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重生肥妻要翻身花昭叶深 > 第2233章
 
第2233章

吃完饭,谢莲娜立刻带着人撤了。

一家人围着姚坤寒暄了一会儿也散了,把时间留给人家一家五口。

叶舒刚要叫他回房间,姚坤却把行李推给她。

“里面有我给孩子们和花昭的孩子们带的礼物,你给他们分一分。”

“欧耶!爸爸万岁!”小美立刻欢呼。

叶舒脸一拉:“没有我的吗?”

姚坤:“....走得急没准备。”他笑道:“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挣东西?”

叶舒的嗓门一下子就高了起来:“你说我老?”这是她的死穴!

姚坤一脸懵:“我什么时候说你老了?”

“你就是说了!”叶舒喊道。

小美都不笑了。

继祖一手拉着兴业,一手拉着小美,表情紧张。

姚坤心疼了,把孩子们拉过来,皱眉道:“你讲讲道理,我没有说你老!而且你好好说话,别喊,吓到孩子们了!”

“你说我不讲道理?!”叶舒瞪眼看他。

姚坤....心好累。

“是你不讲道理好不好!你竟然觉得我是在跟孩子们挣礼物!”叶舒很伤心,很生气。

姚坤无力道:“难道不是吗?”

叶舒的嗓门一下子拔高:“你竟然真这么觉得!”

她都要气哭了。

姚坤看出她竟然真生气了,顿时茫然了。

这是怎么了?他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就是让她分个礼物.....

叶舒很讲理的~她不会揪着一个问题不放,她会发现关键问题。

“礼物你不自己分,要我分,你要去哪?”她问道。

“我要去找花昭...”姚坤道。

“你找她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大晚上的还有什么比陪老婆孩子更重要?”叶舒问道。

姚坤......他竟然无言以对。

“你就是不想看见我!”叶舒下了结论。

姚坤震惊茫然又生气地看着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花昭听了半天墙角,无语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姑姑!”继祖、兴业和小美顿时跑过来抱住花昭的大腿。

花昭既是他们的姑姑,又是他们的舅妈。

而且姑姑比舅妈听起来更亲一些,三个孩子有时候就叫她姑姑。

“别怕,爸爸妈妈没有吵架,他们是在辩论,知道什么是辩论吗?”花昭问道。

姚继祖点头:“知道,我们学校上个月刚刚组织了一场辩论会,我拿了第一!”

“真棒!”花昭立刻夸道:“这是我们继祖人生第一个辩论第一吧?”

姚继祖矜持又开心地点点头。

“那姑姑可得好好奖励一下你,你好好想想要什么,一会儿跟姑姑说。”

花昭转头对外面喊道:“慎行!过来,带哥哥妹妹出去玩。”

小慎行和姚继祖的生日是同月,但是姚继祖要大几天。

小慎行小炮弹一样从外面蹦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子知了。

“走,我带你们去捉知了!可好玩了!”他说道。

他这笑容太感染人,所以那虫子看起来虽然很可怕,但是几个小孩子都颠颠地跟着他跑了。

“晚上就跟哥哥姐姐一起睡吧?好不好?”花昭在后面问道。

“好的好的!”三个小家伙顿时同意。

今天晚上,他们真不想回来跟爸爸妈妈在一个房间了,什么辩论,他们又不是小孩子,那明明就是在吵架。

爸爸妈妈最近总吵架。

花昭走过去关上门,好了,屋里就剩下他们3个人了。

“来,过来我给你诊个脉。”花昭坐下对叶舒招手。

叶舒逼回眼泪,有些懵地坐过去,把手递给她,茫然地问道:“怎么了?我有病?....你觉得我有病??”

她反应过来了。

“嗯。”花昭认真地点头:“我觉得你更年期到了。”

现在的人,营养不良,40岁更年期很正常。

但是叶舒肯定是没这方面烦恼的,她的更年期估计得50岁以后。

“什么是更年期?”姚坤一下子紧张起来,坐到叶舒旁边紧紧地握住她另一只手,问道花昭。

这态度,一下子让叶舒的心暖了,刚刚那要掀翻屋顶的委屈和怒气都没了。

“就是喜怒无常。”花昭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姚坤立刻道:“会有严重后果吗?怎么才能治好?”

花昭把手收了回来,叶舒果然没有到更年期。

她就是被刺激了,疑神疑鬼。

“这是心病,得需心药医。”花昭道。

她看了看叶舒,又看看姚坤,没有点名他们直接的主要矛盾点,谢莲娜。

这个让叶舒自己去说,她一个外人,什么都不知道,不参与。

她对叶舒道:“姚坤确实是因为走得急,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平时各种节日,他从来没少过你礼物吧?”

这个当然,不然叶舒早炸了。

但是她还是有点小不服气:“平时分开几天再见,他也会准备的...”

花昭....“我和叶深分开半年不见,他都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平时也只有个生日礼物,不行,我回头得去跟他打架!”

叶舒.....“别啊,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弟弟是非常非常爱你的,没有礼物也一样....”

但是她依然犟:“但是姚坤这不一样,平时有这次就没有,是什么让他分了心?!”

她又想起了谢莲娜。

“这个怨我。”花昭说道:“是我跟他说了舅爷的病情,他才着急回来的,他回来也并不是想看什么新厂,而是要看舅爷,之前要去找我,肯定也是询问舅爷的病情。”

本来她不想对叶舒说姚坤回来的真相,她以为姚坤会说想老婆孩子回来的,这正好增进他们感情。

谁知道这傻子嘴一歪说是看新厂来的,这才点了火药桶。

花昭这算是解释了一切。

叶舒尴尬地捋了下头发,不生气了。

爷爷都病成那样了,还哪有心思给她准备礼物,估计孩子们的礼物都是随便买的。

爷爷和新厂比起来,肯定是爷爷重要。

刚刚着急出去,原来找花昭真是有事。

理智回来了,就觉得自己刚刚真是无理取闹了。

“对不起。”叶舒干脆地道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