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九、堵屋里了
 
清晨,火红的太阳为这个城市带来了第一缕光芒,一群早起的老人早就开始了一天的晨练。而此时,HL市公安局一个询问室里,两个警察正坐在电脑前,一个问,另一个做记录,而对面,一个青年正一脸倦意的打着瞌睡。

  一个年轻的警察可能也是熬不住了,伸了个懒腰,“啪”的一声点燃了一根香烟。“我去上个厕所,你顶一下。”

  另一个警察也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也站起了身子,早已酸痛麻木的腰肢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等一下,一起去。”

  二人走出了询问室,年轻一点的小警察问年长的警察道:“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是来救人的?”

  年长的警察深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一口烟,缓缓的说道:“我感觉他说的是真的,不过等那两个女孩醒了就一切都清楚了,而且那四个小子都是有前科的,刚放出去半年没到,就又犯事了。”

  年轻的小警察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您刚才对他呢么宽容呢。”

  说话之间老警察的电话响了,老警察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正是另一队送俩女孩去医院的同事的号码,看来是那俩女孩醒了。

  果然,电话接通后,得知事情的经过,也终于算是还给林凡一个清白,而两个女孩的家长也已经将两个女孩接回了家中,老警察轻轻的笑了笑。

  林凡站在公安局的大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公安局,公安局的一个老警察正在冲林凡挥着手,林凡也微笑着冲老警察挥了挥手,直到老警察转身走了,林凡才回过头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才向旁边一家包子铺走了过去。这一夜可是挺难熬的,从昨天傍晚吃了三个面包夹肉(汉堡),喝了杯苦了吧唧的茶(咖啡),就再也没吃过东西,真是饿屁了,此时见到包子两眼都直冒光。

  要说吃,还得是中餐,也许是因为开在警察局边上的缘故,包子馅格外的大,满满的肉馅,一咬都直冒油,隔着老远就能闻见包子的香气。林凡一口气干掉十二只包子这才觉得稍微有些饱了,看得老板只砸吧嘴,这孩子是真能吃啊。

  这时林凡的电话响起,一看手机,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赵倩倩打来的,忙接起了电话。

  “臭林凡,你怎么才接电话,你在哪呢?我去找你。”电话中赵倩倩大声的吼着,不过不难听出语气中的关心。

  “俺在警察局···”

  还不等林凡说完,对面急忙说道:“怎么还在警察局啊?我刚才打电话他们说你已经走了,而且我现在就在警察局门口,没看见你呢?”

  “我再警察局旁边吃包子呢,可好吃了,你吃不?”林凡憨憨的问着。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在那等我。”说着,赵倩倩挂断了电话。

  果然,几分钟之后赵倩倩风风火火的出现在林凡面前。

  可能也是饿了,直接从林凡的盘子里抓起一个包子就往嘴里送,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形象。

  林凡此时也基本上吃饱了,见赵倩倩吃的正香也不打搅她,就那么微笑的看着她吃。

  赵倩倩一连吃了三个包子,才算吃饱了,见林凡愣愣的盯着自己看,想到刚才自己用手抓包子吃,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羞红,口里哼声道:“瞎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吃包子啊!”那语气,咋听咋像是撒娇。

  没想到林凡还真的点了下头,憨直的说道:“确实没见过。”

  赵倩倩也不知道咋想的,随口说道:“以后让你天天看行了吧!”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说是不是太不矜持了?忍不住又是脸色一红。

  “行了,我也吃饱了,咱们走吧,我爸想见见你。”赵倩倩急忙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不过后一句让林凡吓了一大跳?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吗?我还没准备好啊!

  “你爸见俺干啥?要把你嫁给俺吗?”此时的林凡就跟脑袋瓜子缺根弦儿似的,直愣愣的问道。

  停了林凡的话,更是恨不得一把掐死他。“嫁你个大头鬼啊,是你救我的事情被我爸知道了,我爸说啥要感谢你。”赵倩倩一边说着,更是轻锤了林凡一拳。“追本姑娘的帅哥多了去了,哪轮得到你啊!”

  “啊!只要不是让俺娶你就好!”林凡感叹道,通过这两天的遭遇林凡已经深深的感觉到,这丫头就像避雷针似的,到哪都是麻烦。

  他不说还好,一说更让赵倩倩气的抓狂。“滚,你个没良心的瘪犊子玩意儿。”

  赵倩倩忽然心里一动,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这傻小子了?不能吧?虽然是救了自己两次,英雄救美?有这么土鳖的英雄吗?一定不是,自己就是见他可怜才收留他的,毕竟救过自己,总不好视而不见吧?对!一定是这样的。赵倩倩这样安慰着自己。

  话说这人一吃饱就容易犯困,尤其是林凡一夜没睡,一出了包子铺,林凡就困的哈欠连天的。赵倩倩也才想起来这憨货一夜没睡。

  “行了,别瞌睡了,咱们回家。”说着拉着林凡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出租车一路扬长而去。

  就在出租车刚开出去,路口悄悄的走出了一个年约五十岁左右的老头,老头一身灰色的袍子,这身装扮在闷热的三伏天里显得格格不入,但是看老头的脸上却丝毫不见一点汗水,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丝丝的微笑,口中喃喃的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直到出租车远去,老人才转身离开。

  回到了家,林凡也顾不得洗漱了,衣服一脱直接倒在了床上,随即鼾声雷动。

  赵倩倩回到房间换了件舒服的衣服,轻轻的打开了林凡的房门,想把林凡脱下的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毕竟一整晚穿着,肯定油腻腻的臭臭的。想起昨天早上的场面,赵倩倩忍不住望向床上的少年。

  精干的短发下一张黝黑的脸,又粗又黑的眉毛下本来是一双黑黑的眼睛,此刻正紧紧的闭着,挺直的鼻子下已经萌生出稀疏的胡子,高大而健壮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肌肉充满着立体的美感,禁不住好奇的望下下边,又急忙羞羞的转过了脸,生怕林凡突然醒过来看见自己,忙不迭的拿起林凡的衣服跑出了房间。

  “天啊,赵倩倩,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呀?真不知羞。”赵倩倩对着镜子里的人骂道。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把脸,这才开始洗衣服。

  “这家伙醒来应该没有衣服换了,看来一会本姑娘还得再去给你买衣服,你这个混蛋,本姑娘上辈子欠你的吗?”赵倩倩一边洗着林凡的衣服,一边恨恨的想着。

  ============================================================

  当林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起床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而床边出现了几件新衣服,屋子里面出了自己就是赵倩倩了,卧槽,这小娘们居然趁着自己睡觉的功夫偷偷进自己屋,这不是全都看见了?吃亏了。

  正当林凡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对面卧室门响了一下,一个脚步声向门口走去,想必是赵倩倩去开门了,赶紧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赵倩倩打开房门,见是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男子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二人正是赵倩倩的父亲赵平海和继母冷秋燕。

  “你们怎么来了?”赵倩倩平淡的问道。

  赵平海跟冷秋燕紧跟着进了屋,眼见着赵倩倩没什么事,一路上吊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见赵倩倩平淡的语气又是一阵的无奈。

  “倩倩,爸爸平时工作忙,一接到公安局的电话爸爸跟你秋姨就赶紧飞回来了,现在见到你没事就好。”赵平海的语气中充满着关爱。

  一旁的冷秋燕也帮忙说道:“是啊倩倩,你不知道,刚接到你被绑架的电话的时候,我跟你爸魂儿都吓没了,后来听警察说你已经安全了,但还是不放心,连生意都不谈了,直接飞回来看你。”

  “已经没事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很好么。”赵倩倩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赵平海坐在沙发上,颓然的叹了口气。“倩倩,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总归是我的女儿,爸爸一直都是爱你的,咱们父女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吗?”

  赵倩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相信您是爱我的,您忙您的工作去吧,反正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我一个人过的。”

  赵平海一阵气急,随之又是一阵心痛。“傻孩子,爸爸知道这么多年因为忙,忽略了你的感受,爸爸保证以后一定多陪你,好不好,跟爸爸回家吧。”

  “爸爸,我不会回去的,你跟秋姨回来看我,我很高兴,但是不要因此耽误了你们的正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事的,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赵倩倩语气依旧很平静。

  就是他这份平静,却让赵平海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时赵平海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他想洗把脸稳定一下情绪,这次的事情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但是亲人要是没了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女儿带回去。

  咦?这时什么?男人的衣服?男人的裤子?什么情况?居然还是湿的。赵平海忽然觉得脑袋有点发晕,眼前有点黑。一把抓起潮湿的衣服走出卫生间。

  “倩倩,这是什么?”赵平海将衣服往茶几上一丢。

  赵倩倩一看,心里也慌了,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自己一个十七岁大姑娘,家里突然出现男人的衣服,还让父亲撞见了,想想就够上头的,还是硬着头皮道:“一个朋友的。”

  见此模样,赵平海更是生气,将衣服往地上一丢,伸手就推开了赵倩倩的卧室。一件没人,转身又去推对面次卧的门。

  一开门傻眼了,一个半大的小伙子正坐在床上穿衣服呢,尤其是床单上中间的位置,一朵暗红更是让赵平海眼前一黑。一时间竟蒙住了,不知道说点啥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