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炮灰假少爷在线养崽 > 第8章 第8章
 
一年前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他狼狈地走出酒店,迎面就被正四处找他的江逸明和薛莞然一顿痛骂。

也是在被骂的过程中,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穿书了。

他当时状态很差,头疼欲裂,身上也绵软无力,根本无力相敌,最后直接被赶出了江家,连行李都没让他收拾。

江翊文不是原主,都觉得心寒了。

他今天没课,原本的计划是去实验室看看,上辈子他的学历是硕士,刚毕业一年,这辈子虽然专业不同,但第一想法也是读研。

虽然因为卷卷的关系,读研的可能性不大,但到底还是想去看看。

可现在带着卷卷显然去不了了。

于是,他提前给章君墨打了电话,顺便过去商量一下热搜的事。

另一边。

江初云关掉微博界面,抬头迎上江逸明和薛莞然质疑的视线,努力笑了笑。

江逸明敲了敲桌面,不满道:“云云,你昨天晚上不是去找君墨了,怎么他又去了什么大学城?”

江初云抿了抿唇,解释道:“爸爸,我去给君墨哥哥送衣服,送完就走了。”

“什么?”薛莞然不可置信,拔高了声音道:“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多留一会儿,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

打探章君墨的设计师,联系封泽工作室,中间送出去的礼物不知道多少,可她这儿子居然轻飘飘来一句“送完就走”?

江初云低下头,愧疚道:“爸爸妈妈对不起,君墨哥哥太忙了,我去的时候他还在开会。”

江逸明重重叹了口气,给妻子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薛莞然喝了口咖啡,失望道:“云云,你说这都多久了,你连章君墨的办公室都没进去过,想靠你攀上章家是不是没希望了?”

江初云急道:“可是网上……”

“你找营销号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光发一些猜测有什么用,你得让媒体拍到实打实的照片,比如这张。”

江初云朝薛莞然递过来的手机屏幕看了一眼,上面赫然就是他刚才在微博上看到的那张。

“有了这种照片,你的营销号才有用,懂吗?”

江初云怎么会不懂,他找的那几个营销号,每次发些类似于“听说章氏总裁章君墨和江家小公子江初云关系甚笃”的说辞都会被骂上上百条。

很多人都在说江家是哪个野鸡家族,至于他,更是没人认识。

如今再发都没人搭理了,连营销号都不乐意发了,说怕掉粉。

旁人认不出来,江初云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照片里的人,是江翊文。

江逸明和薛莞然大概根本没细看,只要他们再看几眼,必然也能认出来。

江初云很慌,他很怕江逸明和薛莞然觉得,还是江翊文好,比起他这个真少爷,还是江翊文那个假少爷好。

江初云根本不敢想,一旦他们认定靠江翊文更能拉近和章家的关系,那他的待遇又会怎么样。

毕竟,江家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

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绝不可能白白让出去。

薛莞然见他不说话,神色也缓和了些,说话时的语气也轻柔了不少:

“云云,你别怪妈妈催你,咱们公司这两年不景气,你爸爸一直在寻求出路,只要咱们攀上了章家,公司就有救了。而且,你不也喜欢君墨那孩子,妈看来看去,也就只有他配得上咱家小少爷了。”

江初云点点头,乖巧应道:“我知道了妈妈。”

吃完早餐回到房间,江初云又把微博打开看了一次,网友们已经把讨论热情全部放在了这位“年轻男学生”身上,甚至有人说章君墨这是遇到真爱了。

从一张同框照就联想到真爱,放在章君墨身上,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而这都跟他过去留给公众的印象有关。

永远冷静理智,永远高高在上,可这样一个人,居然愿意陪一个男孩子在大学的小吃街里漫无目的地闲逛。

最惊悚的是,他手里还拿着一杯饮料,看包装,应该就是小吃街随便哪个小摊子上买的。

江初云越看越心惊,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就在这时,常合作的营销号之一给他打电话了。

“江少爷,热搜看了吗?”

江初云闭了闭眼,冷声道:“看了。”

对面笑了一声,“知道你不高兴,我特意来给你出主意的。”

“什么主意?”

“你看这图片拍得这么模糊,没几个人看得出来,咱们就说是你不就得了。”

对面说完后,还贴心地把自己拟好的文案给他发了过来,江初云看着上面江家两个字,默默下定了决心。

“把我的名字换掉,改成江家小少爷。”

营销号还挺惊讶,因为他是知道真假少爷这事的,过去江初云还挺介意江家小少爷这个称呼,毕竟江翊文当了二十一年,而他不过才一年。

一提到江家小少爷,很多知情人都会下意识想起江翊文。

不过他也没多问,听客户的就是了。

很快,某几家营销号同时发布微博,都说据知情人爆料,上面的男学生是江家小少爷,同时附上了江家的详细介绍。

众多猜测中,只有他们言之凿凿,看起来可信度似乎高了不少。

江翊文给胖卷卷穿好小衣服小鞋子,卷卷知道爸爸要带他出去玩,乖乖地很配合。

但当爸爸把婴儿车推出来时,他却坚决表示拒绝,张着两只小手臂仰着小胖脸看爸爸,非要让江翊文抱他。

“叭……”

江翊文很是头疼,章氏离这边还挺远,坐地铁要大约四十分钟,全程抱着胖卷卷赶地铁,想想就挺累。

但怎么说卷卷都不答应,最后江翊文只能依了他,后面背着黑色的双肩包,前面抱着小肥卷。

为了防止他在地铁上吵到别人,江翊文还在他嘴里塞了个小奶嘴。

这下小肥卷可高兴坏了,摇头晃脑美得不行。

江翊文气得捏他小屁、股,“你给我安分点。”

卷卷今天穿的是鹅黄色的小t恤,下身是一条白色的小短裤,脚上穿着浅蓝色的圆头小凉鞋,都是他自己挑的。

再加上他本来就长得胖乎乎嫩乎乎,嘴里还吸着个小奶嘴,一路走来回头率简直高得可怕。

江翊文都不好意思了,他反而高兴得很,谁逗他都笑呵呵,没一会儿就把座位附近的人都吸引过来了。

江翊文拍拍他的小脑袋,你给我收敛点。

但小肥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从自己嘴里拔出奶嘴,企图往爸爸嘴里塞,其他乘客见状都笑了起来。

江翊文满头黑线。

等到站的时候,卷卷爪爪里已经被热情的乘客们塞的满满的,江翊文一直婉拒,但奈何小肥卷是个小馋嘴,人家给他就拿。

拿不下了还要往爸爸手里塞,意思是帮他拿着。

江翊文简直恨不得地铁凭空出现个车缝,好让他钻进去算了。

“卷卷,跟叔叔阿姨们说再见。”

小肥卷弯着笑眼,伸出胖乎乎的爪爪挥挥,还一抓一抓的。

从地铁出来,还有大约几百米的距离,江翊文抱着胖卷卷慢悠悠地走,一边走一边教育他。

“卷卷,怎么好随便跟人要东西吃?”

卷卷歪着小脑袋,不服气道:“啊……”

“人家刚把东西拿出来,还没问你要不要吃呢,你就急不可耐地把爪子伸出去了,这要让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你爸爸我虐待你呢。”

卷卷听不懂,但他知道爸爸在批评他,小爪子伸到兜兜里摸摸,摸出一根棒棒糖,这也是刚才别人给他的。

他摊摊小爪子,给爸爸展示这唯一的一根棒棒糖。

“一啊。”

意思是就这一个啊。

江翊文心想那是因为其他的我都给你退回去了,刚才小爪爪里塞得满满的不记得了?

看见这根孤零零的棒棒糖,小肥卷大概又想起了刚才爸爸把他的零食全都退回去的场景,气呼呼地别过头,想拿小屁、股对着他爸爸。

但因为他在江翊文怀里,这种姿势显然是办不到的,扭了半天也挣不开。

江翊文一脸好笑地看着他,结果下一秒,他就伸出两只胖爪爪把自己的小胖脸给蒙住了。

当然,爪子的大小有限,勉强只盖住了两只大眼睛。

不看爸爸,哼!

江翊文:“……”

这叫什么?新时代的掩耳盗铃?

他气得捏他的肉下巴,“这么小脾气就这么大,爸爸把你扔路边算了。”

小肥卷一听,赶紧松开爪爪,死死地扒住爸爸的脖子。

父子俩吵吵闹闹地一路朝章氏走,大约走了十分钟才到。

等到前台,江翊文礼貌地朝前台小姐姐笑笑,客气道:“你好,我是来找章君墨先生的。”

前台大概早就接到了通知,只简单问了他的姓名就放行了。

卷卷今天见了不少“世面”,又是坐地铁又是坐电梯的,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骨碌来骨碌去,看什么都很兴奋。

但江翊文很累,小肥卷着实不轻,偏偏他还特别好动,所以等前台输完密码,电梯门打开时,江翊文就把他放下了。

然后小肥卷就往里一趴,幸好江翊文一直盯着他,眼疾手快地把他揪了起来。

然后他回过头对着前台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了谢后才进去。

从电梯里出来,卷卷四处看看,发现周围没人,他就不肯让爸爸抱了,气呼呼地迈开两条小短腿。

他已经开始学走路了,但只能扶着墙勉强走几步,这么长一条走廊他是走不过去的。

江翊文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了,就蹲下身哄道:“卷卷,爸爸抱你去吧。”

但卷卷不听,小身子扭来扭去,走了几步以后,他居然趴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打算爬着过去了。

江翊文真想把他拎起来打一顿屁、股。

就在这时,叶子卿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表情似乎也顿了一下。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江翊文,过去和江家打交道的时候见过几次,但江家和章家素来没什么业务往来,所以他也没太在意。

也是这一年才慢慢注意到了。

现在看来,这位江家曾经的小少爷看着倒挺不错的。

观察完江翊文,叶子卿又把视线移到了旁边的胖团团身上。

眼神里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江翊文都有孩子了?

前后不过一两秒钟,叶子卿就调整好了表情,笑着走过去打招呼:“江先生你好。”

江翊文回过头,看见一个微笑着的男人,男人个子很高,大约也只比章君墨矮一点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干练。

江翊文猜这位应该就是章君墨的助理,叶子卿了。

刚才打电话时听到的也是这个声音。

他点点头,“你好。”

卷卷好奇地仰着小胖脸看过来。

叶子卿对他笑笑。

“江先生,我们老板刚刚去开会了,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好吗?”

江翊文点头,本来就是他迟到了,人家有别的安排很正常。

卷卷高兴地朝叶子卿伸伸爪爪,意思是让人家抱他。

江翊文赶紧强行把他抱进怀里,不好意思地笑笑。

叶子卿笑着捏捏卷卷的小肉爪子,闲聊一般开口:

“江先生,这是你的孩子吗?”

看眉眼真挺像的。

江翊文完全没隐瞒的意思,大方道:“对,他叫卷卷,9个多月了。”

“真可爱。”

卷卷一被夸又伸着爪爪想让叶子卿抱他,江翊文还没来得及阻止,卷卷就被叶子卿抱过去了。

只能解释了一句:“他有点自来熟。”

叶子卿很喜欢卷卷,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笑道:“没事,卷卷这样很可爱。”

卷卷一向古灵精怪的,他大概察觉到叶子卿喜欢他,过会儿趁爸爸不注意,就悄悄从兜兜里摸出那根宝贵的棒棒糖,递给叶子卿。

叶子卿还以为他想给自己吃,下意识道:“叔叔不吃,谢谢卷卷。”

卷卷又往他眼前递了递,还着急地啊啊了两声。

江翊文很想装没看见的,但没办法,他只能走过来把棒棒糖没收。

“卷卷,你不能吃糖,爸爸一会儿给你泡奶喝。”

卷卷:“……”

qa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