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三、踢死你个鳖孙儿
 
“放开我,我老公知道弄死你们!”一个女生尖声喊道。

  “别挣扎了,你知道吗,你越挣扎我就越兴奋,嘿嘿~~”一个男声笑道。

  林凡顺着声音就跟了过来,果然场面很劲爆,两个男的正拉扯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往旁边一辆面包车里塞,女孩一个劲儿的挣扎,充分的发挥了女生的优势,咬、扣、踢、掐用的炉火纯青,看来平时这也是练过的。弄的抓她的那俩小子一个劲儿的龇牙咧嘴的,旁边还有一个西装男抱着膀子嘿嘿调笑的。

  “这娘们真够辣的,一会别灌药,拿绳子绑,我就喜欢这样的!嘿嘿嘿~”一边说还一边淫笑。这货平时小片一定没少看,这是要玩捆绑啊。

  “嘿!你们嘎哈呢?”林凡楞楞的问道。莫非这就是故事里的绑架?

  “卧槽?咋还有人呢?”西装男顺嘴叨咕道。

  转身一看是一个乡巴佬,恶狠狠地骂道。“滚犊子,没你事,看到得烂肚子里,滚远点!敢漏一个字整死你!”

  “帅哥,救我!我给你钱!我给~唔~”听到有人过来,女子高声的喊道。

  那俩负责往车里塞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听有人来了也顾不得别的了,其中一个抓手,一个抬脚一用力就把女子塞车里了,车里边另一个早就准备好一块大胶布直接贴女子嘴上,贴完还嘟囔着“CNM我让你喊!你再喊啊!”原来车里还坐着一个胖司机。

  一听到给钱,林凡顿时心里乐了,正愁快没钱了。

  “你记住了哈,给钱!”林凡冲着车里喊道。女孩拼命的用脚踢着车窗,用力的点着头,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嗯嗯”声。

  “小B崽子你听不懂好话是不?让你滚听着没?别沾身上咋死的都不知道。”西装男指着林凡鼻子尖骂道。

  林凡也不答话,目测下距离抬步就往上冲,几步就跨到西装男眼前,足跟使力,脚带胯,胯带腰,腰带肩撞向了西装男胸口。

  西装男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被撞飞了出去,躺地上都短暂性失忆了。刚刚那一瞬间好像都看见奈何桥忘川河了。这特么是个什么怪物?坦克车吗?那感觉就像无防护玩了一次胸口碎大石似的。

  车里那几人见这场面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心理不约而同的响起俩字“卧槽”。

  眼见领头的挨打了,车上的三个小子赶紧抽出车坐下藏着的棒球棍,下车就向林凡冲了过来。

  林凡哪里肯给他们机会,快步上前一脚踹倒一个,左手一抡就把另一个脖子搂住顺势一带给给扔了出去,也是这家伙倒霉,一头撞在了路边大树上,直接撞懵逼了。这时从司机位置下来的胖子已经绕过车头转了过来,举着棒球棍冲着林凡脑袋砸了下来。

  林凡侧步一躲,转身就是一脚直踢司机裆下。只听司机“嗷”的一声捂着裤裆坐在地上疼的直拍地,嘴里喊着“我操你大爷的,我绝种了!你特么真毒啊!”

  林凡才不懂踢裆这个动作有多么的猥琐下作,在他眼里没有什么猥琐不猥琐,下作不下作的动作,这又不是比武,哪有那么多讲究?林凡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老林子里跟熊瞎子狼崽子们练出来的。老头子平时最爱跟林凡讲的就是“打架跟杀人一个样,干倒他就完了,穷讲究的最后都死的挺惨的。”

  林凡也真的贯彻了这一思想,无论是在村里跟二胖掐架还是跟老林里跟狼崽子肉搏,招式能简化就简化,务求最简单的招式干倒最复杂的敌人,花里胡哨的东西扔的远远的,不这样林凡早死林子里了,你还能奢求零下三四十度里饿了好几天的野狼会大发慈悲的让你摆造型?耍套路?脑瓜子让门挤了?

  拉开车门,女子正挣扎着撕扯嘴上的胶布,可能是胖司机沾的时候粘歪了一点,胶布也是长了一点,胶布一边粘在左下巴上,一边粘在鬓角上,女孩这么用力一拉,滋啦一声,女孩痛的啊一声,整个唇口边被胶布粘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头发都被拽下了一小把。借着路边昏暗的灯光,眼看着漂亮白皙的小脸蛋上带着一个红道子,不细看还以为偷吃没擦嘴呢,看的林凡嘿嘿直乐。

  “你笑屁啊!臭乡巴佬还不给我解开?”一看林凡在那憋不住乐的表情,女孩是又气又羞。

  “你咋骂人呢?俺救你还救出错来了?”林凡委屈的反问道,而且女孩这么说,林凡也不着急给他解绳子了,就往车门上一靠,抱着膀子一脸戏谑的看着女孩。

  不看不要紧,这一细看还真别说,这姑娘还真水灵,高挑匀称的身材搭配着一件白色连衣裙,映衬的皮肤特别的白嫩,眉眼弯弯,鼻梁高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刚刚的一阵拉扯,美丽的连衣裙褶皱的不像样子,汗水打湿了凌乱的发丝,让本来柔顺的发丝一绺一绺的杂乱的粘在脸上,也不知道是泪水、汗水还是哈喇子什么的,借着昏黄的路灯反射着淡淡的金光,那画风简直不忍直视啊!再搭配上那条起自左下巴直至右鬓角的那条红道子,那画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那也不许乐!”女孩凶巴巴的哼道。眼看着这乡巴佬跟木头似的杵在车门边上乐,也不说过来把绳子解开,女孩更生气了。

  “你是瞎子啊?快点给我解开啊?你不要钱了?”

  “那你说你能给多少?”

  “我身上的都给你行了吧,真是被这个乡巴佬给打败了,没见过这么见钱眼开的滚蛋”女孩怒骂道。

  “不对啊,俺们村帮人杀猪,完事之后还得给块肉感谢呢,更何况是救你,要不我再把你还给他们?”说着作势就要拿胶带给她粘脸。

  “不要,大爷我错了,你快帮我解开吧!我真知道错了,您大人大量就放过小女子这一回吧。”女子说着还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林凡。

  见女子这样林凡也不逗她了,于是帮忙解开了绳子。

  女孩双手得脱,左右手互相揉搓着又麻又痛的手腕,脚上可不含糊,跳下车几步窜到西装男身边,也不管是脑袋还是屁股,对着就是一阵圈踢,一边踢还一边骂。“我特么让你抓我,我让你绑我,我让你拿胶布贴我,我让~”

  可怜西装男被林凡一个野蛮冲撞弄的差点五脏都移了位,刚缓过点气扑腾起来要跑,又被这小娘们一脚踹了个狗吃屎。郁闷啊!麻杆跟榔头绑的你,胖子贴的胶布,我可碰都没碰你一下啊!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大~大~大~姐,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就放了我吧!”西装男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错哪了?”女子继续踢。

  “哪都错了。”

  “你可没错,错的是我”女子继续踢。

  “我真错了,我不该抓你。”

  “不对。”女子继续踢。

  “我就不应该接这趟活,更不应该~”

  “不对。”女子继续踢。

  尼玛比,我都还没说呢咋就不对了?想踢我就直说,还问我干毛啊?

  林凡也看出来了,这女子根本就没想着停下。女子穿的是一双白色低跟前边尖尖的瓢鞋,每次踢在西装男身上仿佛都能听见“当当”的回响,西装男的惨嚎听得林凡都一阵阵肉疼。忍不住出声道。

  “行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太残忍了,要不直接杀了吧?”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张嘴直接给西装男吓晕了。

  女子气应该是也出的差不多了,听林凡这么说索性也不踢了,倒是“噗嗤”一声乐了。

  “你这土豹子真有意思,头一回见你这么劝人的。”

  “我就是看你这么折磨他太遭罪了。”林凡摸了摸脑袋说道。

  “真没想到你还挺能打的,一个人放倒他们四个,你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

  林凡没接女生的话茬儿,而是伸着手问道:“能不能先把钱给了?”

  这货咋这么欠揍呢?恨的女孩牙根直痒痒。但还是伸手去摸包,却摸了个空。

  “咦?我包呢?怎么不见了呢?”少女迷茫的四处看了看,恍然大悟的向破面包车跑了过去,果然翻了没几下就从车座旁边的空隙下边掏出一个粉红色的小包,一定是刚才拉扯的时候带子断了才掉进去的。

  少女打开皮包翻了一会儿,掏出钱来数都没数就一把塞进林凡的手上。“给你,都给你行了吧,你个见钱眼开的混蛋。”少女气哼哼的骂道。

  可林凡理都不理她,居然认真的数上钱了。这数完了才发现,一沓钱看着挺多,就没大票的,全加起来还没中午饭钱多呢。

  “姑娘,就这么点啊?”林凡尴尬的问道。

  少女也是一阵脸红,毕竟200块钱还没到呢,是少了点,去地摊撸顿串都不够呢。但还是嘴硬道:“我很讲理啊,我说给你我身上所有的钱,这就是我所有的钱啊,不信你自己搜,看我骗你没有?”少女说着还双手伸直转了转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