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16章 全校鉴婊大会
 
16

谢微澜愣住了, 谢父谢母也愣住了。

其实谢知意也惊了一下。

“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人能天生分辨绿茶的?”她悄悄问系统。

系统:「毕竟是大反派,不同寻常的存在。」

系统:「滴——技能卡对象:谢微澜,加载成功!」

谢知意摸了摸下巴, 倒是挺好奇这张卡的效果。

上官琛本来就对池临的出现感到不悦,听了他这句话,更是眉头紧缩:“池临, 你何必这么说?微澜又没有做错什么。”

池临露出看傻逼一样的眼神。

谢微澜摆明了是给谢知意泼脏水,这都能让她爸妈和上官琛相信?这谢家真没法呆了。

以后谢知意给他养得了。

而谢微澜看着上官琛的侧颜, 心下漾开甜蜜。

虽然现在身上很疼, 但果然亲密过后,阿琛哥哥会更加维护她!现在两个人有了这层关系,上官家也不会坐视不管, 她一定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上官家的儿媳妇、让谢知意再也比不上她!

她揩去眼角的泪珠, 声音温柔。

谢微澜说的:“没事的,阿琛哥哥,我不哭就是了。”

上官琛听到的:“不哭就不哭, 反正大家都心疼我而不是姐姐。”

“……?”上官琛对她突然转变的画风迟疑了一下,点头:“嗯。”

碍于池临在场, 谢父谢母一时也没法继续批判谢知意。

“这件事,我们会和上官家商量。既然已经发生了, 你们两个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们都是开明的父母,只要你们互相喜欢彼此,我们是非常支持的。”

父母看向他们最疼爱的小女儿, 见她的确满脸娇羞地低下头。

“我怎么会有心理负担呢!我高兴死了!”

话音一落,现场有点安静。

除了谢微澜本人, 所有人都能听到她的真实心声。

谢知意挑了挑眉, 没想到技能卡的功能这么简单粗暴。她仿佛已经能预料到谢微澜这一天会给她刷多少点黑化值了。

谢父咳了一声来圆场:“这样吧, 你们先去上学,这件事我会彻查清楚的!”

“对,”池临拽了吧唧地插话进来,“好好用脑子查。”

谢父:“你!”

池临也不跟他们多废话,直接拉住谢知意的手腕,离开了谢家。

谢知意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然后看一眼实时流速,果然直接飙高了。

物理接触,真香啊真香。

池临直接把人带到了自己车上,然后才松开手,偷偷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指腹。

然后他若无其事地告诉助理:“去学校。”

助理愣了:“少爷,不去公司了吗。”

谢知意也转头看着他,池临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凶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去公司了?开车!”

助理:???

在车上太子爷全程高冷,一句话都没和谢知意说。

当然,就算不说话,谢知意也刷着黑化值,所以没有任何不满。

直到下车后,她打算去找教室上课,池临才叫住她。

不管怎么说,上官傻逼和谢知意她妹现在算是锁了,这对于池临来讲是件好事。

“你那破妹妹要是再搞事情,找我就行。”池临一脸霸道。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琛一脸霸气谢知意只觉得油腻。但池临霸道的样子,就莫名有点可爱。

她笑着点点头:“好的。”

池临看到她唇角的弧度,耳朵又有点烫,然后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了点:“笑什么!还有——上次没请成,中午我请你吃饭。”

谢知意:“好。”正好在学校食堂解决,省得他破费了。

太子爷的表情十分满意。

……

和池临分开之后,谢知意在教学楼下遇见了谢微澜。

人逢喜事精神爽,哪怕昨天晚上大战一宿,现在谢微澜也神采奕奕的。

“姐姐!”她主动叫住谢知意。

谢知意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怎么了妹妹。”

谢微澜努力压住洋洋得意的心情,压低眉眼,楚楚可怜地说:“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上官哥哥。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你能祝福我们吗?”

系统鉴婊卡自动翻译:“我是抢了你的未婚夫~可怎么办,你只能哭着祝福我们咯~”

谢知意闻言,露出欣慰的笑容:“我没关系的,就是……你要多跟别人解释解释。”

谢微澜仔细观察她的神色,依然没有找到想象中的强颜欢笑,于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现在的谢知意确实没有以前那么好揉搓了。难道……是因为攀上了池临,所以心境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是,池临要是喜欢她,三年前不就应该喜欢了不是吗?池家那种豪门,凭谢知意的出身,怎么可能进得去?

谢微澜勾起唇角:“谢谢姐姐,我会的。”

谢知意点点头,一脸慈祥地目送她走向自己的闺蜜、舔狗、小伙伴们。

赵新月是谢微澜身边的闺蜜,在谢微澜有意无意的透露下,是最早知道昨晚发生的事的。

她挤眉弄眼地拉过谢微澜,“怎么样?上官公子是不是对你欲罢不能了?”

赵新月看着谢微澜露出了羞恼的表情,听到的却是:“那还用问?阿琛哥哥肯定心里只有我了。”

赵新月有点惊讶她的直白:“啊?”

谢微澜看她表情不对劲:“怎么了吗?”

赵新月摇摇头,“没没、没什么。”

谢微澜温柔地笑笑,接着迎面遇见了朱宇杰和几个男生。

豪门圈子经常互通消息,他们都听说谢家父母一早就去了上官家拜访,估计两家联姻要有重要进展。

众舔狗不免有些羡慕和酸:“微澜,你和上官琛不会是要……”

只见女神清纯依旧,张嘴说:“对呀,我们睡了哦!”

众人:“?”

清纯形象的维护很难,破碎却只需要一秒。

谢微澜看到所有人目光呆滞,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大、大家怎么啦?”

朱宇杰:“你、你们真的那个了……?”

谢微澜露出柔弱的表情,然后说:“问得这么直白有没有脑子啊,蠢货。”

朱宇杰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恼羞成怒:“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对啊,攀上上官琛就看不起我们了呗?”

“我真是瞎了眼!”

赵新月连忙道:“微澜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谢微澜也慌了,这还是她的追求者们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话,她连忙看向赵新月。

“怎么都不知道帮我多说几句,要你有什么用啊?”

赵新月:“……?”妈的。

刚好温之宜路过,听到了这一番对话。

“女神?”温之宜一脸浮夸的惊讶,“女神你怎么这样讲话?”

看着所有人质疑、恼怒、得意的目光,谢微澜开始慌了,浑身发冷。好像有什么事悄无声息地发生了——但是只有她不知道!

而谢知意悠闲地走进教学楼,已经开始接收谢微澜给她刷的黑化值。

嘻嘻。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

接下来的一上午,谢微澜刚刚得到上官琛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

她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那些经常围在她身边的小姐妹、追求者,纷纷露出失望和恼怒的表情。

谢微澜忍住心头的烦躁,努力地和他们说好话,可那些人的反应却更强烈了!

——不可以!她是金伯利顿的女神!

在金伯利顿,没有人不喜欢她!

谢微澜心情糟糕,下课之后看到上官琛的身影,立刻可怜兮兮地凑了过去。

“阿琛哥哥!”声音委屈极了。

毕竟是昨晚亲密一夜的人,上官琛对她也多了几分温柔,宠溺地低下头,“怎么了,微澜?”

好在,阿琛哥哥还是和以前一样!她只要拥有上官琛,就拥有了一切!

谢微澜露出伤心神色:“今天大家都排挤我,他们可能以为我和你……是我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

上官琛道:“我知道这和你无关。”

“那就好!”谢微澜露出感动的眼神。

——“哥哥还真是好骗!”

上官琛听到这句,猛地抬眼:“你说什么?”

“没什么呀!”谢微澜不知道他为什么变脸,还在叭叭:“就算我骗了你,我也是最爱你的人!刚才我看到池临和姐姐一起来呢,她已经对你变心了!现在我才是你的女人!”

谢微澜仰头撅起嘴,满眼写着倾慕。

然而她等来的不是上官琛的吻,却是一张蕴含风暴的脸。

“谢微澜,我从没想过,你原来是这样的女人!”

谢微澜害怕地去抱他:“怎、怎么了哥哥。”

上官琛却一把推开了她:“别碰我!”

谢微澜整个人都傻了。

……

「监测到持卡人谢微澜情绪波动。」

「黑化值 1000。」

谢知意正在去找池临吃饭的路上,听到提示眉梢一挑。

这一上午断断续续已经刷了将近四千点,刚才的波动这么剧烈,想必是男主的功劳。

谢知意对这个进度表示十分满意。接下来剧情的狗血程度只会越发升级,多刷黑化值多抽卡,才能更好地完成指标,对抗剧情。

谢知意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太子爷挺拔修长的身影。

她挺高兴地走过去,指了指前边:“走吧。”

池临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顺从地跟着走了几步,才想起来问:“去哪儿啊?”

谢知意:“吃饭啊。”

池临看着不远处的金伯利顿校园食堂:“……”

老子说的不是这种吃饭!

是高层!旋转餐厅!鲜花烛台!那种的!!!

谢知意转头笑笑:“怎么样?我想吃7号档口的咖喱。”

池临:“……可以。”

说完恍惚了几秒,才想起后悔。

可恶,以后不能在她笑的时候做决定……!

平心而论,金伯利顿的食堂水准不比外边的餐厅差,以谢知意这种专业水准来看都过得去。所以虽然金伯利顿有钱人居多,日常食堂也有很多人。

池临和谢知意一走进食堂,顿时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目光。

“我靠!四年了第一次在食堂看到太子爷!”

“我靠我靠早知道我化妆来了——”

“他旁边那不是谢知意吗?!他们?……”

“听说谢家要和上官家联姻,那如果再和池家联姻,那简直……”

池临站在谢知意旁边,感受着众人的窃窃私语,第一次不觉得烦躁,甚至还有点爽。

他唇角微勾,用一种接下来朕就给你买下整座食堂的气场,问谢知意,“想吃什么?”

谢知意人在三米外,冲他狂招手:“快来快来,不然要排长队了!”

这辈子就没为了吃饭排过队的太子爷:“……”

谢知意刚在队尾站好,身后就排上了一个男生。

池临原本不紧不慢的脚步顿时加速,像乘坐火箭。

那男生排完队才发现前边站的女生好像是之前钢琴比赛的冠军,那个巨美的小姐姐!他顿时有点脸红,犹豫着要不要加微信。

“——喂。”池临语气不善。

男生一抬头,顿时看到太子爷黑着的脸。

池临非常不讲理地抬了抬下巴,“往后点?”

男生:“好、好的……”

谢知意回过头,有点好笑地往后退了退,“同学你往前——”

当着太子爷男生哪敢,连忙“不用不用”地往后撤。

两个人的脚绊了一下,谢知意一不留神往后倒了过去——

然后,撞进了一副结实的胸膛。

她一抬眼,看到的是滚动的喉结。池临为了不让她摔到,胳膊挡在了她的后腰。

四舍五入,这姿势和抱在一起差不多。

池临整个人都僵住了。

心脏的搏动好像突然变快,他茫然地想:怎么她撞一下一点都不疼?

池临从胸肌到腹肌全部用力,才绷住表情,低头问:“没事吧?”

系统:「滴——当前流速 5s」

这是目前达到过的最高流速!

谢知意兴奋得差点落泪:“我没事!”

池临悄悄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显得潇洒:“那你……你抖什么?”

谢知意:“我没有啊?”

她终究没好意思蹭太久,站直后看了一眼池临。

“不是,你脸红什么?”

池临凶神恶煞:“……我也没有!”

被挤到前边的男生:“……”

不、不敢回头!

……

好不容易买好了饭,池临才恢复正常状态。

两个人一起去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面对面坐下来。

以前也一起吃过不少顿饭了,但这次饭不是谢知意做的,旁边也没有池向阳,感觉还挺新奇。

池临抬头看了两眼对面的人,收回视线,清了清嗓子。

“哎呀~~这不是我们池大少嘛~~”一道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

池临的表情顿时像是踩了狗屎。

唐北清举着一杯冰美式,风流倜傥地坐到了谢知意旁边,“美人好久不见,我想你——啊嗷!”

他的脚差点被太子爷跺掉,连忙改口:“——做的菜了!”

谢知意刚刚连接上信号塔二号,保守估计这顿饭能刷两千 的黑化值,所以心情非常好:“行啊,那下次给你做。”

池临:“?”

这个女人!!

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要给别人做东西吃!

还把不把他放在眼里!!

太子爷在心里猛虎咆哮。

然后就听见唐北清嘻嘻哈哈地问:“对了那个什么——听说你妹妹和上官琛睡了?你没什么感觉吧?”

太子爷连忙停止咆哮,竖起耳朵。

他也很想知道。

谢知意吹了吹咖喱,吃了一口,脸色十分平静:“没感觉没感觉。”

祝锁死!谢谢!

她说完,池临脸上的不爽全都烟消云散,唇角不受控地上扬。

雄鹰张开了翅膀,随时可以起飞。

唐北清斜眼看到了池临的表情,咳了咳,决定为了唐家的未来再帮太子爷一把,“噢,不喜欢了啊——那你现在喜欢什么类型的呀?”

池临:“!”

他上半身都挺了起来,正竖着耳朵等答案,又有一道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

“哥!意姐!芜湖~”

池临暴躁掀桌:“芜你妈!!”

池向阳吓得一哆嗦。

“我,我就是想说,”他有点委屈,“那个谁,意姐的那个妹妹在广播站呢。我怎么觉得她好像不太对劲??”

谢知意眉梢一挑,广播站?

谢微澜要在今天广播?

……玩这么大?

-

金伯利顿的广播覆盖几乎全校园。

平时经常用来播放音乐,还可以花重金包场表白。谢微澜就是经常在表白中被提起的名字,她本人也经常在广播站释放自己甜美的嗓音。

众人走出食堂,就能听到广播。

“hello听众朋友们,今天,我们“金伯之声”的话题是——爱情!我们有幸邀请到了金伯利顿的女神,谢微澜小姐~”

谢知意看着广场上的大喇叭,心里默默给谢微澜点了一根蜡烛。

虽然已经有不少人知道谢微澜的反常,但大多数学校里的人和谢微澜没有直接接触。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就想起那抹清纯优雅的身影,于是纷纷停了下来。

谢微澜坐在广播站里,戴着耳机,心底微微颤抖。

她原本可以拒绝这次访谈,但今天的一切都令她不安。所以她要借此机会表白,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和上官琛是无法分开的一对了!

“爱情这个话题,的确很美好呢~”清甜的嗓音从喇叭中传了出来。

谢微澜配合着主持人,谈了谈自己对于爱情的看法,到目前为止听着都还算正常。

然后她开始了表演:“我的心里,也有我深爱的那个他。”

广场上一片哗然。

“要告白了?”“卧槽卧槽赶上直播了!”

鉴婊卡的功能,会普及到所有能听见持卡人声音的人身上。

谢知意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我爱的人,就是上官琛!”

“虽然他是我姐姐的未婚夫,但我认为那并不重要。”

“就算下药,我也要把他变成我的人!”

广场上这次掀起了海啸。

众人本以为会听到女神的甜蜜告白,没想到听来的是无敌狗血剧情!

唐北清都喷了:“??自爆卡车?”

池向阳:“卧槽,牛逼!”

上官琛此时就站在广场外缘,脸色难看得像死人。

“——微、微澜小姐,你——”主持人试图打断她。

“这都是我真心的话!我相信我们会得到祝福的,对吗!”

广场上鸦雀无声。

池临率先鼓起掌。

他一动,池向阳也动,连带着唐北清和谢知意也一起鼓了起来。

最后,整片广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温之宜夹在人群中录完了音,然后跟着一起鼓掌:“要是我就连夜买站票逃跑。”

校园女神看来是真的要换了。

她看了看远处被一众顶级阔少包围、却毫不显违和的谢知意。

不知道她还能绽放出多少光芒呢……

接下来就是金伯利顿一年一度的体育盛事,她非常期待谢知意还能带来更多的惊喜。

而远处谢知意一边鼓掌一边在想:节目效果拉满。

太感人了妹妹。

……

谢微澜是当天下午收到广播录音的。

听到一半她整个人就昏过去了。

为什么!她明明不是这么说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醒过来再看所有群的消息,全都刷爆了,到处都在谈论她自爆的狗血剧爱恨情仇。

消息栏最上边是她置顶的上官琛,只有一条新消息。

[我不会娶你。]

谢微澜晴天霹雳,心态崩成渣,又昏了过去。

当晚,她做了一夜的噩梦。

梦里,谢知意变成了人生赢家,被上官琛深深爱着。而爸爸、妈妈、上官琛,还有上官家的长辈们,全都指着她骂。一张张失望的怨愤的脸,让她痛哭失声。

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就能恢复原样!

一夜过去,谢知意在清晨收到系统提示音。

「滴——【鉴婊卡】期限已到,功能解除√」

「在使用期间,共计增加30228点。」

看来两口子都喜欢夜间作业,睡觉不忘刷经验。

谢知意一脸感动地走出了房间。

「叮!黑化值增幅达到定量标准,掉落技能——【女主光环之弱柳扶风】,此卡属性长期,使用该技能,可以使持卡人柔弱无骨,惹人怜惜。」

谢知意想了想不久后的运动会,心里有了想法。

好东西好东西。

不得不说,从某种程度上讲,谢微澜和上官琛都是她的宝贝工具人。

必须好好维护,长久发挥作用!

此时的隔壁,谢微澜刚刚痛哭流涕地醒来。

天空是蔚蓝色,水面有千纸鹤。

噩梦结束过后,这世界还会好吗?

她睁着红肿的眼睛,朦胧间忽然看到她姐姐的脸探了出来。

满脸的和蔼可亲。

“就当是一场梦。”

谢知意笑眯眯地说,“坚强点,心态可千万别崩!”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