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妻子为白月光害死女儿后,我杀疯了 > 第六十四章 到底有多能打
 
  “你们大白天的,就公然的来到我的公司,这一切都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们就想跟着那个萧万山过来吃肉。”

“你们都是想着自己的活路,那你们有没有想过给我留条活路。”

我这么一说之后,这些小报记者们,一个个的闭上嘴巴。

砰的一声,一个大高个子率先开始,把手中的相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顿时摔得四分五裂。

看到有人动手,其他的小报记者们也知道,拖下去也没好果子吃,一个个满脸无奈的,把手中的相机,心疼的摔在了地上,有的还疼的哭出声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感觉心里极为痛快,就好像三伏天,吃了一块冰淇淋那样的舒爽,让我还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那些小报记者们,本来摔了手中的相机,打算离开,看到我疯狂的大笑,一个个震惊的看向了我。

看到我这样子,旁边的姜威宇也没有阻止,一直就这样抱着肩膀,在旁边观望。

许久之后,我才停下了笑声,看向了姜威宇。

“兄弟,让你见笑了,这是我这段日子以来,感觉最痛快的一次。”

我说的是真的。

本来一开始,被这个交际花逼迫,我也是满心的着急。

因为对上这样的混世魔女之后,我没有半点的胜算。

而且这个交际花,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就是一副吃定了我的神色。这也就是我的好哥们出手,这才让我摆脱了困境。

所以看到刚才那些小报记者们,一副吃的憋的样子,再加上看到混世魔女,一副瑟瑟发抖的神色,震惊的看着我。

才让我感觉心里十分痛快。

之前自己虽说是江城首富,但一直心地善良,可没想到好心却没有好报,遇到了一对狗男女。

如今就是江城的这个混世魔女,也想找上门来分上一杯羹,把我榨干,让我做她的男人。

现在这些王八蛋,在我的好兄弟的帮助下,都已经把他们踩在脚下,这一刻,我的心情痛快的无法描述,这才让我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大笑声。

很久之后,我才停下了大笑,我看到姜威宇并没有看我,而是正抽着烟,静静的看着某个地方出神。

我知道这是我的好兄弟,不想打扰我,这不禁让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兄弟,让你见笑了。”

姜威宇神色凝重的摇摇头:“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咱们俩这种关系,我还会嘲笑你?我只是感觉到了心痛,奶奶个头的,这是把我的大哥,逼迫到了什么地步。”

“放心吧大哥,那些欺负你的王八蛋,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包括这个女人。”

这么说着,他杀气腾腾的目光,看向了地上正瑟瑟发抖的慕容玥。

“啊,不要,前辈,求求你,放过我吧。”

看到这个混世魔女,这一刻吓得胆战心惊的样子,我不禁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不是混世魔女吗,怎么看到我兄弟之后,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放心,我虽然不喜欢你这种女人,但我的兄弟,可是荤素不忌。”

旁边的姜威宇,闻言打了我一拳。

“靠,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说的我好像多缺女人似的。”

“之所以想带走她我也是想替你出口气,收拾一下这个臭表子!”

“既然她喜欢这样的动作片,那今天晚上,我就让弟兄们好好的陪她练一练。”

姜威宇这么说,我没有半点的意见,只不过,我也有一丝担心。

“我说兄弟,你可要注意,千万不要被她魅惑到,这种女人既然被称之为江城的交际花,肯定活很好,花样会的也多。”

听到我这么说,姜威宇不由仰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什么,兄弟,你还担心我被她蛊惑?靠,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子,这样的女人,既然喜欢干这样的事情,我看看能不能把她带到国外的红灯区,让她去那里,做一阵这样的营生。”

听到姜威宇说出这番话,慕容玥越发的害怕。“

啊,前辈,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你放心,只要你放了我,我再也不骚扰你的大哥。”

姜威宇眼珠子一瞪:“你说什么,让我放了你,你他娘的早干什么去了。”

“刚刚你让我大哥,受到了惊吓,还想让我轻易的放了你,做梦去吧。”

“今天晚上,我手下的18罗汉,可是有福喽,让他们也见识一下这个江城有名的交际花,到底有多能打。”

姜威宇的话,让我神色一愣。

“什么,兄弟,居然不是你亲自上阵,收拾这个垃圾女人?”

我这么说,让姜威宇一皱眉头。

“大哥,你胡说什么呢,我已经有了你弟妹,怎么能做这种事。”

“放心吧,我不做,手下的小弟们,可是旱的不轻,让他们今天晚上卖把子力气,浇灌一下这个混世魔女的自留地,最好让她的小溪,流淌出来……”

脑补了一下这个场面之后,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有些同情的,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慕容玥。

“之前你不是很缺男人吗,不知道今天晚上过后,你能不能得到满足?”我的话音未落,慕容玥就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

“沐先生,我错了,不该来这里诱惑你,求求你,帮我说句好话,别让你的兄弟带走我,我保证今后,绝不招惹你。”

对于这个垃圾女人说的话,我半句都不相信。

看到对方抱住了我的大腿,我一巴掌,打在对方的脸上。

“松开,别脏了我的衣服。”

慕容玥震惊的松开了紧紧抱住我的手臂。

我满脸嫌弃的掸了掸裤脚:“之前你死死纠缠我,我苦苦哀求,你放过我了吗?”

“沐先生,当初人家,不是想当你的女人吗,难道这也是错?”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没错,想当我的女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影子,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当我沐北的女人。”

“还想让我求情,我呸,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噔噔噔,我的话音未落,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此时从外面急促的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