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27章 是凤得拱着
 
  剑宗山门外。

  苏莫七气息萎靡,身上衣裳破败不堪。

  不仅如此,紫府内的六座剑形道基,都尽数枯竭临近崩塌的边缘。

  老宗主面露惊恐,元神境的实力太过强悍,他以燃烧寿元为代价,仍是蚍蜉撼树。

  所幸,那猛女的攻势及时消失,连人一同不见,不然的话只怕老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虽不太相信,但老宗主暗暗猜测,估计与院长有关。

  “院长似乎并不纯良啊,什么誓要天下无老,不让修仙界的老人孤苦无依,全他娘的是骗人的鬼话。”老宗主心下吐槽了一句。

  这个所谓的新成员是元神境修士,寿元一千载,哪里是病弱老者?

  他神色严肃,这才想到脱离庄园已经快接近一次出恭的时间,顿感大事不妙。

  如今他仅剩十年寿元,若是超出了时限,怕是有当场嗝屁的风险。

  正待他动身之际,一个抓着火腿的身影远远的跳跃而至,正是他的三弟子燕小鱼。

  燕小鱼四下观察后发现那位女强人并不在此地,又瞧见苏老头的惨状,语气并不友好的道:“老东西,你是不是该有所解释?”

  “后续再说,再说。”

  苏莫七摆摆手,顾不得其他,连忙御剑离去,走前还口中念念有词,什么一次出恭的时间就到了之语。

  又是出恭。

  老东西第二次提到这个了,出恭到底是什么意思?

  燕小鱼目光微动,看来从老东西嘴里问不出来什么,一切的源头,应该就是那个叫做沈重的小子。

  ……

  庄园内。

  “……巴扎嘿!”

  欢快带感的曲目结束,女统领的给最酷民族风来了一个漂亮的收尾。

  沈重目瞪口呆的目睹整个舞曲的开始到结束,良久后才回过神来,手指捂住自己的脸,撇过头,不敢直视呆立在刑罚区金字塔顶的女统领,心头却是抑制不住的笑出了猪叫声。

  还是那句话,不经历社死,哪能安心养老。

  殷藜心头升起巨大的羞辱。

  我是谁?

  我刚刚在干什么?

  我是在跳舞吗?

  我跳着这滑稽不堪入目的舞蹈,给一个凝气期的小杂碎看?

  不!!!

  殷藜疯狂嘶吼。

  先是身体被对方看光光,现在又不受控制的载歌载舞。

  我还是不是那位名震大梁的朱雀军殿帅?

  殷藜彻底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了。

  塔尖的女统领,陷入了凌乱。

  短暂的失去理智后,殷藜很快恢复过来。

  今日之事,彻底超出了她的认知,哪怕她是元神境修士,殷家的天之娇女也无迹可寻。

  为何自己泡着药浴,会被一股无从抗拒的天地之力传送至此地?

  又为何这个凝气期的小修士,能够完全无视她的攻击?

  这一切的谜团,要解开的话,自然是离不开这个小修士。

  她深吸一口气,将道心稳固,方才自觉受辱这才乱了方寸,如此念头通达,便没了阴影。

  作为殷家不世出的天才,就算是天赋古之罕见,也得靠近三百年艰苦不懈的修炼,才能将天赋兑现。

  这其中,长期锻炼出的道心也很关键。

  道心不稳,自然心浮气躁,使得思路混乱,做出违逆的举动来。

  这时庄园大门稍稍推开,苏莫七拖着疲软的身体钻了进来,踏足庄园内,立即感应到自己损耗的寿元正逐渐恢复。

  他环顾四周,原来的洞天福地已是遍地苍夷,这一切都是拜女强人所赐,远远的瞧见了刑罚区的高耸金字塔那边上下对峙的二人。

  苏莫七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殷藜的注意。

  女统领飘身而下,杀机骤起,杀不了你,还杀不了他?

  这筑基境的小子,刚才估计也目睹了我沐浴的场景,不能留!

  杀机锁定下,苏莫七浑身一激灵,那恐怖的威压骤然升起。

  正待殷藜动手之际,她脑海里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殷统领若是还想再舞一曲,就尽管去杀了他。”

  殷藜闻言,不可思议的望向一旁面带微笑的青年。

  这声音来自他?

  凝气期修士也能灵识传音?

  沈重自然不会灵识传音,但在敬老院内,他则是可以对隶属成员进行传音。

  殷藜自然不想再舞一曲,那令人羞愧的舞蹈,只怕是终身不忘,若真如青年所言,杀那老小子不成又要在那高塔上出洋相,还被多一个人围观,这绝对是女统领不能忍受的。

  沈重远远的使了个手势,老宗主见了如释重负,连忙赶往了健身区。

  女强人的力量并不能使健身区受损,这里完好无损,老宗主一头扎进灵阵内,进行灵力恢复。

  “你知道我的名讳?你到底是谁?”殷藜忌惮问道。

  沈重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步走向刑罚区的两块公告栏边,示意女统领上前。

  殷藜腚眼查看。

  一边书写‘天上人间规则’,其下一列字:规则第一条、成员之间不得厮杀!

  另一块公告栏则标识‘刑法记录公告’。

  公告下的一列小字,立即引得殷藜脸色不自然。

  “天上人间厉:第十六天,成员殷藜触犯规则第一条,受罚成功!”

  “成员,规则,受罚……”女统领轻声念叨。

  看来时机已到。

  这个时候,英明神武的院长双手负立,沉声道:“没错,此地名为天上人间敬老院,吾名沈重,乃是院长。”

  “苏莫七宗主,还有另一位崔上书护法,这两位筑基境修士,加上殷统领你,都是我天上人间敬老院的成员。”

  “我们敬老院的宗旨就是,供养天下垂垂老矣的修士,使其风烛残年有所依靠,并能有机会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这规则第一条,正是本院长所设,统领方才要击杀苏宗主,便是触犯了规则,所以才被刑罚塔束缚接受惩罚,并且,还以此记录再公告栏内,以儆效尤。”

  年轻的院长意气风发,大有指点江山之势,嘴里是唾沫横飞,大致把敬老院的情况讲明。

  话里字里,无不暗示着女统领,在这里是龙你得卧着,是虎你得趴着,是凤你得拱着,一切要以敬老院的和谐发展为宗旨。

  良久后,沈重自认为已经解释得很透彻了。

  他也不指望殷藜立马能接受现状,毕竟,元神境修士,在梁国内绝对是一方巨擎。

  这种人物终年高高在上俯视众生,有着自己的逼格,哪会这么轻易的接受命运,这一切都要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