭路相逢。

这是学校人流很密集的地方,金伯利顿两大帅哥的出现,加上最近很多人关注的谢知意,这一幅画面顿时吸引了不少人停下来围观。

上官琛看着谢知意,迟疑了两秒,才道:“之前的事……是我误会你了。”

古早霸道总裁的字典里没有道歉二字,这样的发言对上官琛而言已经是最大程度的让步。

然而,在上官琛在知道那药并不是谢知意所下的时候,内心深处,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难道,真的不喜欢了吗……

谢知意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恶心。

系统:「是否使用技能卡?」

谢知意:“再等等。”

她没说话,反倒是池临一把子打乱了他故意营造出来的暧昧气氛。

池临:“能相信那种鬼话说明你就是脑瘫,有什么问题吗?”

池向阳:“就是就是!没有问题!”

上官琛面露怒容,额角青筋跳了跳,然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既然池大少爷出言不逊,不如我们在运动会里比一比?”

周围一片哗然!

校园两大帅逼将要正面对刚!简直是爆炸消息!

谢知意皱眉看着上官琛。男主是世界中心,作者的亲儿子,为了照顾男主的逼格,男主肯定会战胜反派。

男主是牛逼,但是她手里也有技能卡。

如果他非要往上撞,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哦。

站在谢知意旁边,池临绝不可能怂。

他唇角挑起讥讽的笑,微仰下巴,倨傲而矜贵,“比什么?”

上官琛微微一笑:“网球,怎么样?”

池临嗤笑一声:“行啊。”

上官琛露出满意的笑容,“那么池少爷,赛场上见。”

临走之前,上官琛深深地看了一眼谢知意。

就算你现在别的男人旁边,我也会再次告诉你,谁才是最耀眼的存在!

谢知意皱着眉,她隐约记得原文里有写过,上官琛的网球打得很不错,随便一场比赛迷倒全校女生。

特意挑自己的强项来宣战,是真的不要脸!

她转头看了看池临英挺的侧脸,“网球可以吗?”

但池临正在低头发消息,谢知意猝不及防地瞥见了“网球教练”四个字。

谢知意:“……”啊这。

池临飞快地给助理发完“帮我找个网球教练”的消息,然后把手机扔回兜里,若无其事道:“可以啊,完全没问题,上官琛而已——”

谢知意拉住他的胳膊:“没关系,我教你。”

……

男人的胜负欲是非常神奇的东西。

在谢知意去教池临之前,池临已经把从今天到比赛前所有能安排私教课的日子都给安排上了。

当然,如果这些课谢知意都能给他上,就更好了。

别墅区的配套设施很完善,池家后边不远处就有网球场。谢知意换了身运动服走到池家,池临也已经换好装备出来了。

年轻挺拔的太子爷,额上绑了发带,平时支棱的黑发微散下来,多了几分随意。

他给谢知意递了一副白色的球拍,他自己用的黑色,同一品牌型号。

“你用这个。”池临故作随意。

但谢知意却摆了摆手:“不用,你不和我打。”

池临皱起眉:“那我跟谁打?”妈的今天不会还有电灯泡吧。

谢知意指了指网球场后边:“跟墙打。”

池临:“?”

说好的你教我呢??

自从知道谢知意的钢琴、滑雪水平之后,现在她展现出什么技能,池临都已经不惊讶了。

谢知意从最基础的击球动作教起。

“动作呢要放松一点,眼睛盯着自己的球,不要看地面或者是墙面。把击球动作做充分,不要因为球飞过来了就变得手忙脚乱,要做完引拍、挥拍、收拍的这个过程。”

谢知意每说一个动作,就配合做出演示,池临看得非常认真。

不得不说,有其他运动天赋的人,上手一个新的运动也会更快些。

很快,池临就掌握了要领。

在几次用力过猛接不到球,以至于谢知意只好跑到另一头帮他捡球之后,池临飞速地顿悟了。

他慢慢学会了控制击球的力量,和球打到墙面的高度,挥拍动作越来越完整流畅。

一记漂亮的接球后,谢知意笑着鼓了鼓掌,“很厉害。”

池临额角的汗洇进发带,唇角止不住地往上翘。

明明谢知意夸得很平常,还有点含蓄,但不知道为什么,比其他人的彩虹屁要有用很多很多很多。就像喝了一罐甜的汽水。

“还行吧,这不是我最擅长的运动。”池临一脸臭屁。

谢知意理解地点点头,“以后也多对墙练习,练练脚步细调,还有转向反应,应该可以做得很不错的。”

池临看着她没说话。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谢知意是站在她这边的。

池临忽然小声问:“那如果……即使我好好练习了,还是没打赢呢?”

谢知意扬了扬眉梢。

“没关系,就算打不过,还有我呢。”

你的外挂,与你同在√

系统:「实时流速, 6s」

谢知意的感觉非常奇妙。就像池临在谢家帮她解围,她也可以为池临做点事情——这种互相助力的友谊竟然会发生在她和池临身上,真的很奇妙。

而池临心脏狂跳。

他忽然觉得,输赢不是那么重要了。

在男人的斗争里,上官琛已经输了。

……

当天练了很久,最后池临的发带都完全湿透。

从她隐晦表达了自己的外挂之后,池临的流速狂飙,一通教学下来刷了五千六的黑化值,她简直不能更满意。

打完球,两人一起往回走。

池临问:“你是不是什么都会啊。”

谢知意谦虚道:“也还好。”

池临看了她一眼:“那你要参赛吗?”

谢知意点点头:“我也决定好了。”

有一项比赛的女子组报名非常少,金伯利顿为了鼓励参赛,奖金设置得很高。甚至比得上赛车攀岩这类项目的奖金了。

而且,非常能发挥出她的实力。

池临很感兴趣:“报的什么?”

谢知意抱了抱拳。

“跆拳道。”

“……”

-

金伯利顿,校长办公室。

“付先生,这是您的赞助费在运动饮品、广告牌、宣传海报等方面的支出明细,请您过目。”秘书恭敬地递上。

付景言翘着二郎腿坐在皮质沙发里,扫了一眼秘书玲珑有致的身材,又兴趣缺缺地移开视线。

他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般女人都入不得眼,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金伯利顿的运动会他以前也赞助过,因为这里可以挖掘到不少好苗子。

付景言点了点支出明细,随意看了看,然后问秘书:“你们学校大二年级,有一个叫谢知意的同学。”

秘书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报了什么比赛项目?”付景言问。

秘书:“哦——请您稍等,我帮您查查。”

“嗯。”

或许是上次没能得到的缘故,尽管他险些痛失下体,可却又让他……对她产生了莫名的性奋。

秘书:“查到了,付先生。”

付景言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是什么?”

他一定要去现场观赛,甚至可以动用他赞助商的身份,叫她和自己打一场友谊赛。到时候……

秘书毕恭毕敬:“是跆拳道。”

付景言:“?”

……

线上报名系统已经陆陆续续被填满。

其中最火爆的是各种球类比赛。

最空旷的是跆拳道比赛。比跆拳道比赛更寂寥的,是跆拳道女子组。

校方原本都要放弃了,就算提高奖金也只有寥寥一两人参赛,岂不是等于白送钱。

但没过多久,报名表更新,跆拳道女子组却出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

谢知意-报名成功√

美女和拳头。本身都带有强烈的冲击感。

这顿时变成了一个大热话题。

[卧槽,她是要用弹钢琴的手打人吗?]

[楼上说错了,也有可能是被打。]

[啊啊啊不希望看到美女挨打!]

[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吗?你们难道不记得她之前揍过油腻男]

[卧槽卧槽!楼上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

所以,对于谢知意报名跆拳道比赛,朱宇杰的反应是最大的。

这无异于在他伤口上撒盐。每次人们在谈论谢知意的跆拳道,就会把他拖出来鞭尸一次!

妈的!

小圈子聚会上,赵新月安慰朱宇杰:“没事的,你别多想。”

经过上次发疯,谢微澜把他们所有朋友都得罪光了,现在虽然还在道歉和挽回,但地位已经一落千丈。这就使得,一直以来仅次于谢微澜的赵新月,地位直线上升。

尤其是闺蜜圈,隐隐有以她为中心的趋势,这让赵新月非常得意。

朱宇杰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旁边其他闺蜜岔开话题。

“对了,你们说上官琛和池临为什么要battle?”

赵新月:“互相看不顺眼呗。”

闺蜜迟疑了一下,“有没有可能,他们是了谢知意才……”

赵新月声音立刻拔高了:“开什么玩笑?”

谢知意凭什么?她配吗?!

朱宇杰在辱骂谢知意这件事上是最积极的,“就是,别胡说八道了,谢知意根本配不上他们好吧?”

赵新月话是这么说,可是一想到雪道上池临替谢知意说话的样子……她看了看报名表上,跆拳道女子组谢知意的名字,有点心动。

她也是学过跆拳道的,并且水平并不差。如果她在池临面前打败了谢知意,是不是池临就看得见她了……

“宇杰,你之前……谢知意打人真的很厉害吗?”赵新月问。

“厉害个屁!”朱宇杰早就不想回忆当初被暴打的事实,并且自动忽略了谢知意一个人干翻三个小混混的往事。

“那女的完全就走下三路,还他妈偷袭!我大意了,没有闪!所以才让她得手的!”

“原来是这样啊……”赵新月露出了笑容,“跆拳道讲究育人第一,竞技第二,谢知意真没教养。”

可以肯定,她没有系统地学过跆拳道!都时候竞技台上必定漏洞百出!

赵新月点开报名系统,在跆拳道女子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呵呵。

等着瞧吧~

……

谢知意的确没学过跆拳道。

但她泰拳五段。

还不讲武德。

相比较跆拳道,泰拳的实战性要高得多得多。跆拳道更强调用腿,而打泰拳用到的是手脚肘膝。换句话说,跆拳道的格斗性要比泰拳低很多,大多数女生都只是学来防身用的。

系统在最初就告诉过她,这是她在这个世界需要的最高战斗力。

所以,谢知意完全不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对手。

……

运动会经过了开动典礼,终于正式开始。

而跆拳道比赛来得比网球赛早。

比赛当天,上官琛、池临、唐北清等等风云人物都来了,直接给跆拳道赛馆引流,越来越多的人来观看比赛,场馆内竟是挤满了人。温之宜甚至在论坛里开帖转播。

不仅如此,还有媒体到场!

付景言坐在裁判席上,看着馆内人来人往。

男子组的比赛还算精彩些,大致也有七八组选手,只不过没有按公斤级划分赛段。一轮轮角逐下来,最后分出了冠亚季军。

不少观众都在打哈欠,而这时,女子组的比赛终于开始!

女子组总共就两组选手,谢知意在看对战名单的时候才看到赵新月也报了名。

池临他们来后台看她。

唐北清:“小意意加油哦,你肯定没问题~”

池向阳:“加油加油意姐!踹飞对手你最牛!”

池临臭着脸,他说不出这种话。

最后憋出来一句:“我相信你。”

谢知意露出笑容:“知道了。”

第一轮比赛,谢知意对战的是一个身材微胖的女孩。

对方看她瘦削的身板,也有些羞赧,“对不起啊,占你便宜了……”

谢知意温和地笑笑,“没关系的,我也会尽力,我们都加油。”

女孩呆了呆,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过分漂亮的人会这么温柔。

实际上从她走入赛场,就有无数目光聚焦在她身上。

宽松的白色道服被黑色腰带束着,能看出腰肢的纤细。她那张脸实在无可挑剔,在媒体的“□□大炮”下,也是无暇的美丽。场馆内闪光灯噼里啪啦地不停。

这时,有人拿起麦克风,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那么这位美女的比赛就由我来做解说~”

谢知意偏头一看,看到了付景言那张邪魅的脸。她不自觉地往桌子底下、他的裆部扫了一眼。

付景言更兴奋了,他潇洒起身,诱惑地看着谢知意:“请问这位美女是有话要说吗?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和赞助方提哦——”

谢知意:……她手里的卡捏不住了。

系统:「是否使用技能卡?」

谢知意看了他一眼,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算了。

现在抽一张卡的定量已经奖金八千点了,金贵得很。

这张卡用在付景言身上,收益不大。还是下次再收拾他吧。

第一场比赛,谢知意主要是习惯规则。而且和她比赛的这个女孩也很温柔,她不想打得太凶。

裁判发出指令,双方立正站好,相互鞠躬。然后裁判喊了第二次指令,宣布比赛开始。

两个人的打法很eace,你来我往互相得分,不以打痛对方为目的。

池向阳坐在观众席,心急如焚:“意姐是不是不会打啊?”

唐北清更关注颜和身材:“不会打就不会打呗,光看脸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池临没有说话,抱着胳膊盯着谢知意的每一个动作。

相比较而言,旁边同时进行的那一场要激烈得多。

赵新月看到有这么多观众和媒体,就知道自己做对了选择。

这是一战出名的好机会!

现在谢微澜不是校园女神了,谁说她就不能变成新任女神呢?

她要踩着谢知意往上走!

所以赵新月非常用力,逼得对面女孩节节败退,甚至指甲都抠破了人家的脖子。

最后女孩哭着结束了比赛。

赵新月打完,看了看谢知意那边,顿时笑了。

“小孩子过家家?”

谢知意和对手和平地打了三轮,最后女孩体力不支,她分数领先,获得了胜利。

她走过去抱了抱对手,“辛苦了呀。”

女孩也抱抱她:“你真的很好,希望你拿冠军!”

谢知意笑笑:“好。”

规则她已经完全掌握了。可以施展拳脚了。

“恭喜我们的谢知意同学!成功进入决赛——”

“那么最后谁能摘得冠军的奖牌呢!——”

冠军将在谢知意和赵新月中间角逐出来。

经过短暂休息,两个人终于在竞技台正面对上。

朱宇杰大喊:“新月!稳住你能赢!”打死谢知意!

池向阳不甘示弱:“意姐意姐你最牛!”“就算不赢你也是最美的!”

观众席各有亲友团在加油助威,付景言在话筒里带节奏,气氛炒向。

赵新月现在非常自信,她觉得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即将来临。

“先友情提醒你,”赵新月捂嘴笑了笑,“打跆拳道,乡下扯头花那一套可不适用哦~”

谢知意点头:“好的。”

赵新月觉得她肯定是怕了。

裁判发出指令,比赛正式开始——

赵新月非常积极地开始进攻!

她一个前滑步,配合着上半身动作,看起来十分专业。

前踢!侧踢!横踢!

下劈!旋风踢!360后旋踢!

一顿操作猛如虎!

……就是一分没得。

谢知意的身形非常灵活,表情也十分淡定,没有积极进攻,却有种伺机而动的蓄力感。

赵新月微微有些焦躁了,狠狠用指甲刮过对方皮肤,试图用各种假动作迷惑她。

“打呀!”“出手!”

“干掉她!”

“新月加油!!!”

在这种氛围下,赵新月越发凶狠,于是孤注一掷地朝着谢知意的脸踢了过去。

就在这时,没有人看清谢知意的出手路径,甚至当赵新月反应过来时,她的脚已经踢到了自己脑袋旁边。

那是一个漂亮凶悍的高位旋风踢。

“嘭!”——

一脚把她踹出了赛道。

——全场静止。

然后众人才回过神似的,开始疯狂欢呼!

“卧槽卧槽卧槽有人录下来吗?!”

“刚才那个怎么做到的?!她怎么会飞??”

“救命啊啊啊姐姐鲨我!!太飒了——”

付景言极度兴奋,上官琛目光中也有惊艳。

池临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感觉它跳得厉害。

赵新月躺在地上不动了,裁判和医护一起冲上来,最后宣布谢知意获胜。

谢知意朝台下鞠了一躬。

场下欢呼像海啸。

……

谢知意走到后台,看到好多人向自己走来。

最前边的是池临和上官琛。

两个人互相看对方眼神不善,最后停在谢知意面前。

“恭喜你。”上官琛率先开口。

池临被抢了先,一脸不爽:“我就不恭喜了,回去请你吃饭。”

谢知意笑了笑:“好。”

上官琛忍住不悦,深深地看着她,“那么,我们的比赛,你会来看吗?”

池临怒了:“她来看也是看我,和你有个蛋关系?”

上官琛转头:“那不如我们打一个赌。”

——“谁赢了,就能获得谢知意的吻,如何?”

谢知意:?

男人的争夺被摆到了明面上。

池临的脖子连着耳朵一起红了,气的。

“你丫傻逼吧上官琛?谢知意是你用来打赌的东西?!”

上官琛唇角勾起凉薄的弧度,朝谢知意抬了抬手,“明天赛场上见。”

谢知意:“……”

行。

弄不死你算我输。

她给气得炸了毛的太子爷顺了顺毛,“没事,我相信你。你肯定能赢上官琛。”

池临这才抖了抖翅膀。

他又好了。

-

当天,全校疯传谢知意一击绝杀的视频,谢知意的地位直线上升。甚至经过媒体运作,网上也有很多人刷到了这个视频,圈粉无数。

运动会气氛前所未有的火热。

而隔天就是网球赛,火热气氛继续蔓延。

全校最最关注的风云掰头,即将到来——池家太子爷和上官家公子的正面对决!

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主办方刻意为之,两人在今天小组赛就是对手,以至于网球赛场地直接爆满,很多人被挤到铁网外边看。

直到上场前,池临都还在练习。

谢知意送他上场,真心实意地说:“你现在的水平已经很好了。”

池临认真起来真的可怕,在短时间内能到这个水平,是当时的她都完全达不到的水平。

不过他还是有点紧张。

上场前,他回头看了一眼。

谢知意对上了他的目光,展颜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池临忽然就有了底气。

两大帅哥走进网球场,四周顿时响起激烈的欢呼声——

“啊啊啊是池临!”“上官学长!!”

“怎么办,到底该为谁加油呢!”

“好难选啊!”

“都是男神呜呜呜呜——”

上官琛穿着一身运动衣,眸光锁定了谢知意的位置。

然后他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啊啊啊好性感——”

“我被击中了!”

“谁能吻过他的唇!”

谢知意不再忍了:“……技能卡准备。”

系统:「滴,终于——」

上官琛挥动了一下自己的球拍,轻蔑地对池临笑了笑。

“忘了告诉池少,我从十岁就接触网球,曾经在全国大赛拿奖。”

这一次,他绝不会像滑雪那次一样,再发挥失常。

这一次见证者更多,他一定能赢得谢知意的吻!

池临握紧球拍,嗤笑一声:“少逼逼。”

裁判哨响,比赛开始——

随着哨音一起的,还有系统的加载音。

「滴——对象,上官琛,【女主光环之弱柳扶风】加载成功√」

池临开始发球了。

看得出来,他有些紧绷,但球速还是很快。

上官琛霸气一笑,尽显从容与自信。

然后他跑起来了。

他去接球了。

他的身姿如春风,无比娇柔。

他的手臂如春柳,无比优美。

网球破空而来,上官琛挥动球拍——

“砰!”正中拍面。

然后——球拍飞了。

“啊~~”一声痛呼响起。

上官琛捂住手腕,眉心紧锁。

好痛,拿不动!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