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五、我给你当媳妇
 
两瓶酒下肚林凡也慢慢适应了啤酒,俩人终于是杠上了。

  赵倩倩平时经常喝酒,仗着自己酒场老手是猛劲儿的想灌倒林凡,林凡也是来者不拒,两人推杯换盏之间,一箱啤酒就这么被二人消灭了。

  “行啊,小凡子,真没看出来,第一次喝酒就这么能喝?你先喝着,我得去方便一下。”

  一箱大绿棒子24瓶,平均一人12瓶,一瓶600毫升,全倒出都有一大桶了,愣是让二人干没了。此时的赵倩倩实在是憋不住了,肚子涨的难受,胃里直往上顶,捂着肚子就要上厕所。

  林凡也是憋得肚子难受,苦于一直不知道厕所在哪,闻言道:“俺也去,带我一个。”

  “你等我回来再去,咱俩都走了老板还不得以为咱俩跑单啊?”赵倩倩把林凡按回到座位上,扭着小腰就跑了。

  林凡也看出来了,赵倩倩这小妞好像要灌倒自己,可是喝了半天也没觉得这玩意咋样,跟村里烧酒比起来差远了,喝的时候除了凉快一点没觉着醉人啊,就这跟水一样的东西也能醉?卧槽,不行,一想到水又想上厕所了。

  正憋的难受呢,赵倩倩一脸放松的回来了,趁林凡不备一巴掌拍在林凡肩膀上。“你去吧,别说姐姐不照顾你,姐姐刚才又给你点了一箱啤酒还有一堆大腰子,给你补一补。”

  这一巴掌拍的林凡菊花一紧,尿差点没给拍出来。也顾不上说啥了,直接奔着厕所跑了过去,可能跑的急了点,也没细看门口的标识,想着赵倩倩进哪屋他就进哪屋就对了,直接冲进去扯开裤子就尿。

  “呼~舒坦啊!”林凡舒服的长出了口气,正尿到一半,身后响起一声尖叫。

  “啊!你个臭流氓,臭变态你上女厕所。”一个尖锐的女声尖叫着骂道。

  这特么就尴尬了,林凡做梦也想不到尿到一半会出来的女的,尿也不是不尿也不是,别提多难受了。你说你继续吧?门后边有个女的大声骂你“流氓,变态”,你憋回去?都容易给你整痿喽。

  “大姐,你别喊,俺不小心进错了,我马上就好。”赶紧使使劲儿快点尿。

  终于完事了,林凡提着裤子慌慌张张的就往外跑,在女子一片谩骂声中抛出了女厕所。可能太紧张了,头撞在门上都没感觉到疼。卫生间里那位女士可是看的真真的,那力度肯定小不了,幸亏这是合成板材的门,要是钢化玻璃门估计这孩子也就不用要了,直接殡仪馆了。

  因为公测距离烧烤摊不远,赵倩倩应该是听见什么声音了,见林凡满脸通红的回来了,笑吟吟的盯着他,也不说话。

  这犊子此时满脸通红,汗水滴答滴答的直往地上淌,也不知道是紧张的冒虚汗还是跑热累的。经这么一闹林凡仅有的几分醉意也全都吓醒了。

  “你这臭乡巴佬怎么这么色啊,还进女厕所,你个偷窥狂。”赵倩倩一脸揶揄的表情笑骂道。

  听他这么一说林凡更觉得脸上发烫。

  “俺没有,俺看你进去了,所以我就进去了,俺也不知道城里的厕所还分男女啊!”林凡梗着脖子犟嘴。

  赵倩倩见他这幅模样更觉得有趣,更想逗逗他。

  “可拉倒吧,就你?跟我握手的时候都知道趁机揩油,表面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肚子里满是龌龊想法,你说,你都看见啥了?那女的白不?有我好看不?”说着还把脸凑了过来让林凡仔细的看清楚。

  “~~你~~别靠我这么近,你身上有味儿。”林凡尴尬的直向后躲。

  赵倩倩闻言楞了一下,有味儿?抬着胳膊嗅了嗅。“没有啊,我早上洗澡了呀,就算是那会撕扯了一会儿,可刚才也去卫生间洗了呀,怎么着也不至于馊吧?”

  “不是馊味儿,是一股香味儿。”林凡接茬儿道。

  赵倩倩一楞,随即哈哈大笑。原来这傻小子说的是女孩的体香味儿。

  赵倩倩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性格豪爽泼辣,很多朋友都是把她当哥们儿处的,似乎从来没人夸过自己身上有体香味儿,要不是今天林凡说了,赵倩倩甚至都没把自己当过女生。

  “小凡子,你真的觉得姐姐香吗?”赵倩倩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嗯,真香。”林凡认真的点了点头。

  赵倩倩沉默了一下,转颜又开心的笑道:“好,那就是香吧。小凡子,姐姐觉得你投缘,给你当媳妇你干不?”

  “不干!”林凡拒绝的老干脆了。

  赵倩倩闻言一楞,我特么下一句都要说“你得入赘到我们家”,结果你拒绝我?你让本小姐很没有面子的知道不?我这小暴脾气还真忍不了。

  “为啥不干?姐姐不漂亮?”赵倩倩的语气明显带着一丝凉意。

  “俺家老头说了,娶媳妇得下帖子看八字,还得下聘礼,写文书,咱俩啥都没有取啥媳妇儿啊。”林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认真劲儿倒把赵倩倩逗的咯咯直乐。

  “切!你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现在社会讲究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就是想取姐姐我还真未必肯嫁呢?”,赵倩倩顿了顿,“你爸爸就是这么教你的?”赵倩倩满脸不屑的表情。

  “俺家老头教的,不是俺爹教的。”

  “你家老头是谁啊?”

  “俺家老头是俺师傅,俺从小就没见过爹娘。”

  虽然林凡说的挺淡然,但赵倩倩还是感觉到一丝的悲凉,原来这小子是个孤儿啊!赶紧岔开话题。

  “算了,不说了,喝酒。”

  两人又对碰了一下,赵倩倩喝了几小口就放下了,林凡则是直接一瓶子吹了。

  虽然平时不说,但是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自己却没有,说不难过那是假的,自己也曾经问过老头,自己父母是谁?他们在哪?为什么不要自己了?但是老头没告诉他,只是说以后有机会就告诉他,而且也不让林凡叫他师傅,林凡追问为什么老头也不说,问的烦了,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以后喊我老头就行了,其他的到你能知道的时候自然就告诉你了。”

  老头平时在教林凡练功的时候特别严厉,哪怕做错了一个动作都少不了给他一巴掌,老头那可是真打呀,拍出得手印子没两天散不了。但是平时不练功的时候又特别随和,一闲下来就往炕上一坐,身前摆上小桌子,桌子上放一瓶烧酒一盘花生米,拉着林凡讲一些年轻时候的故事,天南地北啥都讲。而且老头吃花生米从来不用筷子,还说花生米就得手抓着往嘴里仍才好吃,用筷子夹就没了花生米的灵魂。

  林凡也曾试着在老头喝多的时候套话,但是老头精着呢,从来不上当,实在被林凡问的烦了,起身就是一巴掌。“去滚山里边去,明天老子要吃狍子,整不回来你就死山里吧!”

  “喂?想啥呢?喊你半天了。”一直白皙的小手在林凡眼前晃了晃,打断了林凡的思绪。

  “没想啥,想俺家老头了。”

  “想他就回家去呗,我还没问你呢,你是哪的呀?来干啥来了。”赵倩倩询问道。

  “俺家说了估计你也不知道,老头前天走了,说让我一个人闯一闯,俺就来了。”林凡老实的回答着。

  “对不起啊!我不知你师傅去世了!”

  赵倩倩一脸的不好意思,说着还轻轻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惹的林凡一个大白眼。

  “俺家老头是走了,俺又没说是死了。”

  “啊!白关心你了,还以为~~~”

  还不等他说完,林凡就举着酒瓶子打断了她。“还以为啥啊?来,喝酒~”

  林凡说着也不跟赵倩倩碰瓶,直接自己喝上了。

  赵倩倩喝了两口,也有些喝不动了,眼光都开始迷离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居然都凌晨三点多了,起身去结账。

  “走吧,已经很晚了,我困了,我打车送你回去,然后我直接回家睡觉。”赵倩倩拍了拍林凡说道。

  “你自己走吧,我再坐一会儿。”

  赵倩倩也猛地想起来,这家伙昨天才来的虎林,老家在农村,在这他哪来的家啊!暗骂自己真笨。

  “知道你没地方去,跟我走吧。”赵倩倩说着,也不管林凡同意不同意反正拽着他就走。

  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赵倩倩熟练的报出一个地址,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前。二人下了车往里走,林凡一边走,一边习惯性的在心里记着路,这是多年进行打猎形成的习惯,要知道在林子里迷路那可是很要命的,要是真走错了方向那这一百多斤的分量可就算是交代在那了。

  林凡认真的看着,也在心里记着,多少号楼,用的哪把钥匙开的门都记着,就是有点弄不明白刚才进的铁皮门是啥东西,只见赵倩倩拿出个小片片在一块板子上按了一下,然后再出来就变样了。不过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东西是直上直下的,上楼都不用走路了,直接用这玩意儿就上来了,这要是在俺家的大山里安一个这个,那以后上山可就不费劲了。

  一进屋赵倩倩熟练的给林凡拿了拖鞋,让林凡在沙发上坐一会,转身又给他找了毛巾、睡衣、牙刷等小东西。她也是真困了,本身就折腾的很疲惫,又喝了很多酒,把东西往林凡身上一扔,嘱咐道:“一会儿你睡小屋,睡衣是我爸的,你凑合着穿吧,厕所在那边。”说完怕林凡没听明白,又冲着小屋和厕所指了指,转身进屋锁门睡觉去了。看来还没喝多,还知道锁门呢。

  林凡看着手里的东西有点哭笑不得,牙刷牙膏毛巾能理解,毕竟在家也用,可这睡衣是啥玩意?城里人睡觉还穿衣服?

  林凡放下东西,四处摸摸看看,这凳子咋这么软乎呢?坐着真舒服,心里想着还用力的坐了两下。这桌子也好,白白净净的,地面都这么光滑,真干净。这个四四方方的乌漆嘛黑的是啥?高高的箱子又是啥?这厕所咋用啊?没看见坑啊?

  “艹,不特么尿了,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