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凡人问道 > 第二十八章-水灵气
 
  随后欧阳鸾对着林阳开口说道:“林道友想要得到化形期火甲龙的内丹,此事倒不是不可以。
不过需要林道友出手协助妾身,一同击杀那只火甲龙才可以。
此妖兽的实力不弱,需要冒一些风险,不知林道友意下如何?”
林阳听后,轻笑一声,开口调侃道:“欧阳道友应该早就打算和林阳联手去击杀那只火甲龙吧!
道友也不必兜圈子了,只要能得到化形期火甲龙的内丹,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还请欧阳道友如实相告有关那只火甲龙的信息。”
欧阳鸾听后,脸上露出笑容,称赞道:“林道友果然聪慧过人,实不相瞒,妾身在三百年前无意中得到了这枚鳞片。
随后一路追查发现了一处火属性矿脉的残骸,不过那处矿脉已经消失不见了。
通过一些残留的妖兽气息和妖兽足印的形状判断。
此矿脉并非被修仙者挖掘空的,而是被妖兽吞噬掉的。
吞噬掉那座矿脉的妖兽,应该就是一只火甲龙。
而妾身通过这枚鳞片的强度可以断定,那只火甲龙的修为,应该进入到了化形中期的境界。
火甲龙这种妖兽有个习性,在其吞噬足够的矿脉后,就会在附近地域下沉数千丈,随后陷入沉睡的状态。
此刻的火甲龙,如同一只死物一样,体外没有一丝的灵力波动,很难被发现。”
林阳听后颇为好奇,既然此妖兽隐蔽起来难以发现,那么此女定然有寻到此妖兽的方法。
林阳开口询问道:“道友既然知道此妖兽沉睡的大致方位,应该也有方法寻到此妖兽吧!”
欧阳鸾听后点点头,开口说道:“火甲龙虽然陷入沉睡,但是并没有陨落,妾身已经寻到了唤醒此妖兽的方法。
那就是需要一种名叫清魂丹的丹药,这种丹药的香气浓郁,主要功效就是刺激神魂,唤醒那些沉睡或是入定不醒的修仙者。
炼制此丹药的材料,妾身已经准备的七七八八,其中还有几种辅材尚未寻到。
由于牧云圣殿的现世,妾身炼制这种丹药的事情就被耽搁了。
如今牧云圣殿的事情已了,妾身要回一趟天星教的总坛,将余下的那几种辅材寻到,随后炼制出清魂丹后,再与林道友汇合。
这一来一回,加上炼制丹药所需的时间,估计要十年。
十年以后,妾身再到此地与林道友一同去那只妖兽的藏身之地。”
林阳听后点点头,随后想起了一件事张张口,想说又没有说出口。
欧阳鸾也看出了林阳的这一动作,于是抿嘴一笑,有些调侃的问道:“林道友有事直说无妨,只要妾身知道的定会如实相告。”
林阳听后就将自己在牧云圣殿碎丹成婴的事说了出来。
欧阳鸾听后脸上也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随后开口说道:“林道友遇到的这种情况,妾身感到非常蹊跷。
当初妾身凝结元婴时,轻易就凝聚出了法相金身。
妾身认为只要能够提供足够的灵力,即可凝聚出法相金身出来。
当然了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没有外界的打扰。
只要满足这两点,凝聚出法相真身并不难,最难的是之后的雷劫。
能够安然渡过雷劫的修仙者十不足一。
可以说大部分渡劫的修仙者,都殒命在雷劫之下。
即便那些修仙者实力强大,不惧天雷的轰击,在随后的心魔劫之中,也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同时这个时候,还有一件更危险的事需要应对,那就是外来者的偷袭。
应对大天劫的修仙者,会产生天地异象。
如此大得动静,必然会引来诸多的修仙者。
心魔劫往往在雷劫的后期就会降临,那些顺利渡过大天劫的修仙者,在此时是最为虚弱的时候。
如果遭到心怀叵测之人的偷袭,弄不好就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欧阳鸾所说的这一切,和典籍中记载的一样,事实也的确如此。
他曾经对几位元婴期修仙者搜魂,这些人碎丹成婴时,凝结法相金身非常顺利,根本没有他这种情况的出现。
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
第一,自身的实力不济,吸收外界的灵力不足,这才会在凝聚法相金身时失败。
而他的实力远超普通的修仙者,引起的天象也是非同小可,可以搅动更多的灵气入体。
而且他准备了增加灵气的丹药、灵液和灵石,根本不存在灵气亏缺的情况。
第二,就是由于外界干扰,无法全心全意凝聚出法相金身。
这一点更是不可能,他当初渡劫是在牧云圣殿的城堡之中,外面有一层七彩混元气形成的保护屏障,根本没有人打扰他凝聚法相金身。
那么,他先后两次凝聚法相金身失败的原因到底出在哪里?
林阳一时半刻也想不通,这时欧阳鸾开口说道:“林道友年纪轻轻修炼速度极快,人族修士想要踏入元婴期的境界,往往需要数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
如果是其他几个修仙族群,想要踏入到元婴期这个境界,需要的时间会更长。
妾身看来,林道友最好云游四方,结交一些同辈修仙者,也许能解决林道友的这个疑惑。”
林阳听后也是觉得欧阳鸾所说的有理,随后欧阳鸾递给林阳一枚玉简,这玉简之上记录的是一种缩小身形的秘术。
欧阳鸾给林阳这个秘术,也是为了答谢林阳的救命之恩。
随后二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欧阳鸾与林阳告辞,身形化作一道长虹,朝着一个方向飞遁而走。
欧阳鸾走后,林阳也骑在了墨麒麟的背上,奔着东松国的方向而去。
他虽然没有凝结元婴成功,但是他的实力并不在那些大修士之下。
经过牧云圣殿的一战,又折损了几位大修士。
玄音阁阁主肉身被毁,神魂被他收入到玉瓶之中,现在存放在他的储物戒指里面。
叶家大长老叶江南自曝肉身身亡,阴罗宗大长七莫陨落,龙家大长老龙啸天陨落。
来到下届寻找仙藤的血莲圣祖分身陨落。
现在能够对他产生威胁之人,只有诸葛尚人了。
不过此人的肉身被毁,必须要寻到一具合适的肉身才可以。
如果没有寻到强大的肉身,此人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即便再遇到此人林阳也不惧。
墨麒麟一边飞遁,林阳心中一边回想一些往事。
他虽然尚未弄清楚凝聚法相真身失败的原因,不过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还是要为下一次突破结丹期瓶颈做好准备。
此地距离他的家乡赤炎岛不算太远,算算时间他上次离开家乡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时间。
不知道父母、大哥和小妹现在生活的怎样了?
不过在回家之前,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就是在小息本体的那两只双头银蠓。
如今这两只小家伙的修为,已经进入到了妖丹期。
需要一次小天劫,只有经过小天劫的洗礼之后,这两只小家伙才能真正踏入到妖丹期的境界。
同时也被这个修真大陆所承认,开启后面的修炼生涯。
三个月后林阳寻到了一座偏僻的海岛,经过数天的时间,那两只小家伙顺利的渡过了小天劫。
随后的日子林阳直奔赤炎岛的方向飞遁,此地已经处在无边海的近海区域,林阳越走越发现不对劲。
在无边海的近海海域,遇到一些修仙者也是正常之事。
不过林阳发现这些修仙者一个个,匆匆忙忙,脸上都有惊惧的表情。
甚至有些修仙者身上都有伤势,这些人不顾无边海上妖兽的危险,所去的方向竟然是无边海的深海区域。
要知道这些修士的修为大多数只有练气期的境界,筑基期的修士都不多见。
以这些人的实力,遇到聚气期的妖兽尚有一战之力。
如果遇到通智期妖兽也能勉强应对,倘若遇到妖丹期的妖兽,只有死路一条。
此事透着蹊跷,正在林阳心中疑惑之时,前面又有一支十几人的修士队伍向这边飞遁而来。
为首的二人有筑基期的修为,其中一人是一位中年男子,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的境界。
身旁之人是一位白袍仙子,修为同样达到了筑基后期的境界。
这二人身后跟随着十几位练气期修士。
当林阳看到这些人后,心中一惊,双脚一踏身下的墨麒麟,拦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当中年男子看到一位青袍修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后,心中就是一惊。
此人身下的坐骑是一只墨麒麟,这是一只圣兽,他只是在典籍中听说过圣兽的名字,从未亲眼见过圣兽。
他知道能有把圣兽墨麒麟当坐骑的肯定是哪位大能,这些人修为通天,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
中年男子并不敢和青袍人直视,一边抱拳施礼,一边恭敬的说道:“我等不知前辈在此,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责罚。”
林阳听后,一摆手,开口问道:“齐道友,周师姐你们急匆匆去无边海深处所为何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