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炮灰假少爷在线养崽 > 第20章 第20章
 
江翊文没好气地把刚才的事给他说了一遍,章君墨唇角弯起,走到卷卷面前,问他:“卷卷喜欢西瓜?”

卷卷对西瓜这个名字已经很熟悉了,刚才江翊文说了好几遍,想也不想就点点小脑袋。

“啊!”

章君墨盯着他怀里那两只圆滚滚的西瓜看了一眼,江翊文以为他要帮自己劝两句了,结果人家一开口就是:“那就都买了吧。”

江翊文:“……”

小肥卷高兴坏了,两只西瓜一左一右搂在怀里,哪只都不松手。

本来父子俩就吸引了不少视线,现在章君墨一来,更是成了水果区的c位,江翊文有点不自在,干脆道:“行行行,都给你买了。”

赶紧买完走人。

小肥卷乐颠颠地捧着那只小西瓜,章君墨就帮他拿着另外一只,一大一小站在江翊文身后排队。

弄得好像江翊文是一家之主一样。

江翊文赶紧称了重,把西瓜往购物车里一丢,立即推上车,离开水果区。

小肥卷一点都不明白爸爸的尴尬,他抱着小西瓜笑得不知道多开心。

从水果区离开后,江翊文本来的打算是去给胖卷卷买点奶粉小玩具什么的,但章君墨一来,他就不太好意思去了。

让老板陪着去买孩子的东西像什么样子?

“章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天晚上有安排么?”

江翊文自动地把这个问题当成了老板的询问,诚实道:“带卷卷。”

章君墨点点头,“明天晚上七点,带卷卷过来吃饭,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上。”

江翊文愣了一下,“去哪里?”

但章君墨没回答,只说:“明天人可能会比较多,你带着卷卷先找个位置吃饭,我晚点会去找你们。”

他这么说,江翊文就以为是工作任务,点头道:“好的。”

说完话,两人面对而立,江翊文的眼神有些困惑,不走吗?

“章先生,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

“……”

顿了顿,江翊文试探道:“您吃饭了吗?”

“没有。”

懂了,又是来蹭饭的。

也不知道大老板为什么放着山珍海味不吃,总喜欢来他这里蹭饭,那西装就真这么要紧?

他指了指对面的生鲜区,提议道:“那,去买点菜?”

章君墨点点头。

小肥卷这会儿估计抱累了,举着一只爪爪让人抱他,江翊文没看见,章君墨就顺手把他抱进了怀里。

那只圆溜溜的小西瓜就留在他原来坐过的位置。

小肥卷可能是不太放心,生怕爸爸趁他不注意给拿走了,就拼命勾着小身子回去,把爪爪里攥着的手帕盖在了小西瓜上。

但他又盖不好,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只西瓜顶着一块手帕,不能说被藏住吧,只能说更加明显了。

江翊文一转头刚巧看到这一幕:……

偏偏小肥卷还满意得很,仰着小胖脸高兴地看着章君墨,章君墨镇定地点头,夸道:“卷卷藏得很好。”

小肥卷高兴地咧着嘴巴哈哈笑。

江翊文:“……”

生鲜区菜品很丰盛,江翊文拿着一盒蘑菇和一盒香菇给卷卷看,问道:“卷卷想吃哪个?”

卷卷自然是不懂的,但他一看见这么多吃的就兴奋地趴在柜子上看,章君墨也不太拘束他,除了不能乱摸其他一概不说什么。

江翊文只能转移点他的注意力。

章君墨和卷卷一起把视线放在他手中的两只盒子上。

看起来真的很像温馨的一家三口。

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但周围路过的人都拿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家人颜值也太高了!

小肥卷能说什么,他当然是两盒都要,江翊文本来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干脆拿一个小袋子装了让小肥卷抱着。

这下小肥卷仿佛被封印住了,爪爪里抱着东西,活动起来十分不方便,小胖脸上满是纠结。

江翊文笑坏了,他摸摸卷卷的脑袋,低声吐槽他:“小笨蛋。”

卷卷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茫然道:“叭。”

“夸你呢。”

卷卷一听就咧着嘴巴哈哈笑。

章君墨轻笑一声,也没拆穿他。

看小肥卷傻乎乎的,他就动手把那个袋子挂到了他小手臂上,两个盒子分量都很小,也不重,挂着正好。

卷卷低头看着空空的爪爪,然后高兴地晃晃小手臂。

有章君墨抱着卷卷,买东西就快了很多,只在买玩具的时候稍微卡了一下。

江翊文深知卷卷的性子,所以刚开始就跟他说好了只买一个,卷卷小脑袋点的可认真了,可一到玩具区就不记得这回事了,这也喜欢,那也喜欢。

他现在还这么小,讲道理也听不进去,江翊文气得想当众揍他屁、股。

章君墨拍了拍他,温声道:“你先去结账吧,我来跟他说。”

江翊文特意叮嘱道:“章先生,只能买一个。”

章君墨点点头,看样子是听进去了,江翊文松了口气。

西瓜可以多买,但玩具不行,太贵了。

等这边排队快排到他的时候,章君墨刚好也带着卷卷出来了,不知道他怎么说的,反正卷卷手里的确只拿着一个小车车。

看起来还很高兴的样子。

江翊文笑着问道:“章先生,您是怎么哄他的?”

“我跟他说,这个最贵。”

“……”

江翊文傻眼了,小肥卷听不懂贵是什么意思,但他听得懂“最”。

“最”不就是最好的意思嘛。

见他表情不对,章君墨又补了一句,“骗他的。”

江翊文刚想松口气就看到了小车的价签,四位数!

江翊文:“……”

最后当然还是咬着牙付了钱,因为小肥卷抱着不撒手,他认定了这东西是最好的,江翊文又不想大庭广众的把他弄哭。

章君墨看着他的表情,微微勾了勾唇。

他明知故问,“是不是买贵了?”

江翊文努力笑了一下,“也没有。”

“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我会做出补偿。”

江翊文赶紧道:“真的没有,是卷卷自己喜欢。”

不管怎么样,章君墨都是给他帮了忙的。

小肥卷一听他的名字就高兴地扭扭小身子。

章君墨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江翊文就以为把他说服了。

这天晚上,江翊文做了一个很怪异的梦,他梦见那个男人的脸不再模糊,连声音都清晰了起来。

虽然只有简单的一个嗯字,但就是莫名的熟悉。

直到他抬起头,江翊文才看清,居然是章君墨的脸。

江翊文吓得翻身坐起,连带着怀里的卷卷都遭了殃,啪唧摔在了旁边的小毯子上。

卷卷哼唧了两声,江翊文拍拍他,他才重新睡过去。

江翊文捂住心口,压制住狂乱的心跳,许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怎么会这样?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就发现气氛不太一样,似乎格外热烈。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初云,你们家收到老板家的请帖了?”

江初云矜持地点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爸妈和苏教授认识,所以拿到了请帖。”

当然这只是江家的说辞,苏思源整天扎根在实验室,哪有空管这些?

“你别谦虚啦,请帖都能给,怎么可能只是认识?”

江初云立刻紧张道:“是真的。”

但显然没人信这话:

“好羡慕,我也好想去大老板家的晚宴,听说御莱东西可好吃了!”

说这话的是今年刚入职的一位新员工,只比江翊文早几个月,其他老员工立刻笑道:“放心吧,今年年会你就可以随便吃了。”

“真的啊!”

“御莱是章家的产业啊,公司每年年会都在那里。”

“哇!”

江翊文听得一脸惊奇,当时看书的时候,很多细节他都没注意,只知道章家有钱,没想到居然连御莱都是章家的。

御莱是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资金雄厚,规格很高,在很多国家都有分店。

而且东西是真的好吃。

本来对晚上的工作没什么感觉的江翊文,突然开始期待了起来。

同事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们这些人,就知道吃,也不想想今天晚上是什么场合!”

“简直是豪门云集,不知道我现在去应聘御莱的服务生还来不来得及。”

“做梦呢!”

……

江翊文听到这里,有些疑惑,便问了一句:“什么场合啊?”

马上就有同事给他解惑,“章家今天要办慈善晚宴,大老板的母亲苏女士亲手操办的。”

江翊文恍然大悟,原书里也有这个剧情,在这场慈善晚宴上,江初云和章君墨相谈甚欢,江家第二天就宣布了两家要合作的事。

相谈甚欢是营销号用语,反正挺高调的。

江翊文下意识朝江初云那边看了一眼,见他满面红光,兴奋异常,也就没再开口,反正也不关他的事。

这个念头产生了还没多久,他就被波及了。

昨天的任务截止日期是今天中午,他给何舒发完后就继续看部门资料,看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才发现江初云被何舒叫走了,且许久都没回来。

他皱了皱眉,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