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舒依依顾奕航 > 第13章 这个孩子必须流了
 
舒依依满眼惊恐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同样满眼担心紧张的简铭。

只见他臂弯紧紧的抱住自己,语气着急的就开口问道,“依依,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肚子疼吗?”

舒依依深吸一口气,缓了缓,没有什么异常,顿时就松了口气,“没事……我没事。”

说着她就从简铭的怀里站起身子,满眼不敢置信和受伤的看着顾奕航。

“顾奕航!你是想弄死我还是想弄死孩子?我舒依依不欠你什么?你要离婚我同意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已经没有资格决定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去留!”舒依依语气里满是怒气,说着不禁连鼻尖都有些发酸。

顾奕航听着舒依依说的这番话,神情没有一丝动容,眼神也是十分的坚毅。

只见他薄唇轻启,语气肯定不容抗拒的响起,“这个孩子流的是我的血脉!你舒依依配怀我的孩子吗?所以,这个孩子,你必须给我流掉!”

舒依依看着眼前这个如同恶魔一般的顾奕航,眼神里全是失望和难过,这还是她曾经爱慕的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吗?

简铭听着顾奕航的话,眉头顿时紧锁,眼神不禁也犀利起来,“顾先生,这个孩子流不流掉恐怕不是你说不配怀就能说的算的了。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顾先生你执意要纠缠依依,那么我们就要找律师和报警了!”

看着简铭,顾奕航的眼眸顿时阴沉起来。

从顾奕航知道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就知道简铭喜欢舒依依,当他为了舒依依用关系调配到凉城的中心医院的时候,他也是有些诧异的。

简铭说完那番话,就抬手揽着舒依依的肩膀,迈着步子就准备上楼,但是刚走到顾奕航的身旁,就见他伸出了手,试图拦住舒依依。

只是顾奕航还没有碰到舒依依,简铭就反应迅速的朝着他的脸狠狠挥了一拳头!

这拳头上的力道很大,直接就将顾奕航给挥到在地。

舒依依站在一旁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惊呼一声,就见简铭跨坐在顾奕航的身上,抬手掐住他的脖子,语气凶狠的警告着,“顾奕航!你别以为自己有权有势就能只手遮天!你跟依依已经离婚了!!那么她现在的生活也已经跟你无关了!日后要是还让我发现你像今天一样伤害依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一定会跟你拼命的!”

简铭头一次如此的凶神恶煞,舒依依只觉得自己好像忽然不认识他了一样。

但是他警告顾奕航的那些话,却让她莫名心里觉得感动,只是当她看到被简铭打到在地的面色惨白的顾奕航,心里瞬间就有那么一丝的不忍心。

她眉头紧紧的蹙着,小声的就唤着简铭的名字。

简铭知道舒依依舍不得,他最后眸光凶狠的瞪了一眼脸色极度不好的顾奕航就松开手站起了身子,然后揽着舒依依的肩膀就朝着楼梯口走去。

简铭一松开手,顾奕航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胸口的位置一阵阵的刺痛不止……

舒依依听到他的咳嗽声,心不知道为什么顿时就提了起来,她不禁又想到那次……看到他吃药的情景……

她忽然就顿住脚步,神色担心的就转过头……

只见乔诗雅满脸担心和紧张捧着同样微微隆起的小腹就朝着顾奕航跑了过去……

顿时舒依依就觉得脸上挨了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心里一阵苦涩。

是啊,顾奕航现在无论怎么样了,也轮不到她去担心和紧张了,自然有他的妻子去担心去照顾!

她只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弃妇!

舒依依紧抿着唇,想着他又一次的试图推到自己,弄死自己的孩子的,心脏就如同被丢掷在深海里,呼吸不得,一点点的窒息而死!

顾奕航,你就当真如此的狠心……狠心的不怕我流产会伤到身子?!还是说,你就真的恨不得我跟孩子一起死掉!

舒依依转回头,就大迈着步子走进了电梯里。

顾奕航,从今往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我的孩子谁都不可以伤害他!谁都不可以!就算是我以前深爱过的你也不可以!

乔诗雅看到顾奕航被简铭打到在地,坐在车里,她都忍不住的惊呼一声,连忙的就下了车,朝着他跑了过去。

只见顾奕航单臂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住嘴就剧烈咳嗽着。

乔诗雅满心紧张的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抬手抚着他,“奕航!奕航你没事吧!?”

顾奕航刚准备摇着脑袋,忽然就咳了声大的,好像终于将喉咙里的东西给咳出来似的。

咳了那一声,顾奕航身子就没劲的倒在了地上,乔诗雅一眼就看到了他掌心中暗红色的血……

乔诗雅捂住就惊呼一声,她真的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奕航!你咳出血了!药!药呢?药你带在身上没有?”

刚准备翻着他身上的口袋,就被他抬手给拦住了。

“诗雅,我没事,这些……是我该受的。那孩子……必须打掉……我不想等到以后,有了感情了,她又要等着孩子的死亡……这些本都不该她去承受。当初她就不该、不该嫁给我。”顾奕航虚弱而痛苦的说着这番话。

乔诗雅听着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她每每看着顾奕航这个样子她心里就难受。

他本来就被病痛折磨着,偏偏他还选择扮演坏人的角色,为了将舒依依日后也许会承担的痛苦降低到最小,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乔诗雅无奈的大叹一口气,对于顾奕航这种无私又伟大的深情,她从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有时候会羡慕舒依依还能被他这样小心的爱护着。不像自己,在知道他死亡的消息的时候,却连尸骨都未见着。

这个世间本就是不公平,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总能逍遥法外,而像他们这种一生中都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人却英年早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