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山里的孩子不好惹 > 一、山里孩子往外走
 
盛夏的夜晚依然带着白日里的火热,只是偶尔飘过一丝丝的微风能给这个闷热潮湿的城市送来一点点凉爽。马路边一个仅仅只有几张小桌子的烧烤摊旁,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长出了口气。

  “噫,舒服。”青年满意的赞了一下。随手拿起小桌上的大腰子咬了一大口,嚼了几下吞了下去。再次拿起剩下的半瓶酒,喉结蠕动间,剩下的半瓶也见了底了。

  “一口肉,一口酒,神仙也得站住脚啊!”吃着喝着还不忘骚包的感慨一下。

  青年不远处正忙着备串的小伙计,也是摊主的儿子无意中听到青年的话“噗嗤”一下就乐了。笑着说道“哥们,性情中人啊,怎么自己还吃出高潮来了?一会我忙完咱俩喝点。”

  青年一边喷吐着酒气一边回道,“性情不性情的咱不敢说,洒脱一点,舒服一秒是一秒呗。快点的啊,等你。”

  几根肉串一瓶酒下肚,五脏庙终于是舒服了。随手掏出根烟点上,一口一口的抽着,静静的想着,看着眼前缭绕的烟雾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离开村子的那个早上。

  青年名叫林凡,一个根儿正苗红的无业游民,人生的前十八年献给了深山和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自打记事起天不亮就被老头从被窝里揪起来练功,那可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林子里碗口粗细的松树都不知道被林凡练坏了多少棵了。

  练完了还得回去打水劈柴做饭,偶尔还得进林子下套子搞点野味改善下伙食,再好像就没有别的事了。林凡拍了拍额头,悲催的发现自己最好的十八年总结起来居然只有六个字,练功、干活加吃饭,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可就在过完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林凡跟往常一样准备起床出发练功,发现老头不见了,本该老头睡觉的地方孤零零的躺着一封写的歪歪扭扭的信和一沓钱。

  “小子,从今儿起你也得自己当家了,老子管了你十八年,以后的路自己走吧。上山外边去见见世面儿,有时间替我去Q市李家看看。这1000块钱是我给你留的,我相信你一定会用得到,毕竟我不想你要着饭去Q市。”老头,你依然还是那个不着四六的你。

  林凡看着信嘴里嘟囔着。“诶呀妈呀!居然有1000,发财了发财了。”看到这林凡激动的心砰砰直跳,这对于一个方园五十公里以内最大的超市是一个不足5平米的小平房的小村子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要知道3块钱都可以到二丫家的小卖店割块肉了。老头是真出息了,长这么大第一次给这么多钱,以前都1毛2毛的给。

  “这老东西居然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林凡美滋滋的想着,这种想法直到林凡走出大山后第一次在山外吃过一次饭才知道此时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当然这是以后的事。

  “对了还有一件事,房子我已经送给村头赵寡妇了,为了感激我,她把她家那两只下蛋的老母鸡都杀了送给我了,昨天吃那俩就是,我算计着一会儿她也该来收房子了,天亮了你也走吧,总在山里窝着没啥出息,行了,有缘再见!”

  刚看完最后一个字,还没等感慨呢,就听门外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响起。

  “你个天杀的老混蛋,你还老娘的鸡,你偷老娘的鸡就偷呗,吃完了还把鸡毛鸡骨头给老娘送回来了,你个老不要脸的,你个生儿子没屁Y的老犊子~~~”

  一听这大嗓门就是赵寡妇的声音,全村除了她就没别人能把这磕儿整这么硬的。

  啥情况?咋回事?此时的林凡一脸懵逼。不是说好是感谢的么?老头你特么临了还坑我一回是不是?呆了两分钟突然想起来,老头子已经走了,这事得自己解决啊!赶紧披件衣服下地穿鞋。

  这么会功夫赵寡妇已经推门进屋了,劈头盖脸的就问林凡“小瘪犊子,你家老不死的呢?”

  “大娘,你先消消火听我说,俺家老头走了~~~”好说歹说一顿解释,总算是让赵寡妇的火气消了点,不骂人了。

  “照你这么说老头子真走了?而且把房子给我了?”赵寡妇听得半信半疑的问道。

  “大娘,这我还能白虎你?你自己看,这白纸黑字写着捏。”林凡举着的信都快杵到赵寡妇脸上去了,也不管赵寡妇认不认识字。

  赵寡妇摆了摆手一脸的嫌弃。“你也别给俺看了,俺也不认识,凡子,你也是俺看着长大的,大娘也相信你,一会咱就到村长那把手续办一下。”

  “大娘,也别费那事了,俺家就我跟老头俩人,我俩都走了谁跟你抢这房子啊,一会我收拾两件衣服就走,你要是不放心看着我收拾也行。”

  “算了,你收拾吧,我先走了,凡子,一会你收拾完了到大娘家一趟。”赵寡妇说完扭头走了。

  林凡像往常一样下地穿鞋,胡乱的洗漱一下,吃了点昨天的晚上剩下的饭菜。开始收拾东西。要说收拾其实也没啥可收拾的,穷山沟沟里的两间破草房里能有啥好东西?

  一个破木头箱子里装着几件还打着补丁的衣服,林凡随意的翻弄着,找了个布口袋装了两件衣服,又使劲儿在箱子底下摸了一会儿,摸出了一个铁盒子。打开盒子里边是一个户口本加上一个身份证,本来老头子的身份证也在里边,不过已经不见了,肯定是老头子早就拿出去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黄布包,林凡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布包。里边是一本薄薄的书,看外观就能看得出,这本书有了一定年头了,边边角角的地方都已经磨圆了。林凡小心翼翼的想要翻开,就当林凡的手要摸到的时候一到白光亮起,把林凡的手打到了一边。“还是不让我看吗?看来还是时候没到啊!”林凡自言自语的说着。

  小心翼翼的将书再次包好,贴身的放在了胸口,这才起身向外走去。要走了怎么也得去赵大娘家一趟。

  站在院门外,林凡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家,平平淡淡的两间草房,不大的院落里左边是柴棚子,里边堆放着满满的木头半子,右边一个小小的仓房里放着自己和老头平时的口粮还有一些农具,也许用不了几天里边就会成为老鼠的天堂了吧!可惜了二胖还答应下个月他家的大黄狗下崽子还要送给自己一条呢!唉!再见了,我那还没来得及见面的小狗子。再见了,我的家!

  不知不觉林凡已经泪流满面,即使是养了几年的小猫小狗送人了都会舍不得,更何况是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草窝,寒窑虽破,能避风寒,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方能再见。“真讨厌,突然刮这么大风,沙子都进眼了!好吧,老头子,既然你想让我到外边去见见世面,那小爷就出去看看山外的世界有啥不一样的,你等着,等你再见到小爷的时候小爷一定让你刮目相看。”

  林凡喃喃的说道,既像是说给老头子听得,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得。说完头也不回的向赵寡妇家走去。

  林凡家跟赵寡妇家前后院,翻过一堵墙就是,可今天林凡居然难得的没有翻墙,居然是从院子外边的小路上走过来的,也就是几分钟的路,转了两个弯远远的就看见此时赵寡妇已经站在大门口往自己这边望呢,林凡赶紧快走了几步。

  “赵大娘,俺都收拾完了,这是钥匙,俺这就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看您。”林凡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不是随口一说,毕竟自己家老头子比较不靠谱,小时候没少吃人家赵大娘家饭,赵寡妇男人走的早,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的,因为两家离着近,也算是看着林凡长大的,所以平时也挺照顾林凡的。

  别看赵寡妇平时大大咧咧的,还是个大嗓门的火爆脾气,知道林凡马上就要离开了,赵寡妇眼圈也是红红的。“凡子,你还年轻,能走出去这是好事,在外边凡事多加小心,万事不比家里,别瞎逞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娘,放心吧,俺也不是小孩儿了,等哪天俺再回来看你。”赵寡妇微微颤抖着把一个七八十年代的旧军挎递到林凡手中。

  “凡子,这是大娘给你带着路上吃的。”林凡本不想收,毕竟赵寡妇一个人生活也挺不容易的,十八岁嫁进村子,第二年就守了寡,那年林凡才刚满周岁,一晃儿林凡都十八岁了,满打满算也就是四十不到的年纪,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被岁月折磨的看着像五十岁。虽然不想收但耐不住赵寡妇一个劲儿的往林凡怀里硬塞,只好收了挂在脖子上。

  正在这时,一辆老旧的汽车慢的跟牛车一样晃晃悠悠的开进了村子里的泥巴路,嘎吱一声停在了路边。

  “大娘,俺收了,这回俺可真走了,再不走我还得等3天才能走。”

  “嗯呢,走吧,有时间就回来,大娘给你做好吃的。”赵大娘怔怔的望着林凡的背影。远远的传来了林凡的喊声。

  “大娘,你也老大不小了,下次俺回来赶紧给俺找个大爷吧!最好再给俺生个小弟小妹啥的!”听着林凡的喊声,望着远去汽车,赵寡妇气的跳着脚骂了一句。

  “这小瘪犊子,白瞎老娘这么疼他了。”此时已经坐在汽车上的林凡咧嘴笑着,似乎已经看见赵寡妇跳着脚的骂他“小瘪犊子”了,虽是骂他但还是那么的亲切。

  希望赵大娘赵个好男人吧,真心的希望赵大娘能有个依靠。汽车晃晃悠悠的开出了村子,七拐八拐的,没一会村子就消失在视线里,林凡也慢慢的转过了头,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