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凡人问道 > 第二十一章-城堡
 
  “轰!轰!轰!”
几道轰鸣之声从极远处传来。
黑袍人眉头一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是血莲圣祖二人,发现了主殿内的秘密,想要破坏那幅壁画。
现在老夫已经融合了噬天魔君的肉身,实力倍增。
即便不动用化神期的实力,也可以将这二人击杀。
那幅壁画是离开此地的唯一出口,如果壁画被破坏了,恐怕老夫会被永远困在此地。
不行,壁画绝对不能有损。
还是先将这二人解决掉,再静下心来炼化这具分身也不迟。”
黑袍人说完,身形一个模糊,在原地消失不见。
林阳见黑袍人走后,心中默念:林阳,林阳是谁?好熟悉的名字。
此人口口声声称呼自己是林阳,难道自己以前叫林阳,随后被此人擒拿抹掉了全部记忆,肯定是这样的。
“啊!”
想到这儿,林阳再次感到头痛欲裂。
他不再去想,而是盘膝坐在草地上,紧闭双眼,五心朝天,开始打坐练气。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本能的想到,这样做会缓解头痛。
果然,林阳就感到一股炙热的力量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随后这股力量在他的全身经脉游走。
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一扫而空,身体好像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一样。
林阳心中一喜,他知道眼下要做的事是赶紧离开此地。
那位黑袍人想将他炼制成分身,这对她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现在趁黑袍人不在,要寻到那个出口,赶紧离开,随后再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记忆。
不然的话,等黑袍人回来,他将会变成那人的一具分身。
想到这儿,林阳心中不寒而栗。
他调动体内的灵力,身体一跃而起,同时身后出现了一对羽翅,直接冲到了半空中。
这一动作让林阳吓了一跳,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遁速居然如此之快,而在他身后怎么还多出了一对羽翅?
太多的疑惑让林阳更是渴望恢复以前的记忆。
这座山谷并不大,两边相距仅仅是百里之遥。
百里的距离,对于林阳来说,只是片刻的工夫。
此刻他已经来到了那些山峦前,他放出神识仔细查看。
这些山峦中蕴含了一种可怕的力量,应该是被人布置了禁置,当飞遁到山峦上空后,就有一股大力将他包裹,随后被直接抛了出来。
他冲过去的速度越快,被抛回来的力量就越大。
尝试了几次后,林阳知道他根本无法翻越四周的山峦。
想要翻越这些山峦离开此地,根本无法做到。
林阳只能顺着山峦向前飞遁,并放开神识仔细查看每一个角落。
那位黑袍人能离开此地,说明这里肯定是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口,只是他没有找到而已。
现在时间紧迫,必须要在黑袍人回来前找到那个出口,不然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时间不大,他已经围绕这座山谷飞行了一周,并没有发现这座山谷的出口所在。
这里是一处封闭的空间,也许出口并没有在四周的山峦,而是山谷中的一块岩石的后面,或是大树底下亦或是草丛之中。
这样寻找起来可就困难了很多,不过再困难也不能停下。
林阳扇动背后的羽翅继续寻找。
这棵大树周围没有,那条小溪旁也没有,远处那座山丘的四周同样没有。
林阳不敢停歇,一边吸收灵气,一边扇动翅膀寻找离开此地的出口。
正在他心中有些焦急的时候,突然一道七彩之光照在了他的身上。
林阳心中一惊,扭头朝着光线的源头望去。
只见前面是一团厚厚的云朵,透过云朵的缝隙,射出了一道七彩之光。
这道七彩之光让林阳的神识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二胖快点,快点,二黑子又超过你了。”一位十多岁的孩子正站在岸边大声的呼喊着。
此人挥舞着双拳,晃动着硕大的脑袋,这是大头。
林阳想起来了,这是大头,这里是他的家乡赤炎岛,水中游泳的二黑子就是他,他叫林阳。
接着他和父亲打鱼的时候,渔船别打翻的画面也出现了。
随后他随波逐流被穆颜父女救下,之后去乌凉山做矿工,后来加入到了蓝云宗,......。
随着画面的不断浮现,林阳也想起了所有的记忆,他知道了那位黑袍人名叫诸葛尚人。
当初他在牧云圣殿的主殿,施展出朱雀之火焚天之术的时候,这位诸葛尚人并没有陨落。
相反他被诸葛尚人瞬间制住,随后就昏厥了过去。
这七彩之光中蕴含了混元之力,他在混元之力的作用下,打开了他神识海中一颗极其微小的颗粒。
所有的画面都是从这个颗粒中释放出来的,而在这个颗粒之中好像还有大量的信息。
只要他吸收足够的七彩之光,凭借混元之力还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
想到这儿,林阳扇动背后的羽翅,直接奔着那道七彩之光的源头飞去。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穿过了一层厚厚的云雾,眼前出现了一座数百丈长的城堡,城堡由一种白色的岩石堆砌而成。
四周是白色的城墙,里面有各式各样的亭台楼阁,也有造型奇特的苍天巨树。
而那道七彩之光,正是从城堡之中发出的。
林阳张开双臂,充分吸收着七彩之光,同时向着城堡飞去。
在他距离城堡百丈的距离时,林阳猛地停在了原地。
原来这座城堡被一座大阵笼罩,他凭借逆行戒指发现了法阵的存在。
林阳不敢去攻击法阵,他可以清楚的感应到,这座法阵之中蕴含了磅礴的能量。
“主人,主人我的头好疼啊!”
林阳的耳边响起了小息的声音,林阳知道在他的记忆被诸葛尚人抹去的时候,小息也在诸葛尚人强大的灵压之下昏厥了过去。
而墨麒麟在他进入牧云圣殿主殿的时候,已经收入魔兽袋之中了,而诸葛尚人由于时间仓促,并没有对墨麒麟有所动作。
林阳刚想安慰小息几句,这时传来小息的惊呼声:“主人,不好啦,不好啦!”
林阳有些奇怪,开口问道:“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
小息连忙回答道:“主人,那九块玉牌,被一只虫子吃掉了,不,不对,是那九块玉牌变成了一条虫子。”
林阳听后也是心中一惊,九块玉牌变成了一条虫子,这也是够奇葩的。
林阳神识探入小息的本体,往存放那几块牧云残片的地方望去。
原本存放九块牧云残片的地方,那九块玉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三寸多长的白虫。
林阳仔细查看这条白虫,并没有生命体征,而是一只死物。
林阳一抬手将白虫射到手中,他感到这只白虫比较轻盈,有一种木质的温润感。
仔细查看后才弄清楚,这原来是用一种白色的木材雕刻出的昆虫。
为什么牧云残片会消失了,变成了这条白虫?
林阳有些想不明白,不过他认为这条白虫不简单,必有大用途。
就在这时一道强大的神识横扫过来,林阳心中大惊,这道神识的主人正是诸葛尚人。
随后传来诸葛尚人的声音:“林阳,你越来越让老夫看不透了,在短短的时间里,你竟然恢复了法力,真是让老夫好奇。”
林阳听后心念急转,这里是一处封闭的空间,不管怎么逃遁,也不可能逃出诸葛尚人的魔掌。
想要摆脱诸葛尚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进入到这座城堡之中。
诸葛尚人虽然在此地停留了数千年,不过观察这座法阵的情形,根本没有人动过。
因此诸葛尚人也没有进入到城堡之中,但是如何才能进入到城堡之中?
林阳一眼看到了手掌上的那条白虫,此刻那条白虫在七彩之光的照射下,竟然颤抖了一下。
这让林阳心中一惊,同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于是林阳调动体内的七彩混元力,将这些七彩混元力注入到白虫的体内。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林阳身后百丈的地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诸葛尚人。
林阳回过头去,冷冷的说道:“诸葛尚人,刚才出去应战血莲圣祖和欧阳鸾,难道阁下已经将这二人击杀了不成?”
黑袍人听后,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她们二人岂是老夫的对手,血莲圣祖被击杀,欧阳鸾却意外逃走了。
不过此人也身受重伤,没有百年的时间,绝对无法痊愈。”
林阳听后有些狐疑的问道:“诸葛尚人,你虽然占据了噬天的肉身,实力大增,不过决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血莲圣祖击杀。”
诸葛尚人抬起一只手臂,对着林阳说道:“老夫能够击杀血莲圣祖也有你的一份功劳,那就是你的这件先天灵宝。
如果没有这样犀利的灵宝,老夫想要击杀血莲还是有些困难......,
林阳你手中之物是什么?
怎么能发出七彩之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