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从梦华录开始 > 第二十四章 遇张好好
 
  走出延和殿的方暮皱眉思绪着,现在只有高慧和皇后自己还没见到,只要自己见到就能冲击练气九层!

  然而找不到机会,高慧是马步军都副指挥使高鹄之女,不找个理由说不过去,至于皇后那边也是同理。

  不一会儿,方暮便走到教坊司之中,里面的人看到方暮身穿紫色蟒袍,男的纷纷揖礼,女的则是万福。

  方暮问了一下教坊司主官在什么地方,便直接向所在地方走去,没走两步就在廊道中遇见了众星捧月的张好好。

  “方公子,许久未见可安好?”张好好高兴地做了个万福,身后的侍女乐伎们看方暮身穿紫色蟒袍便连忙揖礼走了。

  看着眼前众星捧月的张好好,方暮很容易看出她比之前多一股浓厚的自信,越发光彩夺目。

  “我还好,但是张娘子现在可是东京有名的花魁,以后我想要听曲儿可就难了”方暮笑着说道。

  “方公子取笑妾身了,方公子乃是二品大官,想听曲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再说你要妾身唱给你听,我还能拒绝不成。”张好好脸带幽怨之色。

  “哈哈哈,那今日能否请张娘子一展歌喉啊”方暮心想既然已经碰到了,刚好说一下宋引章的事。

  “妾身自然是愿意的。”张好好赶紧喜悦地答应,连忙在前面带方暮去她休息的房间。

  “方公子请坐,不知方公子想听哪首曲子”张好好一边添茶一边问道。

  “张娘子可会【水调歌头】?”

  张好好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方公子说的是【水调】曲吧”

  这话让方暮也愣了一下:“不是【水调】曲,而是东坡居士所...”

  方暮突然恍然大悟,丢人丢大发了,苏轼现在还没出生,【水调歌头】自然也还没出来。

  随即有些尴尬地看着张好好说道:“那就听听水调吧”

  张好好一脸奇怪地看着方暮,不过也没多想,随即就答应了“好,这首曲儿妾身只是小时候唱过一次,不好听方公子可别嫌弃。”

  随即张好好就低声吟唱起来,方暮听后觉得还行,但是比水调歌头差了一些。

  “方公子,妾身唱得还可以吗”

  “非常不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方公子又取笑妾身了,还得感谢方公子当时倾情指点”张好好非常感谢方暮当时对她说的一番话和鼓励。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感谢的机会如何”

  “方公子您尽管说,妾身一定答应”

  “我有一个朋友要改隶到东京教坊司,所以我希望你到时候能照顾一番。”

  “啊..哦哦好的,方公子您朋友叫什么呀”

  “宋引章,十七年华,本是杭州乐营琵琶手。”

  “钱塘县的?号称杭州第一琵琶手的宋引章吗”张好好很是惊讶。

  “张娘子认识她?”方暮心想两人已经认识了吗。

  “当时在御街偶遇,并合奏了一曲儿,引章妹子琵琶造诣非常之高的”张好好把当时的经过跟方暮说了一遍。

  “方公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引章妹子的,不知你和引章妹子是何关系呢”张好好有些好奇的问道。

  “乃是我朋友的妹妹”

  张好好似乎松了一口气,对方暮的情愫悄然生长。

  这时门外走来一个近五十的男子,看到方暮后连忙走到跟前揖礼:

  “方院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不知找下官有何吩咐”教坊司主官元长河颤声说道。

  早上就听说了之前那个煞星被弹劾反升官,虽然没见过方暮长什么样,但是听说极为年轻,进来看到方暮的时候就知道是他了。

  “元主官客气了,我来这里是有事请你帮忙”方暮笑着说道。

  “方院尊有事尽管吩咐”

  “我有一个朋友本是杭州乐营琵琶手,想改隶到元主官的教坊司,所以还请行个方便”

  “方院尊放心,下官等会儿就写文书给杭州乐营,还有其他事情吩咐吗”

  “没事了,元主官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

  “那下官告退”随即元长河便走了出去。

  宋引章的事情已经解决,方暮也该走了。

  “张娘子,我改天改编一个曲子给你和引章合奏,我又有事就先走了”

  “方公子慢走”

  张好好没想到方暮又升官了,心中有些疑惑但来不及问,但对方暮作曲这事儿非常期待。

  方暮走在中央大街上,因为靠近皇城所以这段路有些冷清。

  看着身上的紫色蟒袍有些沉默,自己到现在已经把剧情走得差不多了。

  算了,就按照离不开这世界的计划走吧。既然来了,就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吧。

  随即向将军府走去,因为将军府距离皇城很近,所以拒绝了管家用马车来接的想法,还没走路来得自在。

  走了几分钟便到了将军府,不过盼儿她们都不在,随即让人去做些吃食,卯时出门,现在都日中了。

  修炼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管家就带人把吃食端了上来,味道还不错,不过比孙三娘做得要差些。

  也有可能是吃习惯了江南菜,突然又吃河南菜有些不习惯吧,听管家说厨子是本地的。

  吃完饭的方暮想了想便让管家去高府一趟,告知自己晚些拜访。

  方暮本想直接去的,但是去了不在怎么办,通知一下也好,让他们有个准备时间。

  随即闭目修炼起来。

  高鹄看着离去的管家有些奇怪,这位煞星为什么突然要来自己府上,难道还是跟夜宴图有关?

  高鹄昨晚凌晨就见到了皇城司,听说事关宫中密事之后不敢怠慢,连忙让人去翻找夜宴图,好在皇城司顾千帆拿到图确认后便走了,没有过多刁难。

  “爹,刚刚那人是谁呀?”准备去找娘亲聊天的高慧看到后顺口问了一句。

  “方府的管家,待会儿方院事要来府里,你和你娘别出来知道吗”高鹄严厉的叮嘱道。

  “爹爹,我怎么没听说过方院事啊”高慧好奇的问道。

  高慧平时只能呆在府中,只有上元节或者皇宫举办大型赋诗会的时候才能出门,平时只能听下人们说一些外面的时事。

  并且从高鹄给她定亲,她都蒙在鼓里,知道这事后只在暗处偷偷地看过对方长什么样,没有成亲都不能单独见面。

  出生在豪门贵族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就是之前闹得人心惶惶的方将军,从江南回京后升官了,不仅是殿前司都军指挥使,还是正二品的知枢密院事。”

  高鹄也没责怪女儿的好奇之心,平时乖巧不已,自己私自帮她定亲也没耍性子,这次退婚对高慧有点儿影响,有点对不起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