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十二、大闹酒吧
 
光头男子直接坐到了刚刚女孩坐过的地方,阿飞自发的调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什么事让我的乖女儿笑的这么开心啊?”男子宠溺的摸了摸女孩的头。

  女孩则是将嘴巴凑到男子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连说带学的,逗的男子也是哈哈大笑。

  “阿飞,今天这个小兄弟的单全记到我的账上。”

  男子说着看了一眼林凡,又冲着女孩道:“你也该回家了,要不然你妈又该说我了。”

  “不嘛,我想再玩一会!”女孩嘟着嘴撒着娇,说着还拉着男子的胳膊摇啊摇的,“求你了老爸,就玩一会儿还不行吗?”

  “不行,我刚刚已经给小李打过电话了,现在门口等你呢。”男子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语气中的意思却是坚定的很。

  女孩见老爸态度坚决,也只好作罢,一脸不情不愿的跟着父亲向外走去,忽然又回过头来冲林凡喊道:“臭弟弟,明天我还来,你也得来哦!”

  林凡一阵无语,城里的女孩都这么爱喊人弟弟的吗?赵倩倩是这样,这个女孩也是这样。

  怎么又想起赵倩倩了?

  劲爆的音乐,闪耀的灯光,舞池中,无数的男女在狂野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男人女人都尽力的摆动着身体向周围的异性展示着自己最美的一面,大声的欢呼着,尖叫着,尽情的挥洒着青春的汗水。

  此时的林凡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眼前的一切不断着刷新着林凡的感官,原来城里的男女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抱在一起的,原来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也可以搂在一起亲嘴的。

  林凡忽然觉得挺无聊的,这酒吧也就那么回事吧,端起扎啤一饮而尽,站起身准备去趟厕所。

  这时旁边几个男子正好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看样子也是要上厕所的,可也巧了,正当林凡起身时,其中一个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林凡脚边。

  “你瞎眼了,你TM敢撞我?”本来林凡还想取扶他,可这家伙人还没起来呢就骂人,林凡也就懒得理他了,转身准备继续去厕所。

  他不想闹事可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见林凡要走,跟醉鬼同行的几人可不干了,其中一个胖子,剃了个铮明瓦亮的大光头,脖子上挂着小手指那么粗的金链子。上手推了林凡一把。“咋地啊?撞完人就想走啊?”

  另一个染着满脑袋红毛的也嚷嚷道:“还想走?撞伤了我兄弟,今天不赔个两三万的你休想出这个门。”

  有离着近的立马转过头来看向了这边,这是遇到碰瓷儿的了?

  “俺没撞他,是他自己摔倒的。”林凡冷冷的说道,本来晚饭时被赵平海一番话说的就挺难受的,此时林凡也没啥好心情了。

  这时另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子骂道:“小崽子还挺横啊?给你脸了是不是?在这一片谁敢跟虎哥这么说话?”说着上前就照林凡脸上扇了过来。

  眼见对方打来,林凡一低头躲了过去。“我心情不好,不想动手,滚!”

  “卧槽,你还敢躲?”黄毛眼见着林凡躲开了,反手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

  此时林凡也被黄毛一而再的挑衅打出了真火,左手轻轻格开黄毛的巴掌,右手一掌拍在了黄毛胸口,黄毛被拍的“啊呀”一声向后撞去。

  眼见着自家人吃了亏,虎哥大吼一声,周围呼呼啦啦的围过来六七个汉子,不用人吩咐,直接就奔林凡冲了过来。

  林凡见此也不再留手,将背包往地上一扔,右脚猛地踏出一步,一记贴山靠使出,撞飞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虎哥。

  虎哥没想林凡见到己方这么多人居然还敢动手,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感觉胸口好像被汽车猛地撞了一下一样,胸口一闷就飞了出去,顺带着还砸飞了两个。

  林凡也不停留,一击便走,趁着另一男子愣神儿的功夫,顺手给了他个大耳雷子,这一巴掌直打的他脑瓜子嗡嗡直响,眼前直冒金星。身形再一动,已经冲入人群直中。

  林凡身形快如奔雷,出手绝不留情,左冲右突,几无一合之敌。此时林凡含怒出手,这帮混混可是遭了秧了,一个接一个的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这帮混混平时也就欺负个老实的还像点事,现在突然遇到了牛逼的不像话的林凡都有点懵逼,HL啥时候出了这么一号牛人啊?

  林凡一脚踏在光头男子的胸口,冷笑着问道:“俺说是他自己摔倒的,你信吗?”

  此时虎哥也是满脸的汗水,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咬牙切齿的道:“你TM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动我?”

  林凡也不说话,只是冷笑的看着虎哥。

  “我告诉你我大哥可是~~~”

  林凡也懒得听他继续啰嗦,右脚抬起又落下,狠狠的踩在虎哥的手上,又用力的拧了几下,虎哥痛的“嗷”的一声,地上血红一片。

  这边的响动早就惊动了所有人,此时一群人正向这边走来,领头的是一个文质彬彬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男人。

  有好事的吃瓜群众一见这情形,偷偷跟身边的人说道:“胡文光来了,有意思喽!”

  “谁是胡文光?”

  “胡文光就是浪漫夜色的经理。”

  胡文光大步走到了人群中间,大声喝到:“都住手!,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浪漫之夜闹事?”

  虎哥一见胡文光来了,知道救星来了,急忙喊道:“哥,是这小子闹事,你可要帮我报仇啊。”一边说一边挣扎着要站起来。

  胡文光瞪了一眼虎哥,手在背后比划了两下,示意虎哥别说话。

  转头冲林凡一挥手,身后的保安呼呼啦啦的就要上来抓林凡。

  “你小子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事吗?敢在这闹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不把你的脚拿开?”

  林凡脚下踩着光头虎哥,大喝一声:“我看谁敢过来?”

  胡文光的动作没有逃过林凡的目光,轻蔑的撇了胡文光了一眼。“如果俺不呢?”

  林凡也是想开了,憋闷了一晚上了,索性今天就敞开了好好闹上一闹。

  胡文光在这一片混了这么久,真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小子,我不管你什么来头,浪漫之夜的规矩就是不许闹事,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现在请你离开。”胡文光面若寒霜的说道。

  林凡的身手胡文光不是没看见,如非必要,胡文光还真不想碰这个猛人。

  “他不道歉,俺不离开。”林凡依旧不为所动。

  “那你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了?”胡文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几个字。

  “俺不知道什么叫面子,俺只知道他没道歉。”

  胡文光的脾气终于是爆发了。“臭小子,你找死。”一拳向林凡轰了过来。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要知道胡文光早年也是练过的,虽然没正统的学过什么功夫,可也是无数次摸爬滚打的从血水中滚过来的,这一拳无论是从速度还是角度来看几乎都是必中的一招。

  林凡反应极快,急忙向后一闪,胡文光这一拳偷袭打的太突然了,虽然躲了过去,但还是免不了一阵手忙脚乱,林凡也被胡文光这一拳打出了肝火。

  “不要脸,真卑鄙!”

  只见林凡身形快速一闪,左脚使力,右脚大步向前一跺,左手抱住右拳置于小腹,右臂紧贴胸壁,双臂呈环抱之势,借助全身的重量,以右肩为发力点,大喝一声“开”,猛地向胡文光撞了过去。

  胡文光反应也是极快,见林凡这招声势骇人便知道这招不能硬抗,忙侧身避过锋芒,但是动作稍微慢了半拍,被林凡一下撞在了右侧肩膀上,只觉得右臂一麻,瞬间感觉胳膊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要知道林凡可是从四岁便开始习武,整日里不是练功就是到深山老林里跟野兽玩命,每一招都是经过千百次生死之间的锤炼得来的,每一式都力求做到最快,最狠,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杀对方,真要是能那么容易就躲过去才怪了。

  只见胡文光被林凡撞了一个趔趄,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接连撞倒了一排椅子,这才一把扶住了吧台,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周围的保安见林凡这么生猛,也都不敢上来了。

  “小子,你敢打我?”

  胡文光一脸的不敢相信,自从自己当了这浪漫之夜的经理,都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跟自己动手了?今天不但有人跟自己动手,居然还打伤了自己。

  林凡一阵无语,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难道要我站在这里让你打吗?

  “你还要点脸不?你打俺还不让俺还手了?”林凡都被他气笑了。“也对,你连偷袭都干得出来,还有啥不要脸的事干不出来啊。”

  胡文光被林凡气得直哆嗦,手指着林凡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发抖。

  此时林凡气也消了大半了,随便拉起张椅子坐了下来,伸手还捡起地上一个不知道哪里滚过来的苹果,一口咬掉了一大块嚼了几下咽了下去,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你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俺一个,你们羞不羞?”此时的林凡就像小孩子一样,打架打赢了还要气气对方,这一幕,弄得旁边看热闹的人都哭笑不得。

  常来这里玩的谁不知道胡文光是HL最大的安保公司金德的副总经理,而光头的虎哥是胡文光的小舅子,这小子每日游手好闲,不干正经事。可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这小子不敢干什么太出格的事,要说欺男霸女有点夸张,但是坑蒙拐骗可着实没少干。

  十七八的年轻人不知道金德咋回事,上三四十岁的人可都知道,上个世纪九十年代,HL一直有一个黑社会组织,好像是叫恒社,那在当时真可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HL这地界上,那可真是呼风唤雨的豪横啊!后来九十年代严打,社长金眼雕见形势不好,就早早的洗手不干了,于是开了金德安保公司,算是正式洗白了,而这浪漫之夜也正是金眼雕名下的产业。

  胡文光也是当年最早跟金眼雕打天下的班底,现今也四十出头了,估计是钱也赚够了,前几年便调到浪漫之夜当经理来了,算是给自己找了个美差。在这HL的一亩三分地上那也得是一号人物,平日里谁见了也得像回事似的叫一声“胡经理好。”

  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天这后浪还真就把这前浪拍死在了沙滩上。

  “呦呵?挺热闹啊?”

  正当所有人都看戏看的正浓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