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十一、俺不是弟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冷秋燕已经拉着赵倩倩出去了,酒桌上直剩下赵平海跟林凡二人。见媳妇跟女儿都出去了,赵平海摸出烟递给林凡一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根。

  林凡以前在老家只偷偷的抽过,还因此被老头打了一巴掌,说抽烟会损伤肺,影响练功后来就没再抽,而现在见赵平海地给自己烟也不好拒绝,也就点上了火。刚抽了一口,就猛地咳嗽起来,看的赵平海哈哈一笑。

  “不会抽就别抽了,以后也别学。”

  林凡也是听话的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小凡啊,现在他们娘俩都不在,叔有几句话跟你说。”赵平海说到这,又猛劲儿的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掐死,这才继续道:“倩倩今年才刚刚高三毕业,看你的样子年纪应该也不大,而且说直白一点,你一个农村大山里出来的孩子,一穷二白的,你拿什么给倩倩幸福?”说着赵平海又摸出一根烟点上。“当然叔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想当年我跟倩倩的妈认识的时候我也是一穷二白,用现在的话来讲那就是屌丝啊!但是英雄不怕出身低,只要自己肯努力,没有啥事是做不成的。”赵平海定定的看着林凡。

  林凡被赵平海的一番话说的沉默了,眼见着火候差不多了,赵平海继续说道:“小凡,叔也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应该理解叔叔,叔叔是过来人,当初跟你一样,啥也没有,我永远都记得当年的苦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倩倩的母亲如果不是那几年累出了病怎么可能那么年轻就离开了倩倩?你试过两口子合吃一桶方便面吗?”说到这赵平海的眼角也有些湿润了。

  扔掉已经有些烫手的烟屁股,又摸出了一根点上了火。深吸一口平稳了下情绪。

  “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不想让我的女儿再走一遍我跟倩倩的母亲曾经走过的老路,我想让我的女儿能幸福,我不指望这她能大富大贵,只要她能幸福,开心的过一辈子就足够了。小凡,你能明白叔叔的心意吗?”

  赵平海的话深深的触动了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的心,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跟他说这些,赵倩倩父亲的每一句话林凡都记得,也全都能理解。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才是毫无保留的真心爱着自己的儿女的,过往的十八年来,林凡从未有过像此刻这样的想法。

  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去哪了?为什么我的父母不要我?林凡真的好想大声的质问他们,为什么生下自己,却又不管自己了?

  =============================================================

  林凡一个人走在午夜的街道上,双手插在裤袋里,身上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书包里面是赵倩倩白天为他洗的衣服,他就这样走着,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感觉不到累,也感觉不到困,更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内心想要的是什么?只觉得心里很乱,赵平海的话很扎心,可是林凡不恨他,因为如果设身处地的站在赵平海的角度上,自己应该也会说那些话吧,林凡好像突然懂得了些什么,可是又说不上来。

  赵倩倩已经跟爸爸回家了,临走时将钥匙留给了林凡,还特意嘱咐林凡“回去后要帮我收拾下屋子哦!”而林凡只是回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将钥匙放在了茶几上就离开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但是就在关门的一刹那,林凡感觉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样,他不知道是不是爱情,也不懂什么是爱情,就是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里很难受。

  用力的甩了甩头想把脑子里的闹心事全都甩出去,可是无论怎么甩,赵倩倩的影子还时不时的出现在脑袋里。

  “嘀嘀~~~”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响起。

  “草,大半夜的你找死啊?”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骂道。

  林凡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去了,此时一辆红色的轿车正在自己后面按着喇叭。

  急忙走到了路边,四周看了看。

  巧了,这不是昨天晚上赵倩倩喝酒的地方吗?原来自己竟走到这来了。只是站在外边都能听到里面劲爆的音乐声和呐喊声,这也勾起了林凡的探索欲。

  既然来了,索性进去见识一下。

  一进门,刚刚的在外边已经很劲爆的音乐此时更像是就在自己耳边一样,震的林凡一捂耳朵,惹的旁边穿着制服的保安一撇嘴,一看就是第一次来酒吧的菜鸟。

  保安的表情当然没能逃过林凡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哪里又错了,但是也没管他,背着包就往里走,途中有另一个穿制服的拿了一个长条状的东西在林凡身前身后晃了一下,就不管他了。

  此时酒吧内的气氛相当热烈,无数的灯柱胡乱的扫射着,一桌桌年轻的男男女女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喝着酒,随意的聊着,聊到兴奋处还碰一下杯,肆无忌惮的大笑,远处一块圆形的场地里无数的男女疯了一样扭动着腰肢,尽情挥洒着汗水。

  林凡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场面,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好好见识一下,于是随意的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林凡坐的位置正好是围着吧台的一圈转椅,因为这边灯光比较明亮,所以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坐在这里。吧台里的调酒师一见有人坐下,随意的打量了林凡一眼,还是开口道:“您好先生,喝点什么?”

  林凡第一次来,也不知道应该要点什么,忽然想起跟赵倩倩一起喝的啤酒,试探着问道:“有啤酒吗?”

  调酒师白了林凡一眼,说道:“有,80。”

  林凡显然吓了一跳,没想到酒吧里的酒这么贵啊?不过既然是来长见识的,忍了,于是从书包中掏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

  调酒师接过钱随手扔进了钱箱,转头接了一杯扎啤递给了林凡,口中说道:“谢谢先生小费。”

  可林凡没明白啥意思,自己给了他一百,他咋不找钱呢?

  “你咋不找钱呢?”林凡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调酒师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平时遇到需要找零的他只要说一声“感谢先生小费”基本上就没人会再提找钱的事了,毕竟到浪漫之夜消费的谁是差那仨瓜俩枣的主儿啊?遇着那财大气粗的你敢这么问他,你要是真给他找零没准都得拿酒泼你,回头还得骂你是傻瓜,这回还真特么是遇到愣头青了。

  这时旁边一个女声“咯咯”的笑了一下,“真有意思,阿飞,钱还给他,这杯我请了。”

  原来调酒师叫阿飞,阿飞看了一眼女子点了点头,又从钱箱中抽出一百块钱,递给了林凡,转身又去忙了。

  林凡顺着声音望去,之间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就坐在距离自己也就一米远的地方,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见自己望过去,还端起手中的酒杯冲自己扬了扬,轻轻的饮了一小口,喝完还伸出红嫩的舌头将唇角残留的红酒舔干净。

  这个女人给林凡的感觉就是一个词儿“真美”。一身得体的黑色连衣裙下,一双白嫩的小腿裸露在外,一双踏着白色高跟鞋的玉足此时正一只脚搭在转椅的扶梯上,一只脚一荡一荡的。长长的秀发松散的披在肩膀上,白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昏暗的灯光下,配着刚刚伸舌的动作竟说不出的诱人。

  不过请原谅林凡的才疏学浅,对于评价女人的词汇仅限于村里的街(这个字读gai)溜子评价村口豆腐西施时说过的话“前凸后撅腿子长,美的冒泡啊!”

  林凡被这女人一撩,弄的面红耳赤的,见他的囧样,美女更是笑的前仰后合的。

  “你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俺又不认识你,俺才不用你请呢。”林凡说着,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一百块钞票向女子推了过去。

  女子却没接,笑道:“小弟弟,你是从哪来的呀?咋这么逗呢?”

  林凡被女子称作小弟弟,又细看了美女一下:“你也没多大啊,你咋知道俺就是弟弟呢?没准你还是妹妹呢?”

  “呦?还挺犟啊?你可太有意思了!”说着女子跳下转椅,往前凑了凑坐到了林凡旁边的椅子上。“那你再仔细看看,我是姐姐还是妹妹啊?”

  女子的靠近,让林凡只觉得一阵香风袭来,下意识的偏了偏头,再转回来正好看见女子如花的笑脸,脸色一红,可还是倔强的盯着女子的脸蛋看了看,又赶紧偏过了头,嘴硬道:“俺就是觉得你是妹妹。”

  林凡的表现更是让女子觉得有趣,也别老说男人色,其实女人也一样,尤其是混迹于夜场的女人更是,此时的林凡单纯、懵懂、羞涩的样子更是让女孩提足了兴趣。林凡虽然有些黑,那也不是天生就黑,而是常年在山上练功,进山打猎风吹日晒弄的,这两天懒惰了,皮肤还真白了一些,再配上那双又黑又干净的眸子,还真有一股灵动的味道。

  林凡被女人盯的有些心跳加快,赶紧猛灌了几口啤酒,清凉的扎啤下肚,总算是不那么尴尬了,他的这个动作更是看的女子一阵娇笑。

  笑了半天,女子总算是停下了,笑着问道:“头一回见你这么能犟嘴的,你可真有意思。”说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这时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什么事情笑的这么开心啊?说出来让爸爸也开心一下。”

  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男子走了过来,男子很简单的一身休闲装,略微有点肚子,咯吱窝下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最吸引林凡注意的是这人是个大光头,因为灯光晃动之间,那大光头不时的闪过一丝亮光,还真是光可鉴人。

  女子一听声音,转头娇声喊道:“爸爸你快来,这有个人可有意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