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亲妈粉穿成反派女配 > 第11章 第11章
 
闹剧平息,江陆闭了闭眼睛,他看着这满地的茶水,心微微一动。

他侧头看了一眼齐安安,果然她清澈的圆眼睛正一眨不眨的望着他,里边满满的担心。

江陆像是触电般低下头,快步走出了门。

“哎江陆……”齐安安想追上去,却被齐彦一把揪祝

“回来吧你,你怎么回事?什么祸都敢闯,今天我要是不在这儿,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哎呦那不是有你在我才敢嘛,”齐安安抿了抿唇,“哥哥,你千万别听那个猥琐男胡说八道,江陆是我同学,是好孩子,才不是他嘴里那种乱七八糟的样子。”

齐彦瞥她一眼:“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会判断。”

“怪不得你非要跟着,你是不是就知道我要签的人是他?”

齐安安笑了笑,捏着齐彦的袖口:“哥我是知道,但是我这个同学他情况特殊嘛,我是怕万一出什么事你不签他了,那以后同学还怎么做啊?”

齐彦瞪她:“我还至于听一个人风言风语几句就被左右决定?以后在外边不许这么莽撞,吃了亏可怎么办?”

书上你可不就是听了风言风语才羞辱了江陆,不过也是因为“齐安安”推波助澜,听信的都是她的风言风语。这话齐安安当然不能说,她全都乖巧应下:“我知道啦,以后不敢了,那我去看一眼我同学。”

她说完就跑,快的齐彦都没抓祝只能没好气的瞪齐安安一眼,打算等回家再好好算账。

作为一个超级亲妈粉,齐安安对江陆的了解可谓是十分深刻。她出了门就直奔洗手间,果然江陆在公共的洗手池前洗手。

他刚刚握过那个男人手腕的掌心,已经被他搓洗得一片通红。

而他就好像没有知觉一般,还在不停的用力搓揉掌心。

“江陆你干什么呢?1没有任何一位亲妈能看着自己的崽崽自虐而无动于衷,齐安安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下江陆的手。

他手指苍白冰凉,掌心却滚烫通红一片,那种温度,似乎带着一种绝望感。

“好啦,你这么用力干什么?红成这样,已经洗干净了。”齐安安拉着江陆远离洗手池,从旁边抽了两张纸巾,放在他掌心。

江陆终于反应过来,齐安安的小手正托着自己的手掌,柔软的触感干净的不可思议,他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掌心的纸巾早已经被打湿,他缓缓将它握在手心。

江陆感觉他的手这下才洗干净了,那种强烈的恶心感渐渐消失了。

“我走了,”顿了下江陆才开口,声音低哑,“你快点和你哥哥回家吧。”

齐安安打量着江陆的脸色,虽然面色还有些发白,但已经比刚才平静很多,她不放心的叮嘱道:“你别多想,别再虐待你这只手了。”

江陆点头:“知道了。”

齐安安又笑了笑,小太阳似的:“还有江陆,刚才谢谢你。”

江陆知道齐安安说的是什么,刚才那个男人暴怒,挥拳要打齐安安,他在旁边甚至来不及细想,条件反射一样的拦住了他。

谢他做什么,他还没有与她说谢谢。

江陆凝视着齐安安的笑脸,她扬着莹白的小脸,眼睛弯弯的,笑容极富感染力。

他压下想弯一弯唇角的冲动,低声说:“你哥哥也在,无论如何不会让你受伤的。”

他尝试两次,想说谢谢你冲出来保护我,可是他活到现在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太柔软亲近,终究难以启齿,只好将它牢牢记在心底。

……

“安安,你这个同学到底是什么家庭背景?”等江陆走了,齐彦载齐安安回家的路上问了句。

齐安安想了想,略去了江陆的身世,将他的情况捡能说的提了提。江陆纵然有一个不算光彩的出身,但这掩盖不了他本人的优秀,看一个人本就不应该单单看他的出身。

齐彦听完后沉默着没说什么,齐安安却想知道他们谈的怎么样:“哥,你们合同签的怎么样?顺利吗?你们签了多少年呀?”

齐彦说:“他没签。”

“嗯?他没签?”齐安安立刻坐直的身体,向齐彦那边倾身,“为什么呀?是不是你欺负人家了?”

“你给我坐直了。别毛手毛脚的,一会儿再磕着。”齐彦老父亲一样把齐安安扶回去,“我欺负他?明明是他欺负我,是他提出不签了的,这事可不怪我。”

崽崽自己提出不签?为什么呀?齐安安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书里描写他是想签下这个合同的,但最后却因为外力因素没有达成,现在阻碍都已经清扫开了,为什么崽崽会自己放弃呢?

难不成是有更好的机会,而她不知道?齐安安心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反正只要他开心就好。

齐安安半天不说话,齐彦等灯的间隙看了她两眼,心里压着的担忧有些忍不住了,斟酌半天终于开口:“安安,你跟哥哥说实话,你是不是早恋了?你跟这个同学,你们……”

“当然没有,”齐安安瞪大眼睛,“哥哥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和江陆谈恋爱?”

想想都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好不好,齐安安小脸皱着,看齐彦一副“你不纯洁居然胡思乱想”的表情。

齐彦不怎么信:“那你这么关心他干什么?还对他这么好。”好的有点离谱吧。

“我对他好,那是因为……”齐安安顿了一下,那是她真情实感喜欢的一对cp,鹅子和女鹅都是她的最爱,都要往死里宠好不好?

实话没办法说,齐安安只能解释:“害,哥你就是能瞎想,就是关系很好嘛,就像是我的鹅子一样,你能明白吧,你肯定也有关系好到想当对方爸爸的好哥们吧。”

齐彦:“……”

他实在是没想到,他妹妹的看着娇娇小小,倒挺不拘小节:“行吧,你这么坦荡我就信了你了,但我要多叮嘱一句,你和他交朋友可以,我不拦着你,但是和他谈恋爱绝对不许。”

齐安安虽然没有任何想和江陆恋爱的心思,但也真好奇了:“为什么呀?你不是说相信他是一个好孩子吗?”

好孩子,那要看站在什么立场上评判。如果是以男人的眼光,他的确非常欣赏江陆,小小年纪,心性和气度都不同凡俗,金鳞岂是池中物,他的前途不可估量。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未来也是一个极难掌控的人,好不好的,看怎么说。”

齐彦说着瞥了齐安安一眼,“反正绝对不能跟他谈恋爱,就你这样的,能被他玩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